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凤啼 - 我的美女老婆

第377章 凤啼

为什么张家能会有今日的成就,那就全都是拜张元所赐,虽然张元并没有直接过多的关照张家,但是只要张元存在,那么其他的家族便不敢觊觎张家。 蓝心梅现在虽然已经不再担任家主的位置,但是张家有什么事情,多数还会请教他,蓝心梅现在在张家的位置有点像是古代王朝里面的摄政王。 “妈……原来忆琪集团就是我哥开的。”张莹脸上丝毫隐藏不住兴奋的说道。 张莹是真心的替自己的哥哥高兴,原本被公认为是废材的哥哥,现在能有像忆琪这样大的国际型企业,说起这个来,张莹都十分的高兴。 蓝心梅眼神中抹过一丝亮色,忆琪有多火,前一阵子忆琪药业的大名已经淹没了报纸和新闻的头条,就算蓝心梅不想重视,忆琪这两个字,她也早就耳熟能详了。 不过因为多年江湖的历练,蓝心梅已经做到了喜怒不形于色。“你大元哥,不是普通人,以后如果有机会相见的话,你一定要和你哥哥多学学。你哥哥身上有很多值得你学习的东西啊。” “我知道了。”张莹说完,拿出来了一个手抄本递到了蓝心梅的手里。“妈,这个是哥给张鸿文的古武秘籍……张鸿文说不敢自专所以让我拿过来给你……” 蓝心梅摆了摆手。“还是让张鸿文自己留着吧,他有机缘能得到你哥的欣赏,那也是好事。我一个女人家,要那东西有什么用。” 没有经过张元的允许,蓝心梅也不敢擅自的让张家的子弟修习张元给张鸿文的古武,张元的性情十分古怪,蓝心梅可不想因为这影响张鸿文和张元之间的关系,张家的人和张元的关系越多,张元才能帮张家越多。 “还有一件事,我哥昨天和宁家的人起了争执,宁奇胜的双臂被斩落了……宁家会不会报复我哥啊。” 张莹还没有汇报这件事的时候,蓝心梅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虽然他现在不在家主的位置上,但是在燕京,他的耳目还是十分广阔的。 “这件事宁家不会怎么样的,宁家非但不会动你哥,他们还会主动的覆灭了和忆琪有隔阂的天药集团。宁国庆绝对不会想着和你哥作对的……” 张元现在是什么样的实力,程长子都被张元斩落了一条胳膊,如此流辟的存在,宁家怎么可能招惹张元。 张莹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是聪明,蓝心梅一说,她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 “张莹,我累了,有机会的话,你要是有时间多去陪陪你哥吧……”蓝心梅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好,妈你注意休息……” 蓝心梅看着张莹走出自己的书房门,蓝心梅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几时会想到张家能有今日的成就竟然靠的是张元这个弃子。 张元本来想去看看梦琪,但是他知道宁梦琪的脾气,现在如果她知道忆琪集团背后最大的老板是自己的话,她一定会毅然决然的不接受忆琪亚洲地区的代理。相见不如不见……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机会,所以张元当天晚上就御剑回到了凤凰城。 到了凤凰城之后,张元在凤凰城的药材基地稍作调整,就带着白无影向神农架赶去。 张元这次去神农架,张元他带着白无影做的是火车,从凤凰城到神农架也不过半天的路程,所以张元也不想浪费太多的真气驾驭飞剑。 上了火车后,张元就直接闭目养神了,白无影最近的修为也大有长进,和之前比起来,她少了几分傲气,倒是多了几分不俗。 坐在张元他们对面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不过这女人上车之后,就一直用头巾盖着脑袋,外人根本就看不见这女人的脸庞。不过从这个女人修长的身形来看,这个女人只要脸蛋长得一般,那么凭借这个身段,那也会让她跻身美女的行列。 坐在美女身边的是一个大汉,这个男人四十多岁,连面胡,虽然粗壮,但是却并不如何的凶恶。 火车开动起来没有多久,火车中间的过道上便出现了几个警察。为首的是一个刑警,在刑警的身后则跟着四五个乘警,那个刑警十分认真的检查着每一个人,看样子在搜索什么一样。 坐在张元对面的女人很快就发现了车子后面的动静,她有些坐不住,不过这个时候那几个警察已经离着她不远了,她却也不能直接跑,在奔驰的火车里,她能跑到哪去。 张元觉的这个女人有些奇怪,他用神识扫了一下,让张元有些意外的是,这个女人的身上竟然有一把手枪,一个普通的女人身上竟然有枪,这个女人难道是逃犯?不过这个女人身上除了那把枪外,张元意外的发现,这女人身上竟然还有一株灵草。 那株灵草叫凤啼草,比通神草略高级一些,算的上是中上等的灵草了,张元一时有些好奇,这个女人怎么会带着枪和灵草在火车上呢。 “你把头巾摘下来……”此时刑警已经走到了女人的身旁。 那个女人的身子一颤,不过她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她仍然低着头动也不动弹一下。 那个刑警上去一把拽下来女人头上的头巾,那女人摘落头巾后,露出面容,也算的上是中人之姿了。 