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别再恃强凌弱! - 我的美女老婆

第72章别再恃强凌弱!

张元这个人最是护犊子,静虚打了王跃,还差点杀了高玉凤!这让张元心中充满气愤,此时找到了赵芬二人却也不能上去就打。毕竟大庭广众之下! “你这个师太好没有道理啊!我们这里也是小本经营,你要的素菜我们给你做了,你嫌太油我给你换了,本来就没有想要你的饭钱。怎么还挑三拣四的,这盘明明是又给你做的,怎么非说还是上一盘呢?”此时小店里的老板正在和静虚说理。 “这明明就是和刚才那盘一样的,怎么还说是换了呢!你们想欺负我们峨嵋的人可不行,你不想要我的饭钱不代表我会不给。可是把素食做的全都是油,你让我们怎么吃啊。我还真从来没见过你们这样的生意人!”静虚还在那里数落着老板。 “师叔!算了吧,咱们另找一家吃好吗……”话还没说完,静虚就打断了赵芬的话。 “你给我住口,长辈说话那有你这小辈插嘴的道理!再不听话,小心我用帮规收拾你!”见过倚老卖老的,就没见过这样的。 赵芬却没有生气,要知道门中这些师叔师祖们都是处女修行。即使没有出家的也都是带发修行,门中也没有什么娱乐。整天只是练功,所以每个人的脾气都不太好。她心叫暗想着,一会多给店老板点钱吧,就算是补偿了。也不知道被师叔打伤的那个女人怎么样了,希望不要有太重的伤才好。她可不知道静虚怕高玉凤再研究出来种植灵果的方法而下了重手! 此时,老板娘对店老板说道:“你不要再和那个尼姑吵了,快点打发她们走吧,这个时候正是饭点,她们占着个位置翻不了台,咱们得少挣多少钱啊!”话是小声和老板说的,可她不知道静虚是练武的人,峨嵋派是古武门宗,隔的又不是很远。 静虚‘啪’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桌上碗筷被震的叮噹乱响。边上的几位顾客忍不住都向她们看了过来,赵芬的脸一下就红了,毕竟是公共场所,赵芬也很不好意思。 拍完桌子的静虚大声说道:“你们什么意思?我的钱不是钱吗?为什么就要赶我们走?” 老板夫妻俩一惊,心道这个尼姑的耳朵好厉害啊。这么远说的话她都能听到,老板白了老板娘一眼,那意思是你看怎么样,说话不小心点让人听到了吧。 老板这边陪着小心说道:“师太!没说赶走你们啊,您慢慢吃,想要什么您就说!”看着桌子上印着的掌印,老板心想,这要是打在头上还得了! “静虚师叔!你们来的好早,是不是等急了啊,都怪那个出租车开的特慢,要不我早就到了!”静虚还没有对老板说的话做出反应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了过来。静虚循着声音看去,却原来是同门师侄周敏,看到周敏静虚的紧板着的脸竟然难得的放松下来,甚至还有些笑意挂上了嘴角。 “周敏师妹你可来了,我还以为你走错了路呢!”赵芬对着来人叫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同门师姐妹们都知道。静虚师叔对这个周敏就是不同,好的不得了。 “你以为是你啊,动不动就走错路,快去给你师妹拿把椅子来。”静虚呵斥着赵芬。 赵芬吐吐舌头,站起来准备给周敏拉把椅子,周敏笑着说:“不用了师姐,我自己来就行,老板把你这里拿手的菜做上几样,我要请我师叔和师姐吃点好的!”后一句却是对着老板说的。 “小妮子就是嘴甜,会办事你攒点钱也不易,不要乱花。赵芬家里宽绰,让她花吧!”静虚的话说的任谁都能听出来是向着周敏说的,赵芬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周敏到是有些诧异,赵芬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那脾气也大的很,再加上家里确实也很殷实,而且还有一个在公安部门的高管,本人也很聪明能干,在门里是很吃香的。以前这些师叔们谁要说她几句,她可是敢回嘴的,可自从烟囱岭回来后,整个人好像都变了。 “那怎么行,怎么也是我这个做小的请客啊!”说着话,周敏把菜单拿了过来。 张元看到这里实在是觉得没什么意思,那个赵芬是自己曾经在烟囱岭救过的。当初为了救她还差点被她打成重伤,可是不管是谁伤了自己的人就不行!在这里是不能动手了,只好先出去等等了。想到这里转身向外走去,就在一转身的时候,一个人差点撞到他,张元一闪身就走了出去。 “咦,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走路不长眼睛是吧!”那人看着张元的背影说道,声音把赵芬的注意力引了过来。 赵芬看着张元的背影,一下站了起来,这背影好熟悉。在梦里不只一次的重聚过! “你这丫头怎么回事,毛躁的很,快坐下吃饭!”静虚对着赵芬说道。 赵芬应声坐了下来,可是心中却在想“那是不是他,为什么看到我就走,是不是还在生气我恩将仇报,或许是我看错了?”心里想着事,嘴上就没有回答静虚。 静虚看着赵芬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不由得难看起来,这时边上的周敏急忙打圆场道:“快点趁热吃饭吧,师叔你可要多吃点,出来一次多不容易啊!” 