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普济寺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88章 普济寺

张元满是不爽的看着那老者,越馨儿的事情,他不说也不问,上来就直接拔刀相向,难道自己还怕了你么? 张元也懒得躲避,这老者的修为顶多也就是超级一二品的样子,这个级别的武者,张元海是没有放在眼里的。张元直接伸出两个手指,径直的迎向对方的砍刀。 砰……让所有人惊讶的是,那老者的砍刀在距离张元头顶不足两指的地方,竟然被对方用手指牢牢地夹住了。看对方气定神闲的模样,显然就是对自己砍下来的这一刀全然都不在乎。 站在一旁的人看的最是清楚,那老者的砍刀轮圆了砍下来,那千钧之力几乎可以把张元砍成两半,可是人家连看都没有看,刀锋快要近身的时候,他才满不在乎的夹住刀锋,这要有多么高的把握才敢玩这招啊,虽然空手接刀看上去十分的帅,但是要是一个没有躲利索那绝对会被被劈成两半的。这斯要有多逆天啊。 那老者一时间也震惊的无以复加,不过让他震惊的事情还没有完,他的刀还没有来得及收回来的时候,张元手指暗暗的注入一股真气,张元手指一用力,那老者手中的九环砍刀,瞬间就碎了一地。 安静,死一样的安静,即便就连一旁的焦挺也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其余的人也纷纷的被张元的这一手震撼住了。 张元冷冷的白了一眼这些人,要不是因为这些人和越馨儿还有些关系的话,张元早就上把这些人全都屠了 “不想死的话,就别来招惹我……”张元冷冷的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那眼神散发出来的寒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仅浑身打起了寒颤。 张元转身向另外一侧的树林走去,那老者竟然就这么看着张元走了,再没有向张元出手。 “父亲,就这么放他走了,咱们还不知道馨儿的下落呢……”此时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走到老者的身边问道。 这个老者便是越家的家主,越寒山。而刚才说话的那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就是越馨儿的爸爸,越风。 越寒山看着地上碎成一片的九环砍刀。“这小子的内力不弱,就算是你我联手,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越风当然知道越寒山说的话绝对的准确,不过越风还是有些不甘心自己的女儿被人掠去。“父亲,难道说我们就不管馨儿了?” 越寒山沉吟了一下。“这小子的内力太过惊人,咱们两个同时上的话,根本就没有胜算,除非……”越寒山说到这的时候,看了一眼一旁的焦挺。 焦挺马上就明白了越寒山的意思。“越爷爷,这件事你放心,馨儿妹妹是我的未婚妻,我的未婚妻被人掠走了,我们焦家自然不会坐视不管的,我父亲这一半天就要上衡山来了,到时候我们焦越两家联手,还怕这小子不死……” 越寒山看着焦挺眼神里面多了几份赞赏。“到时候我们一定把这小子千刀万剐给你出气……” 越风一旁问道。“焦挺,这个人你知道他的底细么?” 焦挺假装想了想。“我只知道这个人叫做张元……” 张元?!焦挺的话一出口,越寒山和越风两个人的眼神里都抹过一丝亮色,此时众人都说雷击木被张元所取,原来还想着这张元是不是要长成三头六臂,原来他就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毛头小子。 “父亲……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去截杀了他!”越风说这话的时候故意压低了声音,找到了张元就找到了雷击木,那可是大机缘啊。 越寒山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们这次来衡山寻宝,来之前就已经和焦家的人商定过联手,事成之后不管谁得到雷击木,都必须宝物各半……咱们只要跟住这个张元,等着焦家的人马到齐,我们再大举猎杀那张元不迟……咱们不可做失信之人!” 越风原本就是想和越寒山两个人去抢夺雷击木,为了雷击木拼一下也是值了,这样得到后,就可以自己留下那雷击木,不必和焦家的人平分,此时被越寒山一番大义凌然,越风脸一红,低下头什么也不说了。 越寒山冲着一旁的越风说道。“你去跟着那张元,千万不要让他发现,如果要是被发现了,无论如何不能与他动手,迅速的逃回来!“ 越风点了点头,一闪身向张元走去的树林追了过去。越寒山这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其实刚才越寒山说的那些大义凌然的话也不过就是撑撑场面,说给焦挺听的罢了。 人老精鬼老灵。他和张元动手不过一招,但是他就知道自己和张元相差实在太多,就算是自己和越风同时发难,也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要知道刚才自己劈向张元那一刀可是用了全力,超级武者全力一劈,对方竟然能用两根手指就化解,这怎么可能是两个超级武者能搞定的人。所以刚才越寒山才说了那么多大义凌然的话。 焦挺倒没有想那么多,他看着越风追了出去,他心里暗暗的想着。