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我早就离开峨嵋了 - 我的美女老婆

第73章我早就离开峨嵋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间即逝的几微秒内,别说赵芬和周敏无法出什么反应。就是静虚这样的高手也是呆立在当场,这时静虚看到张元把自己的峨嵋刺递给赵芬,她厉声命令赵芬道:“赵芬给我杀了他!” 手里拿着峨嵋刺的赵芬想都没来得及想,下意识中手里的峨嵋刺就刺了出去。也是两人离的太近,再者张元也没防备。两支峨嵋刺直接刺入了张元的胸口,鲜血一下染红了张元的前胸。 张元哼都没有哼一声,当峨嵋刺刚刚刺破皮肤时,体内灵气既自动运行起来,护住了身体!所以张元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可是赵芬刺完后看到张元的身体向外流血,忍不住想要抱住张元。 静虚冷哼了一声道:“还不给我杀了他!等什么呢!” 赵芬不由得身体一僵,峨嵋刺还在手中,只要再向前递送些就能要了张元的命,可是这时赵芬的脑海里却全是烟囱岭上张元一次次帮自己的画面,手可就刺不下去了。 “真是废物,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你下不去手是不是看上了这个男人了。你可别忘了,你是峨嵋弟子,终身不能嫁娶!还不快动手!”静虚在边上一迭声的命令着赵芬,可是自己却真不敢再向前去,刚才这顿嘴巴子打的,静虚知道自己打死也不可能是张元的对手!要是能借赵芬的手杀了张元,那就真是出了心中的这口恶气了。 “好一个名门正派,好一个隐世古武门宗。你这种人怎么配得上这种名声,你要想杀我,不会自己过来杀吗?就只会在那里像个疯狗一样的狂吠,你过来,让小爷教教你什么叫自己动手!”张元此时是真的快被气死了,本来是想把峨嵋刺交还给赵芬让她还给静虚的,却没想到赵芬还真听静虚的话,要不是张元是个修仙之人,身体和练武之人完全不同,赵芬刚才这一下绝对可以要了张元的命! 看着赵芬关切的看着自己,张元心中水禁又软了下来。他只是淡淡的对赵芬说道“你先让开,让我和你师叔好好交下手。”说着话,只听‘嗖’的一声,扎在张元身上的两根峨嵋刺疾射而出,‘咄,咄’两声扎在了一颗大树上! 静虚听到张元这么说,不禁向后退了两步。可是这么多年钻研武学,静虚还真是不信邪,自己苦练功夫几十年,在峨嵋,即使在江湖上也是举足轻重的一个人物,难道还没有张元这么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厉害!或许刚刚只是自己大意了,想到这里静虚不禁摸了摸还火辣辣的脸颊。 静虚对着张元说道:“臭小子,你不要仗着你的身法快,这次我和你比内力,你敢不敢?” 张元看着静虚说道:“好啊,这是你自己找的,你说吧想要怎么比?” 静虚说道“就像江湖上最常见的那样,你我站着不动让对方击上三掌,看看到底是谁内力厉害!”心中想着,你身法快,我就先把你挤兑住,不让你用你的身法。 张元轻蔑的的一笑,对着静虚说道:“不管怎么样你都输定了,来吧,小爷我站着不动让你先打!” 静虚却也不客气,掌上运足内力,准备向着张元打去。这一掌还没打出,竟然隐隐有风雷之声传来!边上的赵芬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她知道师叔这一掌的厉害。在山上修炼的时候,有一只棕熊曾经闯到门中捣乱,静虚只是上前轻描淡写的一掌,就打死了棕熊。此时静虚运足全力,张元还不得被活活打死啊! 听到赵芬的声音,张元看了看她,虽然静虚脾气乖戾,可是赵芬看来还是可以,至少知道好坏。 此时,一旁的周敏却向着赵芬问道:“师姐,师叔的这掌的名字是不是叫‘风雷掌’?” 赵芬不知道周敏要干什么,只是关切的看着张元说道:“是啊,一掌打出,有如风雷击中身体一般。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可是我上次看到师叔打出之前是要先运功的,那要是这小子现在运起他的身法来逃跑,你说师叔这一掌岂不是要击空啊!”周敏的话音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是要张元逃跑啊! 赵芬听她这么一说,也赶紧说道:“是啊,要是这人一跑,师叔恐怕是追不上他!” 正运功准备出掌的静虚怒吼了一声“贱人,住嘴!”同时双掌带着风雷之声就向着张元击出,她恼恨张元刚才打了自己的脸,竟然使出全部内力双掌击出。 ‘啪’双掌打在了张元的身体上,却是静虚惨叫着飞了出去!原来张元修仙之体本身的护身灵气厉害无比,遇强越强,此时静虚双掌击中张元,引发张元的护身灵气真接就把静虚弹飞了出去,到飞出去五六米远后坐在了地上,一口鲜血喷出。 张元看着静虚,冷冷的说道:“还有一掌!起来打过!” 静虚此时内脏全被震伤,已无法再聚内力,她用不信的眼神看着张元,心中简直是万念俱灰,自己几十年所练内力,此是竟然是被全废了。这个人是人吗?是自己打的他,可是受伤的反而是自己,静虚只能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是你对手,那一掌不打了,换你打我吧!”这话一出口,显然是认输了。 ‘刷,刷’听到静虚让张元打自己,周敏和赵芬几乎是同时窜到静虚的身旁,赵芬低头想要抱起静虚,却被静虚推开,周敏连忙蹲下扶住了静虚。赵芬转身护住她们二人,对着张元说道:“你……,别伤我师叔好不好!她都是个快六十的人了!” “哼,这时候想起来快六十了,我厂里的小姑娘才二十几,她上去就打算要了人家的命,那时候想什么了,既然想杀人就得有被杀的觉悟,你们让开,我打她三掌就走!”张元的声音满是冷漠。 “不要!你打我吧,我替她接你的三掌!”赵芬毫不犹豫的说道,在烟囱岭时她看到过张元出手,深知此时受伤的静虚绝不是张元的对手了! “来吧,打我吧,你那三掌让我来替师叔接!”周敏也大声说道。 “看看你的两个师侄,再想想你的所做所为,你不脸红吗!你那三掌先寄在小爷这里,再要让我看到你这样做事,别怪小爷我不客气。”张元看着赵芬和周敏却也下不去手了,他说完话后,转身向小树林外面走去。竟然径直地走了,再也没看赵芬三人一眼。 又羞又气的静虚听到张元说的话,急怒攻心举起掌来向着自己的头部就击了下来,一时间竟然是想要自杀!周敏大惊一把抓住静虚的手掌叫道:“妈妈不要!你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办!那样我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听着周敏的叫声,赵芬不禁一愣,自己门中门规森严。而且只要是一破身子,自身的修为必将不保,可是刚才却又明明听到周敏叫静虚为“妈妈!”这是怎么回事啊! “臭丫头,我说过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叫我妈妈,你忘记了吗!”静虚看着焦急地看着自己的周敏,嘴里骂道:“刚才不是还帮着外人吗,以为我听不出来你是想叫那人逃跑!” “妈!刚才我是以为他打不过你,不忍心你伤他啊,毕竟咱们无仇无怨的。”周敏轻轻的拍着静虚的后背。 “哼,这下好了,伤的是我!你就开心了。”静虚轻喘着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然后对着赵芬说道:“赵芬你过来!”语气里竟然透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赵芬听话地来到了静虚的面前,只听静虚低声说道:“今天的事你不要和别人说起,我回山门也不会和你师傅她们说起你这个相好的事情……”说话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几乎不可闻。 赵芬有些听不清楚,就向着静虚走近了一些,突然毫无征兆的静虚一掌击出,打在了一点防备没有的赵芬的胸前! 赵芬当时就惨叫一声被打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大口的吐着鲜血,她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静虚。 “赵芬你不要怪我,谁让你听到了周敏叫我妈妈的话了,这个秘密可不能让你说出去。周敏你去!我没力了,你去给我杀了她!”静虚喘着粗气说道,刚才打赵芬强用真气,嘴里再次吐血。 “妈!放了赵芬师姐吧,她不会说出去的,我真的不想杀人!”周敏却不愿上前去杀赵芬,从小就是自己一个成长,门里的人都以为自己是个孤儿,这个赵芬却是一直对自己很好,让自己杀了她,真是下不去手。 静虚勉强的站了起来,慢慢的向着赵芬走了过去,嘴里喘着粗气慢慢说着:“你不想下手,谁叫你刚才要叫我妈妈的,这个秘密要是让赵芬给说了出去,你和我就都毁了。赵芬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听到了不该听到了我的秘密!” “好了,妈妈你别过去了,你伤的太重,我来吧!”周敏扶住了静虚,然后让静虚坐到了边上的一颗大树旁。然后对着躺在地上,还在吐血的赵芬走了过去。 赵芬勉强的撑起身子,对着周敏说道:“你不要过来。”几个字说的有气力,静虚的掌力伤不了张元,对赵芬来说却是致命的。 “师姐你别怕,我不会伤你的,让我想个办法,不让我妈再伤害你,我不知道妈妈想要杀你,不然我一定会拦着她的。其实她也是为了我才这样的,请你不要怪她,过了今天我替她向你陪礼!”周敏接着对赵芬说道“从小到大,除了妈妈就是你对我最好了,门中那些师姐妹对我一向是爱理不理的,没有谁是真心对我好的,每个人都看不起我,就因为我是个孤儿!要不是十岁时妈妈和我说了我是她的女儿的事,我早就离开峨嵋了。” 赵芬听着周敏的话,到也替她伤心,她比周敏大两岁,是从小看着周敏长大的,周敏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在门中别的师姐妹都是因为家族背景来门中学艺,只等艺成好回家替家中争光。而且每个人都是百里挑一的资质,从小就注定要成为门中的骨干力量。只有这个师妹是静虚师叔从外面抱回来的,从小大家都以为她是个孤儿,却原来是静虚的女儿。 周敏也是闷的久了,这时能有个人听自己说出心里话发泄一下,尤其是这个人还是自己从小就当成姐姐看的人,忍不住就向着赵芬吐露心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