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给脸不要脸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94章 给脸不要脸

东西都做好了,张元却也没有叫越馨儿,只是把那稀粥和蘑菇分成了两份,然后自己先吃了起来了。 看着张元那清澈的眼神,越馨儿却是早就没有了防备之心了,看着张元吃的香甜,她也上前拿起了一碗粥喝了起来,从进了衡山,她就没有再吃过热食了,这时喝着热粥,吃着张元用灵力烤的蘑菇,还真是别有风味,还没等张元一碗吃完,越馨儿早就吃光了其他的粥了。 此时的越馨儿澡也洗了,饭也吃了,浑身懒洋洋的。她轻轻的揉了两上脖子,享受的吐出了一口气,有好多天没有这么惬意过了。 虽然张元一直也没有说话,而且也没有看赵馨儿,可是他却也一直用神识请注意着这里的一切,要知道两人毕竟是在大山里,会有什么样的野兽自己也说不清楚,再加上还有那些正在山里搜索着雷击木的古武门派呢。 感觉着越馨儿,张元的心中此时却是想起了宁梦琪,张元的心里一阵的难过,自己和宁梦琪本就不是一个空间的人,都是由于自己穿越到了这个败家子的张元身上,才有了交织,或许现在这个样子才是二人最好的归宿呢。 自己是要修真的,将来的是一定会飞升的,可是宁梦琪却是不一定了,本来她就不太愿意修炼,现在是她最好的选择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张元不由得吐出一口粗气,对着越馨儿说了一句“睡吧……明天还有事要做。”说着话慢慢的站了起来,却是向着远处的一棵大树走了过去。 本来还在那里发愁的越馨儿却是一愣,她其实早就想睡了,可是那个小木屋是张元盖起来的,自己并没有出什么力气,想去睡吧,又有些不好意思,再者,自己一个姑娘家也不能就这样一点矜持也没有的就跑去睡了啊。 此时眼看着张元走向了一棵大树,她却是一愣,却看到张元轻轻的一跳,就上了树上了,找了一根粗大的树枝,然后就躺了下来。看那个样子,竟然是要把小木屋给自己睡了,越馨儿的心里不由一暖,向着张元冲口而出的说道:“那木屋里有不少的地方,我们一起来都在里面睡也够了。” 说完了话越馨儿的脸可就红了,大晚上的一个姑娘家叫一个男人的陪自己睡,这感觉真是怪怪的。 这边越馨儿还在那里想着自己刚才的话怪怪的,而这边厢张元却根本就没有注意越馨儿的话,张元现在所想的是怎么样才能不引起别的古武门人的注意,他现在到是急着想要找到雷击木的下落。 “你先去睡吧。我要四处转一下,说不定雷击木就在这附近呢。”说完话,张元转身上了飞剑向着森林里面飞了过去。 本来张元只想在树上对付着睡一个晚上的,可是刚才越馨儿说完话脸就红了的样子,让他也看到了不便之处,虽然说张元并没有那种想法,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毕竟还是很尴尬的,张元为了不让越馨儿难堪,就借口出来找雷击木来了。 可是,森林这么大,自己又不知道雷击木在哪里,这一时半会的上哪里找去。张元也没敢走的太远了,要知道这里有不少的古武门人,这人一多,难免就良莠不齐,而越馨儿又是一个美人胚子,这要是让谁给祸害了,自己可就有嘴也说不清了。所以张元也没有走太远,只是转了转就在附近找了个大树跳了上去。 张元走了,越馨儿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这两天相处下来,她能看得出来张元是个好人。 他的实力那么高,可是却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对自己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可是自己呢,自己明明知道雷击木的下落,可是却硬是不肯告诉张元,可是雷击木是武林至宝,自己出来时家人一再嘱咐只要是有机会,一定要把这个雷击木给拿回去。 自己好不容易得到了雷击木的确切地点,就这样拱手让给张元,心里却还有些不甘。想到这里,越馨儿不禁摇了摇头,算了,不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明天再说吧。反正自己这时也不能去找那雷击木,只盼着明天自己去拿的时候,那两个道士别提前拿走了才好。 越馨儿也是累了这两天一直也没有睡个好觉,可是杨浩天可是忙的不得了,光是头半夜他就吓跑了几拔的古武门人,还有两头大熊一只老虎和几只狼,这一夜,他到是挺忙的。 快天亮的时候,杨浩天才来到了小木屋的门口,在那里打坐休息,慢慢的恢复着自己这两天的消耗。 等到越馨儿起来后,发现张元坐在自己的门前,却是一惊,她可没想到张元会在门外面坐了一宿。 不过她却也不知道,此时的杨浩天真要是打坐修炼起来,外界对他的影响可就是不太大了。他根本就不会再在意外界的打扰,对于张元来说数九寒天也好,炎炎夏日也罢,他只有一颗修真之心,心静自然就凉,所以现在的他在哪里都能睡。 不过越馨儿看到张元为了自己竟然在木屋外坐一夜,心里还是挺感动的,都说外面的人心险恶,这次出来可是深有体会,不过张元却又不同,他从认识到现在,无时无刻的在帮助人,其是自己,那像那个焦挺,牛皮吹的呱呱响。