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都是你害的 - 我的美女老婆

第308章 都是你害的

跟着的这两个大夫都是沈家的私人医生,孟凡静的病情他们两个几乎了如指掌, 其实就孟凡静的病,都不用什么梁大夫给看,他们两个就能做出诊断,孟凡静在小产之后,身体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以后想再次生产,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沈夫人,说能治好你病的人会不会是骗子呢?这件事不得不小心啊……”另外一个高个大夫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相信张厂长,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要让他帮我看病的!”孟凡静一脸果决的说道。 那两个大夫看了一眼沈枭,毕竟大主意都是要沈枭来定的,沈枭冲着那两个大夫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在沈枭看来,能让孟凡静死心的,那就是用让她碰碰壁了。 几个人的说话,迎出来的郑媛媛倒是听了一个大概,不过他们说话的内容,她还是听的很仔细,此时不用说人家患者家属怀疑张元的实力,就算是她郑媛媛也是没有一点的信心,张元真的能给人家看好病么? “郑副厂长,张厂长在么?”孟凡静看见郑媛媛迎了出来,也不管一旁的其他众人,直接冲着郑媛媛说道。 “张厂长已经在等着了,请进吧……”郑媛媛一边说着一边引领着众人向基地内走去。 “枭哥,你知道么,前一阵子疯抢的山楂丸,可就是这的……”孟凡静倒是想给沈枭点信心,所以说起二药厂最风光的山楂丸来。 沈枭一旁淡淡的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他可不信一个普通的果子,就能治好什么心脏病啊,冠心病什么的,在他看来,那些人都不过就是任家的托而已。 跟在沈枭身后的两个医生,基本上也都存着这个想法,当时种植基地的果实十分的稀少,鲜有人得到那些果实,所以他们还是不怎么相信那山楂丸的药效。 郑媛媛带着众人来到种植基地的待客厅。“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现在就去叫张厂长过来……” 虽然张元现在早就已经不是二药的什么厂长,不过任风儿,高玉凤,郑媛媛这些人,还是私下叫张元张厂长的。 沈枭在屋子里面走了两圈,然后又站在门口看了看外面的果树,他实在没有办法将这里和看病的医院联系在一起,难道说,这里真的就能将孟凡静的病给看好了? 不过沈枭见孟凡静一脸坚信的眼神,他也知道,不让孟凡静碰碰南墙,她是不会死心的。 时间不大,张元就走了进来,郑媛媛和高玉凤则跟在他的身后。 “张厂长……”孟凡静很是恭敬的站了起来,一旁的沈枭倒是不以为然。 “我花了一上午的时间调好了一碗药,这药你只要喝了之后,你的病就会全都好了的。”张元一边说着一边从身后高玉凤的手里接过来了一碗药。 那药看上去的十分的漆黑,味道也有些腥臭,孟凡静端到面前的时候,也不觉眉头微微的一皱。 孟凡静毕竟是干保健品的,对中药和西药,她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眼前的这碗汤药,既没有中药的苦味,又不像是西药。这东西就连孟凡静都搞不清楚是用什么熬制而成的了。 “沈夫人,你等等再喝,我觉的这碗药有问题!……”带着眼镜的大夫一旁拉住了沈夫人。 带眼睛的大夫接过了孟凡静手里的药丸,然后在自己的鼻子面前闻了闻,他的眉头紧紧的皱起。“张先生,能方便的赐教一下,这药汤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么?” 张元轻轻的笑了笑。“这药汤的配方太过珍贵,我不方便赐教。” 张元说的话,倒也是真话,这味药物里面,放着之前在衡山的时候,张元从皇觉手里夺来的灵草的根须,虽然不过只是那灵草的根须,但是那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十分的珍贵了,用这个药治好孟凡静的病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 “我看这里面也没有什么珍贵的药物才对,这里面不会只是放了几勺鱼血水,和一些臭鱼烂虾吧,不然这汤药也不至于这么样的腥臭!”眼镜大夫轻哼了一声说道。显然他根本就不相信张元说的什么,这个药物太过珍贵的鬼话。 张元看了一眼那个大夫,那个大夫显然是对自己的话很是怀疑。张元又看了一眼一旁站着的沈枭,那副表情,显然也不相信。这让张元有些不爽,既然不信还来找自己做什么。 “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大可以留下汤药,然后转身就走……”张元淡淡的说道。 孟凡静一旁有些着忙,她一旁忙的从眼镜大夫的手里抢过那碗汤药。“我是信的,张厂长,我信你的!” 孟凡静说完直接捧起那碗汤药,然后大口的灌了起来,一旁的沈枭看的眉头直皱,自己光是一旁看着,闻着那股味道,他就有点坚持不住,孟凡静竟然全都喝下去了。 一旁的郑媛媛看着孟凡静喝下去了,她吞了一口口水,刚才高玉凤端上来那汤药的时候,他就差点被熏吐了。孟凡静竟然一口气全都喝下去了。 