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你真该死! - 我的美女老婆

第49章你真该死!

“弟兄们我们上啊,砍死这个杂碎。虎哥你俩快撒!”说话的大汉举刀再次冲向张元,可是还没到张元身边就被张元一个侧踢给踢倒了。 边上的十几个大汉又纷纷举起自己的武器冲向张元,张元也不愦着他们,身子跳到凌空而起,两只脚交替踢出。满地的烟尘扬起,噼啪哎哟不绝于耳转瞬间十几个人再次倒在了地上。可是瘦虎却趁着张元被手下缠住的时候想溜,却没想到他刚把肥龙给扶起来,张元已经再次把他那些手下打到了! “怎么还想走!你这些手下你不管了?伤了我的人不留下点什么就走太便宜你们了吧!我说过把手砍了吧,没听到吗?”张元的声音里显得十分无情。 瘦虎刷的一下又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咬着牙对着左手一挥,整只左手一下掉在了地上。鲜血一下直喷了出来,“我们能走了吗?”瘦虎忍痛说道。 “滚吧,带着你的人给我滚,下次再动我的人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看着这个果断的杀手,张元沉声说道。毕竟不能当着方冉父女的面杀人,再者他觉得瘦虎这俩货显得还有点骨气。 瘦虎扛着昏迷的肥龙,手下们互相搀扶着离开了方冉家。 看着他们走远后,吓的在搂在一起发抖的方冉父女俩才哆嗦着走了过来。 “张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去看过嫂子了吗?”经过好一阵的安抚方冉才缓过劲来,看着张元她突然想起宁梦琪还躺在医院的…… “没有,我以后不想再见她,也许她离开我会幸福些,毕竟我给她的伤害太多了!”张元一边着话,一边用手隔空抚摸着方冉的脸庞,灵力过处方冉被打肿的脸庞慢慢的消了下去。 “可是,你再不去看她的话,可能就再也看不到她了,她得了一种怪病,医生说她活不了多久了!”方冉急忙说道,“张大哥,嫂子很想念你的,我看到她听说你没死的时候,好高兴啊!看她病成那样,谁看了都心疼,张大哥,嫂子是个好人,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你说什么?梦琪怎么了?她得的是什么怪病?”一向淡定的张元听到宁梦琪病的要死了,不禁一惊。 “嫂子可能是思念成疾,在医院里住院呢,听医生说她那个病治不好了,都下了病危通知书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陪嫂子住院的那个叫于梅的女郎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刚才那些坏人也提到过她的名字。”方冉看见张元如此紧张宁梦琪,心中不禁有些失落,不过再一想宁梦琪的美丽善良,心中也就释然,必竟他们才是夫妻啊。 “那你快告诉我,梦琪在那家医院,我现在就去看看她。”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宁梦琪病了的消息,张元心中那种不好的感觉又一次涌上了心头,要知道做为一个开元期的修真人士,有时候心里预感是很准确的。这两天的心绪不宁,恐怕就是和宁梦琪有关。 方冉把宁梦琪所住的医院地址告诉了张元,然后张元把闪电叫了出来,张元没事的时候是把闪电装在了空间手镯里的。这时叫它出来是为方爸疗毒的。 “你帮助方爸把他身上的毒给吸净,然后就和暂时先和方冉在一起吧,等我回来再带着你。”张元用灵能和闪电交待完,立刻出了方家的门。 出门后都是深夜了,张元运起陆地飞腾术,一下跳到空中,向宁梦琪所在的医院飞去。 带着满心的不舍,心中怀着对张元的眷恋。宁梦琪从自己所住七楼病房的窗户里一跃而下,从空中向下落的时候宁梦琪心中竟然有了一种解脱感。 “唉!你怎么这么傻啊。”随着话音,自己就像是扑入了谁的怀中。一种很厚实安全的感觉让宁梦琪觉得好温暖,而且伴着这感觉来的还有一种好闻的淡淡的檀香味道钻进了宁梦琪的鼻腔。这种味道使宁梦琪暂时忘却了病痛! 紧闭双眼的宁梦琪把眼睛张开了一条缝,模糊中竟然看到是张元抱着自己。她狠狠的抱住了张元,眼中全是幸福的泪水。 “啊,原来死后是这种感觉啊。张元你不是没死吗,怎么会让我在这里看到你啊。不过这都不要紧了,老公你知道我好想你啊,这次我们终于能够再次在一起了!”宁梦琪在张元的怀里说着心里话。 “唉……你放心吧,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会一直保护你的,傻孩子!”张元用灵气轻轻在宁梦琪的身体里转了一下,然后注入了提高睡眠的黑甜穴,宁梦琪就在张元的怀中甜甜的睡了过去,她心中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呢! 然后张元再慢慢的用灵气修复了宁梦琪的经脉,帮她把散乱的内息全部理顺。当把这一切全做完的时候,张元也累的不轻。看着宁梦琪睡着后那充满了病态美的美丽的小脸,张元不禁有些失神。 现在的宁梦琪的伤基本都治好了,可是那股阴寒之气却无法排出或化解,只是被张元暂时封在了丹田之内。如果不能早日排出或化解,那股阴寒之气迟早还得再次发作。是什么人这么狠心,宁梦琪只是个与人无争的苦命女子而以,这人尽然对她下这么重的手。 想到这里,张元把宁梦琪放到了床上让她睡好后,轻轻的拍了拍韩丽丽。 这些天太累了的缘故,韩丽丽睡的很死,张元在她身边忙了半天,她竟然没有发现。 韩丽丽被张元给拍醒后,看到张元一时间吓了一跳。虽然方冉和自己说了张元没有死,不过真的又看到张元的时候,心里还真有点惴惴不安。 “张大哥你真的没有死啊,你这些天都跑到那去了,害的梦琪都要以死殉情了。” 韩丽丽轻声的向张元打听着,张元手放在嘴边“嘘!别大声说话。你能不能和我讲一下,梦琪在家中怎么会受了这么还是严重的伤啊。” “什么受伤啊,她不是病了吗?”韩丽丽有点懵! 张元把宁梦琪受的伤和韩丽丽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对她说,“她这绝对是被内家好手给打伤的,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人接触过她啊?” “要说什么反常的人,还真没有啊。”韩丽丽说道。 “好了,你也不用再想了,明天准备带宁梦琪回家吧,至于那个人交给我吧,让我来找找看能不能找到她。”张元阴着脸说道。 “对了,方冉说你们新认识了一个叫于梅的女人,知道她住在那里吗?”张元又向韩丽丽问道。 “她呀,她就住在我家楼下,是个农村人,最近才搬来这的。她到是挺热情的。”韩丽丽听张元问起于梅,禁不住对张元说道:“梦琪这次住院还多亏了人家于梅呢!要不然我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啊。这人还真是个爱帮助别人的人呢。” “哦!这个人住在你家楼下啊,她明天会来吗?”张元淡淡的问道。 “这可不知道,反正昨天她来过的,怎么了?她有什么问题吗?”韩丽丽问张元。 “你放心吧,我会好照顾她的。不过你既然来了,不应该好好陪陪她吗?要不是因为你,她能把自己折磨成现在这种鬼样子吗?”为自己心中的想法有些气恼的韩丽丽对张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