一有事他到先跑了。 此时越馨儿还在出神,张元却是对着她说道:“我现在也没有时间陪你了,一会儿我就送你下山,此时焦挺差不多都走出衡山了。他也不会对你再构成威胁了。” 那天越馨儿要和张元走,心里也是怕张元不在,焦挺对自己动歪脑筋,这时听到张元说焦挺已经走远,却是也看出来自己的心思了,不由对张元更是感激。 越是感激,越馨儿的心里越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沉吟不决着最后还是没有把雷击木的事情对张元说,要知道此宝不管是那个世家得到了,都会提升不只一星半点的实力,自己的家族这些年也有些势微。要知道,在古武门派中,就犹如在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自己毕竟是越家的女儿,凡事还是得想着家里,至于张元她也只能在心里说声道歉了。 越馨儿光想着这件事了,却是没有回答张元的话,张元不禁有些奇怪,他看向越馨儿,再次的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有事你说,我尽量帮你。” 听到张元这么说,越馨儿才反应了过来,对着张元说道:“不是的,没有什么事,这两天实在是太谢谢你了,打扰了你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还要麻烦你送我出去。不过大恩不言谢,我们越家一定不地忘了你的。” “不会忘了我?”张元的心里此时却是想起了那个拿着九环大刀砍向自己的老者。 不过张元却也没有说什么,自己施恩并不图报,又何必执着于这种小事呢。 当下张元点了点头,对着越馨儿说道:“时间紧迫,我们这就走吧。” 越馨儿也没多说什么,就跟着张元向外走去,这时候是白天,张元不能用飞剑和陆地飞腾术,要是让别的什么人看到了,向他们发起攻击可就不好了。 走之前,越馨儿换回了自己原来的衣服,经过一个晚上,自己洗过的衣服可就是全都干了,然后越馨儿把自己穿过的张元的衣服还给了张元。 虽然说二人昨晚上住的地方离入口还是挺远的,可是张元是修真之人,而越馨儿也快要步入到了超级高手的级别,所以二人的速度还是不慢。 也就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二人就出了衡山了,来到入口处的时候,越馨儿想在那里和张元告别的,毕竟雷击木就在那里,可是看着张元的身影,越馨儿竟然有些舍不得了,于是就这样一直跟张元走出了衡山。 张元也是怕有高手会对越馨儿不利,所以一直把越馨儿送出了衡山外很远才和越馨儿辞别。 看着张元离去的背影,越馨儿竟然觉得自己的心里空落落的,这两天相处下来,她知道张元就是一个谦谦君子,现在这样的人不多了,越馨儿觉得自己的心里此时全都是张元的样子。如果可能的话,她真想二人能象刚才那样就一直走下去。 看着张元再次进了衡山,越馨儿知道张元是去找雷击木去了,可是现在除了地两个道士,也就只有自己知道那雷击木在什么时候地方了,看来张元是肯定会白走这一趟了。 越馨儿直到看不到张元的身影了,又坐在那里休息了一会,才慢慢的再次向着衡山返回去。 一边走着,一边心里却是有些难过,人家张元对自己不错啊。自己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家族,宁可把那雷击木的地点告诉张元了。 心里有事,不知不觉得就快要回到了衡山入口了,本以为所有人都在山里面寻找那雷击木呢,可是却没有想到老远的就看到写着衡山二字的那块石头附近却是有很多的人在吵闹,来到近前才发现竟然有十几名古武高手把张元给围了起来。 仔细的看去,却是自己的爷爷带着几个越家的人和焦家的人正围着张元,而且焦挺也在里面,这却是让她有些吃惊了,难道说他们已经发现了雷击木了? “张元,你把我没过门的老婆越馨儿给怎么了,现在她身在何处,你是不是把她给祸害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个交待,别想离开这里,我要跟你拚命。”此时的焦挺在两家的高手围绕之下,胆气也壮,可是不是让张元救他的那个时候了。 张元看都没有看焦挺,真想不到,这个人就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男人,就长了一张看得过去的俊脸,却是个卑鄙的小人。 张元向着越家的人说道:“越馨儿已经离开了衡山,你们要是现在追上去的话,还能追到她,我们也是刚刚才分开的。” 越寒山却对着张无说道:“你少来这一套,现在是看我们人多,你才会这么说,不过就是想脱身而已。现在我不管你怎么样,马上把雷击木和馨儿交出来,看你个修炼不易,我们或许会饶你不死,要是再用强的话,休怪我们不客气。” 一句话可就把张元给惹生气了,什么玩意儿,张元堂堂邪圣尊,会怕这几瓣烂蒜,他不是看着越馨儿面子,这些人他分分钟就能打跑,还真就是给脸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