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国家养着的狠人 - 我的美女老婆

第317章 国家养着的狠人

张元缓缓的摇了摇头。“这个不好说,不过我想你说的这两家应该都不会善罢甘休的才对!” 沈枭的表情凝重了起来。“希望强化后的家族法器,能保家护院吧。” 张元本来想说恐怕还没有等着那紫云石被炼制,恐怕沈家已经遭受血洗了。不过张元却忍住不说,这个时候自己如果说出这番话,难免会让沈家的人误会自己威吓他们。 “凡事小心就好……”张元扔下这句话后,大踏步的向远处走去。自己也只能提醒到沈枭到这了,至于沈家是否无恙,那也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张元从棋盘山侧峰出来,走了没有多远,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就从后面追了上来,张元即使没有回头,他也知道车里面坐的是谁。追上来的不是兆映辉爷孙二人,又会是谁。 “张大哥上车……”车子到了张元的面前,缓缓的停了下来,兆英忙的从车子里面钻了出来,帮着张元打开了后车门。 张元也不推辞,直接上了车子。兆映辉一旁一脸慈祥的笑了起来。“有段时间不见,你的修为比之前,又高了不少。” 攀岩夺宝之时,张元所表现出来的身法,还有手段都让兆映辉惊讶,瞬间移动,风刃……虽然张元做的已经很隐蔽,但是如何能逃得过兆映辉的眼睛。 张元淡淡的笑了笑。他并不想和兆映辉讨论自己的修为,他直接转移话题。“兆老最近的气色很是不错……” 兆老久经事故,他如何不知道张元是在转移话题。他知道张元是不想讨论自己的修为。“和你说个正事,特种部队的总队长最近要出关了……” 总队长出关?张元有些不解的看着兆映辉,那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兆映辉接着说道。“燕京的四大家族你都闹过,甚至有三家被你灭门,现在张家势力大涨,有很多人说张家是借了你的势……前一阵子我听到上面有人说,总队长出关这次要对付的就是你!” “总队长是什么人,他的修为能有多高!?”张元揉了揉鼻子问道。 “他这个总队长叫朱烈。职位和你一样,都是一个虚衔,国家有事的时候,才会用的上他,平时国家竭尽天材地宝的供养他,上次出关的时候,他的修为应该是人级巅峰。不过那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三十年前人级巅峰?那机缘允许的话,那晋级传说中的地级,岂不也是很有可能?张元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国家竟然还养着这么一个狠人!左尊者和恨天生在人家面前比起来,那不是要弱爆了! 兆映辉显然看出来了张元的心思,他一旁接着说道。“这个朱烈,主要就是协调古武和国家之间的关系,可以说这个人就是国家和古武的联络员,冲着他高深的修为,没有几个人会不卖他面子的。” “进入地级以后会飞么?”张元毫无头绪的问着。 飞?兆映辉一愣。“怎么可能会飞,古武修的再强那也是人,人怎么可能会飞呢?” 张元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那驱物呢?比如说凭空驱动什么武器的样子?” 兆映辉摇了摇头。“你说的这都是些什么啊,凭空驱物,那根本就不可能,人怎么可能凭空的驱使物体呢?” 张元了然于胸点了点头。如果这样的话,那自己倒是不用怕对方,看来进入地级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兆映辉沉吟了一会,突然他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张元你是说些你都会是吗,啊,那可是太可怕了。” 兆英听到兆映辉这么问,也都很是惊恐的看向张元。人没有翅膀怎么会飞,物体是死的又怎么去驱使,难道说张元真的已经进入了一个自己所不了解的境界? 张元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不过什么话也没有说,不过兆映辉却从张元的笑容里面读出来了什么。此时他的表情十分的凝重,他听过一个传说,那就是地级巅峰之后,便会步入天级,而那就是传说中的传说中的传说了!听说只有进入那个级别的人,才会飞,才会驱物…… 兆映辉看着面前的张元,难道说张元二十刚出头竟然已经突破到天级了? 兆映辉虽然好奇,不过他却没有再问,他知道即便自己再问的话,那也是白扯,张元肯定不会告诉自己的。 “兆老,我想知道一下任老爷子的情况……”任家败落,皆因任老被‘请’进京,任老爷子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自己,张元不能不管人家。上次进京无功而返,可是张元却始终也没有忘了任老。 兆映辉见张元问起任老,他的神情黯淡了下来,即便是一旁的兆英也是沉吟不语起来。张元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任老在燕京出了什么事情了么?”张元问道。 兆映辉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情是瞒不下去的……不过张元,你现在已经被上面的人注意了,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一定不要再惹出什么事情了!” 