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蓬莱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63章 蓬莱

他老老实实的说道。“我把幽冥教进攻山门的事情告诉了静因门主,不过有些奇怪的是,她似乎根本就不如何的关心,好像是心有成竹的模样……” 张元眉头皱了皱。“那排查内奸的事情呢?” “这件事情,她只是简单的走走过场……”王跃说完这番话后,沉吟了一下说道。“师傅,我觉的最近的静因门主好像是有些不对劲!” 张元有些不解的看着王跃。王跃接着说道。“最近峨嵋内频繁的有人员出山,而且据我所知,现在有七八个峨嵋的弟子出山后,三四天了,都还没有回来过……我之前和静心了解过,峨嵋之前出山弟子都是由长辈带着的,像现在这样的情况很少见……” 张元想了想。“还有别的什么可疑之处么?” 王跃接着说道。“除了这个,静因前一阵曾经也出山过一阵,一连五天没有回山,毕竟我们只是来帮忙的,有些话我不方便问……” 张元点了点头。“这些事情,你先装作不知道就好了,等着有时间,我去看看这个静因到底要干什么好了……” 王跃点了点头。“是……师傅……” 王跃又和张元聊了一会不相干的事情后,这才回去,张元这个时候也有些坐不住,这次回峨嵋,他也感觉到了静因的神情有些冷淡,此时有强敌在外窥视,自己带人助拳,她不应该这样才对啊…… 当天晚上有人来忙请张元,张元只当是老祖宗得知自己来了,所以才过来请的自己,当下张元也没有耽搁,在峨嵋弟子的带领下向主峰金顶堂赶去。 不过等着张元来到金顶堂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此时金顶堂内一片肃然,峨嵋弟子几乎全都站在了金顶堂外面的演武场之上,一时间肃杀之气颇浓。 张元赶到金顶堂门口的时候,静因一副淡然的神情站在那。张元感觉到静因身上有一股很是不善的气息,而且看这架势竟然是对着自己。 “张元……本派镇山的圣物呢……”静因一脸凝重的问着张元。 张元眉头一皱。“你们的圣物应该问你们自己啊,怎么会和我有关系。” 静因冷哼了一声。“看来你是想抵赖了,不过你想赖也是赖不掉的,因为我已经找到了你偷走圣物的证据了。” 静因冲着身后一摆手,两个峨嵋的弟子带了一名女弟子上来,这名女弟子是负责照顾渡厄老祖的弟子。名叫孟荣华 “荣华,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静因淡淡的说道。 “张元他……是他偷走了圣物……”却原来是上次张元收葫芦的时候,她在山洞外看到了,当时她却没有和静因她们说,此时到是说了出来。 张元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张元对这个孟荣华印象倒是不错,不过他没有想到,他竟然直言自己偷了峨嵋圣物。 “张元你还有什么说的……”静因一旁冷冷的看着张元。 张元轻哼了一声。一股火气涌了上来,自己本来就是为了帮峨嵋而来,自己来了,他们竟然误会自己偷他们的圣物…… “先不要说我看不上你们所说的那个圣物,就算我想要拿的话,我又怎么会让你们发现” “张元……念在你之前帮过峨嵋,我不想难为你,只要你交出来圣物,我们就不会难为你……”静因一旁说道。 “我师傅说没有拿就是没有拿,我看你就是血口喷人!”王跃一旁站了出来,紧紧的将张元护在身后。 静因连看都没有看王跃一眼。“张元,你自持修为在我等之上,就要欺辱我们峨嵋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布阵……” 静因的话音刚落,静因身后的众峨嵋弟子纷纷的把八卦之像站好,法器纷纷的掏了出来,对准了张元。而在这些人里,让张元很是奇怪的,连赵芬和白无影也在其列,看他们的架势,竟然一脸的认真。 “赵芬,你是不是傻了,你知道你用法器对的人是谁么?”王跃有些愤怒的冲着赵芬喝道。 “得罪了我峨嵋的人,都是我峨嵋的敌人,就算是我的亲人做出了对峨嵋不敬的事情,我也会站出来的。”赵芬说道。 静因一旁冷冷的说道。“张元,就算你修为再高,这些人的法器一起打向你的话,你也绝对无法招架吧……” 张元看了一眼赵芬,后者一脸果决,张元嘴角微微的一扬,转身抓过王跃的手。“我们走……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 “你以为你能走的了……”静因说道。 “如果你想峨嵋灭亡,你大可试试向我动手……”张元头也不回的走去。 静因脸色凝重了下来,最终没有下任何的命令。 王跃狠狠的瞪了一眼一旁的静心。“赵芬,你彻底伤了师傅的心了……”说完转身跟着张元走去。 赵芬看着张元走远的背影,她狠狠的咬着嘴唇,眼泪簌簌的落下,在她一旁的白无影也是神色十分的哀伤……张元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门主就这么放他们走?”一个峨嵋的弟子问到一旁的静因。 静因看了一眼那个弟子。“不然呢?难道你真的想看我们这些人被张元杀掉么?” 那个弟子忙的低下头不在言语了,静因看着张元的背影,脸色虽然没有如何变化,但是他的神情却多了几分的平和…… 幽冥山,幽冥圣教总舵。 