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 我的美女老婆

第33章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啪”走到张元面前伸手要打人的保安被张元打了一个大嘴巴。 “扑通”一声保安被打到在地上。 “咣当当”被打倒的保安撞上了不锈钢门后老止住了向后划的身形。 “哎哟我的妈呀!”保安惨叫着吐出了两颗门牙,“这小子够狠的,快来人啊!” 保安室里的保安听到声音一下跑出来好几个保安,当下就把张元给围了起来。 “给我把这对狗男女抓起来,好好教训教训,让他们知道咱们任氏二药不是能随便撒野的地方。”本来看到张元打了保安后有被吓的不吱声了的徐丽新一看张元被围了起来,马上又来劲了。 那个少女已经吓的躲在了张元身后,双手紧紧的抓住张元的胳膊,胸前正好‘又’靠在了张元的身上,呵呵,这情景和上次张元救她时是一模一样啊! “住手!”一声大吼,任国强和一个厂长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厂长!任总你们别过来,这个小子在这撒野小心别伤着你们。”挨打的保安对着任国强叫喊着。 “叫你住手,你没听到啊?我说话你是不是听不懂啊?”任国强又说道。 “放心吧,任总他不住手也不行,你看我们这么多人呢!”徐丽新在旁边搭腔。 没想到任国强手一指那几个保安“我说的是让你们住手,这位是我的贵客。” 转身对徐丽新说道,“叫你来接待客人的,你怎么叫人打客人啊?风儿呢,我不是叫她来和你一起等着吗?” “什么?他就是您要接的重要人物啊,任小姐根本就没到我这来啊一直是我一个人在这等的啊!”徐丽新直接懵逼。 “谁说我没来啊,我一直就在这啊!”任风儿俏皮的从保安室走了出来,原来这小妮子一直在保安室里看热闹,本来她是想要看看张元难堪的,可是后来看到徐丽新的做派她也有点生气,尤其是听到徐丽新说什么她在厂里说一不二的时候。她是知道张元的性子的,装逼就挨听!看张元收拾一她,是她自找的,所以她就是不出现,现在听爸爸找自己这才笑嘻嘻的走了出来。 “你!……”徐丽新当时无语,这小妮子是什么意思,啥时来的啊! “爸爸是张元不对,张元欺负人,这些保安没做错什么!”没想到任风儿会向着保安说话。“张元刚来这就去惹咱们厂的女工。” “快拉到吧,张兄弟不是那样的人,你别在这颠到黑白了,快请张兄弟上办公室去。”任国强严厉的对任风儿说道。 任风儿一吐舌头,对张元说道:“走吧,大色狼我带你去办公室吧。” 张元这个呕啊,这什么事啊,还没进厂就让任风儿给摆了一道。 回头问那个少女:“你叫什么名字啊,也在这上班吗?” 少女答道:“我叫高玉凤,才到这个厂里上班在包装车间。那个上次谢谢你救我啊。”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对了这位在厂里说一不二的秘书‘小姐’那个电话还用不用赔啊?”张元特意把小姐两个字说的很重。 “不用不用,我那电话也没摔坏,再说也不值几个钱,我是和您朋友开玩笑的,您可别往心里去。”徐丽新陪着笑。 “听着了吧,人家‘小姐’和你开玩笑的,还不快谢谢人家去上班吧!”任风儿在边上笑着对高玉凤说。 高玉凤怯怯的对徐丽新说道“谢谢你了徐秘书,那我先去工作了?” “去吧去吧,小心点哦。”徐丽新皮笑肉不笑的对高玉凤说道,心里却在想着“你个臭丫头,今天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这么到霉,你给我等着!” 几个人来到办公室内坐好,任国强对刘长胜说道:“这位张元张小兄弟从今天起就来任氏二药厂来上班了,他的职务的药厂总监理,厂里的任何事情他都有处置权,以后你要和他多合作啊!” 话一出口,几个人都是一愣,任风儿想的是“疯了,爷爷和爸爸是真疯了,二药厂是家族的砥柱产业,他们请来张元这么个外人来当总监理,这是不想好好过了啊。” 刘长胜想的却是“奶奶的好不容易把两个副厂长的职权给架空了,这又来了个总监理,这总监理是个什么玩意,还任何事情都有处置权,是不是老爷子对我有疑心了啊。” 徐丽新一听直接反应就是“就这么土包子当什么总监理?是不是玩笑啊,这小子是干什么的呢。” 张元却不领情,对任国强说道:“我说任国强,这个总监理是干什么的,我告诉你我可没空天天来上班,随时有事我随时走啊!” 这话一说出来屋里这几人可就都有点懵,可任国强却笑嘻嘻的说:“没事你不用天天来,有什么事你就问刘长胜厂长,长胜啊张兄弟有任何要求你都得无条件配合知道吗?” 这后一句话在刘长胜听来却是有深意的,“看样子任家是对我有怀疑了,看来我得准备准备了。”嘴里却说道“放心吧任总,我一定配合。” 这边任国强安排完又交待了刘长胜几句后,就告辞离开了二药厂。 