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扇烂她的嘴巴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66章 扇烂她的嘴巴

宁梦琪早就已经走进了张元的心,张元怎么可能放手宁梦琪。 “张元你和梦琪的事情我当然都调查了,我当然也知道你们后来的事情,我也知道这一年来,梦琪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可是我也知道,为了你,梦琪一个人冒着危险去烟囱找你,为了你在长白山的森林里一个人夜行张元,梦琪为了这份爱实在太辛苦了,我这个当小姨的看着都很糟心,你就放过她好么?” 张元沉吟了一会。“我想见宁梦琪,如果梦琪真的不愿意见我了,我没有话可说” 柳灵灵的母亲看了一眼张元。“张元你只知道宁梦琪丧失了几年来的记忆,其实她是选择性失忆你和她结婚以后的事情她都已经忘了,在她现在的思维里,她现在还没有和你结婚,她现在天天想着怎么样才能躲避这场婚姻我们已经骗她说你们张家放弃这门婚事了” 张元沉默了一会,他知道对方这么做都是为了宁梦琪,所以他并没有要怪对方的意思。“我只求能见梦琪一面,如果我治好了她,她说不愿意再见我的话,我肯定会走” 呼啦张元这番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房车的车门被拉开了,此时如同青衫仙子一般的宁梦琪从车外走了上来。 张元忙的从座位上窜了起来,他得知宁梦琪负伤他都已经着急死了,此时看见宁梦琪他能不激动么。 “梦琪,你的伤怎么样了”张元双手把着宁梦琪的胳膊,一脸关切的问道。 “你不要碰我”宁梦琪语气冰冷,十分倔强的甩掉了张元的双手,然后直接绕过张元站在了柳灵灵母亲的面前。 “小姨,这个人有没有欺负你张元你太无耻了,竟然来胁迫我的小姨” 和宁梦琪经历了那么多,宁梦琪早就已经走进了张元的心里了,此时看着宁梦琪的举动,张元的心里竟然莫名的一疼,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情愫,那是一种被心爱的人伤害的疼痛。 “梦琪,你的脑袋有伤,我这次来就是给你看病的,看完病咱们一起回去”张元像是哄小孩一样的哄着宁梦琪。 宁梦琪一脸坚毅的看着张元。“张元,我就死了,我也不会嫁给你的,我不会和你回去,你死了这条心吧” 张元用神识观察了一下宁梦琪的情况,她的身体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脑袋却因受到重创而产生了失忆,而宁梦琪胸前的寒冰冷玉此时颜色近似于暗红不似之前那样鲜艳,寒冰冷玉内也有些能量损耗的迹象,想来宁梦琪能存活下来,倒是多亏了这寒冰冷玉的帮助。 “梦琪,你现在只是忘记我了,没有关系,我来帮你治病,等着我恢复好你的记忆了,你就知道我是谁了”张元一旁说道。 宁梦琪的秀眉微蹙。“张元,我就算是有病我也是认识你的,燕京张家的少爷,吃喝票赌,你几乎无恶不作,这些根本就不用调查,我想只要是提起你张元名字的人,应该都会认识你的吧,我就算是失忆了,我又怎么可能忘记你” 张元一怔,这些都是宁梦琪结婚之前对张元的认识,看来她确实已经将这段时间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了,张元心里有些失落,如果说宁梦琪是这段时间爱上的张元,那张元又何尝不是在这段时间爱上了宁梦琪。 ‘“梦琪,有很多的事情你已经忘记了,这一年来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们已经相爱了” 宁梦琪轻哼了一声,眼神中满是不屑。“你是说这我只是这一年就爱上了你么,我空白的这段记忆,丢失的全都是爱你的记忆是么?张元你果然是个人渣,竟然用我的病来骗我,我清楚自己,我绝对不会爱上你这样的人的” 张元一阵愕然,他的双手竟然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此时就连张元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此时竟然不能自已。 “梦琪,我不想和你说什么,你能让我给你治病就行”张元 宁梦琪的眉头紧皱。“我都说了,我没有病,还有张元,我求求你放开我,我真的不会喜欢你,你怎么样才明白呢,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这一年里我真的喜欢你,我真的爱上你了,但是现在我不喜欢你,我不欢迎你我小姨已经告诉我了,张家已经和我解除婚约,希望你不要在纠缠我” 一阵胸闷,张元直觉的眼前莫名的一黑,从来都没有感受过感情的张元何时有过现在的际遇,心爱的女人竟然如此说出那么伤人的话 张元的身体摇晃了起来,噗一口鲜血终于从张元的嘴边喷洒了出来,那血水直接喷洒在地面和张元的胸襟之上。 宁梦琪没有想到张元竟然会吐血,就连身后柳灵灵的妈妈也是一怔,她也没有想到会变成现在的这个状况。一时间整个房车里面一阵的安静。宁梦琪虽然脸色凝重,可是这个时候一股哀伤竟然从胸前的寒冰冷玉传来,那股伤感顿时遍布全身,宁梦琪一时间竟然觉的自己的心像是被揪了一下那么疼。 