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倒霉的歪果仁 - 我的美女老婆

第91章倒霉的歪果仁

酒店内,打手保安们倒了一地,张元和兆英,兆雄三人此时只是坐在大厅中的沙发上,看着这些人,三人都是像看弱智一样。从来没想到凡人会这么不抗打!就在这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走进了大厅,向着三人走了过来。张元用神识扫了一下这个傢伙,发现这个人显然是练有功夫的,他浑身的肌肉纠结,身材魁梧板刷头,一看就是个高手,不过在张元看来此人绝不会是兆雄的对手,所以张元根本就没有动。那人显得十分傲慢的来到了三人面前,用手指向着三人勾了勾! 兆雄看着这个人就来气,这个的样子就像是在找揍。这时看到他向着自己一勾手指,他忍不住跳了起来,冲着他就是一拳。 兆雄的拳可比上次对张元的时候厉害多了,而且上次对张元的时候他还是留了点力气的,因为那时他只是想看看张元有多厉害。可这时就不同了,这次他是看这个人不顺眼,只想一拳打倒他,所以根本就没有留情。只听‘嘭’的一声,二人的拳头相碰,竟然产生了一波冲击波。以二人为中心一股劲风呈圆圈状向四周散开! 兆雄大喝一声“好!”又是一拳击出,‘嘭!’又是一声巨响,靠近二人身旁的桌椅都被这一击给震飞了出去!二人脚下的大理石应声碎裂。 兆雄这时的心里兴奋极了,要知道他很少能够碰到对手,尤其是这样硬碰硬的对手,二人旗鼓相当,棋逢对手! 兆雄把体内的内力激发至极致,再次一拳打出,看着这一拳,竟然让人有一种饿虎出击的感觉,朦胧中拳风内好像真的有一只老虎怒吼着和那个歪果仁扑去! 而对面的歪果仁也是拚尽全力的向前一击,只是在出拳前却把手指上的戒指一弹,戒指面中一根细针悄然弹出,向着兆雄打过来的拳头扎了过去。 张元一跃而起,大叫道:“小心!”可惜是到底晚了一步。‘嘭!’二人第三次把拳头碰到了一起,二人几乎是同时向后退了三步,然后才能站稳脚步。 只见兆雄的拳头上扎了一个小眼,正在向外流着鲜血,不过这鲜血竟然是黑色的,很显然兆雄中毒了!而那个歪果仁拳头上的戒指却又恢复了原状。 兆雄看着那个歪果仁说道:“看着你像个人,没有想到你这么卑鄙,真是白披了这张人皮!”话刚说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种毒太霸道了,只是被扎破了一点,竟然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就发作了,而且做为一个强者的兆雄已经是全身发黑了。 兆英吃了一惊马上冲向兆雄,伸手一抹兆雄的拳头,不由得也是‘啊’一声叫了出来,却原来是扎伤兆雄的毒药针竟然还在兆雄的伤口内。这下到好,由于兆英关心则乱,把自己也给扎伤了! 那个歪果仁看着他二人全部中毒,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可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带起一片残影扑到了自己的面前,还不等歪果仁有什么举动,身体就被带动着冲向了兆雄,不过到了根前,却是只觉得手指一疼。低头看时,只见兆雄的伤口中的毒针已经插在了自己的手上了。 歪果仁大惊失色,急忙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可是还没等他再有动作,张元再次快如闪电般出手抢走了那个小瓶子,然后对着歪果仁说道:“快说怎么用,不然的话你也会死!” 那个歪果仁急忙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说道:“涂在伤口上就行,要快,不然谁都来不及。” 张元挥手把解药递给了手上已经开始流黑血的兆英,然后再次回头看着那个歪果仁。 歪果仁伸手向着兆英说道:“给我留些,不要全都用光了,就这一瓶了!” 兆英快速的把解药到出了一点抹在了兆雄手背上的伤口处,然后又给自己也抹了些,最后停都不停就赶紧给脸色都有点发黑的歪果仁扔了回去。 那歪果仁嘶吼着把那解药涂在了自己的伤口处,然后一下摔到在原地。 只见三人的身体迅速地从白变黑,那是中毒的表现,可是又再次的从黑变白,那是解了毒了!这毒药好可怕,而且像兆英只是被扎伤了一下,如果不是张元的反应快的话,这时兆英,兆雄二人都变成死人了。 此时连歪果仁在内的三人都在默默的看着对方,刚才这一会实在是惊心动魄。 过了许久,歪果仁看着张元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会用毒,有人告诉你吗?” 张元不动声色的说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就你那点能耐还跑到华夏来逞能,要不是你只在这个小地方称王,到了内地你早就死了。” 歪果仁简直要疯,其实他才来华夏不久,不过在这个小城市里他也确实是没有碰到过对手,刚才和兆雄对拳,迫的连最后的杀手锏都用出来了,不但没有赢,还差点死在了这里。 尤其是这个张元,自己连他的身影都没有看清就被他用自己的毒针给打伤了,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可是,想是这样样想,此时他却是一点反击之力也没有了。