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我怎么能放你走呢 - 我的美女老婆

第68章我怎么能放你走呢

张元面无表情的对着庄布诚说道,“这些人难道不是你庄大少找来的吗,怎么还和我装糊涂啊?” 庄布诚对张元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这些人我根本就不认识啊!” “我看你是不看棺材不落泪,来吧大飞哥,你来给他解释下吧!”庄布诚对着大飞哥说道…… 大飞还没有开口呢,就看到前边过来了两个巡逻的警察,这两个警察走到他们跟前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聚众斗殴是吧?” 庄布诚一看到这两个警察眼睛都亮起来了,他大声说道“警察你们来的正好,那边的几个人来找这个人要债,他不但不给钱,还把那几个人打成了那个样子,我不认识他们,你快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那两个警察一看是庄布诚时就一愣,二人虽然没有和庄布诚说话,可是看着庄布诚的眼神里可全是谄媚的神情,要知道庄布诚这个人花花太岁似的没有少惹祸,所以庄家平常可没少‘打点’这些警察。这时一听庄布诚这样说,两个人当时就明白了。 “喂!你靠墙站好,是那里人,干什么的,身份证带了没有?”这警察的脸色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那眼神让张元已经看明白了。 张元也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大飞看了一眼,这一眼却是用上了‘摄魂术’。 大飞只觉得张元的眼睛一亮,然后就失去了神智。一下呆若木鸡的站在了那里。张元此时问道“大飞,你向警察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 大飞应声说道:“是,我来说说是怎么回事,下午我带着几个小弟正在收保护费时候。接到了庄大少的电话,他看上了一个女人,让我带人过来和他演一出戏,把男的打跑,女的留下。我以前帮庄少干过这种事,事后庄少总是很大方的给我们很多的钱,所以我们就赶紧过来了。” 庄少听到大飞这样说脸都气绿了,当时就对大飞喊道:“大飞你是不是傻了,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我怎么会认识你们啊!” 大飞听到庄布诚说话时明显的愣了一下后,对着庄布诚说道:“就是你叫的啊,你忘了上次我们不也是这么干的嘛!那个女孩儿你用过了还叫我帮你给‘处理’了” 庄布诚此时惊骇莫名,忍不住大声的呵斥道:“你说什么东西,当我是什么人了,什么叫处理了啊!” “哈哈,当你是什么人,当然是当凯子了!你有钱给我就给你办事了,怎么处理了,你不是让杀掉后给埋了起来了吗?这都两年过去了,还不得烂成渣了啊!”从外表看来,正说话的大飞是一点都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张元自从进入到开光期,这‘摄魂术’只用了一次,毕竟用一次要耗费巨大的灵气。可是这次也没有了什么办法,只好对大飞用了出来。要知道‘摄魂术’一出,中术的人当时会神志不清,不管是谁和自己说话,都是会把自己心里最隐秘地秘密说出来,只要有人问他就会答。此时庄布诚不知道怎么回事对着大飞说话总是用的反问句,这下可好了,他们两个一问一答都没有张元什么事了。 这时候边上的两个警察可是傻眼了,要知道大飞这可是当着二人的面承认的杀人啊!他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正在此时,张元对着他们说道:“怎么,还不抓人啊,这可是大功一件啊。一件谋杀案就这样破了,你二人要立功喽!”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对着庄少说道:“庄先生,请你和我们去趟局里好吗?” 庄布诚大声说道“我不去,我为什么去,不是我打架斗殴,要去你们自己去吧!”说着话,庄布诚慢慢的向后退去,他就是再嚣张,当着警察的面被揭露出来指使杀人的罪名,他也知道不好了。 这时候,两个警察把手枪掏了出来,枪口指着大飞和庄布诚:“都不许动,趴到墙上,不然的话我开枪了!” 张元把‘摄魂术’收回,大飞这时候回过神来,一看两警察拿枪对着自己,不由得有些懵毕,他对警察说道:“赵哥,刘哥你们怎么拿枪对着我们啊,是那个张元打人!你们抓他啊!” 两警察几乎异口同声地厉声说道:“谁是你的哥,你这个杀人犯!丧心病狂到杀了人还在大庭广众下自己承认!举起双手过头,别乱动!” “总部!总部!我们在步行街威煌酒店旁边抓到疑是杀人凶犯,请总部派人支援!” 庄布诚此时也看出来了,这下叫大飞给害死了,他对着两个警察说道:“小赵!你让我给我姐夫打个电话好吗?朋友一场,帮个小忙总可以吧!” 姓赵的警察和姓张的警察对望了一眼,然后对着庄布诚点了下头,说了句:“别走远了!”