让你和我抢女人,早晚我让你死的好看! …… 张元断崖一路追风术钻进了树丛,越风跟踪而来的时候,张元是知道的,张元用弹珠射掉了对方一个耳朵以视警告后,对方退走后,张元才继续的在树林里面赶路。 衡山山内几乎走没有几步道就能碰见修武之人,甚至还能碰到互相杀伐的现场。雷击木还没有找到,这些人却全都已经杀红了眼,武者的尸体倒是经常能够看见。 这一路之上,张元也发现了几个静因布置下的结界,从这些结界上来看,静因肯定是没有死,这些结界布置的时间都不是很长,最多的也不会超过一个礼拜。 不过让张元有些费解的是,这些结界都是造成幻想的结界,不少结界都引人走下陷阱,从而走向万劫不复!张元有点没有想明白,这静因怎么会布置下这么多害人的结界。 张元在这些结界的周围附近来回的找寻,最后找到了一处大的结界,这处结界不同于那些结界,这个结界就是用来掩盖一个洞口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别人能都找到这里的。仗着张元有神识,要不然的话,张元也绝对不会发现这处洞口的。 张元从洞口进入,这个山洞是一个自然的山洞,里面倒很是潮湿,张元用神识扫了一下,不过让张元有些意外的是,这山洞里面似乎有一种特别的东西,自己的神识竟然扫不进去,似乎被什么东西遮挡住了一般。 张元随手扔出一个火球当做火把使用,向山洞之内走去,这山洞高矮倒是正好能容得下一个人行走,张元手中扣着一把弹珠,在没有神识的帮助下,张元现在也只能用弹珠来防身了。 沿着这地洞走下去大概走了十多分钟,里面的空间越来越大,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光线竟然似乎也越来越好,似乎前面有了光源一样。到后来,张元直接灭了火球就能看见山洞内的情况。 又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张元竟然走到了一个出口,那出口处阳光照射十足,张元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走到了山的另一侧。 不过等着张元走出出口的时候,张元怔住了,眼前的一幕让人感到十分的惊讶,那放光的竟然不是太阳,而是悬挂于上空的一个玉盘,那玉盘内似乎被做了某种法术,一阵阵的光束从就是从那玉盘内传来。张元仰头看向天空,此时哪有蓝天白云,头顶满是植物的根系,错综复杂,看上去就让有些时分怪异的感觉。 在这奇异的地下空间内,有一座看上去像是寺庙的东西矗立在那,那寺庙的门口写着。普济寺! “皇觉……你是说有人实力竟然高过你?”深山密林之处,一留着有些像是电视里明朝男子发髻的中年男人,背背着一把长剑,一脸难以相信的问道。 被叫做皇觉的人正是之前和张元对招过的那个中年男人。“我在找寻雷击木的时候,杀了三个超级高手的武者……当时那个人躲在一块大石之后,那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的身上并没有内力波动,不过他的修为却绝对不在我之下……” 皇觉现在想起和张元过招时候的样子,心里仍然都不觉一阵阵的泛寒。火球,风刃,飞剑,这简直都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了。 世俗界的古武门人也都是半俗人,没有想到一个二十岁刚出头的毛小子竟然能拥有人级二品的实力我想你并非是不能探测到他的内力,他身上或许有掩盖内力的法器吧……” 皇觉点了点头。“后来我想也是,那么高的修为,他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没有内力,不过狄斯阗师兄,这个人有没有可能不是半俗人,要知道就算是咱们仙门,没有几十年的修为也绝对的到达不了人级别,那人二十刚出头就如此了得,我怀疑是不是这世上除了我们瀛台仙门外,是否还有别的仙门……” 狄斯阗眉头皱了皱,皇觉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他略沉吟了一会。“这个也是难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也是说不准的事情,世上既然能有我们瀛台仙门,说不准也会有别的仙门……我就算是对方不为雷击木而来,也会为普济寺而来……” 皇觉听到狄斯阗说起普济寺,神情凝重了起来。“狄斯阗师兄,难道说普济寺的事情是真的?” 狄斯阗点了点头。“这次雷击木出世就和这普济寺有着莫大的关系,遥想当年,玄门和佛宗大战于世,佛宗战败,一蹶不振。后来玄门诸多高手将佛宗的普济寺封印了起来,后沉于地底。普济寺是佛宗的象征,普济寺的沉没也算是鼎盛一时的佛宗彻底没落的象征了……据说那寺庙里面有不少的佛宗的顶级法器……前一阵子有可靠消息称普济寺就藏于衡山之内,我想眼红那些佛宗顶级法器的人,未必只有我们瀛台仙仙门!” “狄斯阗师兄,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狄斯阗想了想说道。“那雷击木是极品的灵草,普济寺的佛宗法器,这两样东西我们必须都要给仙门带回去……皇觉,你继续寻找雷击木,我则想办法去找那普济寺的所在……如果在碰到那个神秘的年轻人的话,就用千里传音通知我,咱们两个剑侠级别的高手没有理由杀不死他!”

上一篇   第287章 越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