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我是她丈夫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65章 我是她丈夫

失踪?张元的神情变的焦虑起来,如果宁梦琪在自己面前的话,哪怕她变成植物人,自己也会尽力把她治好的,可是她现在竟然莫名其妙的始终了 张元忙的开始想自己的仇家,张元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林家,自己前两天刚刚的挑了他们在北戴河的一个场子,而且端木秋岚也跑了,他们很有可能来种植基地惹事,这件事多数就是他们办的。 你马勒个逼!张元终于地球上最恶毒的话诅咒着打伤宁梦琪的人。“打伤宁梦琪的人,老子定要让你十倍血来偿!” 张元回来的当天下午,倒是并没有走,他找了一个处空地,将尉迟寸山送给自己的汇神汁的种子种了下来。不管怎么说,在地球上,没有灵草,一切都是白说。 张元种完汇神汁的种子,找来了朱轩雨,他本来想交代一下让朱轩雨帮着自己照看一下自己的那些灵草,可是朱轩雨却告诉张元任风儿他们回来了。 “张大哥风儿姐知道你现在在基地,忙的让我过来叫你,你赶紧过去吧”张元点了点头。“过两天我不在的时候,我在那种了一些种子,你帮我好好的照顾着,千万不要让别人给我伤害到。” 朱轩雨见张元说的郑重,她一旁忙的点头。“张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看好那些种子的” 张元从朱轩雨那过来,来到种植基地会客厅的时候,会客大厅里面传来任风儿一阵阵爽朗的笑容,从任家出事到现在,任风儿已经好久都没有过这样的笑声了。 任风儿此时心情不错,张元走到门口的时候,她也没有察觉,张元没有办法,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风儿.你找我?” 此时在郑媛媛也和任风儿在会客厅,任风儿一看见张元从外面走进来,她忙的一脸神秘的凑了过去。 “张大哥,你才我这次从春城带回来什么好消息了” 看着任风儿眉宇间浓浓的笑意,张元也知道事情的大概,白少兰为了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应该会扶任家一把,两方面应该已经谈妥一些合作了。 不过张元还是装着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不知道” 任风儿对于张元木讷的回答表现的很是不爽,她狠狠的白了张元一眼。“说出来吓死你,我这次可是带着和浩风集团有限公司合作的合同书回来的!” 张俪一旁掩嘴笑道。“风儿回来的时候都已经笑了一路了,她回来一听说你在这,这不就让你过来了么?我看啊,风儿现在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消息” 张元淡淡的笑了笑。“那还真的要恭喜你了” 任风儿一旁得意的笑了笑。“你们知道么,咱们吉省有多少人惦记着这份合同么。多少人知道咱们和扬东集团签了合同后,羡慕的要死么” “你就是要告诉我这个?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要走了”张元身边失踪了两个女人,他确实没有什么闲心坐在这分享任风儿的喜悦。 “快走吧,快走吧和你这样的人说你也不明白,张俪咱们不理他,咱们开瓶香槟好好的庆祝一下去。”任风儿冲着张元做了一个鬼脸后,然后直接拉着张俪走了出去。 张元揉了揉鼻子,然后直接从接待室里面走了出来,仰头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张元一时间竟然有些迷茫,天地茫茫,到底要去哪里找宁梦琪呢 梦琪你在哪? 找宁梦琪,茫茫的人海,一点线索,想要找到她谈何容易。不过张元并不打算放弃,就算是走到天涯海角,张元也要将宁梦琪找到。 张元买了一张去春城的火车票,去春城他也不过是去碰碰运气,他也不知道在那能不能找到宁梦琪。 等着张元买好了火车票,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走到了他的身边。 “叔叔,你是叫做张元么?” 张元眉头一怔,虽然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十分的乖巧,但是张元并没有关于这个小孩的任何记忆。 “我是张元,你找我什么事?” “一个姐姐让我把这东西给你”小女孩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张纸条塞到了张元的手里。 姐姐?张元忙的抬头看向周围,此时周围的路人行色匆匆,并没有找到指使这个小女孩给自己纸条的那个人。 张元接过了纸条,不过并没有打开看。“那个让你给我送纸条的姐姐长什么模样” 那个小女孩十分天真的想了想。“那个姐姐很好看她说这纸条上有你最关心的人,你快点打开看看吧” 自己最关心的人?在这一刻,张元的脑海里竟然不自觉的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宁梦琪,而另外的一个竟然是端木秋岚。 张元打开了纸条。上面写着‘宁梦琪在春城二道江区她已经没有性命之危,不过近几年的记忆已经都没有了,好自为之。’ 