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张莹的无奈 - 我的美女老婆

第78章张莹的无奈

火车继续向着燕京的方向驶去,车内的众人还在谈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警察给张元作了笔录,张元一直就在装糊涂。他只说是当时想要救妹妹,并不知道小庄怎么就死了。而胖霞却没有死,张元的那一下并没有往死里打她,不管她再强悍,她始终是个女人!而张元最不愿意做的就是打杀女人。 警察也没有找到那个老者和他带着的少年,应该是乘着火车紧急停车时下车走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车上的乘警还是很高兴的,这下立功是肯定的了,抢劫犯主犯小庄被击毙,胖霞被活捉,多少警察想抓的人让他们几个给抓了,那心情别提多高兴了。 看着火车遂渐加速向前驶去,老者和那个少年‘小雨’慢慢的沿着火车道向前走着:“浩然掌门,你说那个打死抢劫犯的人真的很厉害吗?他会不会是幽冥圣教的人啊?” 昆仑掌门边浩然对着‘小雨’说道:“看着不像,此人深不可测,不过却没有幽冥邪教的邪气。但是也是个杀伐果断之人,只希望他不会是邪教的人就好。”话中竟然有着深深的担心。 火车呼啸着进入了燕京的地域中,也不知道为什么,至从进入燕京区域张莹的心情就明显的变差了。 张元以为张莹只是越到家门口越害怕的关系也就没有多问,火车到站,张元和张莹出了站台,打了个出租车向着张家郊外的别墅开去。 要知道做为燕京四大家族之一,张家掌控着华夏国北方二十六省的经济,所以在燕京绝对是个跺跺脚都会引发地震的家族。几年前,前家主张智琛突然失踪,现在任家主张智臣走马上任。上任后施展雷霆手段,雷厉风行的施行了一系列的措施,以最快的速度平息了张智琛的心腹手下。压制了各大元老,在家族中树立起了自己的威信,建立了一切以张智臣为中心的家族中坚力量。 外人都以为张智琛是失踪了,只有少数张智臣的心腹知道其实张智琛是被张智臣给暗算后关押了起来,要不是因为张智琛知道家族中一个久远的关乎家族兴衰的秘密,张智臣早就杀了张智琛这个心腹大患了。 不过张智琛独断专行,嚣张跋扈家族中很多人都看不顺眼,所以有些人知道张智臣的反叛却也不会做出什么反应。 张智琛失踪之前,他唯一的儿子张元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疯掉了,张智琛想尽办法也没有治好张元,甚至于都想到了为张元‘冲喜’的方法,正好宁家愿意把宁梦琪嫁给张元这个疯子来换取仕途的远大前途。也正是为了张元,一代枭雄张智琛关心儿子的安危而大意失败。被张智臣所乘,打下了家主的宝座。 此时张元已经走在回张家的路上,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次引起腥风血雨。 眼看着离张家越来越近,张莹的表情却越来越不自然。她看着张元说道:“哥哥,要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你个傻姑娘,你是我的妹妹,怎么会对不起我!就算真的有什么事你做的不好,我也不会和你较真的。放心吧,快和我说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对不起我了?”张元看着张莹的样子,认为是离家越来越近的关系,张莹害怕了,所以就温柔的安慰着张莹。 “哥哥你真好,真希望你能把爸爸救出来后,大家一起好好生活。”张莹的眼里满是渴望。 “一起生活吗?那到是不必了,不过以后只要你有事就可以来找哥哥,不管什么事什么时候,我一定帮你!”张元的话让张莹感到无尽的安全,可是张莹眼中却多出了一份哀伤。 张莹带着张元一路潜行,来到了张家别墅的一处边门,然后二人进入到别墅内。说是别墅可是这里完全可以用城堡来形容,这里大到不得了,房间数不过来。要不是张莹带路,别说找人,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迷路! 二人转来转去,躲过了几帮巡逻的保安,也不知道张莹是怎么做到的,反正就是一处暗哨都没有惊动就进了一处地下室中。 张莹在一处地方按动了按键,只听的‘吱吱嘎嘎’地作响,一间更为隐秘的暗室门被张莹给打开了。张元看着张莹熟练的走了进去,眉头一皱但是还是跟了进去。这里一看就明显是处地牢,但是应该有看守的地方却连一个人也没有! 张莹带着张元来到了一间房门前,轻轻的打开了应该是紧锁着的房门!昏暗的门里臭味熏天,一个蓬头垢面的人被几根铁链吊在屋子中间,更为可怕的是,那个人身体上的琵琶骨竟然也被两根铁钩勾住,使他一点力气也发不出来。 这人的眼睛没了一只,空洞的眼眶望着张元和张莹进来的方向,另一只眼里全是怨毒仇恨的眼神。十根手指上一根指甲也没有了,明显就是被告人给拔了下去。不但如此,两条腿和一个胳膊也都被打断了,形成了一个畸形的角度! 张莹看着这个人,嘴里喊了声“爸……!”就哽咽着靠在了墙上,那个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人嘴里不清不楚的说道:“张莹你又来了,这次那个畜生又让你来说什么!” 