任风儿用车子送任国强离开时,在车上对任国强说道“爸爸,这是什么意思啊,你叫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大色狼来做总监理,你不怕他给家族把厂子给败黄了啊?” “风儿啊,现在咱家可到了生死关头了,你得明白张元这个人的底蕴深不见底,上次老爷子要不是有他相救恐怕这个家早就乱了,现在任天踪影全无,幽冥圣教对咱们虎视耽耽,可我们对他们却是知之甚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咱们能把张元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收在麾下,将来岂不是对家族留了一道保险吗?” 任国强严肃的对任风儿接着说“张元此人胸襟宽广,它日必是人中翘楚,咱们跟着他至少是有赚不赔,所以,你以后不要老针对他胡闹了,没事到是可以多教教他怎么管理。” “哦!我知道了爹,你放心吧,我现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以后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任风儿乖巧的说道。 张元在任国强走后刘长胜就把他给拉到了一间新办公室,“张老弟,以后你就在这间办公室办公吧,这是咱们厂最好的一间办公室了。你看看还需要什么,尽管和我说,我帮你安排。” “好的刘厂长,你放心将来少不得要麻烦你啊!”说都无心,听者有意,这话听在刘长胜耳朵里,他更加坚信张元是任家派来查自己的了。 韩丽丽把张元给的纸包交给了宁梦琪,宁梦琪打开后看到里面有一个暗红色藤条制成的手镯,纸上还写着“如果碰到危险,念动咒语‘临兵斗者,阵列于前’将会脱离危险。” 宁梦琪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张元还搞这些东东。她有一种想要把手镯扔掉的冲动,不过不知为什么,手镯拿在手里却让她有一种很安心,舒服的感觉。使她不忍心丢掉,衡量再三最后还是没舍得丢带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现在是凤凰城新闻播报,昨日外环城郊高架发生一起交通事故,风华集团总经理王成与一名怀疑是警局通缉的连环杀手绰号‘贪狼’的男子双双毙命,警方初步推断这是一起恶性交通事故,事故原因尚需调查。”电视里播音员用标准的普通话播报着新闻。 听到新闻的宁梦琪二人不禁面面相觑,王成昨天不是被张元给带走的吗?怎么会发生交通事故呢?这不会是张元做的吧?一连串的疑问在二人心中回荡着,可是毕竟有些难以想象,二人谁也没有说话,都被心中的想法给震住了。 砰!电视被烟灰缸给砸了个大洞,王成的大哥王功怒不可遏的狂吼着“交通事故!去他的交通事故,这是谋杀!我二弟是资深车手,怎么会发生交通事故。”他回头对坐在沙发上的一个光头男人问道,“你去看过他们的尸体了吧?什么结果?” 光头阴沉的说道“贪狼的双手全被打断了,那绝对是高手所为,至于你弟弟是被摔死的。” “给我查,我要知道是谁在这个节骨眼上杀了我弟,我们和风华国际总公司的合作才开始,那十五亿才到帐不到五分之一,看看是不是他们发现了什么!还有你们两个不是号称二狼神吗?这么容易就被人杀掉一个?”王功对着光头喊着。 光头绰号叫“战狼”他和“贪狼”是多年搭档,二人是有名的职业杀手,这时听到王功那轻蔑的话语时,脸色一沉,一股阴冷的杀意在屋里回荡。 “不要轻易的侮辱我们,贪狼死在了你们家的这个任务中,是因为你们的情报有误,现在多了这么一个高手我会替他报仇,并完成后面的任务,但是你要是再这样说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王功表情一僵,有点下不来台的感觉。但是马上就换了一副笑脸对战狼说道“别着急啊,我这也是被气昏了头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顿了一下,又说道“我二弟今天带着贪狼出去时,好像说是要去找公司副主管宁梦琪的,你是不是去看看啊?” 战狼阴森森的说道“我去过了,她家里没人,门是坏的,楼梯上有贪狼动手的痕迹,小区的保安说早上她丈夫出去了。” “我听说她丈夫是个疯子啊,不过好像是燕京四大家族的张家的人!”王功声音明显小了下来。 “管他是什么人,杀我搭档,我就会让他用命来赔。”战狼身上充斥着浓浓的杀意。 “那你看我要为你准备些什么呢?”王功显得更殷勤了。 “用不着,你继续你自己的事吧,我自己会处理。”说完话,战狼扭身出门而去。 “傻缺,在我面前装逼,我就看你是怎么死!”王功看着消失在门外的战狼说道。 他并没有告诉战狼,王成和他说过凤凰城地下皇帝董天霸都曾经在张元的手中吃过亏,那个人并不好对付,不过正好,战狼越来越不好对付,正好让他们鹤蚌相争,自己这个鱼翁好得利。 他转身拿起了电话,“喂,给我搞一把能发射榴弹的枪来,多拿些子弹和榴弹。越快越好,钱不是问题。” 放下电话后他狞笑着“哼哼!战狼,张元我要让你们替王成赔毙。”

下一篇   第34章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