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看到张元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96章 看到张元

此时此刻的焦挺也次的想要站起来,也不成功,却是他刚才逃跑的时候,张元的两道气箭废了他的双腿。而本来还扶着他的两个焦家门人此时也松开了手,任由他坐到了地上。 “哼,小小的红点,谁都能点上拿个红点就说自己是清白的,看来馨儿妹妹对这个张元还真是动情啊。”焦挺这时也是豁出去了,这时只要是越馨儿说的话坐实了,自已肯定没有好下场,于是拚命的往越馨儿的身上倒污水。 焦挺就不信当时只有他和左尊者还有几个幽冥圣教的人在一起,而那几个人也都离着自己很远,如果说越馨儿就在身边听到了自己和左尊者的话,那么自己不发现也就罢了,左尊者不可发现不了,所以他觉得越馨儿所说的肯定是想出来的,他打死不承认,别人就拿他没有办法。 越馨儿此时真的想上前去撕烂了焦挺的那张臭嘴,不过她还是强忍泪水来到了张元的身边,对着张元说道:“张大哥,为了我的清白,我想请你帮我个忙,不过却是要伤你念力了。” 张元一愣,想起自己为了不让越馨儿四处走动时说的话,心里也就明白她要做什么了,于是点了点头。 于是越馨儿转身向着越寒山和焦鹏鲲说道:“爷爷还有焦家爷爷,你们跟我来……” 此时他们也就离越馨儿当时藏身所在的那个山洞不远,越馨儿带着着两家的高手来到了那个山洞前,对着着两家的高手说道:“我当时就藏在这里,焦挺和左尊者就在这个山洞的外面商量怎么嫁祸给张大哥……” 看着这个山洞,焦鹏鲲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看了,这里就是一个浅浅的山洞,别说藏人了,一眼就能把里全都看个遍。 不过焦挺却是有些奇怪,这里原本是没有这么个山洞的啊,他记得很清楚,这里原来就是一块大石头根本就没有什么山洞,不过此时的焦挺也不也想太多了。 现在的情况下实在是太过诡异,自己和左尊者的计划越馨儿竟然全都知道,这有些太说不过去了。他现在更关心的是怎么才能把越馨儿和张元的事情给坐实了,只要证明了张元和越馨儿有一腿,那么越馨儿的话就没有人信了。 “怎么了,馨儿妹妹,你就是和张元在这么个洞里就成了好事吗?那你也太过随便了,难怪你不肯和我在一起,而非要证明这个张元是无辜的了。” 焦挺此时为了脱身,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了的,反正他也知道,自己的爸爸和爷爷都在这里,只要是自己的话让他们相信了那么自己就会没事。 听着焦挺把事情说的这么恶心,可是越馨儿却是没有理他,只是对着张元说道:“张大哥,真对不起,还得让你浪费念力,不过为了小妹的清白,还是请张大哥援手。” 张元从她带着大家向着这里走就明白了越馨儿的意思,此时点了点头,却也不见张元怎么作势,只是用手一挥,一抹,那个山洞连带着越馨儿一下子都不见了。 “焦爷爷,爷爷,你们还能看到我吗?”此时越馨儿的声音却是从里面传了出来。声音一点都没有变。 焦鹏鲲和越寒山的脸色可就全都变了,作个结界对于他们二人来说也是可以的。可是却不可能像张元这样只是手一挥就做成了,要知道怎么也得画符,烧香,再念上两三个小时经文,或许能结成结界。然而即使是结成了结界,也不可能从一面看到或听到另一面的声音或景象,这张元难道是神人吗,只是手一挥就作成了结界,而且还可以观看另一面,听到另一面的声音。 他们还在想着的时候,让他们更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张元走了进去,扶着越馨儿的手走了出来,而那个结界却是还在那里,他们还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爷爷,张大哥从来就没有对我作出什么冒犯之事,到是焦挺焦大少,他可是心思不纯呢。当时他为了活命,竟然对那个鬼面人说我是处/子之身,为了自己能够逃得性命,弃我而去。你说他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呢。”越馨儿对着越焦两家的高手说道:“就是这样的人,别说张大哥不敢让他带着我走,就是他敢,你们说我还能和他走吗。而且那雷击木根本就不在张大哥身上,我却也知道那雷击木的一些事,倒是可以在稍后说给两位长辈听一下。不过我就想知道焦挺这样的人我们可以留着他吗,难道我从小就听说的为了家族什么时候都可以做,就是这样做的吗?” 听着越馨儿的话,焦挺再也挺不住了,他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向着焦鹏鲲说道:“爷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爷爷你不要杀我……”他一向在家中最得宠,此时这么一跪,不管怎么样,他以后在焦家是再也不可能有什么地位了。 焦鹏鲲却是不动声色,他慢慢的走到了不停叩头的焦挺面前,用手在焦挺的身上一拍,焦挺“啊”的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却也没有死,只是一身的功力再也不复存在。 “越老大,这事是我们焦家的不对,我已经废了他的武功,他以后再也不能学武了,还请越家不要怪责……” 话还没有说完,越寒山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焦鹏鲲,不要多说了,从今天起你我划地绝交,我们越家和你们焦家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说着话,越寒山在二人之间用脚划了一条线,一时间越家的人全都站到了越寒山的身后,而焦家人却一下子都回到了焦鹏鲲的身后。 张元看着越馨儿和越寒山,他还真就没有想到越馨儿有如此城府,自己和她在一起耽了近两天,她知道雷击木的事情,而且也明知道自己一直在找雷击木,可是她竟然一点都没表露出来。看来还真是人心难测啊。 再看越寒山,他知道越馨儿知道雷击木的下落,马上就和焦家翻脸,表面看来是为了越馨儿受了委屈,可是就是瞎子也看得出他这是为了越家独得雷击木而做的。 焦鹏鲲的脸色很不好看,这件事是焦挺做的不对不错,为了这件事和越家翻脸也没什么可惜的,江湖人本就是如此有利益就在一起,没利益就分开,可是现在明知道越馨儿知道雷击木的下落,却无法听到,他心里可就难受了。他可不甘心让越家独得雷击木这个宝贝。 “越老大,我们焦家这确实做的不地道,不过为了这雷击木我们也是做了很久的准备,你不能看着马上就要到手了,就翻脸不认人啊。我们可是说好了要两家分享的啊。”焦鹏鲲可不甘心就这么把雷击木让给了越家了。 “焦鹏鲲你还好意思说起结盟的事吗。焦挺这样对我们家馨儿,你还想要分享宝贝,你们焦家的脸皮是不锈钢的吗。怎么都不害羞的。”越寒山干脆就骂上人了。 就在焦鹏鲲打算反唇相讥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宝贝根本就不是你们两家的,叫小姑娘马上把藏宝的地点说出来,宝物唯有能者居之,就你们两家这种货色,宝物怎么能让你们得了去。”却是左尊者带着手下到了。 此时焦挺一看到左尊者马上叫道:“尊者,你可来了,快去抓住越馨儿,她知道雷击木的下落。她要是跑了,咱们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看着焦挺的样子,越寒山大笑了起来:“焦鹏鲲,看看你家的大好男儿,还真是有骨气啊。” 此时的焦鹏鲲也在心里暗骂,焦挺这个废物,东西还没出现,他就把底给透了出去,本来应付越家就很吃力了,现在幽冥圣教也来了,这下自家得到雷击木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左尊者此时嚣张的看着焦挺,对他说道:“你怎么了,看上去你的功力全都没有了,没有关系,入了我左尊者的门,就算是你死了,我也有办法让再站到别人的脑袋上去。” 听到左尊者的话,焦挺不禁又高兴了起来,而此时人群中的张元却是冷冷一笑,他是想起任天那副不死不活的样子来了,要是焦挺知道自己也会变成那个样子的话,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去抱左尊者的大腿。 此时的左尊者看着越馨儿,上位者的威压向着越馨儿压了过去,越馨儿一下子就让左尊者的气势给压了下去,她一个小女子归哪里能承受的住左尊者的气势。 眼看着左尊此时以上位者的威压压着越馨儿说道:“说出雷击木在哪里,你和你的家人我都不会杀掉,要是不说的话,我马上就让你你们血流成河。” 眼看着越馨儿艰难的抵抗着左尊者的威压,在场的越家和焦家的人们都用一种能杀人的眼神看着焦挺,这一切都是因为焦挺,要不是他的话,本来就只有越家和焦家两家人分,可是现看来,就是一根毛,左尊者也不会给他们的了。 而此时的焦挺还在那里涎着脸对着左尊者说道:“还请尊者留这贱/人一命,不管怎么样,我也要她成了我焦挺的人才能死。” “你放心,看在你的面上我也不会杀了她的,毕竟你们焦家和越家还是要为我办事的。”左尊者话里的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他已经打定主意,从今以后,越家和焦家就只能作为幽冥圣教的附属家族了。 “做你的梦吧……焦挺……就是死你也……也会死在我的……前面”被左尊者压的快要窒息的越馨儿对着焦挺说道。 接着越馨儿对着左尊者说道:“只要……只要……你杀了这个人……我就……就说…… “尊者不要听这个贱/人的话,只要你抓住了她那个相好的张元,你让她说什么,她就会说什么。”不知死活的焦挺对着左尊者说道。 “哈哈……是吗,你的相好的……你说什么,谁?”左尊者一下子惊醒了,向着焦挺看去。 “他说的是我,你看他干什么,左尊者好可强的威严啊,就是眼神怎么好,我一直就在这里,你竟然没有看到。看来你不广是架子大,你的眼睛也不小啊,我就在这里,你倒是来抓抓看。”说着话张元慢慢的踱出了人群。 看着张元走了出来,左尊者的脸一下子就垂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元也会在这里,

下一篇   第297章 道士元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