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别人就研究不出来了! - 我的美女老婆

第71章别人就研究不出来了!

宁梦琪和韩丽丽还能挺的住,饿了两天的张莹可是受不了了。一溜小跑冲进饭厅,嘴里大叫着:“哥哥你做的什么,怎么这么香啊?快给我吃啊!” 说实在的,张莹平常也很淑女的,可是到张元这张莹就很放的开。少女的天真浪漫显示无遗,即使是在自己的妈妈那里,张莹也没有这样过! 厨房里的张元却只是下了一锅面条而已,并没有太多的辅料,清亮的汤,能看到汤里细细的龙须面,汤上面漂着几点油花,葱花点缀着锅里透着绿意。 看着这样一锅并没有什么夸张食物的面条,偏偏香味就引诱的人食指大动。 张莹根本不等张元给盛,直接用筷子挑起来一根面条就放在了嘴里。 “哇!太好吃了!” 张莹表情夸张的大喊着,拿出一个碗来快速地盛了一碗,不过几口就吃没了。她毫不犹豫的又盛了一碗,就这样三下五除二的她就吃了三碗! 边上的宁梦琪看的是目瞪口呆,这是什么吃相啊,不管怎么样,她以前是没见过张莹这样。 韩丽丽看张莹吃的香,忍不住就也拿碗盛了一点尝尝。这一尝可就停不下来了,她和张莹两人你一碗我碗,一会儿的功夫那锅面就见底了。 张莹吃的差不多了,才看到看着自己发呆的宁梦琪,她不禁叫道:“梦琪姐,你快尝尝这面真的是太好吃了!你再不吃,可就让丽丽姐给抢光了!”嘴里说着话,却忍不住又挟起一根面条放进嘴里! 吃的正香的韩丽丽脸一红,却又真是舍不得放下手中的面。她红着脸对宁梦琪说道:“是啊是啊。这个面真的是太好吃了,你快尝尝吧!” 宁梦琪抱着尝尝看的心态吃了一口,也是忍不住的赞不绝口。不过就那么一小锅面,三个女人给吃了个尽光。尤其是张莹都吃撑着了。 张莹捂着肚子说道:“哥哥你是怎么做到的,下的面这么好吃!我以后要是再吃不到可怎么办啊,长这么大我是头一次吃这么多,这么撑可是觉得要是再有的话我真的可能还会再吃!” 宁梦琪也是俏脸通红的说道:“张元你下面真的很好吃,真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好的手艺啊……” 正说着话,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任风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什么下面好吃啊,你们在做什么啊?” 屋里的四人一起看向任风儿,后者站在门口也好奇地看着四人。 宁梦琪和韩丽丽两人任风儿是认识的,可是边上穿着男装的张莹却让任风儿看的大跌眼镜。稍显肥大的男装穿在张莹的身上,却让张莹别有一番骄俏模样。 任风儿心中暗想,“这个色狼,才回来几天啊,就又找了个人回来,也不知道这些人都看上这坏蛋那里了。还一个比一个好看!” 宁梦琪看到任风儿都赶紧上前去打招呼,要知道自己现在住在人家的别墅里,可不应该怠慢了人家。 张莹也大方的对着任风儿伸出了手:“我叫张莹,张元是我的亲哥哥,你叫什么啊?” 本来有些敌意的任风儿一听是张元的亲妹妹,马上态度就变了,本来对着张莹有些僵硬的表情马上就丰富了起来。 “是张总监的妹妹啊,这真是有些怠慢了,你看我今天找张元有点事,改天请你去吃海鲜大餐好吗?” 张莹却笑道:“我才不要,要请就让哥哥到时再下面给我听吃!” 边上的韩丽丽也对着任风儿说道:“是啊,风儿,你是张大哥老板,要是请就让张元再下次刚才那样的面来吃!”想到刚才的面,韩丽丽的脸显现出一脸的向往,而宁梦琪竟然也在那里点头! 看着三个人都是这个样子,任风儿都有些好奇了,到底张元给她们吃了什么样的面条啊,这三个显得这么弱智! 不过锅都空了,想吃肯定是吃不到了。这时张元问道:“怎么?你来找我有事啊?” “到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杂交基地的王跃给我打电话,让我物必过来一下,带你上他那里去一趟。他说他有重要地事要和你说。”任风儿对着张元说道。 张元说道:“哦,我刚才就是要去杂交基地的,可是刚出门就碰到了我妹妹张莹,所以就先带她来这边了!梦琪啊,你帮我安排张莹先在这里住下来,我先去下杂交基地,明天就和张莹出去了!” “哦,好的,走吧,张莹先去看看你住的房间,看你穿的什么啊?丽丽一会咱俩带她出去买点衣服吧?”宁梦琪关爱的对着张莹说道,后边的话却是和韩丽丽说的,这些天都是韩丽丽陪着自己,要是没有韩丽丽真不知道怎么过呢! 张元对着宁梦琪交待完,就和任风儿向外走去。两人上了任风儿的车子,就风驰电掣般的向杂交基地驶去。任风儿的驾驶技术真不是盖的,正常三个小时的路程,她没用上两个小时就赶到了。 二人一进杂交种植基地,门口的保安对他们说道:“任董!张总监你们来了,快去看看吧,高玉凤被打的好惨,王场长也被打伤了。