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焦挺的计策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95章 焦挺的计策

当下就对着越寒山说道:“别说雷击木不在我的身上,就是在的话,你觉得你够格拿吗,以为你们人多就吃定我了是吧,就你们这些混蛋玩意儿还想要宝物,看来你们是真不知死活。” 张元的话一下子让越寒山老脸通红,张元的话像一把钢刀一样一下子切中了他的要害,说实话,要不是现在越家和焦家的高手都在这里,他还真就不敢对张元这么放肆。 越寒山是和张元交过手的,当时张元没有过分难为他也是因为想着他是越馨儿的爷爷,可能是心急越馨儿才会对自己出手,可是现在看来,这老东西是中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对于这种人,张元从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的。 越寒山知道张元的厉害,可是他边上的焦厉天可不知道,他看着张元年纪轻轻的就如此狂傲,心里也是没有看得起张元,他一个双风夹贯耳向着张元扇了过去,嘴里还说道:“那来的狂妄小子,不知道什么叫尊敬老人吗。” 焦厉天的身手在焦家是最高的了,在江湖上那也是赫赫有名,此人练就了一双铁掌,一掌下去就是一块顽铁也会让他给打穿,他对自己的这双铁掌也是极有信心。 可是就在他还在那里想象着张元被他打中时叫饶的样子时,却是打了个空,这却是让他一惊,而此时他却感到了自己掌疼痛难忍。而旁边的焦、越两家人都惊骇的看着他的手。 再向手上看去,他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他的手此时已经从腕部齐齐断,当他看的时候双腕的伤口处还是白色的呢,而此时才始向外如泉涌一般的喷/血。 焦厉天大吼一声,一下子昏迷了过去,向着地上倒去,他边上的焦家人连忙扶住了他。 张元也是气极,不过却也没下杀手,只是把他的双手用风刃给斩断了,但是还是给留了情,不然的话直接就把头给砍下来了。 焦家的家主焦鹏鲲一下子就怒了,为了这培养这个焦厉天,焦家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也就只有焦鹏鲲知道了。此时只不过一下子就成了废人了,他怎么能不怒。 “混蛋,竟敢出手伤人,越老大我们大家一起上,把他拿下。雷击木我们两家一人一半。”别看他怒,可是却不傻,他都没有看清张元是怎么出手的,以自己一家之力肯定要吃亏,所以此时他特意叫上越寒山一起。 却不知道越寒山也是这么想的,此时听到焦鹏鲲的话,向着张元一挥手,两家的高手就把张元围了起来。 张元此时不由叹了口气,这些人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自己处处留情,他们却是拿着客气当福气,看来不杀人他们是不会怕的。 就这个时候,只听到一声娇叱:“大家快住手,我没有事情,张大哥没有对我怎么样啊……” 却原来越馨儿看清了场上的情况,怕张元有失,急忙地跑了过来,不过她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声喊,其实是帮了焦越两家的忙,不然的话,两家人马上就会血溅当场。 看着越馨儿又折了回来,张元也有些想不明白,他明明把越馨儿送出了能有近十公里,她为什么又回来呢。 “馨儿妹妹,真是你,你让我找的好苦,张元这个混蛋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你告诉我,我替你出气。”焦挺此时走上前去,脸上带着笑,可是眼里却是带着一股威胁的眼神看着越馨儿。 越馨儿一把推开走上前来的焦挺,向着越寒山说道:“爷爷你搞错了,张大哥可不是坏人,而且要不是有他,你们恐怕就见不到我了,全懒张大哥,我们才能活到今天。”她可不知道焦挺并不没有点对两家人说张元救过她和焦挺的事。 “不对啊,焦挺不是这么说的啊,他说是张元见色起意把你给掠走了,由于怕伤到你,他追一段没追上才去找得我们啊。”说着话越寒山向着焦挺投去了疑惑的眼神。 “越爷爷,我看馨儿现在好象不对啊,恐怕是这个张元对她作了什么时候手脚,馨儿妹妹从小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别是让人给迷惑了,不分好坏人啊。”焦挺生怕越馨儿把所有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对着越寒山挑拔道。 越寒山疑惑的看了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过的张元,心里却也是没底。毕竟他不认识张元,可是焦挺却是他从小就看着长大的,心里还是比较偏向于焦挺。 “焦挺你真是不要脸,张大哥也救了你的命,你现在却恩将仇报,在这里挑拔离间,还真就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越馨儿的话又让旁边的两家人看向焦挺。 此时的焦挺反到是一挺腰板对着越馨儿说道:“馨儿妹妹你怎么这么说话,张元什么时候救过我,还不是我们看他可怜救的他吗,为了救他,我们的钱也都花在了这个人的身上,你是不是看上了这个张元了,要是那样的话,我可以让开我们退婚,让你跟他在一起,不过你可不能含血喷人。” 