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恩将仇报 - 我的美女老婆

第45章恩将仇报

第四十五章恩将仇报。 赵芬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颗高树上,胸前竟然有好多的黑血,衣服都被血凝固后变的硬梆梆的了。可是自己的精神却是出奇的好,运功一试,发现自己身上的伤竟然基本上都好了。那种酸软无力的赶脚全都没有了,虽然体力还没有恢复,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前所未有的精神充沛。 她最担心的是自己有没有失贞啊,她躺在树上默运师门的心经功法,发现自己的功力不但没有消退,反而比以前更强了。赵芬是峨眉弟子,她们这派上下全都是女子。虽然如此,可是江湖上却一点也不敢小觑。就是因为峨的女弟子都是处子之身修炼,一旦破身则武功全废,可是破自己贞操之人却能获得自身修炼多年的真元。 就因如此,峨嵋众女弟子把贞操看的比性命还重要,她们用壁虎血和朱沙混合其他药物调合为染料,用此物在每位峨嵋弟子的胳膊上绘一朵鲜红欲滴的小花,名为“守真”只要失贞,此花就会消失。 江湖上有不少狂蜂浪蝶都知道峨嵋派破身就能得到真元的秘密,可是却罕有几人去打她们的主意。只因不管是谁只要破了本派弟子的贞节,吸取弟子的真元。峨嵋上下一致与其为敌,报复手段极其残忍,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是本派弟子自愿苟合,那么就要废去修为,不论男女挑断一手一脚筋脉,永远不准再回峨嵋。 现在赵芬发现中的毒已解,再一运行本派功法,发现不但没功力没有下降,反而略有提高,心中不免疑惑…… 她身上所捆绑的树藤本是张元怕她掉下摔伤固定住她用的,并没有捆住她手脚。赵芬抬起胳膊拉起衣袖一看,娇艳鲜红的‘守真’花还在那里开放着!心中不免大喜。 “这是什么地方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明明记得那个色狼拉破了自己的衣服,现在他人那里去了?”张元那霸道不讲理的样子又出现在了脑海里。 “我想他干什么!得赶紧找人救我才行。”想到这里,赵芬从腰包里掏出了一支烟花响箭甩手打向天空。 那是峨嵋派本门的求助信号,本来赵芬是有手机的,可是在这深山老林里那来的信号啊。 峨嵋派门中就是怕本门弟子需要援助时没人帮忙,才设计了这种烟花响箭。只要打向空中,附近的本门中人就会立刻前来援助。和张元在一起时,赵芬根本就没想到还有这东西。这时就自己了,到是想起来了,自己去青城派盗取内功心法是师父派遣的。另外还派了一位师叔前来接应,师叔应该就在附近,说好的就是在边境处两人集合的。 正想着就听到一声长啸正是师叔静心到了,赵芬师叔以上都是带发修行的居士。静心一看也是个超凡脱俗的模样,穿着很是素雅。还带着副玳瑁眼镜,此人武功虽然在门里不是很高,但是心细如发,谨小慎微做事可谓是滴水不露。就因她如此性格,这次才让她来接应赵芬。 此次任务是怀疑青城派中有人偷了峨嵋派的一件至宝,派人前去侦查,但是一定要在暗处进行,不能被人发现,赵芬为人机警所以派她前去执行。没想到赵芬潜入青城派不久即被发现,赵芬一不做二不休把青城派藏书阁内的一本练功心法给偷了出来,并且藏匿了起来。 没想到竟被吴青山发觉,于是派出几路人马追来。正巧吴福这帮人先发现了赵芬,但是几次都被赵芬给逃掉了。最后赵芬也被逼的无处可逃,而且还要注意不能暴露本门武功,只好来到了和师叔商量好的接应地点。没想到就差一点,还是被吴福给发现了。 由于吴青山嘱咐过一定要抓活的,所以吴福怕她逃掉,于是叫几个师弟发暗器先打伤她再说,可是却没想到,这赵芬也是了得。发出的暗器被她打回还伤了一个师弟,一气之下吴福亲自动手,发射拿手暗器‘穿心钉’打中了赵芬,而且吴福的师弟‘瘦猴’也用‘铁蒺藜’同时打中赵芬。 两种暗器都是喂了毒的,所以赵芬才会中毒,正好逃命的时候碰到了张元,就发生了后来的事情。这时看到师叔静心忍不住依靠大哭了起来,并一边哭一边和静心学了一遍经过。 她可不知道吴福的暗器的厉害,知道自己中毒但是没有想到那毒会那么厉害,所以和静心学的时候就左一个色狼,右一个流氓的叫着张元,要是张元在边上听到的话,非气死不可。 静心听赵芬学完经过之后,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而且仔细看了赵芬的伤口,和身上的血污,最后又仔细看了赵芬胳膊上的‘守真’花。然后才对赵芬说道: “芬儿啊,你这次是遇上贵人了,要不是你说的此人,你此刻恐怕已是一堆白骨了。你身上所中之毒歹毒无比,如没有吴青山父子的解药,旁人是无法解得的。就是你腿上的所中‘铁蒺藜’之毒,也不是我所能解的开的。听你说来,那个‘色狼’是替你解毒并且疗伤啊。你在本门中也是佼佼者,你那一掌又岂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可是你说那人却毫发无伤!