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演一出英雄救美 - 我的美女老婆

第66章演一出英雄救美

郑媛媛为了帮助同窗好友刘莺不得已同意了庄布诚一起吃饭的邀请,而庄布诚喧宾夺主的替张元做了主,让张元陪着去吃饭。本来张元并不准备去,但是看到郑媛媛求助似的眼神看向自己,张元就没有说什么。 四个人坐上跑车向凤凰城中最大的威煌酒楼驶去,到达后,几个人一下车庄布诚直接把车钥匙扔给了负责泊车的少爷。然后走进酒楼,只见酒楼内竟然人满为患。一般说来,这种五星级的大型酒楼是不会有这么多人就餐的,可是今天是市委一高官嫁女儿,所以包房基本上全都满了,即使大厅里也是显得拥挤。 庄布诚为了显派头,叫服务员叫来大大堂经理。并要求大堂经理给自己四人安排间豪华套房。忙的焦头烂额的大堂经理来到庄布诚面前对庄布诚说道“庄少啊,实在是不好意思。套房是已经没有了,今天实在是客满了,您看要不您将就一下在大厅里找个位置行吗?” “你说什么,我可是晟达连锁的大少爷,你让我和这些人挤大厅,你真好意思说,我给你五分钟时间,你要是不能给我找间套房,你以后就不用再想在这里工作了。”庄布诚说着话还有意向张元看了一眼,似乎在说“看小爷霸气吧,这么大酒楼的大堂经理也得看我脸色。” 大堂经理看了看庄布诚,微笑着说道,“庄少不是我不给你安排啊,实在是没有套房了,除了本市几位大佬常备的套房还空着外,确实是没地方了。要不您就去别的地方看看好吗?” 庄布诚的脸上有点红了,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啊,自己本来是想在郑媛媛面前装个毕的。没想到这到好,毕没装成,人家还有点要往外撵的意思。 郑媛媛轻轻拍了拍那个大堂经理的肩膀,低声对他说道“任氏二药厂的常备套房空着吧?我是二药厂的副厂长,麻烦你给我们开一下吧,好吗?” 那个大堂经理一愣,看了眼郑媛媛,虽然有些怀疑,可还是低声说道,“能麻烦您把贵宾卡给我一下吗?”郑媛媛从包里拿出一张卡片递给大堂经理,大堂经理拿着卡片快步向后面走去。 一旁的张元到是听到了郑媛媛的话,虽然他不知道厂里在这还有间常备套房,可是超脱的他从来不会对这种事情上心的,所以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诧异的表情来。 而刘莺和正在发火的庄布诚还以为那个大堂经理是被庄布诚的话给吓到了,才会走掉的。 一会功夫,只见负责经营的经理急匆匆的来到了四人的面前,直接对着四人道“实在不好意思,怠慢了几位,请几位跟我来!” 庄布诚看着来招待自己的这位经理,他到是见过。不过这位经理却从没有招待过自己,就算是自己的父亲来了,也不过就是一位大堂经理来照顾,所以他到是知道这一位是专门接待大人物的。 虽然有些惊讶,不过他还以为是自己家的威风让酒店的管理者都害怕了呢。 这边庄布诚带着趾高气扬的气势带头跟在经理的后面,而张元三人还跟在他的后面,不知道的还以为张元几人是跟着庄布诚来的。 到了套房一看,庄布诚心里可就有点打鼓了。这是任氏企业的常备总统套房啊!这间套房在凤凰市上层里是声名在外的,由于威煌酒楼是凤凰城里最豪华的五星级酒楼,所以一般的人家是不可能经营起来的。这家酒楼任家是入了股的,燕京每次来人总是由任家的人安排住在这里,庄布诚也是只听说过,而没进来过。这时一看经理把他们带到了这里,不禁有点心虚了,他忍不住问道“怎么带到这里来了?这间房不是不能随便开吗?” 经理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对他们说道,“没问题啊,就应该是这间啊!” 庄布诚看了看郑媛媛却没有说话,在他以为可能是经理乘着任氏不用的时候先给自己用的吧,毕竟自己家也是凤凰城里有一号的人家。想到这里庄布诚就理所当然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并招呼郑媛媛说道“来!媛媛想吃什么尽管点!这里的东西不是什么人都能吃到的哦!”说着话还用眼睛瞄了下张元,那意思看你损样,这里的东西肯定没吃过吧! 郑媛媛白了庄不诚一眼,就想顶他两句。刘莺在边上一看说道“是吗,我们都头一次来这里,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庄少你就给介绍下吧!” 庄布诚得意的一笑说道“那好吧,既然到了这了我们就吃西餐吧!