恨天生盘膝坐在虎皮之上,此时他正在运功,而在他面前摆放着的,却是一个宝盒,盒子是开着的,里面静静的躺着一面镜子,如果此时有峨嵋弟子在这里的话,一定能认出这就是峨嵋的圣物“太昊神镜”。 却原来张元以为峨嵋弟子所说的圣物是葫芦,而她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葫芦,她们所说的圣物是这面“太昊神镜” 太昊神镜,黄帝轩辕氏所炼。却是一直为峨嵋的镇山这宝,不足外人道。 而峨嵋也一直秘而不宣,可是这一次却是让幽冥圣教的内奸给偷了出来,交给了恨天生。 呼……斯狠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当他看见面前的两个物件的时候,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得意。太昊神镜威力无比,现在落入自己之手,只要自己学会使用的方法,自己必将无敌于天下。 “这大好河山真正的主人……是我!” 转眼已经到了中元节,这一天在华夏国有一个说法,那就是赏菊吃饼。 宁梦琪这些天也没有什么安排,早上的时候照例运功,寒冰冷玉现在对她修炼起到的作用越来越明显。 任风儿现在还在春城城陪着白少兰,王跃陪张元去了峨嵋的峨嵋山,郑媛媛平时也很少来,所以此时的凤凰城别说里面,倒是只剩下宁梦琪和朱轩雨了。 不过别墅倒是早就装修好了,这次宁梦琪到也是把个别墅装修的素雅大气,从外表的看上去倒也和别墅群里别人家的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内里的却不一样了,一看上去就有一种飘然物外的感觉。 “梦琪姐……今天可是重阳节啊,你还这么用功啊……” 宁梦琪刚刚运转了一个大周天,朱轩雨走了过来。 “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不练功的话不也是闲着么?”宁梦琪一旁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惜婉姐,你想不想出去走走,听他们说今天夫子庙可有一个庙会,好像很热闹的……”朱轩雨一旁说道。 去赶庙会?宁梦琪顿时也觉的心里有些长草了,哪个女孩子不喜欢热闹呢,最近大华的事情多,自己很少有时间出去,难得碰上一次庙会,正好可以出去看看。 “好啊,正好我也想出去走走,不过你要等等我,我要回去换件衣服……” “那我在门口等你好了……。惜婉姐可不要打扮的太好看了啊,要不然我都不敢站在你身边了……”朱轩雨和宁梦琪相处的这段时间也处的熟悉了,所以平时倒是经常开一些玩笑。 宁梦琪白了一眼朱轩雨。“就知道拿我开心,快点去准备吧,不要等着我们两个到了的时候,那个庙会已经结束了……” 朱轩雨和宁梦琪各自换好了衣服,就往庙会赶去。今年的庙会据说是一个港商资助的,所以庙会上十分难得的还有一些民间戏法还有皮影戏的表演,宁梦琪和朱轩雨平时也都是在电视里面看到,现实中倒是第一次看,所以两个人流连在庙会的人流之中,好不自在。 此时在拥挤的庙会的人群里,一老一少的两个男人前后的走在人群之中,两个人的穿着都有些明朝文人的样子,不过因为是庙会的原因,不少人还以为他们是故意穿成这样,所以众人也不觉的如何的奇怪。 年少的那人一边走,一边的对着周围的事物进行品头论足着。“师傅这里还是不如我们蓬莱,逐名逐利……”这个年轻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们其实和活着的尸体没有什么两样” 年轻人身后的老者一脸赞赏的点了点头,他对年轻人总结的话十分的满意。“宵旭……你是蓬莱内年轻弟子中最有成就之人,你初入俗世,就能有这样的见解,我很高兴……” 被叫做宵旭的年轻人下巴微微的扬了扬。“师傅,你放心,我出来看看俗世也不过就是好奇心使然,我绝对不会像大师哥一样迷恋尘世,最后让您老伤心的……” 那老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满是赞赏的看了一眼宵旭。“宵旭,你悟性第一,现在修为即便是一些长辈也不如你,八百年前蓬莱第一人徐福飞升仙界……我希望宵旭你也能做到那一步,能否飞升仙界……” 宵旭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师傅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不过师傅,有件事我不明白……” 老者此时心情似乎不错。“哦?什么不明白,你说出来我听听……” 宵旭傲视着周围的路人。“我们蓬莱比那些所谓的古武门人要强那么多,为什么我们却要隐居避世……即便我们不跟他们争一日之长短,但是我们也没有必要偷偷摸摸的过生活啊……” “我们蓬莱讲究的是个人修为,俗世的纷争和我们都没有关系,古武界的人如何,跟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就如同世界之大,可都那些世俗人控制着,古武门人一样不过问一样……” 宵旭点了点头。“师傅……弟子明白了……我们追求的是飞升成仙,而古武门人追求的是延年健体,世俗人追求的名利财色……”

上一篇   第262章 渡厄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