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怕死的南尻 - 我的美女老婆

第348章 怕死的南尻

张元上了岸以后,找了一个出租车,张元对于京东也不是很了解,张元直接将一沓钱甩到那个倭国人的面前,然后静静的闭目眼神去了。世界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是一样的,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摆在那,谁都会为你卖命的。他之前就准备了倭国字的京东青帮拳馆的位置,所以倒不怕语言沟通上有什么不方便。 车子沿着公路一路飞驰,虽然张元此时是闭目养神的状态,但是他的神识却一路都时常的扫着外面的情况。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外面仍然没有看见大城市,反而车子最后倒开到了一个小城镇里。车子停在了一个小旅店的门口却再也不走了。 张元也没有问这个司机要干什么,毕竟语言不通,问了也是白问,那个司机下车后也没有理会张元,径直的进了旅店。 张元用神识跟着那个人,那个人进入旅店后,和一个身上有中的人说了几句话,那个司机显然很惧怕那个纹身男,所以说话的时候,很是恭敬。 因为那个司机说的都是倭国语,所以张元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不过从那个司机比比划划的动作上来看,好像是这几个人要对自己有什么不轨。 张元略想了想,刚才自己一出手就扔出了一沓子钱,对方可能因为这个才动了贼心吧,张元本来想的就是能方便点,不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让对方动了贼心。 那个司机一番比划后,那个纹身男从旅馆里面又叫出来了四个人,这四个人跟着那个司机从旅店里面走了出来。 “你下来,我们是山本组的……”跟着那个司机出来的,有一个人操着一口瘪嘴的华夏语的倭人站在车门旁边,对张元比比划划的说道 山本组?张元记得任国华落难,自己追杀的那个木原二郞就是山本组的。貌似这个组织在倭国还有着一定的背景。 张元根本就没有理会和自己说话的那个倭人,张元冲着那个司机招了招手,那个模样就像是地主在招呼仆人一般。 “你上来……我要赶路,没有时间在这陪你们墨迹。”说华夏语的那个倭国人一怔,根据那个带张元来的司机的描述,张元应该是偷渡过来的华夏国人,这几年山本组在亚洲地区那可是威名四方,名头更加的盖过了青帮,一般人听到山本组这几个字的时候,早就吓的不会动弹了,而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满是不在乎。 “八嘎!你个滚下来!不然我就将你死啦死啦地!”说华夏语的倭国人显然华夏语也是一个二把刀,他一着急,干脆就直接倭国话和华夏国语一起都说了起来。 张元最讨厌的词汇里面,就有八嘎这个词,张元缓缓的从车子里面下来,包括司机在内的五个人见张元下车了以后,几个人就想把张元围起来,不过当他们刚往张元面前一站的时候,一股气流直接鼓荡开来,那五个人顿时纷纷的倒飞了出去,其中有一个人在倒飞出去的时候,脑袋撞在了一个尖石头,脑袋顿时被摔出血来。 “!#¥¥#……%¥”那几个倭国人一番叽叽咕咕的张元听不懂的话后,然后就有两个人从怀里掏出来了手枪。 要知道在他们倭奴国平常人手里也是不能有枪的,可是作为一个资深黑帮来说,这倒也不是个问题了。 那两个人掏出来手枪后,直接拉动枪栓,张元眉头一皱,他早就用神识扫到了那枪膛里面有子弹了,张元有些恼怒,这倭国人竟然上来就敢用枪杀人。 啪啪……两声枪响陡然的响起。 而两声枪响后,那两个开枪的倭国人,眼睛竟然全都直了,此时张元竟然像是变戏法一样的,凭空的消失了。他们两个明明记得开枪的时候,张元可还是在眼前的。不过就在那两个倭国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张元一手抓住一个倭国人的脖领,那两个人,直接被张元扔进旅店之内。 其余的三个人想要过来和张元拼命的时候,也被张元一脚一个踹进了旅店之内,这里毕竟是倭国,即便是想要杀这几个人,张元也绝对不会在大街上杀,他这次来是找端木秋岚的,自己没有必要在这惹上没有必要的麻烦的。张元大步的走进旅店,在进入旅店的时候,张元随手将旅店的门口关了上。 “!#!#!¥#¥#%¥#%”旅店内一连串张元听不懂的倭国话,不过从语气分析,对方现在应该是很愤怒。 张元此时从外面进来,就再也不会手软,张元两道风刃扔了过去,两个刚要冲上来的倭国人顿时被张元斩成了两段!内脏和血水洒了一地! 本来还想冲上来的另外几个人,被这个血腥的场面直接镇住了,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谁一挥手就能将人砍成两段的流辟手法。 此时一个躲在墙角的倭国人,不知死的抬起手枪,冲着张元的额头就是一枪,而这次张元根本就没有躲,张元直接伸出了两根手指,稳稳的夹住了那个弹头。 