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怎么是你 - 我的美女老婆

第39章怎么是你

“二驴你干什么?你别太欺负人,仗着你伯父是村长无法无天。我胳膊都被你打骨折了!你还想怎么样,现在是法制社会,小心我去告你!”胳膊上打着石膏包着绷带吊在脖子上的中年人对着一个黑胖青年叫喊着说。 “什么法?在这村里我就是法,我伯父就是法!你今天要是再不在鱼磄的转让合同上签字,信不信我再打折你一条腿?”黑胖子嚣张的大叫着。 “你那是什么转让合同!我们两口子辛辛苦苦好几年种植的松树,树下养了林下参,你给二百元就要全收走,天下那有这个道理!你还是不是人!”打着石膏的中年人委屈的说道。 “少唧唧歪歪的尽说废话,你今天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要不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黑胖子喷着满嘴的酒气,抓着中年人的胸口威胁道。 “这二驴又在欺负人了,前几天才打断老王一只胳膊,今天又打上门来了!”大门外围观的邻居交头接耳的说道,“还不是仗着他伯父是村长!以前他伯父不是村长的时候他不过就是个二溜子。” “都没事做了是吧?该干嘛干嘛去!少在这默默唧唧的。”门外两个拿着镐把歪叼着香烟青年叫嚣着驱赶着围在门外的人。 “滴滴”一辆白色丰田霸道驶进了村子,停在了大门外的小道旁。 张元下车帮着王艳把她的行李箱拿了下来,两人正要说话却看到了围在王艳叔叔家门外的一群人。 “咦?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大家都围在这里做什么啊?”王艳家虽然住在县城,可是常往叔叔这跑每年都要来两次,小时候爸妈常出差她还在叔叔这住过很久,所以很多邻居她都认识。可今天奇怪的是她问邻居们话大家都低头不理她,还都直向后缩。 “哟哬,那来的这么标致的小妞上这来干什么啊,是不是找情哥哥我来玩的啊?”挡在门口的青年邪笑着。 “你们让开,挡着我叔叔家门口干什么?让我进去!”看着挡在门口流里流气的两个人,王艳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两人,快步冲了进去。 张元这边帮着王艳拎着行李箱也不能放下就走啊,只好也跟着向里面走去。门口的两个人看看张元,以为是王艳的男友,就没有拦他。 “二驴!你放开我叔叔,你想干什么?”王艳到是认识这个二驴,这人就是村里的一个二溜子,也不肯正经找个事做,今天偷个鸡,明天顺只鸭的。以前没上大学时王艳来村里,这个二驴曾经搭讪过自己,不过王艳没理他。 “是艳子啊!怎么又来看你这个废物叔叔啊?”虽然王艳只是中上之姿,不过看在二驴的眼里却也是貌似天仙。他慢慢放开抓着王艳叔叔的双手,双眼放光的看着王艳。 “艳子你怎么来了!你快走!我的事你别掺和,快走!快走呀!”王艳叔叔一迭声的催促着王艳快走。 “来都来了,干什么急着走啊?去把你家的下蛋鸡杀两只,再买几瓶酒让我陪你家艳子喝两杯乐呵乐呵!转让合同咱们乐呵完了再签!”二驴色迷迷的眼神一个劲的在王艳身上转悠。 “我们家艳子不会陪你喝什么酒,转让合同我不会给你签的!你给我滚出我们家!”王艳叔叔挥舞那只完好的胳膊,用一只手使劲的向外推着二驴。 “老家伙给脸不要是吧,行,那咱就先把合同签了,完事我再和艳子乐呵!”二驴再次抓住了王艳叔叔的胸口,伸手就往他脸上打去。 “哎哟!哪来的野小子,快放手!疼死我了!”二驴正要打人的手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屋的张元牢牢的抓在手里,二驴只感觉像是被铁钳夹住了一样,痛的他忍不住的尖叫起来。要知道张元可是筑基期的修士,二驴一个一点修为没有的凡人怎么受得了他的手劲。 二驴现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他使劲的想把自己的手从张元的手里抽出来。“你们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打断这小子的手,哎哟!痛死我了,放手!放手呀!”二驴痛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呀”二驴的两个手下一声怪叫,挥舞着镐把向张元冲了过来,眼看着镐把就要打在了张元的头上,那架势绝对是想要张元的性命。 “啊”看着两个人恶狠狠的样子,王艳忍不住叫了出来“小心啊!” ‘砰,砰’只见两个小子像两颗子弹一样飞了出去,到在地上人事不知昏迷了过去,这还是张元手下留情,外面有那么多人在看着,张元不能杀人。如果不是围观的人看着的话,就凭刚才这两个人对自己下手的狠毒,张元非要了他们的命不可。 “大爷!祖宗!求求你放手吧!我的手快要断了!”二驴的脸上全是冷汗,声音也显得有气无力的。 “有那么痛吗?我看你刚才不是挺厉害的样子吗,怎么一下就怂了啊。”张元冷冷的说道。 “哎哟,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敢了,求你放手吧。