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该咱们玩玩了! - 我的美女老婆

第67章该咱们玩玩了!

庄布诚好不容易熬到刘莺和郑媛媛把最后的甜品吃完,准备走的时候,经理听从张元的指挥,把账单递给了庄布诚。 “啊!这是怎么回事?”接过账单的庄布诚看着上面的数字一下懵毕,这也太扯了吧!没感觉吃什么啊! “怎么了庄少,是不是觉得太便宜了,没达到你的档次啊?”张元看着感觉要吐血的庄布诚调侃着。 “没什么,这有什么啊!不过是几十万而已,我平常吃一次饭也不止这个数啊!”心里疼的是要吐血了,还得打肿脸充胖子,庄布诚的心啊,拔凉拔凉的…… 庄布诚写下了一张支票,然后交到了经理手上。看着经理装备走出去,心里简直在滴血!偏偏在这时候张元又来了一句。 “既然咱们吃的是西餐,是不是也得按西餐的规矩来啊?这么好的服务态度,庄少不得给点小费啊!” 庄布诚的脑海里一万只羊驼呼啸而过,他看着张元心里想着,“小子算你狠,等一会看小爷给你好看!” 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脸上却还是勉强在装着笑脸。“小意思,呶,经理这是给你的小费!”说着话一甩手,一沓钞票丢到了经理托着的托盘里。 经理一愣,看了一眼边上的郑媛媛,看她没有什么反对的样子后,经理拿着托盘出了套房。 意尤未尽的刘莺缠着郑媛媛要去唱歌,并且一个劲的对着庄布诚溜须拍马。聪明如她当然看出来庄布诚的想法,心里想利用郑媛媛帮忙让庄布诚同意在超市摆放自家的商品。另外,看着庄布诚花钱如流水,刘莺心中不禁有想要靠着庄布诚的想法。 拗不过刘莺的郑媛媛一定要带着张元一起去,因为她也看出来庄布诚不怀好意,可是看在多年好友的面上,也就同意了一起去。可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她还是决定让张元和自己一起去,所以她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张元,希望他能帮自己一下。 看着郑媛媛求助的眼神,张元无可奈何的答应了陪们三个去唱歌。 这时庄布诚看到张元也同意去了的时候,心中还是有点兴,这小子要是不去,自己不是白安排了人手来收拾他吗! 几个人向外走去,还没走到大门口,刘莺突然和郑媛媛说道“媛媛啊,庄布诚的跑车太小了,坐在里面好挤啊!要不我和你的朋友坐出租车去吧!” “那可不行,要坐也是我和张元去坐,你远来是客,怎么能叫你坐出租车呢,这样吧,我和张元去坐出租车,你和庄少开跑车去吧!只要告诉我们在什么地方就行,我们后边去!”郑媛媛不是傻子,她知道刘莺这是在给庄布诚制造机会,可是郑媛媛却不想给他这个机会,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对别的男人都看不上眼,心里总是不自觉的想起张元。再说庄布诚的那个花心大少的性格,郑媛媛可受不了。 此时的庄布诚心里却在骂刘莺多事,自己已经安排好了,只要出了威煌的门,门外的大飞就能找个机会下手,要是和郑媛媛分开走了,美人走了,自己这个‘英雄’还救谁去啊! 庄布诚马上对刘莺说:“大家一起打车吧!我刚才喝了点酒,怕不安全。” 此时一直跟在后面送客的经理说道“几位完全可以不用打车,本店对尊贵的客人是可以车接车送的!几位要是用的着,我就去叫本酒店的专车送几位过去。” 庄布诚再次一口回绝“用不着麻烦了,我们几个打个车就走了。” 正在这时,只听有人喊道“张总监,张元总监是你吗?”闻声看去,一个年人走了过来,热切的打着招呼。 张元闻声看去,却不认识!只见来人看着张元茫然的样子,赶忙自我介绍道“我是凤凰日报的记者啊,你那天在医院治好了那个弱智女人,我就在现场啊,想想看真是神奇,一个没有知觉的人你都能给治好了!” 张元没有吱声只是笑了笑,边上的庄布诚可就不高兴了。他看看这个记者冷言冷语的说道,“总监,什么总监,我看是那个小卖部的总监吧,还凤凰日报的,是不是从那里找来的骗子啊!” 那个记者闻声向庄布诚看了一眼,却看到了一边没说话的郑媛媛,一时就没有再理庄布诚。“郑副厂长也在啊,真没想到,任氏二药的二位主管竟然同时在这里出现,真是巧合啊!二位这是在约会吧?” 郑媛媛听到记者这么说,脸一下就红了,但是却没有反驳记者的话。 “郑副厂长!任氏二药!二位主管!”这记者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啊。这几句话说的让边上的庄布诚和刘莺都有些懵。 张元只是无害的笑笑,然后对那记者说道“不是什么大约会,只是陪着郑厂长的两位好朋友吃顿饭而已。” “哦,郑厂长的好朋友!不知道是那个企业的老总啊?”郑媛媛还没说话,刘莺到抢先说道“还记者呢,本市最大的晟达连锁的庄少都不认识,我看你这个记者是假的吧?” “晟达连锁?是那个前阵子卖僵尸肉的晟达连锁吗?那到是难得啊,难得在这里见到你,请问一下你们超市把冷冻多年冻肉冒充鲜肉给消费者是不是有些不讲职业操守啊?”