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边浩然死了 - 我的美女老婆

第336章 边浩然死了

第三百三十六章边浩然死了 毛翠和清心一直认为自己的师傅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此时他竟然说自己不是那十几个人任何一个人的对手,毛翠暗暗的替张元捏了一把汗,这么多高手围攻,他能行么?! “你们都出来也好,省的我一个一个去找了!”张元说完单手提剑,快速的向昆仑弟子的人群内杀去。 一时间血水横飞,人的肢体也纷纷的洒落一地,原本以为那十多个高手会围着张元打,可是任谁也想不到,张元就像是进入了羊群的恶狼一般,那十几个吃了倍元丹的昆仑超级高手级弟子,不过三两分钟后,就全都被张元砍杀殆尽! 边浩然傻了,他的双腿甚至开始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一个人可以厉害到这种地步,面对十几个吞服了倍元丹的昆仑弟子还能如此的轻松。 害怕!恐惧!边浩然多少时间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他现在甚至不敢看张元的眼睛,张元的眼睛此时就和野兽一般,让他惊惧,他现在后悔自己为什么在知道了毛翠他们两个人带着张元回到土地庙后,就带人来找张元的麻烦。 边浩然一直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的最高手了!来到土地庙的时候,他甚至将手下都留在了外面,这个时候边浩然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可笑,就是自己和全部手下一起上的话,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啊。 张元收起飞剑,缓缓的向边浩然走来,边浩然现在不过就是一条落水狗,对付他现在根本用不上飞剑。 “我有几件事情要问你!”张元冷冷的冲着边浩然说道。 张元的气场十分的强大,边浩然根本就没有可能选择不回答。张元冷冷的问道。“是不是你冒充幽冥教的人,攻打的峨嵋?你们攻打峨嵋的时候,峨嵋的老祖宗和静因你们杀了么?” “老祖宗不是我杀了,老祖宗是静因杀的……” 张元眉头一皱。“静因杀的?他是峨嵋的门主为什么要杀老祖宗!你应该知道骗我的下场!” “我的很多手下都看见静因杀了老祖宗,老祖宗手里好像有一个重要的法器和地图,貌似可以打开什么普济寺的宝贝……我没有骗你……我边浩然横行天下,杀了的人我不会不认账的!” 普济寺?!张元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在普济寺的藏身的地面之上,那里有不少静因布置下的结界幻阵。难道说老祖宗手上有普济寺的秘密、她为了得到普济寺里面的宝贝才杀的老祖宗? 老道士听到普济寺三个字的时候,他一脸凝重的听着,因为张元他们说话的地方距离老道士很远,张元他们说的话,毛翠和清心听不见,老道士却听的清楚。 “问你第二件事。你为什么要追杀他们三个人!”张元看着边浩然说道 边浩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说了的话,你要放了我!” 张元冷冷的摇了摇头。“你现在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格!” 边浩然沉吟了一下,然后才慢慢的说道。“他们是佛宗的人,他们身上有三块佛牌,三块佛牌聚集起来,便会凝聚出超强的力量……” 张元再次问道:“三块要是不在一起的话,就难以发挥了是吧……” 边浩然点了点头。“是这样!” 张元这下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边浩然之所以让毛翠和清心去拿棺材菌就是想把她们支开而已。 张元用神识扫了一下边浩然,张元空手一抓,就从边浩然的怀里夺回了佛牌,佛牌金光闪闪,一看就是一个宝贝。 “你的徒弟朱轩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一直也不去找她?”张元其实一直都记得这个小丫头,只不过她一直就住在凤凰城里的自己的别墅里,自己去找她的话,就会想起和宁梦琪以前的种种,自己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当时自己只顾着宁梦琪了,就一直也没有管她不过,宁梦琪的储物戒指在她手上,那里面有自己给宁梦琪的钻石让她们换的钱,到是足够她花销的,这个小美女倒也实在,一直就在那栋别墅里等着他或宁梦琪回去。 “小雨是个好孩子,不过她的族人和家人却都是我带着我们昆仑的人去给灭了的,她的身上有一个秘密,我一直也解不开,后来也就不再想法解了,她的全族都是我带人灭的,我不想养虎为患,所以一直也没有教她什么高深的武功。不过我从昆仑假装失踪后,四外所做的事情,不想让她看到,为的就是不让她知道我的真面目,所以,我就一直把她放在外面。我养了她这么多年,怎么也是有些感情,所以就想着让她自生自灭吧。”边浩然说道,对于朱轩雨,他心里也是有些不舍,可是杀也舍不得杀,所以就只好那么拖着了。 而此时他的心里却还是想着怎么样才能跑掉,不过作来一代枭雄,让他向着张元祈求,他也做不到。 “你为什么会御剑飞行……”边浩然实在想不到为什么自己辛苦得到了修真心法竟然和张元修行的心法很像,但是威力却比人家弱了那么多! “因为我强!”张元冷冷的说完,一道风刃扔了出去,边浩然直接被砍成了两段!张元心里本也有心想要放边浩然一条生路,可是边浩然一代枭雄,一旦要是放了他,恐怕最后还是要乱世的,还不如杀了干净。 就边浩然的修真法门,张元根本就看不上,张元在修真世界就是一代宗师,他如何会看的上边浩然的修真法门。 斩杀了边浩然又连杀十余峨嵋弟子,预计昆仑受到这次重创恐怕要很长时间不会再出来兴风作浪了。 张元扔出数个火球将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通通的焚烧,打扫完了这些后,张元才开始帮助老道士进行疗伤。 老道士的伤十分的严重,不少的静脉错乱,内脏也受了很重的伤。此时张元只能将自己用赤练果炼制出来的丹丸拿出来了一颗给老道士服用了,这样的话才能巩固住老道士的心脉,张元也能放开手脚的帮助老道士疗伤。 张元给的丹丸老道士刚放进嘴里就融化开来滑/入嗓子,一阵阵清凉遍布全身,原本火烧火燎的内脏瞬间感到了一阵莫名的舒服感觉。 张元用真情帮着老道士梳理了一下受伤的静脉,老道士的伤势这才好转不少。张元忙活了一个小时,才停手,而此时的老道士面色和之前比起来也变的红润了起来。 “这个是刚才边浩然抢走的佛牌,你收好!”张元治好了老道士的伤以后,将从边浩然那里抢下来的佛牌递到了老道士的手里。 老道士一怔,张元使用的也真气,他应该知道这佛牌是如何珍贵的法器才对,而对方竟然就这么把佛牌给了自己。 “多谢施主相救!”老道士双手合十,满脸感激的说道。 其实那块佛牌在张元的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在普济寺的时候,自己见到的佛家法器还少么。不用说别的,但是困死萧然生肉身的那个金刚链就要比那个佛牌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一块佛牌张元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 “佛宗和我也有些渊源,我救你们也算的上是我分内之事。”张元一旁淡淡的说道。 老道士听完张元的话,想起之前张元和边浩然说起的普济寺,老道士单刀直入的问道。“施主说和我佛宗有些渊源,不知道你可知道普济寺!” 对方就是不问张元也准备将普济寺的事情告诉这个老道士。“现在佛宗是什么样的情况,你说我听。” 张元不答反问,老道士倒也没有诧异,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当年佛宗和玄宗惊天一战,后来佛宗被玄宗七大高手灭了,残留的佛宗弟子为了躲避玄门的追杀隐遁在普提圣境内。” “普提圣境?”张元倒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普提圣境,难道是地下的海,那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就是普提圣境,那是佛祖垂帘我佛宗弟子,设下的一处天然屏障,滇南七柱山,七柱山峰暗和北斗七星之列,当年的佛宗高手将那里设了禁忌,数年来佛宗弟子便苟延残喘在那普提圣境内。” 老道士说的倒是仔细,虽然老道士没有说出出口禁忌的底细,但是张元也很感激老道士对自己的信任。 “现在佛宗还有多少弟子,主持又是谁……”张元一旁问道。 “现在的主持是九天主持,佛宗弟子稀薄,普提圣境内只有佛宗弟子不足五十人,我们每隔五十年就下山收一些有慧根的徒弟,这次就是我么下山收徒,却不想半路被人截杀!” “你们修行的心法似乎有些问题。”张元没有绕弯子直接指出了毛翠和清心身上的一个通病,如果是一个弟子那样也就算了,可是两个人都那样的话,说明佛宗修佛的法门很有问题。 老道士一怔,他没有想到张元竟然双目如炬,他竟然能清晰的看出佛宗弟子的心法存在缺憾,一时间老道士更是欣赏眼前这个少年人的心法修养。 “当年佛宗主在修心,辅在修武。对于心法大家都不似玄门那样的上心,后来被玄宗灭门之后,佛宗的心法残缺不全,为了传授后面的佛宗弟子,几位带着大家逃出来的佛宗前辈才拼凑了一套佛宗的修炼心法……”老道士说道这,轻轻的一叹。 “这是佛宗的修行心法。你拿回去传授给佛宗的弟子好了。”张元对这个老道士的人品心性都十分的钦佩,将这个心法交给他,让他带回佛宗去,他还是很放心的。 “佛宗……心法?!”当老道士看着张元拿出来的那本佛门密本的时候,受伤的他竟然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的,他清楚的看到了张元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本看上去十分正常的一本书,可是那上面却是有四个大字,当老道士看到这四个大字的时候,他不由得激动的咳嗽了几声,双手颤抖着接过了上面标有佛宗标志的书,那个标志自己只在一些高僧手里流传下来的法器上看见过,有这个标志的,那都是普济寺时期的佛宗宝贝啊。 此时一直站在一旁不敢说话的清心和毛翠两个人眼神也充满了惊愕,佛宗的心法,佛宗因为心法不全,多少人练的走火入魔,而这本佛宗的心法竟然就在面前的这个少年人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