看在我伯父是村长的份上,您饶了我吧!”二驴低声下气的说道。 “哼!给我滚,要是再让我看到你欺负人,小心我把你的手脚全都打断。”张元松开手对着二驴沉声说道。 “是!是!我滚,我这就滚!”二驴点头哈腰的向外走去。 “站住!”张元一声吼,差点把二驴吓尿了,他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胆战心惊的看着张元。 “把那两个废物一起带走!”张元指着才醒过来的二驴的手下说道。 “是,带走,我们走!”二驴如释重负的对着两名手下说道。 “小子,你有种别跑,给我等着,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一出院门,二驴就又来了能耐,他隔着院墙向里边大叫着。嘴上虽然骂得难听,脚下却飞快的向远处奔跑着。 屋里的张元隔着窗户手向外一挥,就听着嘴里还在大骂着的二驴“哎哟”一声,跑的更快了。原来张元丢了一块小石头打到了他的嘴上,疼的他大叫了一声,远远的跑了开去。 “艳子,这位是谁啊,是你说的要带给我看一下的男朋友吗!算了,先不说这个,小伙子你快带艳子走,一会晚了就走不了了,这二驴一定是去叫人了,至从他伯父当上了村长,他组织了一帮狐朋狗友,在村里横行霸道,欺负弱小。大家对他们是恨的咬牙,又没有办法。他肯定是去叫那些人去了。快走!快走!”王艳叔叔一边声的催促着。 看着叔叔着急的样子,王艳也忍不住对张元说道“你快走吧!谢谢你帮忙,我要在这陪着叔叔,你有车快开车走他们追不上你的。” 张元看着这叔侄俩,心中不禁对他们有些佩服。他们明知道二驴是去叫人了,还一个劲的叫自己走,并没有因为就要到来的危险而痛哭流涕。“嗯,这两人不错。”张元心中轻叹道。 “没事,叫人就叫人吧,我不怕的。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手!”张元对王艳叔叔说道。 “还看什么手啊,你快走吧,你是不知道那些人有多么混啊。”看着张元气定神闲的样子,王艳叔叔更急了。 张元并没有理王艳叔叔的拒绝,他伸手握住了王艳叔叔露在石膏外的手。真气过处,王艳叔叔不禁叫了声“哎哟”。断了的骨头在瞬间就长好了,而且因为包着石膏有些浮肿的手臂也迅速消肿了。‘啪’石膏也被张元用真气给震碎了,王艳叔叔的胳膊竟然在短短的几分钟竟然就痊愈了! 王艳叔叔难以置信的抡了抡自己的胳膊,感到胳膊是真的复原了,他不禁对张元说道“小伙子,你太神了,你这是用什么办法给我治好的啊?!” “没什么雕虫小技而已。”张元云淡风轻的说道,仿佛只是随手拈来一样。 “行了,小伙子我不说什么多谢你的话了,一会二驴就该把人叫来了,你快跑吧。”王艳叔叔说道。 “没事,我到要的看看这些村霸长的什么样,有没有什么三头六臂。”张元轻松的说道。 “唉,你这小伙子怎么不听劝啊。”王艳叔叔是真的着急啊,二驴那些人在村里那是做恶多端啊,而且还都是心狠手辣的人。村里曾经有一家人因为不肯把自家的地贱卖给他们,被他们搞的是家破人散。好好的日子没法过,只好一家远离了烟囱村。 “叔叔这是怎么回事啊,二驴不就是一个二流子吗?怎么现在变的像土匪似的?”王艳问道。 “你是不知道啊,这个二驴的伯父半年前被选上了村长,二驴就仗着他伯父的势横行村里,村里的人对他们也是一点办法没有,也有人去他伯父那里告过他。开始时他伯父还说他两句,后来就不闻不问了,二驴也就更变本加厉了。”王艳叔叔解释道“这不是吗,他看上我辛辛苦苦种的林地,非要二百元买去,我不肯他就打断了我的胳膊。我知道他不会善罢干休,所以就叫你婶婶回她们村娘家躲着去了。我舍不得这个破家,所以就在家和他们硬扛着。” “老王,快跑吧,二驴带着几个人向你家这来了,再不走他们还不得拆了你啊!”窗外的一个邻居对着屋里叫道。 还没等王艳叔叔反应,张元就站起身来向外走去。他慢慢的来到门口,站在那里等着二驴。 “老邻居们啊,你们就这么看着二驴那个畜牲欺负咱们吗?他把老刘家给迫的不能在家住了,现在又欺我老王,一直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们也会骑到你们头上的!”老王对着那些远远看着自己家的邻居们说道,听到老王的话,邻居们反而离的更远了,大家生怕会惹祸上身,只是远远的在看着。 “小子你真有种,真在这等着呢,哥们们帮我好好教训下这个不知道那来的野小子。”二驴远远的看到张元就疯狂的叫嚣道。 “怎么是你?你怎么跑到烟囱村来了?”二驴带来的五、六个人中有三个人正是在路上打劫被张元收拾过的。 “老大!怎么办这小子厉害啊,咱们还打不打?”脸上还留着两个掌印的的老二心有余悸的看着老大问道。 “这……”老大也害怕啊,想想下午自己连人家怎么出手都没看清就挨了嘴巴。再看看二驴和他那两手下,回头看自己这边毕竟人多,他一咬牙“打!咱们人多,就不信弄不过他。”说着话握紧了手中的镐把。 “住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无法无天了是吧?”一个声音在人群后响了起来。

下一篇   第40章他见过雪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