听着焦挺一脸认真在那里胡说八道,越馨儿被他气得一时语塞,可是这却让两家人对她和张元有了遐想,不禁都用一种嫌弃的眼神看着她和张元。 “焦挺你真是满嘴喷粪,要不是张大哥救我们,我们早就让那几个拦路的高手给杀了,倒是你这个口口声声救人的人当时可是丢下我就跑了,现在你不也是幽冥教的人了吗。你和幽冥教定下的阴谋有没有和大家说啊。”越馨儿冷静了一下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到越馨儿说焦挺把越馨儿丢下自己跑了,焦越两家的人都有些懵了,而且还听到说焦挺竟然和左尊者定下了阴谋不禁都向焦挺看去。 焦挺却是吃了一惊,他和左尊者在一起的事情,他以为只有自己知道,可是现在越馨儿却是一下子给他说了出来,这可让他方寸大乱,他一下子结结巴巴的说道:“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碰到过左尊者,我认都不认识他,怎么会和他有阴谋。”却没有防备自己话里的毛病。 “我是说幽冥教,我可没有说是左尊者,是你自己说的左尊者,你还说你没有加入幽冥教吗?”越馨儿用一种鄙夷口气对着焦挺说道。 此时焦挺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他瞠目结舌的看着越馨儿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两家人看着他的眼神可就全都变了。 此时焦鹏鲲来到了越寒山的身边,轻轻的对越寒山说道:“越老大,这些都是孩子们的事情,焦挺有错,我们慢慢跟他算,可是这小子身上可是有雷击木,那可是个宝物,我们不就是为了这个才结伙来的吗,把他做了,那雷击木我们焦家愿意少分一些。当做赔礼,你看好不好。”人老精鬼老灵,焦鹏鲲不愧是一家之主,马上就转移了大家的视线。 话虽轻,可是却逃不过张元的神识,听着他们的话,心里不由更是看不起这些所谓古武世家的人,总是一番大道理挂在嘴上,最后还不是一肚子的坏水,只要有利益,他们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天启大陆如此,地球亦是如此,这就是人性。 却不想这番话也让越馨儿听到了,她向着焦鹏鲲说道:“焦爷爷我还以为你知道,却原来焦挺没有告诉你啊,那雷击木根本就不在张大哥身上,那是焦挺和幽冥教定下的毒计,他们放出来消息说雷击木在张大哥身上,张大哥武艺超群,而各古武门派的高手也是不少,他们是想让你们斗个两败俱伤,他们才好坐收渔翁之利。” 本来越寒山听得焦鹏鲲的话,心里已经想好要和焦家联手把张元拿下,和救越馨儿相比,毕竟雷击木的诱惑大些,可是此时听得越馨儿的话,却不由得一愣,看向了焦鹏鲲。 焦鹏鲲却也是一愣,这什么话,自己和越家倒是确实是听焦挺说的雷击木在张元手里,如果越馨儿说的是真的,那么焦挺可是太可恶了,计是好计,可也不能让焦越两家先动手啊,那不是把焦越两家给毁了吗。 二人同时向焦挺看去,可是此时还上哪里去找焦挺的影子,却原来是焦挺乘着大家说话的功夫跑了。 不过他却没有跑远,不是他不想跑远,只是他躲到一颗大树后,就觉得自己的两腿一麻就跪在了那里。 这时焦鹏鲲和越寒山四处一看却正好看到了跪在树边的他,他要是不跑,或许大家还不会相信越馨儿的话,他这一跑可就坐实了越馨儿的话了。 焦鹏鲲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拎过焦挺,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挺儿,你要去哪里,馨儿说的可是真的。” 焦挺强笑道:“爷爷你说的什么啊,我怎么会那样做,就是有我也会先和你说啊,馨儿妹妹肯定是和张元有了夫妻之实,想要帮着张元脱身,所以才会这样诬陷于我。”他也是没有可说的了,只好拿越馨儿的清白说事。 而且,焦挺的心里也想不明白,这个越馨儿怎么知道自己和左尊者的事的,当时她并不在附近啊。他却不知道当时的越馨儿就在他们身边,只不过是有张元的结界护着他们看不到而已。 而此时张元的看着焦挺,心里却也惊讶这人的狠毒,自己救过他的命,可是这个人却是一定要把自己至于死地,焦挺小小的年纪就有如此毒辣的心思,看来自己刚才还是对他下手太轻了。要是将来步入江湖那不得了。知道就应该直接就杀了他得了。 焦鹏鲲此时也有些不信的看着越馨儿:“馨儿这些事情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我焦家男儿虽然不肖,可是要是有人往他的身上倒污水,我们焦家也不是没有人的。”他的心里也不太相信焦挺能做这样的事,觉得焦挺最后说的这一句是有道理的。 听着焦挺竟然拿着自己的清白说事,越馨儿当时差点没有气晕过去,她慢慢的举起了自己的一只胳膊看着焦挺,洁白无瑕的胳膊上却赫然有一点红在。 “我们越家和峨嵋交好,这是我小时求着峨嵋的静心师太给我点上去的,大家都知道这个红点是什么意思吧”越馨儿说道。 峨嵋的门规一向严谨,这个红点是什么在场的人还真就没有人不知道得,只要是点了这个红点的姑娘,只有在和男人同房后才会消失。一时间大家都恨恨的看向焦挺。

下一篇   第296章 看到张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