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夏宫会所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37章 夏宫会所

“夏宫商务会所”这里是燕京有名的一处会馆,这里是集食宿,娱乐于一体的一个高级会所,来这里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平民百姓,有人传言这里是林家的产业。 夏宫商务会所原本是晋城的一个煤矿大亨投资经营的,这里无论装修还是从服务水平上来说,都是整个燕京最好的,所以一般接待外国友人,还有一些重要的客人,燕京政府都会把他们安排到这里。 林子奇此时半躺在商务会馆001号包房内的沙发上,而同在这个屋子里的,除了他的秘书外,还有一个穿着考究但是一身邪气的青年。 这个青年身上穿的都是名牌的西服,不过看上去还是有些瘦弱的身形,还是没有传出来这套西服应该表达出来的气质。看上去十分的不和谐。 这个人青瘦的脸上寡而无肉,眼神却如刀锋一般的锋利,此时和林子奇同坐在沙发上,不过光看气场的话,这个青年就要比林子奇显得阴狠许多。 “林兄弟,现在还不是报私仇的时候,现在主要的精力都要放在怎么样的打压任家手下的那个钢铁厂。”这个青年一脸阴沉的说道。 “张凤龙,你也知道的,我哥哥林子琦是死在了你们家的张元和江家的手里,我和哥一胎双生,他死了,我怎么可能不给他报仇,不先把这个仇报了的话,我晚上睡不着觉啊,而这个任家却是张元的背后靠山,要想把他们弄倒,可不是个容易的事情。”林子奇说道。 林子奇不敢惹这个叫张凤龙的,他也是张家新生代的代表性人物,是张智兴派过来帮助自己的。这次对任家出手,以张凤龙为主,林子奇为辅。两大家族联手,想把任家连根拔除。 “我知道……所以我才让张力彬和张力方去帮你一把……”张凤龙淡淡的说道。 “张元还是任家二药厂的总监,杀了他,对任家也是一个打击……”林子奇调查任家的时候,自然知道张元对于任家来说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只要把张元给杀了,蓝心梅那个妖精就没有了后台。我们就可以不听他们这些老东西的了,不过我们却是不能让你家的家主和我爷爷知道我们的计划,表面上还是听从他们的安排,可是现在看来,张力彬和张力方就是两个废物。你们家的那个林申也好不到哪里去。任国华都放出去好几天了,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到你身边,我看就你这样的手下,你还想当将来林家的家主,简直就是作梦。”张凤龙说道。 “张凤龙你的人情我先记下了,以后我定要加倍奉还就是!不过你对我说话的口气要客气些,别这样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你家的废物我管不着,可是林申却是我这边得力的手下。”林子奇和他哥哥林子琦完全不同,他哥哥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上学不好好上,整天价就知道追求美女。最后死在了江家人的手上。 可是林子奇可不同,他是个有野心的人。而且对于家主林峰他表面上是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可内心里早就盼着他这个堂早点去死了。可是自己的爸爸林刚却是对林峰唯命是从,这让他嗤之以鼻。可是碍着老爸的面子,他也不说什么。 其实林子奇早就培养了一批忠于自己的手下,那林申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林子奇所谓的报仇也不过就是一个借口,他也是想要称雄的男人。 不过这个张凤龙他还是有些了解的,这个张凤龙从小就被张智兴给送到了国外的军事院校接受教育,等他有了实力之后,又把他秘密的送到了幽冥圣教,那还是张智琛帮的忙。 这个张凤龙这了试验自己的实力,独自一人戴着面具抢了一家银行,当时因为这个轰动一时,为了抓他,武警出动了一个大队,甚至上面还下达了可以射杀的命令,并且还动用了不少的特殊手段,可是人家硬是在重重的包围中神不知鬼不觉的走了。 对于这样的人,林子奇还真就有些怵,可是怵归怵,他可不想让张凤龙压着走,那以后自己当权后,还不得一直受他的气啊。 看着林子奇的样子,张凤龙一下笑了起来。不过笑声却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张凤龙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曾经在数九寒天下到深海里去训练,把自己给冻坏了。所以他这个都显得阴冷得很。 “我行佩服你有这样的勇气,敢这样和我说话的人不多,不过我不会和你计较,谁让我们现在是合作呢。”张凤龙对着林子奇说道。 听着张凤龙的话,林子奇松了一口气,他也就是强撑着,张凤龙给自己的压力,让自己就快要爱不了了。这时听到张凤龙说不和自己计较,才放下了自己悬着的心。 “说说任家钢铁厂的事情,你有什么样的打算!”张凤龙直奔主题的说道。 林子奇搓了搓下巴。“那钢铁厂是任家的产业,在本地政府多年来都给着保护,现在想要打击他们的话,想从正面打击是不行的,毕竟慑于任家的威信,虽然说任家现在正在接受调查,而任老头和任国强也被软禁着,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各个部门还是不敢妄动的,现在能动摇他们根本的,就只有让他们内部生乱!” “你有什么样的打算?”