当这刑警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他的眼睛亮了一下。“黄婷婷,你果然在这了,跟我走吧……” 那个女人此时猛的站了起来,她直接抽出来了手枪。“鲍国凯,我求求你,你就放了我吧,我的全家都让你害死了,难道你非要让我死么?” 女人一亮出手枪,周围的乘客纷纷的惊呼着闪避,就连那个女人身旁坐着的那个大汉也吓的慌忙的逃了出去。 被叫做鲍国凯的刑警,却丝毫没有因为女人手中拿着手枪而害怕,他走上前去,一把抓抢过来了那女人手中的手枪。那女人几乎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张元一旁看的清楚,这个女人手里的抢连上膛都没有,就冲着一点来看,这个女人不是什么狠辣的角色。 “把她抓起来……”鲍国凯手一挥,他身后过来了两个乘警过来,不由分说,直接将那女人按住。 “救命啊……这个人是一个杀人凶手,我的全家都被他杀了,有没有好心的人救救我,他是来杀我的……救命啊!”女人的喊声十分的凄厉。一时间引得车厢上的人注目。 “慢着……”张元站了起来直接拦住了往外拖人的两个乘警。 张元对这女人的身份很好奇,一个普通人身上竟然会带着凤啼草这样的灵草,地球上的灵气本来就匮乏,张元有点好奇,这个女人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凤啼草。再加上女人说起那个刑警杀了她一家的人,所以张元才站了出来。 鲍国凯的脸色阴沉下来。“你是什么人,知道不知道这是在执行公务……” “是执行公务还是强抢民女,我不知道。我想知道这个女人犯了什么罪。”张元一旁说道。 “这些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闪开!”鲍国凯说着就要过来推搡张元,可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张元的衣襟,他的整个身子就像是被什么推了一下,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十分的诡异。 “你想抓人可以,现在是法治社会,她刚才说你杀了她全家的人,我们要知道事情是不是这样的……到底这个女人是不是被冤枉的。” “是啊,我看这个女人也不像是什么坏人,你们要抓她总要说明白为什么吧……”此时一直坐在那女人身边的那个大汉走了过来说道。 有人出来附和,一时间车厢里倒是很多人都开始声援起来。鲍国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张元,不过他却也不能现在硬带人走了,说不准这里藏着什么记者,再把这个事情捅出去,总是不好的。 “这个女人是个杀人犯……这么说你明白了吧,她用毒药毒死了她的丈夫,然后偷了警枪,逃到了这……”鲍国凯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女人忙的哭喊道。“不是这样的,事情不是这样的……” “你给我闭嘴!”鲍国凯一旁抡起巴掌,狠狠的向黄婷婷的脸上甩去。 砰……可是鲍国凯的手掌还没有扇在黄婷婷的脸上,半路就被张元给抓住了。 “你!你敢阻拦我执法?”鲍国凯眼神中抹过一丝寒意的说道。 “你这就叫执法?你就那么怕她说话,难道你真的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张元冷冷的看着鲍国凯说道。 鲍国凯此时脸色犹如猪肝色一般。“小子,多管闲事你是没有好下场的!” 张元轻轻的笑了笑。他像是根本就没有听见鲍国凯的话一般,冲着一旁的黄婷婷说道。“把你想说出来的都说出来!” 看着有这么多人的支持,那个女人哭哭啼啼把自己的经历给说了出来。 女孩叫做黄婷婷,家在神农架脚下的一个村落里,她家的祖上都是猎人出身,不过到了黄婷婷的这一辈,她们便都已经不在打猎了。 虽然不打猎,但是黄婷婷没事的时候,还会到山里转悠。一次黄婷婷上山的时候,偶然救了一个迷路的游客。 那个游客叫做鲍国忠,也就是那个刑警鲍国凯的哥哥,鲍国忠被困在森林有些日子,体力已经几乎耗光了,身体十分的虚弱。黄婷婷便将鲍国忠救到了家中。将养了一个礼拜后,鲍国忠的身体好了起来。一次意外的机会,鲍国忠看见了张家珍藏多年的千年人参。 千年人参有起死回生的功效,那是无价的存在,有钱都没有地方买去。鲍国忠一时间起了贪心,就趁着黄婷婷不在家的时候,将黄婷婷的父母全都害死,并且夺走了千年人参和一株凤啼草。 黄婷婷外出并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等着她回来后,鲍国忠就把黄婷婷骗到了凤凰城,声称要帮黄婷婷调查父母被害的案子。 鲍国忠说起来也是一个警察,黄婷婷当时也没有多想就跟着鲍国忠来到了凤凰城,来凤凰城的第一天就被鲍国忠霸占了身子,黄婷婷在鲍国忠的花言巧语中想着就这样将就着过一辈子算了。 可是后来鲍国忠四处联络人卖千年人参的时候,她才知道事情不对,当初父母被害,那人参和凤啼草便不见了,这个时候出现在了鲍国忠的手里,这事情必然和鲍国忠有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