第98章进入了胎息期 - 我的美女老婆

第98章进入了胎息期

眼看着这些宝贝却无法和得到,张元疯了的心的都有。他清楚的感觉到这不是‘蜃魔’的幻觉,这是真实的。那结界里的灵气是那么的充沛,强大。可是不管张元怎么努力的那结界就是打不开,急不可待的张元仔细检查过后,他确定这个结界以自己现在的境界是肯定打不开的,他最后把这里牢牢地记住后,想要先离开,等以后自己的修为再次提升了后再来这里,可是当他想要走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竟然走不了了! 这里的结界竟然会把他给吸住了,现在他想要脱身都不可能了。强大的结界产生的巨大的吸力把张元牢牢地吸在了山洞的洞口,不论张元怎么努力都元法脱出来。张元一急武力全开,使出最大力气劈出了一掌,可是这力可开山的一掌劈出后所带来的反弹之力却差一点要了张元的命。这一掌的反弹之力震的张元‘哇’吐出一口鲜血,他只觉得五脏六腑全都像是被反弹回来的力道给震伤了。 无奈之下的张元只能原地打坐疗伤,现在的情况可就有些尴尬了,想要进去山洞里进不去,想走也走不了了。他现在只能打坐在这里慢慢的修行。 突然间张元感觉到心灵出现悸动,灵海中的莲花竟然开始结出另一颗心脏。两颗心的跳跃是对自己修真的迷茫,两颗心跃动的很爽快,允满了诱惑。 此时此刻张元进入到了修真的第一个危险阶段胎息期的第一阶段‘心动’,心灵出现悸动。莲花开始结出独有的心脏,两颗心的跳跃和对真意的迷茫,是胎息期的特点。对真意的迷茫,两颗心的跃动虽然很爽快,充满了诱惑,但是只要通过了此境界的诱惑,达到心如止水之境界就会发觉,与其思维迸发不如上善若水,修身养性,这也是此方天地的要求。 来到这个境界,张元将会拥有更加澎湃的情感,更加火热的心灵。“心欲动而神不止”“身欲行而识不分”“魂欲出而魄不蜕”每一个胎息期的修士的人生就是一本演绎了人世间悲欢离合的书籍,这是人生的境界,这也是情感的宣泄,这就是胎息期的心动阶段! 张元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自己进阶了。一时间他坐在那里,只感觉自己口鼻的呼吸不那么重要了。 胎息,是一种心性与命所达到无念无为之表现。 胎:根源,始也,泰定,不动不摇,不忧不惧,不思不想,如婴孩之处母腹。 息:安住,止也,神气归根而止念,心不动念,无来无去,不出不入,自然常住。心性住而不动,为之胎息也。 这一坐可就整整十五天过去了,张元从修炼中慢慢的清醒过来,此时的张元不论是从气息上还是从外形上都又有了不同。而且因为张元是修炼之人的关系,这十五天里竟然没有野兽来手打扰张元。 他现在的头发更长了,又眼就像仿佛深不见底,而同时身上那好闻的檀香味道又加入了淡淡莲花的香味! 张元慢慢的张开双眼,看向那个山洞,现在的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山洞里面自己还进不去,不过张元却知道怎么样能够离开这里了。张元慢慢把自己的所有灵力全都收入气海,一进间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这时要是有人看到张元,肯定以为张元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然后张元向后一撒,果然就离开了洞口! 张元又用神识向洞里探去,但是还是探不到里面到底是什么样,那允足的灵气却还是那样的吸引人,可惜的是却是像老虎咬刺猬,无处下口。 张元转身就走,他知道再在这里呆下去也没有什么用,结界内自己现在的修为元法进入,这个结界别普通人是别想进去,即使张元现在这样到了胎息期初级的也无法进入。 离开山洞,张元运起陆地飞腾术,这次张元很快就飞出了这座原始森林。一转眼就来到了原始森林外张元看到了一个小镇,于是他收了飞腾术落到了地面。 此时华灯初上,天就黑了下来,山里人睡的都早,这时街上基本上是没什么人了,只是镇中心还有一家小酒吧开着。 到了这时张元却也有些饿了,本来张元现在的阶段对食物的需求并不是太多了,可是要知道至从灵虚幻境出来到现在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吃过东西了,而那在那个山洞口一坐却也是十五天过去了。这要是凡人不早就饿死了,可是进入胎息初期的张元来说却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影响,即使张元再过几天不吃他也不会饿死,不过饥饿的感觉还是会有点的! 张元进入到那家小酒吧里,里面正放着强劲的音乐。不过由于人并不多,所以音乐的声音也不是很大。张元身上的衣服破烂的到处是洞,让人一看像是看到了乞丐一样。还没等他走到吧台那里,正在吧台里闲坐的老板娘一看张元就不耐烦的挥着手:“去去去!你个臭要饭的,上别人家要去,我这里什么都没有!” 看着势利的老板娘那副样子,张元从空间手镯里一掏,掏出了一沓华夏币,这些钱还是从燕京出来的时候蓝心梅给的,当时张元还不想要呢,想不到这时却派上用场了。从中抽出来三张百元大钞丢了过去:“有什么好酒好吃的多给我上点,钱不够再给你拿!” 