张凤龙问道。 “我想过了,一方面说他们做假账,然后指责他们偷税漏税,责令他们停业整顿,只要他们的钢材卖不出去……” 张凤龙摆了摆手。“我们不是要他们亏损,是要他们彻底倒台。并且永不翻身。” 林子奇略想了想。“那就派人打进他们内部,作假证据,说任家把高端科技产品卖给国外,再让你的人去给他们放进去勾结倭国的证据。最后把任国华杀了,他们就彻底废了。” 张凤龙盘算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林申说的这些事情都并不难做,可是对于那个要栽赃的人却是不好找,这个人得熟知任家钢铁厂的操作才行,可是从哪里去找这样的一个人呢。 “不过张凤龙,那个任国华就必须不能留在这个世上了,要不然的话就算是我们做足了所有的事情,他不认罪,那也是白费了心机,只有他死了,还是自杀的,这件事才能做圆了……”林子奇说道。 张凤龙轻哼了一声。“这个你倒是可以放心,只要说是我说他是自杀的,他就一定会自杀,不过你想好让谁去栽赃了吗!栽赃的人可是不能留着的。” “那不是现成的吗。我想他这几天也就到了。你不是还说他是废物吗!”林子奇说道。 “你是说……”张凤龙话没有说完,就听到那个秘书对他说道:“林申来了,还带着一个律师。” 说着话,门开了,林申和那个律师走了进来了。 “噗通!”还没说话,林申就先跪下了。对着林子奇说道:“子奇,我错了,事情没有办好,任国华无罪释放了,而张元知道了是我们林家在后面捣鬼。” 林子奇脸上这时却是一点表情也没有了,他只是看着林申,却没有说话。 “我知道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所以不用你说我马上就自裁。不过,我想这些事你一定想要知道的,所以回来向你汇报一下,任国华已经带着任风儿去了钢铁厂,那个张元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大笔钱,他们现在不会缺钱了。而那个张元好像就在近期就会来燕京了。我说完了……”说着话一反手,手上正有一把瑞士军刀向着自己的脖子就划了下去。 “啪”手上的刀却被林子奇给打掉了。然后林子奇看着他说道:“你这条命先留着,还有点用,不过我不明白你带着这个人来有什么用啊。”林子奇说的却是那个律师。 “这个他知道的太多,可是却又有些用,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他好,所以就他暂时给带了回来。”林申说道。 “你这个人好奇怪啊,这么简单的事也不知道怎么做了,还要我帮你不成吗?”林子奇向着林申说道。 “是!我知道怎么做了……”说着话向着那个律师举起了手里的刀子。 此时那个律师也听明白了,这是要杀自己了,原来林申不杀自己是想让林子奇做决定啊。这时候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向着林子奇就跪了下来,嘴里说道:“不要杀我,请不要杀我,不管你以后让我干什么都行,只要不杀我。”说着话,裤子就吓的湿了,却原来是吓尿了。 林申看着那个律师,嘴里说道:“没有用的,怪就怪你知道的太多了。”说着话,抱住了那律师的脑袋,手里的刀子向着那个律师的脖子划了过去。 “啪!”却是林申手里的刀子掉到了地上,。 “不过,看来今天你们却要失望了!”包间的房门被打开了,张元缓缓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然后缓缓的关上了房门。 “张元!你怎么来了。”林子奇的脸色阴沉着说道,上次宁家举办的求婚宴上,林子奇看到过张元。 张元满不在乎的打量了下屋里面的几个人,这个林子奇不过就是一个草包,林申也不过尔尔,不过那个张凤龙却有两下子。 至于那个秘书和律师就完全可以不用放在心上了,那就是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而已。不过那个律师他不能杀,他还有用。现在张元的眼里也就只有张凤龙还可以一战了,不过对于元婴期的张元来说,张凤龙也就是一盘小菜而已。 张凤龙缓缓的站了起来,他的眼睛从张元的身上打量了一遍。张元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那股气场让张凤龙竟然有一种紧张的感觉。 “你他妈/的聋了,我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林子奇大声的说道,被张元给直接无视了,他的感觉很不爽。 张元揉了揉鼻子。“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堆。你不会问问你的手下啊。”而此时那个林申还站在那里发傻呢。为什么这个张元会在这里啊。 “我也不知道啊!”听到张元说让林子奇问自己,林申忙答道。 “你就是张元!”张凤龙站了起来,眼神中满是杀气的说道。 “上次选家主的时候,我不在家,所以不认识你,可是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吗。”张凤龙对着张元说道,张元这个名字耳朵都快听出了茧子了,可是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