听到是晟达连锁的庄大少,记者反到是显的有些轻蔑了,问得话也一下难听起来。 这时张元在边上接口道“僵尸肉,不能吧,庄少刚才请我们吃顿饭都几十万元,如此阔绰的人怎么会卖僵尸肉呢?” “一顿饭几十万元!这是真的吗?”敏感的记者马上就感觉到这里有新闻可做。 庄布诚此时却还没有反应过来,“当然是真的,凭我们庄家的财力,一顿饭花个几十万还不是小事情啊!”话里头满满的炫耀。 那个记者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问边上的经理“请问是真的吗?您店里的天价西餐真的是庄家大少爷吃的?” 经理此时有点出汗了,要知道店里这些天价食物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向外说的,现在正值华夏国整治贪污犯罪,各娱乐场所唯恐避之不及。生怕和铺张浪费这类反面信息搭上关系!而这个庄布诚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坏了,竟然还主动承认自己一顿饭听吃几十万!还是对记者说,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郑媛媛听到庄布诚的话也是一愣,她看了眼笑嘻嘻的张元,想说什么不过回头看了下庄布诚,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那个记者看经理没有说话,马上向着庄布诚问道“庄大少,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您家里一顿饭就会花去几十万元!” “那还有假,凤凰城里的人物谁不知道,我们庄家就是有钱啊!”庄布诚还在那里显摆呢! 刘莺一拉庄布诚的手说道“庄少!快别说了。咱们还有事呢,快走吧!”她也不希望庄布诚丢丑,所以连忙帮忙说道。 那记者还想再问的时候,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的庄布诚连忙和刘莺催促着张元走出了威煌酒店。 刚走出酒店不远,几个混混挡住了去路。带头的留着马尾,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胖胖的显得有些邋遢。 “站住!”大飞对着张元他们喊道,“这不是张元吗?我说你上次跪在地上向我们求饶时不是对你说过吗,欠的钱要是再不还上就打折你一条腿!” 看着庄布诚向着张元丢了个眼神,几个人在大飞的带领下直对着张元就去了。 看着那几个混混,张元轻蔑的说道“你们几个太蠢,庄少找你们来是找张元晦气的,也不看看我是不是张元就上来吆喝!” 大飞听话一愣不禁就看向了庄布诚,庄布诚这个气啊,可是却又没法子,只好发话道“你们是什么人,张元欠你们的钱,你们只找张元好了,不要找我们的麻烦。”说着一反手护住了郑媛媛二女。 听了这话的大飞知道自己没有搞错,马上冲着张元骂道“少塌玛废话,找的就是你张元,借我的钱出去又赌又瓢,钱花没了你说马上还,然后就躲起来了,我们到处找没找到。原来是躲到了人家姑娘这里啊,我看你这小白脸又学会了吃软饭了。废话少说,快还钱!要是没钱就用你的女朋友抵。” 刘莺一听,马上对郑媛媛说道“媛媛你怎么认识这样的人啊,借高利贷赌瓢,他不是真的靠你养活吧?” 郑媛媛是又惊又怕,但是她知道张元可不是靠自己养活的。反而要不是张元的话,自己早就被刘长胜给杀掉了,就是自己这个副厂长也是张元给封的,所以对方的话根本就不可信。 庄布诚看郑媛媛不说话,以为是被吓到了。他上去想要握住郑媛媛的手,被郑媛媛躲开了。他看着郑媛媛说道“媛媛你别怕,这里有我在,看谁敢动你!” 看着庄布诚的样子,张元说道“你这戏演的还真是不错,可惜的是你没有好好打听下再来惹我,不过现在说什么可什么都晚了!” 这边还在说着话,那边叫大飞的混混头子已经对着张元动上手了。 只听‘呼’一声,大飞手中的铁棒向着张元的头顶就砸了下来,看这架势,绝对是要往死里整张元! “张元小心啊!”看到此时张元的情况,郑媛媛忍不住大叫道。 ‘啪’张元伸手拍在了大飞握着铁棒的那只手的小臂上,只见铁棒‘嗖’一下就掉在了地上。而大飞的那只手也以诡异的角度弯向地面。 大飞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杀猪也似的惨叫起来。同是对着自己带来的人大声喊道“还都塌玛杵在那装什么棒槌啊,都给我上,往死里整!”说着话,自己却捂着断手向后退去,看上去那只手是完全废了。 大飞带来的手下全都挥舞着手中的棍棒向张元冲了上去,只看张元轻描淡写的用一只手连连挥着,眨眼间冲上前来的几个人就被张元把手脚全都拍断了,一个个捂着手脚在地上惨叫…… 张元缓缓的转过身来对着庄布诚说道“庄少,下面是不是该咱们玩玩了吧。” 看着张元,庄布诚觉得自己的腿肚子都在转筋打哆嗦,他不禁有些结巴的说到,“你,你,你什么意思?咱们玩什么?他们和我又没什么关系,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