张莹说道:“爸爸,我这次带来了张元哥哥,他是来救你的!” “说什么傻话,这些铁链和琵琶钩都是玄铁打造的,怎么可能打的开,当初那畜生打造的时候全是死扣,就没打算再放开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你张元哥哥他怎么可能来救我,他早就疯了,是我亲自把他送进的精神病院,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病好点了没有。”说着话里竟然有些感伤,话锋一转继续说道:“我明白了,他又让你带人来骗我是吧!” “不是啊!爸爸,这次是真的张元哥哥来了,你快看看他吧!”张莹一边哽咽着眼泪止不住的向下流着,嘴里向着张智琛说道。 张智琛睁开剩下的一支眼睛向着张元看了一眼,却并没有什么表情。反而对着张莹说道:“你说是就是吧,有没有给我带点吃的?”张莹流着泪点着头,从怀里拿出来了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来的小烧鸡递到张智琛的嘴边,张智琛疯了一样的啃咬着那只小烧鸡。竟然连骨头都不吐,也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那只小烧鸡就被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吃完了烧鸡,张智琛睁着那只有点精光的眼睛说道:“张莹你个丫头,回去告诉那个畜生,我什么也不会说的,别说他不知道从那里找来这么个假儿子,就算是真的张元来了我也不会说的,以他那独性,我说了咱们父子几个就不会有好下场了。” 张元从进到这间房间后就没有说过话,只是在边上听着,在宿主的记忆里张莹的确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而且看着这个可怜的老人,跟记忆里面那个威风八面的父亲也是无法对上的。可是顾盼间那种傲气却又肯定是张智琛没错。 从接近张家别墅开始,张莹就很反常。张元不是傻子,早就看出来了不对,可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观察着,想知道张家到底想要对自己干什么!此时他慢慢来到张智琛的面前,伸手一拉张智琛脚上的铁链。那根玄铁打造的铁链竟然被他一下子给拉长了,可是毕竟是玄铁,只是像面条似的拉长了些,却没有被拉断。 就是这样,张智琛也吓了一跳。这那是人的力气啊,别说寻常人,就是那些古武门人,有着多年修炼的深厚内力的长老级人物也不可能把这铁链拉长!这小子什么人,竟然轻轻一拉就给拉长了。 “小子,你再拉一次看看,看能不能给拉断了!”抱着一丝希望,张智琛满怀期望的看着张元。 可是张元却不拉了,他慢慢退后看着门口说道:“有人来了!”一句话三人全都向着门口看去! 只见门外果然走出了几个人,张家现任家主张智臣阴沉着脸走了进来。后面一个半老徐娘被两个老人押着,憔悴的表情却也掩饰不住她那绝美的面容。这女人和张莹的脸到是十分的相象。 “心梅,你怎么样了,畜生你放开她们母女,有什么都对我来!”张智琛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语音里的关切却是真切的表达着他心里的感情。 “呵呵,我的好大哥,你放心吧,我不会把她怎么样的。毕竟她现在是我的老婆,你的弟妹了!只要你把那个秘密说出来。我不但不地难为她们,还会放你儿子和她们都走,以后也不再去找他们,你看好不好。”张智臣的话里透着阴沉。 “呵呵!老二,我的好老弟,你是当我傻了吗!这样吧,你只要把我放下来,我就什么都告诉你,你看好不?”张智琛也阴声对着张智臣说道。 “那可不行,我好不容易把你灌的人事不知才能把你给你锁起来,要不是这对玄铁琵琶钩,还真锁不住你呢!你的‘聚功大法’可不是我能打败的。这样,我保证只要你把那秘密给我,我不但放她们娘三个走,以后还不再饿着你,让你天天吃饱,一直到死行了吧!”说着话竟然还嘿嘿笑了两声,那笑声里全是嘲讽地意思。听着这话,就知道他常饿着张智琛,张智琛听着不禁就是脸色一沉。 “哈哈,少说废话了,今天你要是不把那个秘密交出来,我就让你儿子和你一家人起死在这里!我好不容易才让你们一家人团聚,可不能浪费了这大好机会!”张智臣大笑着。 张元此时慢慢的对着张智琛说道:“你用了什么手段让张莹骗过来的?” “这个丫头还用什么手段,我只是把她妈妈蓝心梅给抓起来,她就老老实实的听话了,你看现在我只是把你抓了过来,你爸不也得乖乖听话啊!哈哈”张智臣实在是太高兴了,张智琛这件事一直如鲠在喉,这次一次全解决完了,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张智琛反噬了! 听着张智臣的话,张元看了看哭的梨花带雨的张莹轻声问道:“你在外面说有对不起我的事就是这件事对吗?” 张莹哭着点了点头,难过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为了自己的母亲,她没有办法不听张智臣的话,可是到了张元的身边,张元给自己带来的是却是真切的亲情。这几天在张元的身边,她是真的很开心,暂时忘记了家里这些事,可是一切都如镜花雪月般在进入到这间地下室的瞬间即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