纸条上了了几十字,可能对方为了故意的不让自己看出对方的笔记,所以十分的潦草,不过此时得知宁梦琪还活着,他心里一阵的轻松。 意外的得到了宁梦琪的消息,张元心里虽然一阵的轻松,但是拿着手里的那张纸条,张元心里竟然有一种沉重的感觉,是谁给自己的纸条,难道是端木秋岚? 张元也无法判断这纸条是不是端木秋岚留给自己的,不过他有一种感觉,这纸条就是端木秋岚留给自己的,不过想想这可能性又不十分的大,毕竟端木秋岚现在自身还难保,她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不过那又会是谁? 想不出来是谁,所幸也就不想了,对方既然让一个小女孩转交纸条就是不想见自己,所以想也是图然。当天晚上张元就坐了火车赶往春城。 按照朱轩雨说的,当时那人两拳击碎了宁梦琪的防御盾,那防御盾都是张元送给宁梦琪护身手链所造成的。地球上能做到这点的并不多,张元能说出名来的,也就是恨生生和左尊者了,那样雷霆万钧的一击,宁梦琪现在会怎么样…… 神秘人给自己的纸条,那上面说宁梦琪没有性命之危,却并没有说她恢复的怎么样了,张元当下十分的挂心,到了春城后,忙的按照纸条上给的地址找到了宁梦琪的住所。 那是一个女子公寓,这公寓倒是十分的正规,公寓的门口还有保安,看样子应该是某公司内部的一个公寓。 “麻烦下,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做宁梦琪的人,我想要找她”张元到了保安室咨询道。 “哦你稍等一下”那个保安找了一会。“有的有宁梦琪这个人……” 张元见宁梦琪在这,心里的大石头也落地了。“我能见她么?” “请问你是谁,我好给你打个电话,里面是女子公寓,你进去不方便,要见的话,预计她也只能到外面来见你” 张元觉的保安说的也对。里面都是女的,自己一个男的进去确实有诸多的不方便。“我是张元,我是她的丈夫” “你是梦琪姐的丈夫?”张元的话音刚落,此时一个声音从张元的身后传了出来。 张元转身过去,一个穿着一身职业装的年轻女人站在了自己的身后,从她的神情来看,好像是对自己很有敌意。 “我是宁梦琪的丈夫,你认识宁梦琪?”张元一旁问道。 职业装的女人轻哼了一声,眼睛十分不屑的在张元的身上上下的打量着。“我是梦琪姐表妹,柳灵灵。” 表妹?那应该是梦琪母亲那一边兄弟姐妹的孩子了?张元对于宁家的人讨厌至极,但是对于宁梦琪母亲这边的亲人,倒是没有什么印象,不过既然是宁梦琪的亲人,张元也没有在意她之前的眼神。 “我现在想见一下梦琪,我要给她看看病”张元一旁淡淡的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梦琪姐被你害的还不够惨,你要把梦琪姐折磨成什么样”柳灵灵有些激动的说道。 “灵灵不要那么无礼,既然是梦琪的丈夫,你就让他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他说”此时一个沉稳的中年女人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说话的中年女人长相倒和宁梦琪很是相像,虽然年纪大了以后,体态发福,不过光看她的容貌就能断定她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一个极美的美人。 “我是梦琪的小姨你是张元吧我的车子在那面我和你谈谈” 张元虽然能够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他们并不如何的欢迎自己,但是张元能看出来她们对宁梦琪的关心,张元当下也没有拒绝直接跟了过去。 停在马路旁有一辆小型的房车,张元虽然说不出这房车的品牌,但是光看就知道能用的起这样车子的人绝对是相当有钱的人。张元跟着中年女人上了车,柳灵灵却被自己的妈妈留在了车外。 “我是柳灵灵的母亲,你可以叫我梅阿姨梦琪这孩子是我大姐留下来的孩子,当年我们家就不同意姐姐和宁家的婚事,所以我们和宁家并没有多少的往来,到我姐姐去世的时候,我们本来想去接梦琪回来抚养,可是宁家的人没有同意,一晃多少年过去了,等着我们知道梦琪消息的时候,她已经现在这般大了” 一上车柳灵灵的母亲就很得体的将自己和宁梦琪分离多少年的原因讲说了一遍。 “梅阿姨,我想知道,梦琪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我听说她失忆了,我想过来给她治病” 柳灵灵的母亲微微的摇了摇头。“梦琪是我的亲侄女,她的病我会找最好的医生给她看,这一点你不用费心了” “可是我是梦琪的丈夫,我妻子的病应该我来治疗”张元眉头皱了皱说道。 柳灵灵的母亲看了一眼张元。“张元梦琪嫁给你,是她的悲哀,她完全就是宁家为了拉拢张家所充当的工具而已。我求求你放过她我调查过你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你想要女人有的是,你就放过宁梦琪吧” 从柳灵灵母亲的话里,张元知道自己在古武界的事情,这个女人应该都听说过 张元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我想您了解的事情可能不够全面,我和梦琪这一年来,感情十分的要好,我相信只要我见到梦琪的话,你就会明白的,她跟我在一起并不是因为家族的压力,她是真心的喜欢和我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