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发亮的手镯 - 我的美女老婆

第320章 发亮的手镯

张元听见宁梦琪这三个字的时候,果然眉头紧紧一皱,他的心里没有来由的一疼,从宁梦琪决绝离开的那一天起,张元就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在意宁梦琪,或者应该说,从那个时候,张元才知道自己有么的爱宁梦琪。 在一段时间里,张元甚至想当初在沙漠地穴的时候,就那么的和宁梦琪永远在一起也是好的。那样的话就不会经历人世间这么多的事情了。 宁梦宏跪在地上看见张元的神情,他就知道自己提出宁梦琪的这个办法奏效了。他忙的跪着往前走了两步。“梦琪是我最好的妹妹,在家的时候,我就照顾他最多,你就看在我妹妹的份上,你就放了我吧……” 梦琪……张元再次的想起宁梦琪的笑容,他的心口像是被重锤打过了一般,张元将视线投向窗户外面,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看在梦琪的面上,已经饶过你们宁家很多次了,如果再有下一次,就别怪我了……”张元叹了一口气冲着跪在地上的宁梦宏摆了摆手。 “多谢妹夫,不杀之恩,多谢!多谢!”宁梦宏忙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没命的向外面跑去。 任风儿此时站在张元的身侧,她发现张元的眼角这一刻竟然有泪,从和张元相识以来,张元从来都没有掉过眼泪,在任风儿的印象里,张元就是一个十分强悍的人,这样的人难道也会有泪? “风儿,如果你喜欢上我的话,失忆了以后,你还会记得我么?”张元背着双手遥望夜空淡淡的说道。 任风儿脸一红,她没有想到张元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怯生生的看了一眼一旁的任国华,后者拍了拍任风儿,然后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 任风儿有些局促的咬了咬嘴唇,说实话,每个女孩心里都是崇拜英雄的,张元几次舍命救自己,甚至于现在,只要有危险,任风儿就想要是有张元在就好了,每每想到张元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有一种暖流,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喜欢。 张元见任风儿没有回答,他仔细品味了刚才说的话,才知道刚才自己说的话实在是太过突兀了,他担心任风儿多想,忙的说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任风儿还没有等着张元说完话的时候,她就直接说道。“如果是真的喜欢一个人的话,我想即便是失忆了,也应该有那个人的影子,刻骨铭心的感情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忘记的。” 张元点了点头,他遥望着天上的星辰,然后继续说道。“那我就等着她慢慢的记起来我……” 任风儿听完张元说的这句话,她此时当然知道张元说的是宁梦琪了,当时梦琪失忆的时候,高玉凤,郑媛媛还有自己好一阵的忙活呢。 “大元哥,梦琪姐一定会想起你的!你不用太过着急了!” 任风儿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心里竟然莫名有一种酸楚的感觉,那种感觉好像是吃醋的感觉,任风儿一阵的迷惑,自己在吃谁的醋,吃宁梦琪的醋么? 怎么可能!自己怎么可能吃宁梦琪的醋,宁梦琪为了张元做了那么多,他们才是天生地设的一对! “你先到外面等我好了,我将这里收拾一下。”张元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冲着一旁的任风儿说道。 任风儿点了点头,自己转身走了出去,张元这才扔出几个火球,先是将那玄空道长的尸体炼化了。 炼化了玄空道长后,张元这才走出了韩寨,一个超级大火球扔出去后,张元直接将韩寨烧的干干净净。 做完了这些,张元就到街头去找任风儿他们了。 “大元,有个人将这个东西给了我……”任国华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纸条递了过来。 张元接过那纸条,纸条打开后,上面只是清晰的写着几个字。隐世避祸! 这几个字都是用毛笔写的,苍劲有力,张元看过笔体就猜出来是谁给自己写的纸条了,写这个纸条的人,就是兆映辉。 想来今天晚上今天自己火烧任宅,又是惊动了上面的人,张元记得之前他说过有一个十分很厉害的人物要出关了,而且貌似还是要冲自己而来。预计兆老现在的能力已经保不住自己了,所以他才让自己隐世避祸。 “大元哥,谁给你的纸条,上面写着什么?”任风儿一脸好奇的看着张元,他们刚从任宅出来就有人送纸条,这简直有点太过古怪了。 “一个朋友!”张元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春城的半山别墅中,宁梦琪此时正托着自己的寒冰冷玉在那里发呆,最近她老是在做同一个梦里一个人在对着自己说着什么话,好象还给自己吃了什么东西,看上去那应该是一种鱼。 