静虚回头看看周敏,眼中全是慈爱,并没有再去追究赵芬没有理自己的事了。 三人就这样慢慢吃完饭,最后还是赵芬主动买了单。虽然周敏抢着要算账,可是静虚还是让赵芬算了。 三人慢慢走出了这家小饭店,向着郊外走去。来到郊外一处小树林的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从三人身后传了出来“站住!伤了人就这样想走,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三人同时一惊,要说三人的功力都不是一般人了,尤其是静虚,一身的修为已瑧化境,可是说话的人跟在后面竟然会一无所知。这要是说出去,怎么会有人相信。 三人同时回头身,赵芬和周敏挡在了静虚的身前,摆出了迎敌的架势。 看到来人,赵芬却是一愣:“怎么是你,原来刚才真的是你啊,我一直在找你!” 静虚听到赵芬这么说,马上怒道:“你认识他,他和你什么关系。峨嵋门规你忘了吗?竟敢私自和男人交往,看我不废了你的武功!” 赵芬急忙说道:“静虚师叔你误会了,这个人就是上次我去青城执行任务时救过我的人,静心师叔全都知道的。” “少用静心来压我,就是你师傅来了也不好使,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救过你又怎么样,以后少跟他来往,一个男人留着长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静虚不但没有因为赵芬说的话有一点变化,反而挟枪带棒的数落起张元来了。 赵芬还没来得及再次说话,张元已经冷笑道“你到是好人喽,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下杀手,你可是真狠毒啊!” 赵芬一愣,不禁回头望着静虚。静虚不但没有一丝的惭愧之色,反而说道“哼哼,你说那个小姑娘!谁让她不卖给我那颗破草,不听长辈的话这样的人活着也是浪费米饭,还不如早死。” 张元听得大怒,本来就是为了静虚对高玉凤下狠手而来的。要是静虚能够道歉,或许张元看在赵芬的面上会放过静虚,可是这静虚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好啊,那就让我来看看你这个长辈有多厉害,来吧贼秃让小爷我教教你怎么做人。”说者话,张元就向着静虚走了过去。 “你不要过来,快走吧。你不是我师叔的对手的,静虚师叔是我们门中除了师傅外武功最好的一个了。”赵芬忍不住对着张元说道。虽然她知道张元的功夫也是深不可测,可是再怎么样,就算张元从娘胎里就开始练功也不可能是静虚师叔的对手啊! “少和他废话,师叔我去打发他!”说着话周敏就向碰着张元冲去。 赵芬一惊,也赶忙冲上前来,这次到不是怕周敏伤到张元了,她知道周敏绝不会是张元的对手,怕张元会对周敏下狠手。 周敏一拳打向张元,可是手上却没有用尽全力,她低声对着张元说道“你快跑吧,我师叔要是一发火,我师姐可就帮不了你了!”说着话这一拳可就打在了张元身上了。 周敏一惊,她本是想帮着赵芬放走张元的,却没想到张元竟然会不躲闪,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股大力从自己的拳上传了过来,一下把周敏震的到飞了回来。 “不要伤我师妹!”赵芬大叫了一声,想要接住到飞回来的周敏。 一条身影一闪,周敏的身子被后发先至的静虚给接住了。她一反手把冲到跟前的赵芬给推了开去,然后关切的问周敏:“你怎么样,那里受伤了?” 周敏对着静虚说道:“没!我没有受伤,可是这个人好厉害,师叔你要小心!”周敏心知自己刚才虽然没有使全力,可是就刚才那一拳几寸厚的木板绝对是打的折的。可是张元不但没事,还把自己反弹的到飞了回来,她知道这完全是自己的力气,要是刚才自己想伤人用的力气再大些的话,恐怕自己此时就躺在地上了。 静虚慢慢把周敏放在地上,然后回头对赵芬说道:“好!你真是好样的,找了这么个男人回来欺负同门来了。看我回去山门,定禀报掌门让她好好管教你这个逆徒!” 说完话也不等赵芬说话,转身对着张元慢慢来从怀里拿出来一对外形长约一尺,两头细而扁平呈菱形尖刀锐刺。形如枪头,中间粗,正中有一圆孔,锐刺在孔中灵活转动,串连着一套指三圆环。这东西叫峨嵋刺,是静虚的成名武器。她慢慢的把圆环套在了手上,然后对着张元说道。 “小子,就让我来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狂妄自负的小辈!” 说着话,两手中的锐器向着张元刺了过来。带着一阵疾风,眼看着就要把张元给刺穿! ‘啪!……’一连声的脆响,静虚的脸庞和张元的手掌在一瞬间亲密接触了十几次。 张元一边打着还一边说着“臭尼姑,不在门中好好练功,跑到外面来欺负人,让小爷好好教训一下你!”转眼间打完十几个耳光后,一把扯下静虚的峨嵋刺。然后转身来到赵芬的身旁递给赵芬道:“拿回去交给你们掌门,让她好好管教自己的门下,别再恃强凌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