不过宁梦琪也没有觉的是因为自己关心张元,她只认为自己很有可能是因为晕血才会这样的。 吐出了这口血,张元竟然有一种浑身十分轻松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张元觉得之前的胸闷当然无存,一股豪气涌来,他竟然有想长啸一声的冲动。所谓修真也为玄门,玄门讲究的不就是万法自然么?不是自己的何必强求,自己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自己本来就清静而来,清静而去不更好么 张元看了一眼宁梦琪,宁梦琪很是警惕的往后退了退,张元苦笑了一笑,自己曾经不也想过让宁梦琪能活的开心点么,离开自己的话,她或许会更开心的 “张元,你要干什么难道你敢在这欺负我妈?”柳灵灵进来的时候,看见了地上的一滩血,十分愤怒的说道。 此时宁梦琪和柳灵灵的妈妈还没有从刚才张元吐血的情况下缓过神来,一时间竟然没有人替张元辩解。 “张元,请你从我的车子里面滚出去!”柳灵灵站在宁梦琪的面前,一脸怒容的冲着一旁的张元说道。 “滚出去?怎么个滚法?我倒是想学学这种方法”张元冷哼了一声,缓缓的转身过去。 “如果你再不滚的话,我就报警,把你抓起来,到时候要你好看!”柳灵灵的嘴像机关枪一样,十分的犀利。 张元此时倒是觉的一阵的悲苦从心中涌起,他一脚迈出车门,张元扬天一声长啸,那啸声凄厉哀伤,就连柳灵灵的母亲听到后,都不觉心神一颤。 柳灵灵冲着张元消失的地方冷哼了一声。“这个张元就是个神经病,竟然在这耍无赖妈,梦琪姐,你们谁受伤了怎么会有这么多血” 柳灵灵见那滩血好大的一片,她有些担心的看着宁梦琪和自己的妈妈。 柳灵灵的妈妈之前就知道张元和梦琪的事情了,看着张元这么走了,她心里倒有些不是滋味,“婷婷,我和你梦琪姐都没有事情,这血是那个张元的” 柳灵灵一怔,她实在没有想到这些血竟然是张元的。“早就听说他吸毒了,吐血也是活该” 柳灵灵的妈妈并没有把宁梦琪和张元后来的事情告诉柳灵灵,她担心柳灵灵管不住自己的嘴,再说漏了,所以张元停留在柳灵灵的印象里,也只是那个落魄的痞少。柳灵灵的妈妈想着梦琪以后能好过一些,她也没有过多的替张元解释 “好了,没有事情了梦琪今天觉的身体怎么样了” 此时宁梦琪怔怔的看着地上的那一滩血水,一股难以严明的哀伤从寒冰冷玉那传来,在张元转过身去的刹那,宁梦琪竟然心里竟然涌现了一股想要哭的冲动,宁梦琪一时间有些奇怪,自己这是怎么了。 “梦琪姐,妈妈问你今天身体怎么样了?”柳灵灵见宁梦琪愣在那里,她过去轻轻的捅了捅宁梦琪说道。 宁梦琪猛的回过神来。“哦我今天的身体挺好的” 柳灵灵一旁拉着宁梦琪的小手。“梦琪姐,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保护你,我看那个恶少还敢来欺负你,他再敢来,我就让他好看!” 宁梦琪淡淡的笑了笑,一旁柳灵灵的妈妈也没有多说什么。“梦琪,走吧,咱们今天下午的飞机,到了德州,让你看看小姨的公司,你可是金融系的高材生,到时候你可要好好的帮帮小姨” 宁梦琪点了点头。“好的小姨” 张元从宁梦琪住所的门口出来,一时间竟然有些茫然,他竟然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要往什么地方去,他此时好像用奔雷脚一脚踏平山头来纾解自己心头的苦闷。 “你们放开我,胡传风,求求你放过我的妹妹吧求求你了” 张元正漫无目的的在街头走着,此时两个大汉拉扯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往张元身后的方向走去。而跟在那两个大汉后面的,则是一个穿着很是考究的男人。 “把这个臭娘们的嘴巴给我堵住,她再敢喊一句的话,就给扇烂她的嘴巴”那个衣着考究的男人说道。 “胡传风,你怎么对我都行,就请你放过我妹妹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还不行”那个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人用布给堵上了。 张元此时心头正有火没有地方撒,他刚想要上去暴打一顿这几个恃强凌弱不开眼的人的时候,一个身影直接站了出来。 “你们这几个人干什么,大白天的就在这抢人么?这可是法治社会” 说话的人留着一个十分干练的短发,一身的迷彩服,全身的穿戴也很是利落。 “你特么的是谁,竟然敢管我胡传风的事情,我看你就是特么的活的不耐烦了,你出去打听打听,有谁不知道我胡传风的大名!”那个衣着考究的人十分不屑的说道。 “你就是谁也不能大白天的抢人,赶紧的把人放下,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胡传风轻哼了一声。“你最好别对我客气,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的”胡传风说完,手一挥,那两个抓住女人的粗壮汉子直接扔下了那个女人,向那个干练的小伙冲去。 张元一旁冷冷的看着,出来打抱不平的那个小伙,身手不错,虽然不是古武武者,不过看他的架势应该是在军队一类的部门长期的进行着训练,所以收拾这两个粗壮的汉子不会有太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