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还想逃吗?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28章 还想逃吗?

边浩然后来一下失踪,张元来到昆仑派隐居之地,却是没有见到这个昆仑掌门,朱轩雨一直对这个耿耿于怀,她从小在边浩然身边长大,从没离开过他,就算是离开也是在昆仑结界内,可是这次倒好,一下子全都不见了,生死不知,而且在沙漠绿洲的时候,别的门派的长老门人都死了不少,可是却偏偏昆仑的人一个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看到了昆仑的人,就一定要问清楚了。 眼前的王天玉是边浩然的表弟,此人身上倒也有些昆仑派的影子,看上去也是昆仑的高手了,不过对张元来说却也是微不足道的。 “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们会失踪,又为什么会去抢青帮的地盘?”嘴里说的是能不能,可是那样子,如果王天玉说谎的话,张元也不会让他轻松的。 “其实没什么的,只是表哥知道是龙头老在假借恨天生幽冥圣教的名义收拾名门正派,所以带着我们隐藏起来了,并且趁此机会把自身的实力再次提高,他本来就是超级高手,这些年一直和幽冥圣教对着干,这次既保护了自己,也提升了自己的实力,至于朱轩雨,浩然掌门认为她和你在一起是最安全的,所以就先暂时把和她断了联系,他说这个时候要先把这个第一大帮青帮全都拿下来,再去找朱轩雨。” 王天玉到是知无不言,在他心里这个张元实在是太尿性,自己还是不得罪的好。 听王天玉说完张元倒是没有说什么,有些事王天玉知道的不一定是真的,就像边浩然以前是幽冥教的傀儡的事,他一定不知道,这么看来,边浩然现在肯定是比以前强了,所以才抢夺青帮,说不定王怀东和那几届帮主都是他杀的呢,不过现在还真就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事,当务之急是任国华的事情。 “那个木原二郎现在在哪?”张元现在最挂记的还是这个木原二郎,毕竟只有抓到额他,任国华的冤狱才有被洗刷的可能。 “这个木原二郎哪里得罪到您了么?”王天玉见到过张元一个人在武林大会上对付幽冥圣教手段,刚才张元露出的隐身术,还有打退那两手下的手段,王天玉哪里敢在张元面前摆老大的谱子。 “我必须抓到他……”张元也没有和王天玉多说,虽然王天玉现在表面看上去还是昆仑青帮的人,可是这个人的嘴巴实在是不敢恭维。 王天玉见张元没有说缘由,他一旁接着说道。“这个木原二郎前一阵子就来了,好像是幽冥教的人安排他做了一件什么事情,现在防止被人追杀,现在躲在我这……” 王天玉回答的老实。 张元点了点头。“你现在也在替幽冥教做事?” 王天玉脸上露出了一些无奈。“我被他们逼着服下了抚心丹,吞服下这东西的人,可暂时提高自身实力,但只要是对幽冥教不忠,那么就会身体爆裂……我在昆仑中有老小,我不想死。”王天玉说的实在。 张元用神识在王天玉的身体里面扫了一下,这个王天玉的身体里果然有些不一样,他的体内也有一个和姚国庆身体内差不多的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色东西。 张元当下也不说话,乒乓两掌就拍了过去,这两掌直接打在了姚国庆的胸口上,顿时那个拳头大小的白色物体被姚国庆吐了出来。 “你以后可以做回自己了,抚心丹对你已经没有用了……”张元一旁淡淡的说道。 王天玉此时仍然觉的胃里一阵火烧,可是看着地上那白色的拳头大小的物体,他简直震惊的合不拢嘴巴,王天玉知道这抚心丹其实是蛊虫的一种,据说是南仁名蛊虫大师所制,这东西根本就无法排除体外,没有想到张元不过简单的两掌就将这蛊虫给逼出了体外。 张元又用真气帮助王天玉理顺了一下浊气,王天玉这才感觉舒服了不少。 “现在可以告诉我木原二郎现在去哪了……”张元一旁说道。 王天玉十分恭敬的说道。“木原二郎今天晚上要离开湖滨,他说让我们不要大张旗鼓,不让我们送,他现在应该已经收拾好东西,在火车站了……” 张元眉头一皱。“木原二郎说没有说要去哪?” 王天玉略沉吟了一下。“这个木原二郎说,他好像是要回国……大宇哥,我现在就给在火车站附近的兄弟打电话,让他们把木原二郎拦下……” 张元看了一眼王天玉。“看见人直接扣下……” 王天玉一旁点了点头,然后他忙的给手下的小弟打过去电话。“……你们在火车站看见木原二郎,马上给我拦下来……他要是敢反抗,就打残这狗日的……” 王天玉挂掉电话。“张大哥,火车站的兄弟已经交代了,只要木原二郎一露面,肯定就给他留下……” 张元点了点头,有了王天玉的帮助,抓木原二郎的话也方便些。 张元轻声笑了笑说道。“你年纪比我大,不要叫我哥了。以后叫我张元就行。” 王天玉一旁一笑。“能者为先,别说我现在是湖滨的老大,就算我是以后青帮的老大,我该叫你哥还是叫哥……” 在道上,有能力的人背景深厚的人,都称为哥,这算是一种尊重,张元的实力这么流辟,王天玉必须叫一声哥。 