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皇族的宝藏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24章 皇族的宝藏

“张元,你认识我恩师西虚元子吗?”尉迟寸山捧着那个羊皮,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张元。 在紫竹山庄外面的时候,尉迟寸山就怀疑张元和虚元子有些关联,张元的很多身法和虚元子的十分的相象,这时看到这块石头不禁就把他们二人联系到了一起,却原来虚元子在世的时候,尉迟寸山曾经看到过他拿着这块石头。当下才会向着张元发问。 张元倒也没有隐瞒自己找到了虚元子修炼的山洞,以及雪貂闪电和大白,怎么得到了他的炼丹炉和空间手镯,全都是向着尉迟父子说了一遍。 听着张元的讲诉,尉迟寸山不禁唏嘘了一番,然后才向张元说道:“想来元你你还不知道了我恩师和峨嵋老祖宗的事情我恩师当年想老祖宗结成夫妻,但是老祖宗不舍得一身的修为,你也知道,峨嵋的弟子破身之后,都有八成的功力转到男方的身上,所以两个人虽然情愫暗结,但是却始终没有办法迈出那一步” 尉迟寸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神中满是唏嘘。“恩师后来负气而走,恩师出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走,只是后来收下了我这么个记名弟子,我们二人在烟囱岭山中修行了很长时间,后来恩师悟透了修行的大道,竟然不再迷恋世间的情份,不在出现到世间来了,最后把我也赶了出来,那时我们一直都是住在山上的,却没有那个山洞,想来是我走了之后,恩师才发现的那里。” 张元听完也是一阵的感慨,在峨嵋山的时候,张元帮助渡厄老祖进入到修真行列,却没有想到老祖宗虚元之间还会有纠葛,更没有想到的是,老祖宗竟然为了八成的修为,而放弃了一段姻缘,看来情之一字又能有几人能参透。 “那这上面的文字您老认识吧。”张元指着石头上面的文字说道。 尉迟寸山点了点头。“这却是恩师天大的秘密,但是这东西到了你手里,恩师也已游,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 尉迟寸山说道这的时候,回头冲着尉迟春霞说道。“春霞,你先和你二叔出去一下。不要叫人来打扰我们。” 尉迟春霞点了点头,然后和尉迟俊峰一起走了出去,却也是一步一回头,在尉迟寸山的目光逼迫下关上了房门。 尉迟寸山在他们叔侄俩走了出去之后,才向着张元说出了一个秘密。 原来这虚元子是前朝的皇族侍卫,在改朝换代的时候,带着前朝皇族的一支后裔逃到深山,安顿好后,一直守护了许久,最后看到他们都生活的很好了,而且自己也悟道了,这才离去。 这支皇族里面其实就有人带着这块石头,这石头是一处宝藏开门石,不过那宝藏却没有地图了,只有把这石头和地图上的字合起来才能找到那宝藏。 虚元子护了他们几辈人,最后走的时候,他们无以为报,就把这石头给了虚元子,可是一个虚元子并不感兴趣,再一个也找不到那地图,所以只当个纪念品而已,后来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就把它给丢了,却不知道为什么让拍卖会的人得到了,想来得到的人也知道这事,所以才会把它当成宝贝去拍卖。最后却是让张元得到了。 交待完后,尉迟寸山把那上面的字全都给张元翻译了出来,用纸写了下来,这才又叫尉迟春霞二人进来。 张元的眉头皱着,把那个翻译过来的纸放到了空间手镯里了,这件事情没有人再关心,恐怕也是因为找不到地图所致吧,可是自己却看到了朱轩雨背上的纹身那又是怎么回事呢,想来那皇族不是没有地图,而是不想去拿那宝藏吧,看来那皇族的人并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是说给虚元子听啊。还是这里面还有什么不能为外人道的事呢,为什么会这样张元可就想不明白了。 既然这个事情自己已经全都知道了,虽然还有好多地方张元不懂,但是最起码现在自己知道怎么回事了,当日自己看到朱轩雨后背的纹身时也想到那是一个地图,却没有想到会自己后来得到的这块石头有关,当下也就不丰想这个事情了,要知道宝藏这种事情,并不是想要就能找得到的,是自己的它怎么也逃不掉,不是自己的强求也没有用。自己是修仙之人,手上的钻石就足够自己用的了,还管那虚无缥缈的宝藏做什么。倒是得想想办法,多找到些灵气,再提升自己的实力才对,刚才和左尊者相斗都有些吃力,如果那一天和恨天生那样的高手对上了,还不是必死无疑啊。 知道了石头的用处,张元又帮着大家一起收拾了一下,中午吃饭的时候,尉迟春霞特意做了不少的菜,大家经过生死,肚子正好也饿的很了,众人倒也是一阵风卷残云。 “老大,咱们这次得罪了幽冥教的人,他们应该不会善罢甘休才对,咱们要怎么办,要不要试试请青帮本部的人过来帮忙”一个光头男一脸担忧的冲着尉迟俊峰说道。 