那老板看着张元拿出的那一沓钱,双眼不禁就是一亮。嘴里却是变了味道了:“唉哟,这什么话说的,原来是那家的少爷来这消费啊,这要是说吃的我这小店外面到还有些烧烤,酒我这里是管够,你看你能不将就下啊?” 张元点了点头,这一点吃的不要紧,竟然肚子里更饿了。他对那个势利的老板娘说道:“行啊,准备些,还有就是快点吧,我还真有点饿了。” 那老板娘对张元点头表示让张元先等一下,然后就出去准备去了。不过却在酒吧门外先打了一个电话:“宋哥,我和你说啊,不知道那来的一个要饭的,身上的钱一沓一沓的,我现在给他稳在我店里,你快点带人过来,吓他一下,他还不乖乖把钱给你啊。” “行!你先稳住他,我一会就到!”电话里说话的人显得匪气十足,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 看着没事儿人似的老板娘从外面端回来的烤肉串,张元脸上不禁挂上了些冷笑,老板娘在门外打电话说的话自己是完全都听到了,他知道一会肯定就会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了,不过对张元来说,一个偏远小镇里会有什么厉害的人物? 老板娘却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样的事,在她看来,这就是一个要饭的,要不就是个逃窜犯之类的,宋哥是这小镇上的治安官,镇上唯一的一把手枪就在他手上,而且,离这里不远有一个森林警察驻地,在这偏远地区原始森林里,常有些偷砍乱伐的。宋哥和森林警察也有互动的,而这小镇里镇霸海龙也是宋哥的好友,老板娘觉得宋哥只要一来还不是铁定吃下这小子啊。 张元也不管这些,反正一会就能看到他们表演,自己现在不如先吃饱了再说。 正吃着,却闻到一种少女特有的体香,渗杂着一股酒气,一个眉目如画,皮肤白晳个子高挑的少女在张元的身边坐了下来,她对着张元说道:“你是不是傻啊,跑到这里来吃饭来了,要知道这里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要不这样吧,你请我喝瓶好酒,我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 看着这个少女,张元能从她的眼里看出深深无奈和伤害,而且还有着薄薄的醉意。 “哟,车红啊,海龙哥只要你陪他一晚上让你们走,你都不肯!怎么现在这么个要饭的到让你动上心思了?”老板娘的话里透着揶揄,这让张元听着到是替那少女生气了。 张元一甩手,又扔一小沓钱:“来,这位小姐要什么你就拿什么,别那么多的废话!” “行!行!行!你说的当然行啊,反正钱也快不是你的了,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好了!”看着张元扔出来的钱,老板娘的眼睛都有点红了,但是宋哥的人还没有来,她也只能干瞪眼! 老板娘把最好的酒拿了三瓶过来,放在了张元的桌子上,然后一扭一扭的走了。 那个叫车红的一看会以为这里的陪酒女,可是细看下来却又有着一种学生气质。除了眉心紧锁仿佛有心事以外,这女子怎么看都是美女! 车红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拿起一瓶酒打开瓶盖就向自己的嘴里到去,她这样的喝法明显的是要喝醉,张元能感觉出这个女人不是个坏人,不过他用神识却也看出这少女已经被酒所伤,如果还让她这样喝下去的话,她的内脏绝对会被酒精灼伤。 张元一伸手抢下了车红手的酒瓶,然后淡淡的说道:”你别再喝了,再喝下去就你醉了。” “你不要管我,不要管我好不好,让我醉吧,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好了。”车红的双眼因为酒精的关系朦朦胧胧的,可以看出来,她来张元的桌上之前就是喝了酒的。 车红的心里现在好苦,她本来是农业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前和同一年部的杨肖确定了朋友关系,不过车红这人很是保守,即使是牵手都没让杨肖牵过几回,杨肖也尊重车红,二人说好等结婚后再做那些夫妻间的事。 可是却没有想到,车红陪着杨肖回到这个小镇后一切就都变了。这小镇是杨肖的故乡,做为一个大学毕业生,回来还带着一个漂亮的女朋友,这使杨肖怎么看都是一个春风得意之人,就在这种情况下,海龙设下赌局,引诱杨肖上当。 一开始的时候,杨肖是赢了几十万,后来就慢慢的输了回去,也不过就短短的四五天,杨肖不但把赢了的几十万全输了,还把车红和自己攒下来的几万元老本输了个精光,最后到欠海龙一百多万,在海龙的引诱下,杨肖同意了只要车红陪海龙睡两个晚上,那么输的钱海龙就不要了。 杨肖一开始也不同意,可是挡不住海龙的威逼利诱,回去跪在地上乞求车红同意陪海龙睡好还清赌债。可是却没有想到性情一温柔对自己基本上百依百顺的车红在这件事上却死活不肯就范,最后只好定下了在小镇的酒吧上班陪酒,挣钱还债!

上一篇   第97章宁梦琪受伤

下一篇   第99章小镇逞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