张元表情十分凝重的看着兆老,从对方的语气和神情,张元敢肯定,任老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情了。 兆老见张元并没有回答自己,显然对方要是知道任老出什么事情了,他肯定会去大闹一场的,不过兆老知道现在自己也只能告诉张元实情了,不然的话,张元自己查找线索,那燕京少不了要发生大事了! “任老有一个侄子,叫做任百川,在国外做生意,任老被请到燕京养老没有多长时间,任百川就从国外赶了回来,也不知道这个任百川用的什么手段,任老竟然被接到他在燕京的一个府邸居住,其实就连我也没有多想这会出什么事,毕竟任百川是任老的亲侄子,在他那居住的话,至少任老会舒心点。” “可是前两天,任老突然病逝,并且还留下了遗嘱,任家手下的所有公司的继承权都转移到了任百川的身上……” 继承权?所有生意的继承权?张元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这件事情一定有猫腻,任老的死和任百川一定脱不了干系! “任风儿和任国华前两天进京,他们进了任百川的府邸后,到现在也还没有出来,不过张元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人在那监控下了,风儿和国华一定不会出事的……”兆映辉知道张元和任家的感情,所以一旁好声的安慰着。 砰……兆映辉的话刚说完,张元已经打开了车门,此时车子还在高速的行驶,兆老见张元打开车门一阵的惊讶,就在他还没有搞清楚张元要干什么的时候,张元已经从车上跳了下去。 吱……轿车的轮胎在公路上画出了两条黑色的刹车线,这才堪堪的停了下来。兆映辉和兆英下车的时候,此时车外,哪里还有张元的身影。 “爷爷,我们该怎么办……”兆英眉头紧皱的说道。 兆映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现在我们什么也做不了了……看来燕京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兆英站在原地,她的眼睛看着张元消失的地方。‘张元……’ …… 燕京的任百川家。 “兴国大哥,我们还没有到,你怎么就把爸爸的尸体炼化了呢,我们还没有见老人家最后一面呢!”任国华两眼挂泪,满是苦楚的说道。 任百川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子,浑身的肥肉嘟嘟着,任国华虽然魁梧,但是任百川的身躯足足能装的下任国华两个。 “你也知道,老爷子是被‘请’到燕京养老的,官场上的事情有些是很玄的,我也想让你们再看我叔叔一眼,可是那不可能啊,官场上的事情,怎么可能是我们能做的了主的呢……”任百川大咧咧的说道。 任风儿因为多少天来一直都没有休息好,所以眼睛看上去有些红肿。“爷爷都已经死了,难道还不够么,难道爷爷的尸体多放两天也不行么?” 任国华见任风儿的情绪有些激动,他一旁拉住了任风儿。任百川一旁无所谓的叹了一口气。“老爷子的丧事已经办完了……这篇我们就翻过去好了,我们现在还是说说老爷子留下的遗产的事情吧。” “遗产?”任国华和任风儿有些不解的看着面前的任百川,他们不知道任百川为什么这个时候说起遗产来。 “有个东西我要给你们看一下。”任百川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自己的书桌旁,然后缓缓的从里面掏出来了一份文件。 “这个文件你们看看。”任百川将这份文件递给了任国华。 任国华翻看那文件看了一会,他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任风儿一旁觉的奇怪。“大伯怎么了?” 任国华将文件递给了任风儿,任风儿看完后,表情直接凝固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老爷子在燕京这段时间,一直都是我照顾的,他为了感谢我,所以才将任家手下的生意全都让我来继承……”任百川说道。 “爷爷绝对不会这样的……不可能……”任风儿拿着的正是任老的遗嘱。她难以相信的说道。 “这遗嘱上面还有公证处的钢印,遗嘱是绝对不会出错的……这次请你们来,主要就是看看怎么交割任家手里的这几家公司。” “大伯,这不可能的,爷爷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这些公司是任家最后的筹码了,他怎么可能会将这些公司都给别人……”现在公司在和东欧浩风集团合作后,已经步入了一个全盛的时期,现在把公司送人,任风儿实在有些不甘心。 “送给别人?”任百川冷哼了一声。“这么说,我也是别人了?我可也是姓任的,而且,你们要知道,最后给老爷子送终的人可是我……那个时候你们在做什么!” 任国华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的拍了拍一旁的任风儿。“这遗嘱是真的,如果真的是爸爸的遗愿,我愿意遵从!” “大伯!”任风儿一脸惊讶的看着任国华,他没有想到任国华竟然会这么说。 “风儿,遗嘱是真的,这是爸爸的最后的遗愿,我们还是让他安心的走吧……” 任风儿咬了咬嘴唇,一时间不再说话,虽然她总觉的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她也说不出来,这个时候任国华就是任风儿的主心骨,既然任国华都如此说了,她还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