张元见对方这么说也不再坚持,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到木原二郎,这些繁文缛节什么的,都不必太计较。 “我这有车,咱们现在一起去火车站好了,这些天我看够了这王八蛋在我面前嚣张跋扈的样子,我早就想收拾这个王八羔子了……”王天玉活动着手腕说道。 要不是因为抚心丹的原因,王天玉才不鸟这个倭国人,而这个倭国人仗着身后的幽冥圣教,嚣张跋扈的,王天玉早就想收拾他了…… 张元坐着王天玉的车赶往火车站,这里本来离着火车站也不远,所以十分钟不到,他们就来到了火车站。 王天玉刚下火车,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王天玉看了一眼电话,打电话来的,正是自己安排在火车站的那个小弟打来的。 王天玉接起电话直接问道。“有没有抓到木原二郎……” “天哥……那个木原二郎知道我们要抓他,他直接打翻了我们好几个小弟,现在正在火车站外跑……” 王天玉忙的向火车站出口看去,此时在一个身形十分慌忙的从火车站内跑了出来,然后抢了一辆轿车就往外跑。 张元这个时候,也已经用神识锁定了这个人,这个人的形象,和姚国庆脑海的那个人一样,这个人就是木原二郎。 王天玉冲着自己手下的小弟喊道。“都他妈/的上车,把这个狗日的给我抓住……” 木原二郎的车子一路急速的融进了车流之中,为了不惊动那些平民,毕竟不能在这里过分惊人的手段。 所以张元直接钻进了王天玉的车子,王天玉亲自开车,一脚油门轰到底,车子发出一阵刺耳的加速声,向木原二郎逃窜的方向追去。 张元这个时候也不敢大意,他紧紧的用自己的神识注意着那个木原二郎,那个木原二郎的车技不错,有好几次,都差点把王天玉甩开,但是,张元有神识,才不至于跟丢,不过这个时候,王天玉那些小弟开着的车,却早就已经看不见踪影了。 木原二郎的车子一路向北,很快的就冲出了市区,王天玉开着车子也追了出去,这个时候,马路上车辆很少,木原二郎开的车子倒是能够直接的看到。 车子出了城,追了能有三四十里山路,越过一个山岗的时候,张元他们就发现了木原二郎的车子停在了路旁。而在木原二郎车子的车子边上,站着四个穿着黑衣的人。 “他娘的,这个狗日肯定是打电话求援了……张哥,那几个人很有可能是幽冥教的……”王天玉握着方向盘,一脸警惕的停下了车子。 张元早就用神识扫过去了,那几个人确实都是幽冥教的人,却只是普通的高手而已。 张元满不在乎的下了车,那个木原二郎现在正躲在四人的身后,只要这个木原二郎不跑,张元就有把握把他抓住,别说现在是四个寻常的幽冥教弟子看护他,现在就算是恨天生在这的话,张元也肯定要把这个木原二郎带回去的。 “王天玉,你是不是不想要命了……你可是吃了抚心丹要效忠宗主的人……你他妈/的就不怕那忠心丹直接爆了么?” 王天玉眉头微微一皱,虽然张元从他体内逼出了一个拳头大的白色东西,但是他也不确定那个东西是不是就是那个蛊虫…… “怕了我就不来了….”王天玉说完,直接从车里抓出一把砍山刀,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他就已经什么都不怕了。 那个魔宗弟子嘴角一扬。“那你他妈/的就死吧……”他话音刚落,他就从怀里掏出来了一个哨子,那个哨子瞬间的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响声。 看见那个弟子掏出哨子的时候,王天玉脸色就是一沉,他知道那是专门用来引发他体内蛊虫的东西,只要这个东西一响,那自己必死。 可是那个哨子的声音响过,王天玉仍然没事人一样的站在那。此时那个弟子一脸不相信的看着王天玉,然后他又看了看那个哨子,一时间他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哨子坏了……、 王天玉此时心里暗暗的庆幸着,原来自己身体内的蛊虫果然是被排出去了,此时他才暗暗的庆幸自己早早的认出张元的身份,要不然的话,自己岂不是这辈子就完了…… 张元这个时候,直接冲杀了过去,那个幽冥教的弟子还没有放下手里的哨子,张元随手一甩,一阵阵劲风直接刮了过去,除了木原二郎以外那四个幽冥孝的弟子直接被掀翻在地,此时连动也动弹不了一下了。 张元从步入元婴期后,掌握的法术就越来越多,现在使用的就是暴风术,现在张元的级别还小,到了渡劫期的时候,这暴风术掀翻一艘航空母舰也不在话下。 木原二郎本来以为魔宗的弟子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全,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轻松的就把幽冥教的人解决了,那可全都是高手…… 张元走到了木原二郎的面前,脸色冰冷的看着木原二郎。“还想逃吗……?” 木原二郎浑身一颤,他往后退了一步。“你……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