光头男虽然不是修武之人,但是左尊者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简直太过恐怖了,对方几个人就把这些人打的如此狼狈,要是对方大规模杀将过来的话,那么这些人肯定都是有死无生。 尉迟俊峰之前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情,此时听见手下问起这个事情,尉迟俊峰微微的摇了摇头。“青帮内现在昆仑派的边浩然做帮主,群龙无首,他的人根本就不会出来帮忙的,再则,就算是他的人出来,他们在幽冥圣教的面前也都是白给况且,这昆仑派接管青帮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张元听完淡淡一笑,想来是自己帮助边浩然把身上的毒解了,边浩然不想再隐忍了吧。不过抢去一个青帮有什么用, “光头,老大,咱们不是有张大哥么、你没有看见那个老怪物被张哥打跑了么,只要有大宇哥在的话,就算是对方全都来了,咱们也不怕他们”此时一个小弟说道。 尉迟俊峰看了一眼张元。然后对众小弟说道。“这件事本来和张元就没有什么关系,今天张元帮了咱们,明天这些事情我们还是要自己面对的” 张元知道尉迟俊峰这么说的意思,幽冥圣教之所以能成为对抗正派的一大帮派,,那是因为幽冥圣教内不乏高手,还有不少的超级高手,以及那个教宗恨天生,自己虽然可以侥幸打退左尊者一个人,但是如果幽冥圣教用人海战术呢? 尉迟俊峰的手下听完,偷偷的瞄了一眼张元,然后低下头不再说话了,尉迟寸山一旁拍了拍张元的肩头。“幽冥圣教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的,张元,你还是带着尉迟春霞早点离开这吧” 张元轻轻的笑了笑。“幽冥圣教的人应该会退却我想用不上今天晚上,幽冥圣教的人就会全都走了。” 尉迟俊峰一脸不解的看着张元,左尊者一代宗师,没有理由吃了这么大的亏,会退走的 张元淡淡的一笑接着说道。“我来这里两天,但是这里却已经有昆仑和幽冥圣教的人来拜访过了,左尊者此时应该也是忌惮着边浩然,他也怕和咱们拼的太凶,最后成全了边浩然所以我料想,他绝对会隐忍不发,最后退却的” 尉迟寸山沉吟了一会。“这么说倒也是可能的,只是万一左尊者不撤走,而带人全力和我们一战的话” “那样的话,左尊者就不配作一个门派的领导人,我想幽冥圣教能有今天的成就,他们的护法尊者不应该会没脑子到这个地步吧”张元分析着接说道:“况且你们家的老大是这里的副市长,还是一个备受关注的副市长,他们不得不考虑他会用官方的势力来清除他们,这也是一开始这两帮人始终不向你们下杀手的原因。要知道不管是那个门派,那怕他隐世的古武门宗,会与当权者斗,尤其是现在的政府法制清明。” 尉迟俊峰一旁也点了点头。“是啊张元战力和左尊者几乎持平,对方想要除掉张元的话,那么势必会损失巨大,西京虽然繁华,可是毕竟也是法制之地。我想左尊者也不会为了这个再来找我们决战!” 尉迟寸山沉思了一会。“俊峰,吃过饭以后,你安排手下去紫竹山庄看看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走了我一会再去给你大哥打个电话把这里的事情和他说一下,让他也帮我们做些事,毕竟要是真的开打的话,对本市的治安也会有影响的。” 尉迟俊峰一旁点了点头。“是的,老爹吃完饭我就安排人过去。” 尉迟春霞吃过了饭,收拾好了饭菜以后,拉着张元要出去走走,说是要带着张元看看西京城内的一些好看的景点。 张元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正好陪着尉迟春霞一起出去走走,尉迟春霞带着张元来到了附近的一处公园,此时夕阳西下,艳红的夕阳映红了湖面,棵棵垂柳倒影在碧水之中,这场景竟然让人的心里也跟着安静了起来。 此时柳树下,成对的男女拉着手,有说有笑,谈情说爱,尉迟春霞看着他们牵着手,此时她心里也开始有些期待,张元能不能主动点的过来牵着自己的小手。 不过张元根本就没有任何主动的趋势,这让尉迟春霞好是无语,自己毕竟是女孩子,总不能让女孩子主动去牵他的手吧 “张大哥你看这的风景好看么?”尉迟春霞清秀的脸蛋上挂着迷人的笑容,她芊芊玉指指着张元前面的景色。 张元此时倒没有多想,他点了点头。“这的风景不错空气也很好” 尉迟春霞有些调皮的忽闪着自己好看的大眼睛。“那你说我好看么?” “额”张元没有想到尉迟春霞会问自己这个话题,一时间竟然不觉的有些语塞。 看着张元略显局促的表现,尉迟春霞心里有些得意,自己要是不美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如此呢。 “大宇哥,难道说我不好看么?”尉迟春霞说到这的时候,假装生气的嘟嘟起小嘴巴。 张元一脸的窘态,貌似这是男女情侣之前打情骂俏啊尉迟春霞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张元瞬间想起了尉迟寸山把尉迟春霞拜托给自己的事情了 看来尉迟春霞真的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