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让他们相聚 - 我的美女老婆

第309章 让他们相聚

郑媛媛见张元竟然连沈枭都制服了,她不觉一阵的无语,这个混世魔王还真的有够乱来了,人家可是吉省父母官的亲儿子,得罪了人家,以后还怎么在吉省呆着啊。 张元此时也没有理会一旁众人的想法,他一手指点中了孟凡静小肚子上的符文,没有一会的功夫,在张元真气的催动下,那符文竟然冒出来腾腾的热气。 而这个时候,孟凡静呼叫的声音也缓缓的变小了,最后几乎为不可闻。沈枭离得最近,他看的清楚,孟凡静现在何止不在叫痛了,她的脸上也缓缓涌上了血色,脸色比之前看上去要好很多。 张元丝毫不敢放松,他频频的催动真气,那真气不停的向孟凡静的小肚内传去,大概过了五分钟,张元才将手从孟凡静的小肚子上拿走。而此时孟凡静脸色红润,更甚者,一旁竟然能看见光泽。这简直太过匪夷所思了。 高个医生从张元一上手救治孟凡静,他就不再插话了,当看到孟凡静的小肚子上冒着腾腾的白气的时候,他的眼睛真的差点没有从自己的眼眶里面掉出来。 高个医生在中医界早就听说过有人可以用内力帮人疗伤,以前他还以为那样的大夫肯定都要花白胡须了,可是这个时候张元看上去也不过就是二十刚出头,他的心里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张元随手解/开了一旁的沈枭的穴道,然后张元才满不在乎的走到一旁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沈枭这个时候谁也没有顾,他一能动弹,他忙的凑到了孟凡静的面前,此时孟凡静还在昏迷的状态,不过看她的脸色却是十分的红润,那气色简直堪比少女。 不过沈枭在凑到孟凡静身边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臭味,那些臭味都是从孟凡静身上传出来的。那些都是张元从孟凡静体内拍出来的毒素。 “张先生,不知道我老婆的病怎么样了?”沈枭走到了张元的身边,此时他的态度比之刚来之前却要客气好多倍。 沈枭虽然不懂医术,但是光是看张元隔空点穴的手法,或者是现在孟凡静的神色,他就知道张元是一个大能之人,他现在倒也信了几层张元能治好自己老婆身上的病。 “已经好了。”张元一旁淡淡的说道。 已经好了?沈枭的眉头微微的一皱,他再次转身回头看向孟凡静,虽然说此时孟凡静现在的气色不错,但是这么难治疗的病,难道张元就用五分钟就治好了?而且在沈枭看来,张元不过就是用手抵在孟凡静的小肚子上而已。 “张先生,你说我老婆身上的病都好了?包括我老婆要看的那个病?” 沈枭说的那个病,张元自然明白,那不过就是说能不能给沈家繁育子嗣。张元点了点头。“全都好了!” 郑媛媛和高玉凤也一脸难以相信的看着张元,这个病不是说连国际上的专家和医生都没有办法治疗好的么?张元难道就随随便便的几分钟就给治疗好了? 沈枭此时还是有点难以相信,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带来的那个高个医生,毕竟他是专家。 那个高个医生走到了孟凡静的身旁,然后轻轻的为孟凡静把脉。半晌后,他才缓缓的说道。“沈夫人的脉搏倒是十分的平和……至于那方面的病,把脉倒也把不准确,想要看的准确的话,还是要去医院拍片子的。” 沈枭点了点头。也只能是这样了。“张先生,诊费多少?” 不管怎么样沈家在吉省算是大户了,不管如何沈枭还是不差几个诊费的。不然传出去,说沈家看病竟然连诊费都拿不出来。 “你先带着你老婆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张元说完也不理会一旁沈枭,转身走出了接待室。 沈枭想想也好,那就先到医院诊断完后,在过来给诊费不迟。沈枭搀扶着孟凡静,基地的几个保安搀扶着被张元打昏过去的那个眼镜医生,众人上了车,这才离开了种植基地。 凤凰城人民医院。 此时在医生办公室里,沈枭十分焦急的等着检查的结果,他背着手不停的在办公室里面来回的走动着。 “出来了……出来了!检查结果出来了。”一个大夫大步流星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怎么样?我老婆的病……”沈枭直直的看着大夫的双眼,自己老婆的病当初曾经由这个医生负责过一段,所以他对孟凡静的病情还是很了解的。 “沈先生,你们这段时间都上什么地方求医了?是上星条国了吗?是什么医生给你们看的病?是星条国医生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专家么?”此时那个大夫没有回答沈枭的话,反倒像是机关枪一样的,将自己要问的话一股脑的全都扔了出来。 沈枭一愣,他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绕过自己的问题,然后问出来了这么一大堆的问题。 “我老婆的病到底怎么样了?”沈枭有些气急的说道。 那个大夫见沈枭发脾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礼,他这才说道。“沈夫人的病全好了……” “全……全好了?”沈枭怔怔的站在那里发呆。 “张厂长,孟凡静的病你竟然真的给治好了?”郑媛媛一脸难以相信的看着张元。 