想想看就是你师傅也不能硬扛而没事吧。再者你说的那人所发的高技武器,以你所说我觉得到是很像前辈们所说的剑仙一类的‘飞剑’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碰到的这个人简直是深不可测的高人啊。你再看你胳膊上的‘守真’花还在,这就证明那人并没有‘轻浮’于你啊。你这次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喽。” 听完静心师叔的话,赵芬如醍醐灌顶一下就明白了过来。再回头想想张元所做所为,真是坦坦荡荡没有一丝下作在里面,到是自己时时以小人之心度之。事到如今,恩人叫什么名字自己根本不知道,更过分的是自己还一直恩将仇报,把他当成仇人来对待自己是什么人啊! 此时静心师叔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里掌门师姐静因低声对静心说了些什么。静心接完电话后,赶忙对赵芬说道:“走吧,有人闯我们峨嵋总坛!”说着话一掌拍在树干上,然后撕下一块树皮,写下‘不知道是何方高人救我峨眉门下弟子,如果真有缘请上峨眉一聚。救命之恩必当厚报。’然后带着赵芬二人急速离去,奔回总坛。 宁梦琪这些天总是以泪洗面,每天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张元的影子。想着张元对自己的好,而自己又是怎么对待张元的呢。张元给自己治病,为了救自己而留在了夜总会。最后又为了自己而丧命,如果不是自己心软求张元不要杀王功的话。张元怎么会死!每天宁梦琪都在深深的自责中渡过。 韩丽丽看着宁梦琪这样,心中也是不忍。想想自己在这件事中并没有起到什么好的作用。总是误解张元还把自己并没有看清的事当成事实来说给宁梦琪听,她每天都陪着宁梦琪,希望宁梦琪能早日从张元死了的伤心中回复过来。 这一天韩丽丽的男友丁浩被公司公干派到静水河市出差去了,家里就剩下韩丽丽和宁梦琪两个人。张元死后,韩丽丽怕宁梦琪触景伤情,所以就让宁梦琪一直住在自己家里。 韩丽丽看宁梦琪自怨自艾的在那伤心,怕宁梦琪再闷出病来。就强拉着宁梦琪出去走走,二人来到一处公园散心。二人走着走着来到了一处无人的地方,也是走的累了二人就在一处小凉亭中休息一下。 这时一个面色惨白的男人慢慢走进了凉亭,对着宁梦琪说道“你是张元的老婆是吧?” 宁梦琪一愣,下意识的看向对方说道“是啊,你是哪位?” “我是他一个老朋友,他有一笔债在我这,我是来还他的。”面色惨白的人说道。 “哦,算了吧,人死债烂,我想就是他活着也不愿意朋友为点钱而伤脑筋。”宁梦琪还以为是还张元钱的。 “呵呵,这笔债是一定要还的,你帮他收了吧。你算算,亲兄弟两条命,这笔债我该怎么还他啊,听说他也死了,那是不是你替他收着啊。”对方的话显得阴森森的。 “你说的什么,我不懂!请你让开,让我们走!”听着男人的话,韩丽丽看出不对,想赶紧带宁梦琪走。可是这凉亭只有那男人堵住的一个门,想要出去就非得经过他的身边。现在他正好站在门中间,想要出去就必须得让他让开。 “呵呵,不懂没关系,让我来告诉你们一声,死去的王成和王功的弟弟让我来取你性命的,并且特意让我告诉你一声,省得做了冤死鬼。至于韩小姐,王动先生说了,让你和宁小姐一起去地府做个伴吧。”说着话,对方从怀里拿出了一把手枪,对着二人就要开枪。 “临,兵,斗,者,皆,阵,列,于,前。”宁梦琪看着对方突然说出了这几个字。 “你说什么,是不是吓傻了?”持枪的男人没有听清,提着枪想要向前走一步再听听。 “轰”一声响雷凭空在小亭中炸响,一道闪电从宁梦琪手腕上的的龙血藤上直窜而出,一下就把还在向前走想听清楚宁梦琪说什么的男人给炸出了小凉亭!直接就掉进了,凉亭外的小河里。掉进小河的男人,脸冲下趴在河水里,眼见是没了命了。而虚弱的宁梦琪也被这一声晴空霹雳给震的晕了过去。 “梦琪,梦琪你醒醒。快醒醒,你没事吧,不要吓我啊。”韩丽丽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宁梦琪慢慢的张开了双眼。 二人的四周围着不少人,边上警察也在忙碌着。“这两个美女的命真大,好大一个旱地雷打在凉亭上,那个男的当时就被雷劈死了,她俩竟然没事,真不是一般的命好!”边上的人议论纷纷。 “元!我的老公,你又救了我一次。”宁梦琪喃喃低语着,不过却只有她自己的到。原来刚才那个杀手一掏枪的时候,宁梦琪想到了张元给自己的龙血藤镯。于是她就按着当时张元和藤镯一起送来的纸上所写着的咒语发动了攻击。没想到的是竟然会引发一起小小的轰动。 看着韩丽丽扶着宁梦琪向来时的路上走去的时候,公园外一辆黑色汽车上坐着两个人,二人对着宁,韩二女一名杀手对着二女的背影说道。“王总看样这二人也不是一般人啊。”

上一篇   第44章再获奇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