真不知道是那里来的两个女人,尤其是那个岁数大点的,简直就是疯子一样!” 二人问保安知道王跃和高玉凤都在基地医疗室,于是二人就直接去了医疗室。 进到医疗室就看到王跃一手一腿都缠着绷带,躺在病床上。看到二人来了,王跃挣扎着想要起来说话,张元摆了下手,叫王跃不用动。 然后王跃就向张元汇报起今天的事来了,原来,王跃和高玉凤经过这几天的努力,终于成功的把金银果嫁接到了五味子的枝干上。那金银果勉强是活了过来,经过几天后,那金银果竟然真的再次开始焕发出生气。而且灵气迫人,当然这灵气可比原生的要差好多。可是就这样也引来了两个人非要强买! 来的两人有一人穿着出家人的衣服,还剃光头带着一顶尼姑才带的帽子。对于曾经在江湖中走动过的王跃来说,看到那尼姑的打扮,心中已经大概知道是峨嵋的门人了。不过峨嵋是名门正派,这尼姑的做派却显得霸道。 她先是想用五千元买走那金银果,高玉凤不同意后,她竟然想要带着一起来的女子失走那金银果!高玉凤拚死护着不让动,加上王跃也出面质问那尼姑才没有抢成。却下手把高玉凤和王跃打伤,然后放下狠话说几日后会再来。到那时如果不卖的话,就毁了这果子。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果实,不过连一向正派的峨嵋弟子都要下心思强抢。这样看来这果子是真不简单中啊,王跃心中想着。 张元替王跃进看了看伤势,到也没有大碍,只是手臂被打骨折了,腿却没事。身体上也没有什么伤势,当下就安慰了王跃进几句。然后来到高玉凤的病房,一看到高玉凤张元的心中就升起了一股怒火。 高玉凤此时已经昏迷,在张元来之前她还勉强撑着。从外观看来,高玉凤是没有什么大伤的,只是脸颊上有一个红红的掌印,明显看出那是被人打耳光打的。 可是张元用神识一看,高玉凤的脑部神经让这一掌打的都有些损伤了,这还不算,打人的人还留了一股暗劲在脑袋里。如果不是张元来了的话,再过一会,这股暗劲一发作。高玉凤必然脑浆迸裂而死,张元心里大怒,这是什么名门正派。只不过是为了一株小小的植物,竟然就想要人性命,张元心中决定一定要让下手的人传出代价。 张元用手轻轻抚摸着高玉凤的脑袋,用自已本身的灵力慢慢的化解了高玉凤脑袋里的那股暗劲,然后又用灵气治好了高玉凤受损伤的脑神经。这一切在任风儿看来都显得那样暧昧,她不禁在心中想到:“这个大色狼,总是到处留情!早就看出来他对这高玉凤不简单!白瞎了宁梦琪了!” 就在这时,高玉凤慢慢地张开了双眼,一看到张元不禁一惊。然后突然抓住了张元的手,眼泪就流了下来。“张大哥,你来了,我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呢!” “没事,你好好养伤,再休息几天就可以完全复原了。你和我说说打伤你的人什么样?”张元的声音里明显不快乐。 “你说那两个人啊,她们一老一小,老的也就五十多岁,小的才有二十岁的样子吧,那个老的显得好厉害,我只是告诉她这金银果不能卖,她就打了我一耳光。那个小的还拦了她一下呢,要不然的话恐怕你真就看不到我了。”高玉凤现凤现在说起来还有些颤抖,想起那个尼姑还是有些害怕。 “好了,你不用说了,好好休息吧。我先去办点事情!”说完话张元起身向外走去。 边上的任风儿赶紧追了上去:“张元别做傻事啊,咱们报警吧,只要他们再去场地里就跑不了她们。” 张元只是淡淡的对着她说道:“没事你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傻事的!”张元并没有停下来,只是对着任风儿说着。 “你帮我照看下高玉凤,我出去一会就会回来的。”说着话张元走出了场办医疗所。 来到基地外,张元问保安那两个打人的女人往那个方向走了。保安告诉了张元后,张元就向着那个方向追了上去。 边走边注意,当走到一处小饭店时,还真让张元给追上了。原来那二人在那小店吃饭,嫌小店做的不卫生和小店的老板在吵闹。 要说这两个人也是好找,毕竟一个尼姑带着一个大姑娘到处走,太引人注目了。 赵芬和师叔静虚一起出来闯荡,主要是峨嵋为了不与俗世脱钩,所以每个弟子每年都会到社会走上一遭。多则二三个月,少则十几天。 这静虚师太在门里呆的太久了,根本就不愿出来,可能是与人接触的太少,静虚对人情冷暖不是太懂。 她们二人从高玉凤种植基地外走过的时候,修为以达化境的静虚感觉到无比的灵力从大棚中散发出来。于是也不管别人同不同意。冲进基地要求买走散发着灵气的金银果,高玉凤当然不干,可是那静虚看着那金银果却是欲罢不能。这个人就是那种我得不到,也不让别人得到的心里。 所以静虚用暗劲打伤高玉风,在她心里所想,就是这个高玉凤研究出来的灵果,只要把她打死了,别人就研究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