郑媛媛刚才接到了沈枭的电话,对方千恩万谢,而且还约好今天晚上去沈家好好的宴请张元。 “孟凡静的病好了?怎么可能?”高玉凤还不知道郑媛媛接电话的事情,孟凡静的病连专家医生都治不好,张元竟然几分钟就给治好了? 张元无所谓的笑了笑,修复孟凡静的身子,对于张元来说实在是太过简单了。“我说过,那个病没有什么难的。” 郑媛媛一旁白了一眼张元。“你就不知道低调啊……” 高玉凤一旁笑道。“我觉的张大哥现在已经是很低调了呢……” 郑媛媛脸上此时也挂着笑容。“不过,张厂长,沈枭可说今天晚上要好好的宴请你一下。你去不去啊。” 张元略沉吟了一下,孟凡静是静阳保健品公司的总经理,以后自己开起的公司或许和这个女人有些生意上的往来也是说不准的。“那你就告诉他们准时到好了……” “今天晚上我会陪你一起去的,一会我陪你上街买些衣服好了。”郑媛媛说道。 今天晚上要去沈家赴宴,所以必须穿的要体面些,张元穿的衣服,也就只有之前自己给他买的晚礼服还算不错。不过沈家家宴的这种场合,穿晚礼服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郑媛媛说要带张元出去买套衣服。 高玉凤一旁歪着头看着郑媛媛。“媛姐,你陪大宇哥一起去?” 郑媛媛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张元陪自己参加大富豪酒店参加陆楠酒会的时候,自己可说过张元是自己的男朋友,想来孟凡静认定了自己和张元是情侣,所以才邀请的自己和张元。 “请我去可能是因为有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吧,绝对不会是因为我和张元是朋友的关系……” 郑媛媛一时间竟然有些词不达意,说出来的话,竟然也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不过好在高玉凤倒没有多想。 张元倒也猜出来了郑媛媛为什么会陪自己一起去,不过他也没有挑明。张元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不早了,如果要是买衣服的话,恐怕还真的要早点。” 郑媛媛一看现在都已经下午两点多了,和预定的时间,就差几个小时了。“张厂长,你先去准备下,我去开车,咱们现在就走。” 张元倒也没有什么准备的,他的全部家当几乎都在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了。没有一会的时间郑媛媛就开着车过来了,两个人这才驶向市区。 凤凰城比较繁荣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集贸商业区,第二处则是火车站附近的商业区,张元他们现在的位置离着火车站商业区的位置倒不是很远,所以两个人直接先去火车站那里,如果没有看中的,他们再向集贸进军。 郑媛媛开着车到了火车站以后,把车子停在了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停车场,商业区里面的停车位不好找,索性就将车子停在外面好了。 张元下车后,再次的发现了自己回凤凰城时候看见的那副巨幅的寻人启示,上面有着自己的照片,下面留着尉迟春霞的联系方式。 张元回来后倒是没有马上和尉迟春霞联络,想起离开西京时候和尉迟春霞的误会,他有点打醋和尉迟春霞的单独相处,不过也不能让尉迟春霞就一直这么为找不着自己而担心,张元决定今天晚上赴完沈家的宴后,然后再给尉迟春霞打个电话,当下张元暗暗的将尉迟春霞的电话记了下来。 郑媛媛也看见了那幅寻人广告,她看了一眼下面的署名就知道找张元的应该是一个女孩子,郑媛媛没有来由的心里尽然一阵发酸。“张厂长,你还很招风的嘛。” 张元没有在乎的向一旁的火车站商业区方向走去,郑媛媛又看了一眼那巨幅的寻人启事,她一阵的苦笑,自己刚才是怎么了,难道是刚才在吃醋么?要知道自己和张元什么关系也没有的啊……肯定是之前自己和张元装情侣装的太像了。 想到这郑媛媛也就释然了,然后大步的向张元追去,自己怎么可能吃这个混世魔王的醋,那根本就是没有可能的。 张元和郑媛媛走远没有多久,一辆车子缓缓的摇下了车窗户,车窗摇下后,露出了一个冷峻的男人的面孔。 “那个人就是张元了?”冷峻男人冲着车内其他的人问道。 “少主,那个人就是张元……”车子内有四个人,坐在后排座的一个跟班说道。“就是他把尊者打死的……” 冷峻男人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他的眼神里抹过一丝阴寒。“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的!” 这个冷峻男人就是左尊者的义子左向东,幽冥教自左尊者死后,他的手下,大部分都归了恨天生,左向东这次来凤凰城,他纠集了一些左尊者的旧部,就是为了报张元的杀父之仇。 “少主,那这个女的怎么办?” 左向东回头看了一眼后排座上被困住手脚,嘴巴也被堵住的女人。“既然她找张元找的这么苦,那就成全他们,让他们相聚好了……” 左向东随手拽出一根毒针。他邪魅的一笑。“这毒针上的毒液会在十二个小时候以后发作,如果不用内力将毒气逼出来的话,那你肯定会浑身肌肉腐烂而死。现在能救你的就是张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