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你不该惹我! - 我的美女老婆

第69章你不该惹我!

等到方喜打累了,最后踢了庄布诚一脚,说道“起来吧,以后再为了女人惹出这么大麻烦事,就自己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吧!” 话刚说完,只听一个声音说道:“这么快就打完了,我还没看够呢,也替我教训他几下呀!” 循着声音看去,只见应该被方喜打死了的张元靠着警车上看着他们。 方喜看着张元,简直不敢相信,他知道自己刚才那枪绝对打在了张元心脏的位置上,一般人肯定毙命! 可是看着一如平常的张元,方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怎么没死,我明明打了你一枪的!” 张元看着方喜慢慢的伸开了手,手心中一颗弹头亮晶晶闪烁着金属光泽。 ‘砰砰砰砰砰砰’一边的方喜手下趁着张元不备,一起拔出带着消音器的手枪向着张元连续射击。 一时间只见张元的身影幻化出重重残影,然后又回复到正常,一伸手,竟然又多了几颗弹头。 方喜不由得说到:“你是那个古武世家的弟子,说出你的门派,我放你一生路!”嘴里说着话吸引着张元的注意力,手里枪却向着张元再次举了起来! 张元把手心中一颗弹头一弹,那弹头以比手枪中发射的速度快的多的速度飞出打在了方喜右手腕处!“啊”方喜大叫一声手中的枪掉在了地上。 方喜的两下手下再次举枪,张元手中的弹头激射而出,那弹头撕破了空气,尖嘯着打在了两个手下的手枪上,‘啪啪’两声,手枪掉在了地上。两个手下捂着被震痛的双手看着张元,眼中全是惊骇的神色!这还是人吗,用手发射子弹头,而且还百发百中。 方喜嘶吼着冲向张元,妄想用近身搏斗术来打击张元。 张元手一弹又一颗弹头击中了方喜的左腿膝盖,方喜‘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跪下的方喜却乘势一翻身,没有一丝的犹豫的用左手拔出来另一支手枪,对着张元勾动板机。‘砰砰砰……’一棱子弹全都向着张元倾射而出!张元还是原地没动,双手连抄,弹头又一次全部被张元抓在了手中。 而方喜却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把手中的枪一下向着张元扔去。然后用左手一支地,双脚向着张元连环踢出。每一脚都带着风声,方喜对自己的双脚是下过苦功夫的,他曾拜入以脚法称霸武林的古武宗门‘谭门’,苦学‘谭门’绝技‘七十二路谭腿’,并且创下了在门中曾与掌门谭振岭对过脚,曾经有过一脚踢死一个罪犯的记录。此时踢出,自己心中也是充满信心! 本来看着方喜倒地的手下和庄布诚看到方喜双脚踢向张元,都不禁大喜。他们对方喜的双脚都有着绝对的信心,尤其是庄布诚这时忍不住大叫着:“踢死他!” ‘啪’张元也是一个弹腿,一脚踢在了方喜的踢来的脚心之上。 方喜的手下看着张元竟然也用脚对方喜的脚,心中不禁也是大喜。做为方喜的心腹,他们绝对知道方喜腿脚上的功夫有多可怖! 可是此时的方喜却是有苦自知,其实方喜的脚法上是有破绽的。那就是他的脚心!当初为了苦练,他的脚心是受过伤的,而且后来一直都没有好利索。这时却被张元一眼就看出来了,并且毫不犹豫的踢中了他的脚心。 “啊……”方喜痛的在叫了一声,声音还没有落下,张元站在那里单脚支地,对着方喜就是一阵狂踢,踢方喜的那只脚带起一片残影,边上的人根本就看不清那是张元的脚了! ‘嘭……’张元最后一脚踢出,方喜的身体象是被车撞了一样飞出,一下撞在了一颗环腰粗的大树上,然后慢慢掉在了地上,再看方喜早就在撞到树上时就咽了气了! 做为天启大陆的无敌散仙,天明教的圣尊,张元的腿脚功夫那是无敌的存在。这只是拿方喜小试牛刀,方喜就被他给活活踢死了!而曾经在天启大陆,张元曾经有过一夜之间连踢十二家山门的牛毕经历,要是方喜知道的情况是这样的话,不知道心中会有什么感想。 张元没有管已经死去的方喜,他转身看向那两个方喜的手下,本来呆若木鸡的二人一惊,此时方喜已死,二人那里还有战意,转身想逃。 “站住!”张元一声轻吼,二人却不禁停下了脚步,看向张元,二人只觉得张元的眼中一亮,然后就失去了神智! 张元对二人施用的却是‘摄魂术’里的另一功能‘催眠’!只见张元对着木立在那里的二人说道:“一会回去,就说大飞拒捕袭警,打死了你们队长后想逃,被你二人击毙!然后才带我们回去的,而我什么都没做过!” 方喜的两个手下木然的重复了一遍张元的话,然后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张元却一转身来到了庄布诚的面前,阴沉脸对他说道:“你不该惹我,惹了我的后果你承受不起!” “妖怪!你别过来,不要碰我!别过来!”本来就被方喜吓的不轻的庄布诚这时彻底的精神崩溃了,整个人被张元刚才所做一切给吓疯了! 看着庄布诚的样子,张元又用神识扫描了一下他的灵海,知道他确实是被吓傻了后,才再次来到了方喜那两个手下身旁对他们撒去了‘摄魂术’。 