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药材原料杂交基地 - 我的美女老婆

第55章药材原料杂交基地

任氏二药厂里这几天可是开了锅了,大家几乎天天都在说着刘长胜的事情,不过大家普遍认为这个人抓起来是好事。要知道刘长胜在位的时候,工作上的事就是‘强迫’两个字,不管这事能不能成,会不会做,就是强迫着做,做不好就罚钱!厂里表面上是热火朝天,其实工人们随时都会爆发,俗话说的好,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 这下到好,刘长胜把自己送进了大牢。幸亏任伟和郑媛媛控制的好,厂里几乎没有什么变动。大家还都在干着自己的本职工作,那些原来刘长胜重用的班子成员基本上都还没动。但是大家也都明白,这是在等着任老一家回来后从新做安排。 不过张元在厂里也出了名了,以前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张元这个总监。知道的也就当他是任老送来混工资的,可是这次要不是张元,郑媛媛可就被那个刘长胜给杀了!虽然听说这个张元是个纨绔子弟,可是毕竟是张元回来刘长胜自首的。厂里有的人还传说张元把刘长胜劝的是涕泪交加,良心发现这才向警察自首的。 不管怎么样吧,反正张元是出了名了。现在走到那都会有人向他打招呼。 “总监好,视察工作啊!”“总监好,下来检查啊!”听着这些招呼,张元有时心里特不舒服。“总监!总监!听着就像太监总管似的,当初也不知道那个任国华是怎么给封的职务,叫什么不好,叫总监!” “张总监,张总监你等我一下,我有问题向你汇报!”一个声音从后方传来,张元回头一看,高玉凤从车间里跑了过来。 “咦!怎么你也叫我总监了,你以前不是叫我张大哥吗,那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不叫了?”张元对着高玉凤假装生气的问道。 “张总……,不是张大哥,我有事想和你商量一下!”高玉凤俏脸通红,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了张元的面前。 “说吧,什么事看看我能不能帮你一下啊。”张元亲切的对高玉凤说。 “是这样的,你上次让我当上了车间主任,我觉得自己干不了这个工作。”高玉凤喃喃的说道,声音小的就像是蚊子叫。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和张大哥说,我去帮你报仇。”张元每次看到高玉凤心里总是很高兴的。 “不是的,是我对这工作有些力不从心,你看我是从农村来的,而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城市人。我一个农民还管着城里人,这谁都不会服的。”高玉凤嗫嗫的说着。 “呼,那行那我调你去别的车间,怎么也得找个适合你的是不。”张元说着话转身问高玉凤,“那你觉得有没有喜欢的工作可以适合你啊?” “有啊,咱们厂的药材原料杂交基地离这个总厂也就二三十公里的样子,如果你能安排我上那去上班就好了。因为那里就是试验种植各种杂交药材的基地,就是种地的,而我也就是一个种地的,所以听说那里后,我就特向往那里!”高玉凤腼腆的慢慢对张元说道。 “啊,咱们厂还有这么个地方吗?走咱们看看去,你认识路吗?”听说这个基地的张元心中一动,要知道他现在整天想的就是怎么样能拥有灵气。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处基地,那是不是可以看看能不能研究着把‘金银果’种植在这里呢。说走就走,张元去车管科要车,发现只有一辆面包车了。于是他就开着面包车带着高玉凤向试验基地开去。 边打听边走,两人还真找到了这个基地,远远看去,一间间大型的阳光大棚一溜溜一行行的耸立在原野上。这些阳光大棚不是那种用简易材料搭成的,而是用手臂粗的钢骨做的龙骨。墙体的下半截是用彩钢瓦做成的,而上半截和棚顶都是用厚厚的玻璃做成的。由于上面都是玻璃的,所以大棚里面的阳光特别充足。而大棚的棚面上还有一层黑色的软帘,当夏天阳光最充足的时候就放下以免会晒死里面的植物。两人来到其中的一个大棚前向里面观望,看到在里面天棚的下面还有着一排排的淋水管道。往远处看,有的大棚里的管道还在向里面的植物喷淋着水雾。 两人不禁被这里的景象给吸引住了,二人情不自禁的想进到大棚里面去看看。还没走进大棚呢,就听到一个巨大的声音在空中传来。“那里的两个人不许动!从哪里来的小偷,敢上我这来偷东西。”二人奇怪的四处观看,才看到在大棚的顶端每隔十几米就会有一个喇叭,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二人正看的入神,几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人从远处晃晃荡荡的来到了张元二人的身旁。 “呃!说!你们上这来偷什么来了,还有个女的,真是不要命了,敢到麻哥我这里来偷药材!”叫麻哥的人还真对得起他这张脸,这张脸上全是大大小小一脸的麻子,让人一看还以为这是一张癞的皮蒙在脸上了呢。一说话是一嘴的酒气,看来是正在喝酒呢,发现张元二人就跑了出来。 “麻场长,一看这两个人就不是什么好鸟。要不咱们叫警察来吧,这种人就得叫警察来收拾他们。”麻哥原来还姓麻,这简直就是太巧了……一个保安对麻哥说道…… 这时,几个大棚中工作的工人和研究人员围了上来……看着都像是孩子似的张元和高玉凤,大家低声议论着“这个麻哥又欺负人了,上次几个女大学生来这里实习,他们喝醉了酒,差点把人家欺负了,看来这两个小青年也要难逃毒手了!真是的,也不知道厂里是怎么想的,让这么个坏蛋在这负责,大家都受他的气!” “呵呵,小妞过来让麻哥检查一下,是不是把什么珍贵药材藏在衣服底下了,来让麻哥仔细看看。”说着话借着酒劲,麻哥的手就向着高玉凤身上伸了过来。高玉凤看着伸过来的手吓的脸都白了。 “哎哟!”随着一声惨叫,麻哥的手腕被张元牢牢的握在了手中,那就像是被老虎钳给钳住了一样,疼的麻哥直叫唤。 “干什么?哟!哟!快放手,放手!”麻哥看着张元,小小的身板还挺有力气的。 “你要检查什么?人家一个女孩子,你伸手就往身上摸。我看你是在耍流氓吧!”张元的语气里显得气愤。 “放屁,你个臭小偷,谁耍流氓,你才耍流氓,你放开我,快放开!不然小心麻哥我跺了你的手。告诉你,这个场子里我是场长。欺负我小心你走不出去这个门!”手在张元的手里,麻哥疼的鼻尖都开始冒汗了。 “是吗,我到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出不了这个门啊!还有你这是明显在上班时间内喝酒啊。我看你也不用干了,收拾收拾回家得了。”张元淡淡的说。 “你算老几?你说不用干就不用干了啊!兄弟们给上,哎吆轻点!”麻哥正喊人上来打张元,可是张元的手一使劲,麻哥当时就软了。 “小子!你敢不敢先放开我,仗着手劲大抓着我算什么好汉,来有能耐先放开手,让爷们好好教训你一下!”麻哥还在拔横。 这时旁边的工人们都看的有些发呆了,这小子牛啊。只用一只手就把麻哥抓的无法动弹了,看样子只要不松手,那些保安投鼠忌器谁也不敢上啊! 这时听麻哥用激将法激张元,不禁都在心想“可不能松啊!这麻哥一向卑鄙,上次和一个会武术的人比试。打不过人家,都认输了,后来叫来一帮人,乘人不备下黑手,把人打坏了还说自己的武功怎么怎么好,这小伙子可不要上当啊。” 张元却好像不知道一样,听麻哥说让放手,真的就一甩手,不过松手的时候却又暗中带了一把劲!只听‘扑通’一声,麻哥摔了一个狗啃泥。麻哥趴在地上嘴里对着其他的保安“啊啊哦哦”的一阵乱叫,因为嘴巴摔在地上,嘴里都摔破了,所以说的话没有听的懂了,一时间那几个保安看着张元和麻哥在发呆。 “都塌玛傻站那干什么呢!给我上,往死了整,出什么事算我麻哥的!”麻哥把嘴里的泥啊,血啊吐出来后气急败坏的对着那几个保安说道。 “都不要动手啊,这位是咱们厂新来的总监啊!”高玉凤看到那几个保安都五大三粗的,身体都不错的样子,怕张元吃亏,就先喊了起来。 在场众人一愣,看着张元不禁心中惊奇,“这个人是新来的总监?不太像啊,怎么看都像是个没毕业的学生蛋子似的!” “上!大家上,别听那小妞胡说八道,爱谁谁!当初我爷爷救过任老的命,铁定帮我的。就算这小子真是新来的总监,我也照样收拾的了他。”在麻哥心里对张元是恨透了,所以不管他是谁,他现在也只想要废了张元。 “上啊,忘了上次来的那个副场长了,麻哥不是让哥几个收拾了他也白收拾吗,最后还不是不再敢来这上班了。上!听麻哥的准没错。”一个保安喷着酒气,高叫着这番话给自己打气,提着橡皮警棍就扑了上来,其他的几个人一看,都跟着向张元扑来。 张元也不惯着他们,一只手连挥就听的‘噼噼啪啪’声音不断。眨眼之间,几个壮汉就被打的东倒西歪的了。每个人的脸皮都有一个血红的掌印,乍看只是一个,仔细看就会发现,那可不是一个,张元是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的相同的地方不变的扇了七八个耳光,每个人的小脸都是红的发紫,让人一看就忍不住的想笑。 “行了,麻场长是吧?刚才我说了,你上班喝酒,被开除了,即刻生效,你走吧!”张元看着在边上目瞪口呆的麻哥说道。 “哼!你凭什么!我是任老亲自安排,任国华任总任命的!你说开除就开除,你脑袋让屁嘣了吧!”麻哥嘴上叫的凶,可是身子却向后缩了缩,这祖宗‘啪啪’就是打脸,可得离他远点。 “呵呵,对啊我说的你被开除了,去和任国华说我说的,有问题叫他来找我。你要是还在这里胡搅蛮缠的话,呵呵……”张元慢慢的把手举了举。 “行!小子你给我等着!今天你怎么让我走的,明天我让你怎么请我回来!”麻哥扔下句狠话后赶紧的跑了,他可真怕张元也扇他几个耳光,那可不是玩的。

下一篇   第56章杂交种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