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道士元明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97章 道士元明

看着元走了出来,左尊者的脸一下子就垂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元也会在这里, 要说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晕个张元了,上次要不是焦挺挡了他一下,自己不就死在了张元的手上,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狠狠的看了一眼焦挺。 “特么的焦挺,你这是和你的家人还有越家人合计好了害我,上次张元追着我打的时候,你也在场,当时要不是有你们挡了一下,我根本就逃不掉,看来那也是你们使的计了。”此时的左尊者看着焦挺,心里想着,不过表面上却是看不出来。 “哈哈,尊者,你看,咱们还没有去找他,他自己到先跳出来了。尊者,就是这个家伙,当初还他追着你,我才救……”说到这里看着左尊者的脸色。焦挺一下子想起来了当时的情形。 不禁向着左尊者看了过去,此时的左尊者恨不得一下子掐死了这个草包。他怎么也想不到张元会在这里。 要知道张元上次杀折掉的那两个高手就是左尊者最可的两个手下了,当时还挡不住张元的打击,而此时自己身边的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是张元的对手,就是和上次自己身边的两个人比起来也是差的太远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张元上辈子就有仇,自己的身边的高手,一个一个的都让张元给杀了,每次自己都是把自己身边的人推出去才活了下来,不知道这次会怎么样。 而张元现在却是也不再说话,只是一招手就把玄冥宝剑给招了出来,此时这玄冥宝剑可是有几百年没有再现江湖了,这一下子出世,只看着剑光闪闪,剑气如霜,一时间,所有人都被这把飞剑给镇住了。 左尊者看着张元这时祭出的玄这冥宝剑,却时和上次追杀自己时又有不同了,这把剑要比那时的还要高明。看来那时的张元还是没有出全力啊。 此时的焦越两家人看着张元祭出飞剑也全都是脸色一变,他们也都是有名的古武门派,却也是从来没有见过飞剑,而此刻玄冥宝剑却是也不动弹,只是对着左尊者,就那么悬空停在那里。 越寒山和焦鹏鲲都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发凉,这要是刚才张元把飞剑祭了出来,此时两家人还能有多少人站在这里,两人的手心可就都出了汗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张元竟然是个剑仙般的人物。 看着张元的飞剑一直指着自己,左尊者终于对着张元说道:“张元,张小侠,我们之间无仇无怨,何必非要拚个你死我活。大家都是修真之人,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 左尊者的话却是让所有人都是没有想到,这些话说的和求饶差不多,怎么也想不到堂堂幽冥圣教的左尊者,地球上有名的强者。此时此刻竟然向着一个弱冠之人说软话,要不是亲眼所见,在场的人们怎么会信。 “哈哈,好一个都是修真之人,合着你和焦挺设局害我,我还得给你们留一线,怎么留着你们害我?”张元看着左尊者,眼里全都是轻蔑。 是啊,世上那有这样的道理,边上的焦、越两家的门人也不禁都觉得有些好笑,这那里还是刚才那个志得意满,嚣张跋扈的左尊者,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在请求大人的原谅。 此时,张元的话音还没落地,只见左尊者向着被幽冥教两个教众扶着的焦挺打了一记劈空掌,只听得“啪”的一声,左尊者的掌风如实质一般一下子打在了焦挺的身上。 焦挺就像个断线风筝一般一下子飞了出去,能有几米远才倒在了地上,他哪里能经得住左尊者的一掌,当时就没有了气息,眼见的是活不成了。 此时焦鹏鲲却是连个屁也没敢放,先别说张元的飞剑了,就是左尊者这一下,他也接不住啊。左尊者的这一掌要是打向自己,在场的人又有几个能接的下来。反正焦鹏鲲知道自己就是不行。 左尊者森然的目光扫过了在场的众人,看着越家和焦家的人没有人说话,他又换了一副笑脸向着张元说道。 “你看,算计你的人我替你杀了,如果他的家人长辈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话,我会给他们交待,而且为了对之前我们产生的误会有所表示,那雷击木我就不要了,就当做是我们冰释前嫌的礼物好了,你说好不好。” 听着左尊者的话,越家和焦家的人们不禁都看向了张元,这时候张元才是强者,每个人觉得自己的生杀大权都在张元的手里,只要是张元一点头,焦家和越家这两个小家族恐怕就再也不会存在了,这时有些人的心里都在怪各自的家主了,好好的出来找什么雷击木,这下子可好了。说不好就要扔在这里了。 “真是好笑,我这正主没有说话。你们这些人就先打的头破血流的了,我就只想问一句,那是你们的东西吗,你们抢的这么起?”一个带着调侃的声音响了起来。 此时越馨儿却是看出来了,在人群的后面却是正好来了两个道士。