可是每一次当宁梦琪想要看清那个人的时候,那人的影子就不见了,她总是看不清楚那个人的长相。 而她现在觉得奇怪的还不止这些,她的体内有一种力量,会自己沿着穴道运行,她也知道怎么让这内力运行,可是这些是怎么来的,却是让她不明所以。 还有的就是自己脖子这块寒冰冷玉,她知道这块玉叫寒冰冷玉,可是怎么来的却是想不清楚了,但是那玉给她的感觉却是十分的舒服,就像是一个亲人在关怀着她似的。 每一次只要梦里的那影子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冷玉也会发出一种光辉,让宁梦琪感觉到十分安心和舒适的感觉,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她就一点也说不清楚了。 “表姐,你怎么还在这里傻坐着啊,不是说好了今天要陪着我去逛街吗,看你的样子你又在发呆了,唉,真是说不清楚你这是怎么了。”自从上次张元来过之后,宁梦琪把他赶走后,时不时的宁梦琪就会这个样子。 柳灵灵的母亲梅姨对她说过,宁梦琪可能是受不了巨大的打击,而失忆了,现在看来,这个张元对宁梦琪的打击可是真的很大,梅姨不让柳灵灵在宁梦琪的面前提起张元,怕再次的刺激到宁梦琪。 本来二人昨天就说好了宁梦琪要陪着柳灵灵今天云逛街的,可是柳灵灵到处也没有找到宁梦琪,好不容易出来才看到了宁梦琪竟然是坐在院子里的凉亭中发呆。 “梦琪姐你是不是又作梦了啊,在梦里又看到了那个影子了是吗?”柳灵灵本来是想问是不是又看到了张元了,可是想起了妈妈说的不要在宁梦琪的面前提起张元,也就没有提张元的名字了。 “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一闭上睛,就看到了那个影子,真不知道我是不是病了啊。”宁梦琪对着柳灵灵说道。 “好了,快点去打扮一下吧,别在这里傻坐着了,我们好出去了!”柳灵灵转移了话题,提醒着宁梦琪。 “好,我这就去打扮,好了吧,你个急性子。”宁梦琪对着柳灵灵说道,可是她的身子却是没有动,她的视线里正好看到一个人在别墅区里的小广场上练拳,虽然离得很远,可是宁梦琪的心里却似乎也有一个影子在打拳。 “梦琪姐,你可是真美,有时看你的样子,我都要动心了,我要是有你的百分之一的美貌就满足了。”柳灵灵的话把宁梦琪从走神状态中拉了回来。 “哪有你说的那么的美,我看你才是长得美,还年轻,看上去那么的有朝气。那里象我,一个老太婆了。”宁梦琪也对着柳灵灵说道。 “我的个天啊,你还是老太婆啊,你没看到我们一起上街,那次不是都有不少的人看着你啊,我也就是个女人,要不然的话,我第一个就把你给抢回家了。”柳灵灵是转移宁梦琪的注意力,不过她说的到也是实话,此时的宁梦琪看上去,美的不可方物,根本就无法评判她的美艳。 “啊,我要是落到了你这个小妮子的手里还能有个好啊,你还不得折磨死我啊,一看你就像个小色狼似的。”宁梦琪对着柳灵灵打趣道。 “好啊,你敢说我是小色狼啊,看我现在就色给你看看。”说着话,柳灵灵向着宁梦琪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向着宁梦琪的胳肢窝内伸去。 “哈哈,话还没有说完,就暴露出来了本相了吧,你个小色狼。”说着话宁梦琪一下子躲了开来。 “梦琪姐,我说你是不是练过什么武功啊,为什么我总是抓不到你啊。”柳灵灵看着一下子就躲过了自己的小手的宁梦琪说道,每次她和宁梦琪疯闹的时候,总是捞不着宁梦琪的身子,总是自己吃亏。 “不说你自己笨,我哪里练过什么武功啊,你看我象是会武功的高手吗?我看就是你的身体缺少锻炼,所以你的动作才那么慢。”宁梦琪也笑了,取笑柳灵灵说道。 “少来了,我也天天锻炼好吧,可就是比不上你。真是气人。对了梦琪姐,你这个是个什么手镯啊,看上去又不是木质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不过红红的倒也不难看。”柳灵灵对着宁梦琪手腕上的龙血藤说道。 那个龙血藤还是张元给宁梦琪做的护身符呢,可是宁梦琪此时却是一点也不记得了,不过对于这个手镯,她倒是十分的钟爱,就是洗浴的时候,都不太拿下来,而那个龙血藤镯也让她佩带的红亮红亮的,上面有了一层温润的包浆。 “我也想不起来这个手镯是从哪里来的了,可是我就是愿意带着它。不想把它放下。”宁梦琪说道。 “倒是挺漂亮的,有机会我也要买一个带着,看上去倒是挺有档次的。”柳灵灵随口说道。 “是啊,再看到我一定也给你买一个。”本来想说就把这一个给了柳灵灵了,可是话到了嘴边,心里却是一阵不舍,于是改口说道要再给柳灵灵买一个。 当宁梦琪说完话,那个手镯仿佛也很高兴宁梦琪没有把自己送人,好象是发出了暗红色的光。 宁梦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心里觉得有些奇怪,她刚才好象是看到了手镯发了一下光,可是再细看去却是什么也没有了。 柳灵灵那里是真想要,只是怕宁梦琪会再伤心,所以才转移了话题。此时看着宁梦琪又高兴了起来,于是对着宁梦琪说道:“好了,我的好姐姐,我们也别磨蹭了,快进屋去换衣服吧。” 看着说完话带头向别墅里走去的柳灵灵,宁梦琪也站了起来,向着那个练拳的人再次的看了一眼,然后也走进了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