这里的西餐在凤凰城来说还是数一数二的,你们看怎么样啊?” 刘莺嫣然一笑,对着庄布诚说道“我是客随主便啊,不知道我们的郑大小姐有没有什么意见啊?” 两人都看向了郑媛媛,郑媛媛却看向了张元,要知道自己这个副厂长还是张元给封的呢。而且现在还是在二药的常备套房,在这里张元才是最大的。“张元你看咱们吃点什么好啊?” 看着郑媛媛去问张元,庄布诚不禁妒火中烧,他酸溜溜的说道:“那就让媛媛的朋友先点吧!反正也无所谓,你可别替我省钱啊!多点些平常吃不到的东西吧!” 看着庄布诚的嘴脸,张元却没什么感觉,做为曾经的散仙来说,张元怎么会和蝼蚁一样的凡人生气呢! 见张元没有理会自己,庄布诚却误以为张元是被自己的气势压倒,他更加嚣张的对着张元说道“来吧,你先点吧!要不要我教你点啊!” 张元说道“那到不用,不过我得先谢谢庄少了,说实在的确实挺常时间没吃西餐了!” 张元对着等在一边的经理说道“我听说你们最近从外国进口了一些白化鲤鱼制作的鱼子酱,做为头盘就先给我来一盒吧!”听着张元的话经理却是一愣,知道这种鱼子酱的人还不多,店里进了之后也还没有对外宣传过。这一盒鱼子酱只有32盎司,可是在鹰国这一盒却要卖2……5万美元,也就是17万元华夏币。 并不知道行情的庄布诚还在那里叫嚣道“哦,还可以啊,知道点鱼子酱!没事还有什么一块点吧!” 看了看庄布诚张元接着点道“听说你们请来了最正宗的意大利面的制作师傅,就给我来一份吧!”经理看着张元心里却惊讶无比,这里最近在内部给各位大佬级的顾客推出了国内上最贵的意大利面。这款意大利面售价二万元,铺有两磅新鲜的外国龙虾,一盎司黑松露,还有野生菌和其他有机蔬菜。盛放意大利面的盘子用的都是著名画家配画专门的盘子。制作这盘意大利面的师傅说,这盘意大利面的精华在于搭配了野生蘑菇的新鲜配料,龙虾,黑松露等真正是物有所值!可是要知道这道面只有够级别的人才知道,一般人是不知道的。 张元却还没有点完,主食点完之后,又开始点甜品。最近在威煌酒店出产了一种煎饼,每份售价高达8000元。为什么一款煎饼竟然能卖出这个价格?这是因为这不是简单的煎饼,它搭配了粉色香槟,龙虾,松露和鱼子酱,连材料都是高大上,也就无怪价格高昂了。 最后张元又点了牛排,蔬菜沙拉和甜品。当他点完后,经理的手心都出汗了。张元一个人点的就超过二十万了,光那份鱼子酱就不得了。 着着张元轻描淡写的点完后,并不知道鱼子酱价格的庄布诚也在那里强撑着了。偏偏最要命的是并不知道张元点的是什么的郑媛媛竟然也对经理说要同样的一份! 经理把菜单递给刘莺,而刘莺刚想张口说也要和张元一样的,庄布诚已经顾不得体面,一把抢下了菜单,为自己和刘莺点了一份也算不普通的菜品。可是和张元与郑媛媛的比起来,那可真是大巫见小巫了。 经理转身想要出去上菜时,张元却又说了一句话,“一会请你把帐单给这位庄先生!由他来结账。”经理点点头,看了一眼强自镇定的庄布诚,心中替他觉得可怜。一顿饭花了近五十万,这个庄布诚一会不知道会怎么样啊! 一会菜品上来,张元却也没怎么吃,本来他就不喜欢吃西餐。这所以点那些东西只是为了教训一下庄布诚,真要让他选,他还是最爱吃华夏菜,东坡肘子,咕老肉那一样都觉得比西餐好吃。 本来兴致极高的庄布诚此时简直味同嚼蜡,到是刘莺和郑媛媛二人边吃边聊的很高兴。边上的张元一直也没有和庄布诚再说话,说实话,庄布诚这个人让张元很厌烦。总是盛气凌人的样子。 饭吃到差不多的时候,庄布诚借口上洗手间来到外面。他在几个人看不到的地方拿出电话,打出了一个电话说道,“大飞,你一会带几个人上威煌酒楼外面等我,我这有一个混蛋碍我的事,一会我们出去你帮我把男的打残,女的一个也别给我动,只要我一出手,你们就撒退!” “明白了庄少,你是想要演一出英雄救美是吧。放心,兄弟们不会给你演砸的!”电话的大飞大冽冽的说道。 听着这个和董天霸齐名的大飞的承诺,庄布诚挂了电话,冷冷的说道“哼!你个杂碎,想和我庄少抢女人,看我不把你玩残,我就不是庄大少!” 当庄布诚再次出现在包房里的时候,全当做没事人一般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刘莺说着话,不过每当他看向张元的时候,眼里充满了狠毒。 看着庄布诚眼中的恨意,又想起他刚才说的话,张元的心也发火。做为开光期的修真者,本身的听力就不会差,刚才庄布诚所说的话张元全都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