要知道就刚才这么几分钟时间,自己所有的内力都被那毒针给消耗光了。 就在这时,歪果仁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从里面传来了客伍那焦急的声音:“汤姆先生,请你不要伤害那三个人,千万不要,这三个人不是我能得罪的起的,喂汤姆先生,你在听吗,汤姆先生!” “放心吧,他们没事!”汤姆有气无力的对着电话说道。 “那就好,咦,你受伤了吗?”显然汤姆的声音让客伍觉得有些奇怪。 “没什么事!”说完后,他慢慢的挂了电话,然后再次回头看着张元说道:“能放我走吗?我不会再在这里了,只要能放我走,我马上返回家乡去,再不来华夏了!” 很显然他是在求饶了,张元看着这个汤姆,慢慢的点点头。 汤姆十分颓丧的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出了酒店的大门,他来华夏的时候,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没有想到,只是在这个地图上都不会标注的小城里竟然会碰到高手,最后只能落魄的返回自己的国家了。 看着汤姆走出酒店,兆英心里那个气啊,这要不是有张元在,自己和兆雄可就交待在这里了,想起张元说的不想做保姆的话,更是气的不行。眼看着伤口的血从黑色变回了红色,身体也慢慢的回复到没中毒之前的样子了,兆英和兆雄实在是想不通,这是什么毒,怎么会这么厉害。 就在此时刚才那个一直叫嚣的最嚣张的那个经理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走到三人的面前就‘扑通’跪在了地上,然后就一直叩头,脑袋上都叩的青紫一片了还在那里一直的叩,嘴里念叨着:“求三位祖宗放过我吧,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恕我有眼无珠!不该想要欺负你们外地人。” 看着这个前后反差极大的经理,张元向着兆英看去。酒店外的部队和这个经理此时的表现,一定都和兆英打的那个电话有关,说实话还真就没有想到兆英有这么大的能量。 兆英也不管看着自己的张元,只是冷冷的看着在那里不停的叩头的经理,慢慢的说道:“这是你背后的人叫你来的吧,要是普通的外地人是不是就得任由你们宰割了,你也不用叩头,叫你的老板来见我!” 那个经理如蒙大赦般跳了起来,向着外面跑去。只一会功夫,一个头发有些斑白,面沉似水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人带着浓浓的匪气,但是明显的可以看出来此时的他也是被压制的无法发作。 他来到兆英的面前,对着兆英说道:“对不住您这位大小姐了,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老人家,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今天的事我会给几位赔偿的!”说着话把手中提着的电脑包扔到了桌子上,几沓钞票从里面掉到了桌子上。 兆英冷冷的看着那人道:“你就是这里的老板!你以为拿出点臭钱就能把这事解决了?” 这个人正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客伍’,此人姓客,名伍,是个少数民族。在这个小城里可谓是黑白通吃,几乎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人称‘客伍爷’。说实话这次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外地人上这里来,被他的手下勒索,有的女人来到这里被他们强留在这里的事情屡见不鲜。他也一向是睁一眼闭一眼。要知道做为以黑社会起步的客伍来说,不做奸犯科那还是什么黑社会! 只是这次他知道是踢到钢板了,虽然小城里的警察局和能管的着自己的大小官员都在自己威逼利诱之下和自己一个鼻孔出气了,可是军队却从来也不会卖自己的面子,而且因为某些不能外人道原因,这个在地图上都没有标注的小城实际上周边驻扎着几支自己都惹不起的部队。 当胡局长告诉自己说手下人惹了大首长的人的时候,他可是真的懵,要知道部队对于客伍来说根本就是不可以得罪的。做为客伍来说,别说部队,就是警察也不能随便的给人下绊子。此时听兆英问自己拿钱就想解决的话来,这根本以前就是自己常常问别人的话啊,真是现世报啊! “不管怎样,是我的手下有错在先,只是要大小姐你能出了这口气,叫我们怎么做都行,您就说吧,让我怎么替你出气!”看着酒店内被这三个祖宗给砸的面目全非的样子,还得求着兆英说出来怎么样才能放过自己,客伍的心里全都是伤啊! 看着客伍那心疼的样子,兆英对他说道:“把你的臭钱收走,就照你现在的档次把你的酒店从里到外再装修两次!” 装修两次?客伍的心里直犯滴咕,这什么意思。看现在这样装修一次就行了啊,为什么要装两次呢?

上一篇   第90章抓恐怖分子

下一篇   第92章旱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