前面的道士此时却是并不很精神,有些委顿,正是那个元明,而在他的身后的那岁数大了好多的道士却不是无空。不过看上去那个道士却是有些高深莫测。 “爷爷,那个雷击木就是前面的那个道士的师兄,而那个雷击木就在那块衡山石的下面。 此时的越寒山心里那个恨啊,要此时眼看着雷击木藏身的地方,却是无法得到,真的就是心痒难当啊。不过看着来的两个道士,他却也没有着急,这里还有两位大神呢,倒是看看张元和左尊者怎么办。 焦鹏鲲此时却是看了看这些人,心里却是有了计较,他知道此时不走的话,恐怕一会就再也走不了了。 当下焦鹏鲲大声的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个雷击木我们焦家不要了,我马上就带着门人弟子撤离此地。”却是要撤出这场战斗了。他知道,如果这时不走,那么以后恐怕是就再也走不了了。 越寒山也马上说道:“我越家本来就是来衡山游玩的,那个什么雷击木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却也是想要撤托了,在他们看来,那两个道士要比张元和左尊者要可怕的多了。 此时那个年长的道士说道:“既然你们都想要看看雷击木,没有有看到岂不是太过冤枉了,没有关系,先让大家看看吧。元明把雷击木所藏的地方说出来吧……”后面的一句话却是对着前明的元明说的。 听到了那个道士的话,元明向着那块衡山石一指:“师叔,雷击木就在那块石头的底下,我马上就能拿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道士说道:“那你还不去把那宝物找出来。难道这里的这么多人,你还真想让他们给得去了不行。” 元明允诺了一声,向着那块写着“衡山”二字的石头走了过去,根本就看都不看面前的这些人。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轻叱,一道剑光闪落,却是那个道士身后的剑飞了出去,一下子就把元明道士给杀了, 这一下却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他会杀了他的师侄呢。 此时那个杀了元明的人说道:“别说是他,现在你们这些人全都得死,谁让你们看到了我呢,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们要是活着出去了,我可就不得太平了。” 却原来他是想要独吞那雷击木,才向着元明道士出了杀手,而且听他话里的意思,却是眼前的这些人也要都杀掉。 张元扫了一眼那个道士,发现他却也有剑仙的实力,也难怪他敢如此的跋扈,却原来这个道士现在也有了这样的实力。而且这个道士的身却也是有一把剑,只不过不同的是,那是把桃木剑。 “去尼玛的,你算是特么的老几……”一个焦家的高手一下子跳了出去,手里的刀散发出了夺目的刀光。 可是,可是就在众人的眼睛皮底下,那个人的就被那个道士一剑给杀了,而且样子看上去还十分的随意。 谈笑间那个道士就杀了两个人了,一个还是他的自己人,而且用的还是桃木剑,此时越家和焦家的人全都腿软了,一时间竟然都不知道去抵抗了。只是傻傻的看着那个道士。 张无却是看出来了,别看那个道士杀人的时候用的是一把相桃木剑,可是那把剑却绝不是凡品,那剑看上去是桃木所制,其实却是根本就不是,那把剑的威力和之前自己碰到过的那个瀛台仙门的人的手中的镔铁剑是差不多的。 那剑的实力根本就不能小看,那是一把既能杀人,又能杀鬼的桃木剑。 此时那个道士在眨眼间就杀了两个人,剩下的人们却是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左尊者刚才看得清楚,道士刚才杀人的时候,根本不用蓄力,看似行云流水一般就轻松击杀,这样看来,道士的功力却是和张元差不多么。看来想要得到雷击木恐怕是不行了,就是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现在都没有把握了。 他在那里想着,杀完人的道士却是先找到了他:“幽冥教的左尊者是吧,就从你先来吧。”此时道士的剑也向着左尊者比划着。 别看左尊者打怵张元,那是因为他和张元动上手后,感觉到了张元的可怕,可是眼前的这个道士他却还是没有放在心上,说实话,他不相信这个世上除了自己的两个师哥,还有什么人能让自己害怕,当然张元是个例外,张元就是个牲口。 “好啊,我到也想掂量一下你的实量,看你凭什么这么狂啊。”左尊者看着那个道士也说道。 “就你这样的实力,想要掂量我,恐怕你是要自取其辱了。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我也没有打算让你活着离开。”道士的话里充斥着讥诮。 道士的话让左尊者十分的不爽,这种话都是自己以前对别人说的,真是风水轮流转,今日到他家啊,还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一天,别人也会对自己这么说呢。 不过左尊者却也不是个傻子,此时他一脸郑重的看着那道士,悄悄的蓄势攻击,只见左尊者身形一闪,竟然就没有他的踪迹,而几乎是同时他的身形就在道士的身后出现。 这种身法还是在第一次和张元打斗的时候,看到张元用过后,他回去后加以研究,虽然不能和张元的瞬间移动相媲美,可是却也可以独步武林了。

上一篇   第296章 看到张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