那两个手下一个叫邓成,一个胡德。二人都跟着方喜很长时间了,明面上二人是方喜下属。背地里却是方喜的心腹,方喜收黑钱,包庇罪犯贩毒养小三。所有的一切二人都知道,而且上行下效,他们二人在私下也做的不比方喜差! 这时看到方喜死了,把心中张元对他们的催眠都是当成了事实。二人骂咧咧的呼叫了总部,通知了警局来人查现场。然后就带着张元和吓傻了的庄布诚回警局,一进警局,早就等在了那里的郑媛媛和刘莺看到了庄布诚的状态都吃了一惊!尤其是刘莺,她还盼着能和庄布诚达成超市铺货的协议呢,这下可好,全都泡汤了。 邓成和胡德二人把张元催眠给自己的情况向上报告,说是大飞在路上拒捕袭警打死了刑警队长方喜后。被告二人击毙,庄布诚由于刺激过度被告吓疯了,整个过程中张元始终保持安静没动。警局领导一看也确实是没什么异常的,虽然都知道方喜身手了得,可是做为一个刑警那还不是什么情况都会碰到呢,最后还决定给方喜了一个英勇献身的称号! 这边警局处理完方喜的事,后面通知庄布诚的的父亲庄达璧前来警局领回疯了的庄布诚。 庄达壁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了,他快四十才生了庄布诚这么个儿子。在庄布诚上面生了三个女儿,大女儿嫁给了省里的高官,二女儿是市委二把手的小老婆。三女儿就是方喜的老婆了。 因为是老来得子,所以从小就骄纵的不行,庄布诚从小是想要星星不敢给月亮的主。这时听到警局来电话说儿子出事了,不禁有些急。 他急忙赶到警局,一到警局门口正好碰到三女儿庄谨,他一连声的问庄谨:“小谨啊,布诚怎么了,为什么会被警局抓来啊,你快和方喜说说,让他们赶紧放人!” 庄谨看着爸爸着急的样子,不由得眼泪就流了下来。“爸!方喜死了!布诚被人给吓疯了!说是杀人的嫌犯也被击毙了!” “什么?唉哟可要了我的命了,咱家就布诚这么个男丁啊,这可怎么好!怎么会疯了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庄达壁当时差点就昏过去,急忙的冲进了警局。 “你就知道问布诚,方喜死了啊,我成了寡妇了,你就不能关心下我吗?”听着老爸只关心弟弟的话,不由想起死去的老公,庄谨此时的心似乎都碎了。 就在此时,邓成从里面走了出来,庄谨赶紧迎了上去,低声问道:“小成啊,那死鬼就这么死了,他那些钱都在什么地方,你找得到吗?” 邓成四外看了一眼,看到没人注意到自己。他拧了一把庄谨的屁股,对着庄谨说道“放心吧,宝贝,他收黑钱存在那家银行我门清的很,到时你只要以他老婆的身份去银行,肯定能拿回来。” 庄谨扭了下屁股,媚眼甩向邓成:“就知道你成,今晚上来家里,这次再也不用怕什么了!” 邓成看着庄谨,眼中流露出深切的欲望。口中低声说道:“好好洗干净,等着我。办完事就去找你!”说完转身走了。 看着走远的邓成,庄谨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向警局里走去。 这时正好张元三人做完笔录向外走来,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和庄达壁带着庄布诚走了个对面。 “妖怪!妖怪!救命啊!有妖怪!”看到和郑媛媛及刘莺走在一起的张元,被张元吓傻的庄布诚脑海里又浮现出张元杀人的样子,不禁再次吓的大叫! 张元到是没什么所谓。可是郑媛媛却是个心软的人,看着庄布诚现在的样子,不禁有点难受。虽然庄布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不过毕竟庄布诚也是自己的的同学,于是她走上前去对庄布诚说道:“庄少,你好好养病啊,早日康复!” “呵呵,陪我睡觉!要你陪我睡觉!”看到郑媛媛美丽的样子,依稀还有的念头在庄布诚疯了的脑袋里再次浮了出来,一句话说的郑媛媛从脸红到脖子,一转身离开了庄布诚。这让张元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应该再把庄布诚催眠了,这时看他竟然还有点潜意识。 “唉说什么啊你,真是的要不是你看上了媛媛,找人来演戏,能有这出啊,现在都这样了,怎么还想这事啊!”边上的刘莺冲口而出,想到什么说什么。 边上的庄谨此时帮着庄达壁扶着庄布诚,刘莺的正好话让庄达壁听听到。他扭头看着张元和他身边的两个女人,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种狠戾的眼神! 庄达壁扶着傻笑的庄布诚,像是自言自语又像说给别人听似的说道:“布诚啊,你放心吧,你的心事我都会给你办成,不论花多少钱都成。那些害你的人不管是什么人,我都不会放过他们的。爸爸对你发誓,只要我活着,一定会把那些害你的人全都不得好死!”说完话还向着张元看了那么一眼,很明显他是把庄布诚被吓疯的事怪罪到了张元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