要知道庄布诚的姐夫可是刑警队长,得罪了以后给自己穿小鞋那可不得了! 于是,庄布诚走到一边拿出电话打了个号码,接通后小声的对着电话说道:“姐夫,你快来帮忙啊,大飞那个毕不知道收的什么疯,竟然当着两个警察的面承认我指使杀人,快来救我啊!” 电话那头低声的问了一下庄布诚事情的原委后,让他把电话交给赵姓的警察,然后在电话里对赵姓警察说道:“你们先在原地待命,我马上就到!尽量不要太引人注目!” 而这一切都不能逃过张元的耳朵,张元不禁冷笑了一下,看来虽然自己施用了‘摄魂术”可是这件事还无法就这样过去!少不得自己还得出手。 放下电话也就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辆警车呼啸而至。庄布诚的姐夫方喜带着两名手下下了车,对着那两个警察说道:“行了,你们撒吧,交给我们刑警队接手了!” 那两个警察一听,二话不说对着方喜敬了个礼撒退了。方喜对着那几个捂住着手脚哀叫着,大飞的手下说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不要在这里妨碍我们办公,都赶紧滚蛋!” 大飞的手下一愣,然后互相搀扶着离开了。大飞看着这几个手下,心中真是五味杂陈。这几个手下走的时候竟然看都没看自己一眼,生怕会和自己扯上什么关系! “姐夫,就是这个张元勾结大飞陷害我,你要帮我啊!”此时的庄布诚看着方喜求助道。 “住嘴!什么姐夫,谁是你姐夫,去!你们把他给我铐上!”方喜并没有给庄布诚好脸色,反而命令手下把庄布诚铐上。 “姐夫!你可不能翻脸不认人啊,每个月你和你手下吃喝玩乐的钱我可没少给,你在外面养的小三每个月还是我帮你给的生活费呢,我告诉你,我要是进去了,你也好不了!”庄布诚看到方喜要铐自己,忍不住就发起彪来。 方喜对着边上的手下打了个眼色,那个手下上来一个嘴巴扇得庄布诚说不出话来了。 然后方喜对着张元说道:“你是任氏二药的总监吧,我是刑警队长方喜,你看这两个人我要带回队里去。能不能请你一起回去一下,作个笔录!” 看着方喜张元能看出来,这个人绝对是那种心狠手辣之人,顾盼之间透着干练,但是眼神中闪过的阴鸷让人看着心底发寒。 张元看了一下郑媛媛,然后对方喜说道“她怎么办啊!” 方喜笑了一下说道,“你看,我车上的位置太小,咱们几个就坐满了,让她们两个人先打车去局里,然后一起作了笔录就完事了,将来还要你们三个配合做下证明!” 张元听了也无话可放说,于是方喜对郑媛媛和刘莺说道“你们先打个人出租车去市局一下好吗?我们随后就到!” 看着郑媛媛和刘莺上了出租车绝尘而去,方喜对着张元做了个请上车的手势。 于是方喜的两个手下带着庄布诚和大飞坐到了七座警车的后面,而张元被让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车子发动后,却没有向市里的方向开,反而开向了郊区,“这边还有个案子,得去看一下,然后咱们就往回去。”方喜对张元解释道。 方喜突然急刹车,把车子停在一处偏僻的郊外。张元扭头向外看去,‘砰’一声沉闷的枪响,方喜趁着张元扭头看外面的时候,掏出了带着消音器的手枪对着张元的胸口就是一枪! 张元捂着胸口,哼都没哼一声就没动静了。方喜打开车门下了车子,两个手下也把大飞和庄布诚带下了车。看着方喜一枪就要了张元的性命,庄布诚不禁双腿发抖,他颤抖的对方喜说道:“姐夫你不要杀我!我把我的钱全给你,求你不要杀我!” “看你那怂样,谁要杀你了,我这是救你们,行了,给他们打开手铐!”说着话方喜搂过了大飞,在他耳边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不过你也帮着我们做过不少的事,这样吧,这次的事了搞的太张扬了,你先跑路吧,躲过风头再回来。”说着话掏出了一沓钞票放在了大飞的手上。 大飞看着方喜,简直是感激涕零,他对着方喜说道:“方队,你放心,我这就躲出去,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也不会再说出来今天的事的!” 方喜拍一拍大飞的肩膀,挥了挥手。大飞转身跑去,‘砰’又是一声沉闷的枪响,大飞应声到地。方喜走上前去把仆到在地上的大飞身体给踢翻了过来,然后对着还没有咽气的大飞说道:“你知道这么多事,嘴巴还不紧,我怎么能放你走呢!下辈子投胎要记住管好自己的嘴!”然后对着大飞就又开了两枪。 方喜转身来到庄布诚面前,庄布诚此时吓的面如土色。浑身如筛糠似的在发抖,他看着双眼发着寒光的方喜‘噗通’下跪倒地上:“姐夫求求你不要杀我,看在我姐的份上,你饶了我吧,方喜对着庄布诚的脸上就是几个耳光。边打边骂道:“你塌玛的混蛋,我跑去救你,差点儿就叫你给我害死,你就不能长点进吗,脑袋里面除了吃喝票赌就没有正事了是吗!我不是看在你姐的面上,我早就杀了你这个废物了。” 庄布诚脸颊马上就肿了起来,可是庄布诚却一动也不敢动,但是他却不那么怕了,他知道,只要方喜骂的越凶,打的越狠,那么自己的这条命就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