孟凡静喝下汤药,一旁的两个大夫,忙的将孟凡静扶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一番自己的检查。 “没有中毒现象,这汤药里面没有毒!”高个大夫一番检查后,很是认真的说道。 “眼神也没有异常,所有一切正常!”眼镜大夫一旁朗盛说道。 此时沈枭走到了孟凡静的面前。“小静,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难受!” 张元一旁看的很是无语,感情这些人只把自己的药当成是毒药了啊,自己提炼的这药需要的灵草确实有些腐臭的气息,所以才会有刚才的腥臭之气,可是这碗汤药可是无价之宝啊,张元有信心,就靠着这一碗汤药就能将孟凡静的病治好。 孟凡静吃完汤药后,坐在沙发上感受了一会,然后她才小心的想要站起来试试。 可是孟凡静刚站到一半的时候,一股疼痛感猛的从孟凡静的小腹开始涌来,疼的孟凡静好悬没有直接昏厥了过去。 “啊……”孟凡静直接抱着肚子趴在了沙发上,她脸上满是汗滴,光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现在有多么的痛苦了。 “你们两个快点给我看看小静怎么样了!”一旁的沈枭一脸着急的冲着那两个大夫说道。 那两个大夫忙的开始替孟凡静检查,张元一旁满是不屑的淡淡说道。“无碍的,现在正在重铸重伤过的身子,难免会疼的……”孟凡静疼的脸色惨白,趴在一旁的沙发上,她的身子疼的甚至开始颤抖了起来。 “这个还能叫正常么?沈先生不行的话,我们还是把沈夫人送到医院去吧。”眼镜医生一脸凝重的看着孟凡静疼痛的模样,他可不认为孟凡静的情况是张元说的她现在正在修复身体。 沈枭将疼的浑身发抖的孟凡静搂在了怀里。“小静,你怎么样……” 高个医生一旁说道。“沈先生,我看也是还把沈夫人送到医院去吧,这样拖下去,说不准会出事情的!” 一旁的郑媛媛和高玉凤两个人也都傻眼了,那孟凡静的叫声特别的凄厉,而且看那疼的死去活来的样子,两个人都替张元捏了一把汗,张元要是真的给孟凡静看出毛病的话,沈家的人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啊。 不过两个人看向张元的时候,人家正满不在乎的一旁看着,那感觉就像是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似的。郑媛媛和高玉凤这个时候也只能祈祷张元,真的能给人家把病看好了。 “张元,我的老婆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饶了你!”沈枭抱着孟凡静,此时他满脸焦急的说道。 张元根本就没有理会沈枭,他看了一下时间,预计这个时候药劲也快要过了,张元这才再次的走到了孟凡静的面前。 眼镜医生直接将张元拦了下来。“你还要干什么,沈夫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害的……” 眼镜一声的话音还没有落定,张元直接抬起一脚,直接给这个医生踹到了一边去,现在是孟凡静巩固药效最重要的阶段,张元哪有功夫在这和眼镜医生在这废话。 不过张元的这一脚也没有用多大的力量,眼镜医生被踹出去五六米远后,直接休克昏了过去。 “如果想救你的老婆,你就被在这碍手碍脚!”张元淡淡的冲着一旁的沈枭说道。 沈枭看了一眼自己怀里的孟凡静,他有看了一眼张元,沉吟了一下之后,他才缓缓的从孟凡静的身旁走开。 张元将孟凡静扶好,然后让她平躺在沙发上,此时孟凡静虽然比之之前能稳定些,但是她还是疼的不禁一直颤抖着。 张元从自己的戒指里面掏出来了一个符文。张元缓缓的将那个符文放在了沈维的小肚上,符文放好后,张元一手捏指诀,另一只手直接抵在了孟凡静小肚子上的符文之上。 沈枭看见张元掏出符文的时候,他的眉头就是一皱,他是一个无神论者,用符文看病,这不是歪门邪道么? 沈枭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孟凡静,此时她的脸色已经十分的苍白了,他咬了咬牙,然后猛的向孟凡静冲去。 他决定了,这个时候必须把孟凡静送到医院去,他可不想让自己的老婆死在这个神棍的手里。 不过沈枭还没有冲动孟凡静面前的时候,一道劲风陡然的吹来,沈枭的身体瞬间的就站在了原地。一时间竟然动也动弹不了一下。 “隔空打穴么……”一旁的高个医生此时竟然看的眼睛都直了,他是一名中医,中医对认穴也有一些接触,而这隔空打穴,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啊,虽然很多古医书上有所登记,但是那毕竟是没有人看见的啊,可是眼前,那沈枭,不就是不能动弹了么,难道说那张元真的能治好孟凡静的病? 张元用的这一手正是隔空打穴,其实这隔空打穴也是从风刃的法术里面进化而来的,这东西在和高手对决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用处,高手一旦移穴走位,那么隔空打穴,也只变成了给人叫挠痒痒了。不过对付普通人,倒是十分好用的,张元围了防止沈枭妨碍自己治病,这才点了他的穴道。 作为当事人的沈枭,这个时候心里才感到震惊,虽然他不懂得什么隔空点穴什么的,但是张元只是一扬手自己就不能动,不能说,光是凭着这个,说不准他就真的能治好孟凡静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