开枪的那个倭国人惊讶的嘴巴都有点合不拢了,而这个时候,张元一抖手腕,那颗子弹直接射了回去,子弹射穿了那倭国人的脑袋。五个倭人被张元一口气斩杀了三个,还剩下的就只有那个头领模样的纹身男,还有那个会说华夏语的倭人了。 张元用神识简单的将这里扫了一下,不过很快张元就在这个纹身男身边的桌子上看见了一沓资料。上面虽然写的都是倭国文字张元看不懂,但是文字旁还有几章照片,而第一章照片竟然就是宁梦琪的。 张元走过去拿起了桌子上的那张照片,那个纹身男还以为张元是要对他下手,他吓的慌忙的往后退去,因为没有站稳的原因,他直接的摔倒在了地上。 张元也没有理会那个纹身男,他简单的翻看了一下那沓材料,除了第一张有宁梦琪的照片外,接下来的几张材料上海出现了郑媛媛,兆英,端木秋岚的照片。 倭国文字本来就源于华夏文字,在一串鬼画符一样的文字中间,连续了好几次张元这两个字,张元眉头紧紧的皱着,难道是说这些材料都是针对自己来的? “你过来……”张元用手指了指一旁早就已经吓尿裤子的那个能说华夏语的倭人。 “饶命!大爷的饶命!我的……我的错了……”那个倭人忙的跪在了地上,不停的冲着张元磕头。 这个倭人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华夏国通,华夏国人弱势的攀炎附势,强者则喜欢别人跪在眼前祈求的模样,他自认为自己给对方跪下来,对方肯定会得到心理上的满足,然后能够放过自己。 唰……一道风刃斩过,那个倭人的一条胳膊直接被斩落,那个倭人甚至连还没有感觉到断臂之痛,他的手臂就已经被甩到了数米外的地上了。 “啊……”这名倭人疼的狠狠的咬着牙齿,然后不停的用脑袋撞击着地面,虽然断臂之痛让他难以忍耐,可是他却不敢乱动一下,他担心自己妄动的话,对方肯定会斩杀自己的。 “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然下次从你身上掉的恐怕就是你的脑袋了……”张元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我……我明白了……”那个倭人忙的跪在地上,用膝盖走到了张元的面前,张元的杀伐果断,让这个倭人感到了极度的恐惧,丝毫都不敢违逆张元一丝的意思。 张元很是鄙夷的看着地上的那个倭人,之前还蛮横非常,当他发现你拳头硬的时候,他马上摆出了一副看家狗的模样,倭人的天性也是如此,想要让他们恭顺,就必须用拳头打疼他们。 “这些文件上都说了什么……”张元将那沓材料扔在了地上。 那个倭人忙的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将那沓子文件拿了起来。此时一旁的纹身男忙的说道。“南尻,你要干什么,那可是组织的机密文件……” 被叫做南尻的倭人愣了愣,听了纹身男的话后,他的脸色满是犹豫,张元对于多事的人从来都不心软,数道风刃扔了过去,那个纹身男瞬间就被斩成了碎块。 南尻顿时再次的被吓出尿来了,用倭刀都没有办法将人砍的这么整齐,而张元只不过就是挥挥手,人就被砍成这副模样了,他如何不怕。 “请祖宗饶命!请祖宗饶命!我现在就给你翻译这上面的文字……”南尻对张元的称呼,直接从大爷升级到了祖宗,他知道华夏国对称谓很在意,叫的辈分越高,表示的越敬意。 张元拉过一把椅子直接坐了下来,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南尻却已经不敢耽搁,开始翻译起来了。 “这份材料是下发到四岛山本组的组长的……”张元轻轻的笑了笑。“这里是四岛?那离京东要多远?” “坐火车的话,要半天的时间……”南尻丝毫不敢耽误,在他的眼里,张元丝毫耐心都没有,他担心自己要是回答的慢了,再被对方斩杀了。 张元点了点头,没有想到这里离京东还那么远。“材料上面写了什么,你最好一字不落的翻译出来,我相信在倭岛国懂华夏语言的倭人不只你一个……” “是的,祖宗。我肯定不会落下一个字的……”南尻跪在地上,又是磕了两个头的说道。 “这份材料上面说,四岛的以前的组长木原二郎,是被一个叫做张元的人陷害的,山本组决定让四岛现在的组长负责替要原君报仇,这三面的四个女人都在不同的场合承认过是张元的女人,所以将这四个女人绑架起来,引出张元后,再将他杀掉……” 张元的神情凝重了起来,木原二郎,那还是任国华受冤的时候,自己千里追凶才找的那个倭人,没有想到竟然是四岛的主要负责人。 “四岛的总部离这里有多远!”打张元的主意对方就已经很该死了,而对方却同时还打起了宁梦琪和端木秋岚的主要,不管张元现在是在世界上的那个角落,触碰到了张元的逆鳞,张元就绝对不会留着这个组织! “四岛总部在广岛的樱之道商业大厦……”“带我去!”张元冷冷的说道。 “哈依!……”南尻这个时候丝毫的不敢违逆张元的意思,他忙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此时南尻的断臂不停的涌出血来,张元担心他死的太快,所以用手一点南尻的一处穴道,那血水瞬间就止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