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玉牌上的字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23章 玉牌上的字

张元对任天出招的速度越来越快,刘阳也只能看清两道人影,而看不见他们是如何对招的了。 左尊者此时才知道今天自己面对的张元是如何的棘手,他从来没有想到,短短的几个月没见,张元已今非昔比,竟然精进如斯。 张元此时也感觉到了十分大的压力,左尊者现在的修为明显的要略低于自己,双方硬对了几招,那几招自己几乎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可是任天在旁边却牵制着自己无法全力施为,任天并不可怕,虽然他长得巨大无比,也极是凶悍,身上还有骷髅护甲可是如果张元只是对付他一个人的话,他早就被告张元打倒了,可他牵制着张元,左尊者在边上偷袭,这使张元无法兼顾。 张元想着现在要是想战胜左尊者,就必须在法术上面下工夫,不然的话,就这么拖下去,受伤的肯定会是自己。 张元抽了一个空子,两个火球直接打出,左尊者果然被张元的火球吓了一跳,虽然之前自己对张元的这个法术做过调查,但是此时亲眼看见张元打出火球,左尊者还是感觉有些难办,他毕竟也是宗师级别的人物,什么时候他看见过别人能凭空打出去火球来的。 左尊者一愣神的功夫,张元忙的用飞剑法将任天缠住,这飞剑连绵不绝的展开攻执,任天一招落后,再想脱身已经不能,他只能被剑光团团的罩住 张元在天启大陆对敌经验就十分的丰富,他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松懈,自己好不容易占得上风,如果任天再次占到上风来的话,那么自己今天可就危险了。所以张元抖擞精神,招数成出不穷的将任天罩在剑光之下。 这边用飞剑把任天緾住后,张元向着左尊者走去。左尊者看到张元的飞剑把任天给緾住了向着自己走来,心中也是有些慌张了。 看着左尊者被张元压着打,一旁的尉迟俊峰眼睛都看直了,修武之人,谁不知道幽冥圣教,凭一教之力和名门正派相斗了近百年了,教中能人辈出,左尊者更是教中最高的几个高手之一,张元二十刚出头,竟然就能把左尊者逼成这个样子。 左尊者此时额头也见汗了,从出师以来,从来没有过今日之凶险过,他小心的迎敌,生怕自己一个大意,再着了张元的道。 任天仍然死死的被张元的飞剑緾着脱不开身,而左尊者看着张元一点点的向着自己走过来,心中也是慌张,他把咒语念得更急,想催动任天快点过来。但是实战经验相当丰富的张元,又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 噗嗤张元的一团火球飞出,左尊者躲闪不及,最后倒是着了张元的道,火球正好打到了左尊者的胳膊上。 左尊者一惊,他知道现在的情形,如果再不扭转的话,自己死在张元的手里,是十分可能的事情。 左尊者原地一跺脚,把胳膊上的火焰用手一撸,那火焰竟然会就让他给灭了。左尊者身体使出瞬间移动术,不过他这个移动术毕竟是不如张元的,所以漏洞十分的大,而且移动的距离又十分的近,所以当左尊者刚刚站稳身子的时候,张元就又丢了一团火球过去。 左尊者暗暗的头疼,这飞剑黏住了任天,任天在那里怎么也过不来,而自己又被张元的火球给追的停不下来。不少的杀招都没有办法使出,自己现在又受了伤,现在只能快点的从这里逃出去。 左尊者一想到要逃,马上就瞬间移动到了刘阳的面前,左尊者一站到刘阳的面前,刘阳一愣,左尊者一脚却踹了上去。“去把他把给我顶住” 刘阳没有想到左尊者会对他这样,所以当他被踹出去的时候,他一点准备也没有,所以被踹出去后,刘阳直接被张元的火球给点着了,一时间刘阳惨叫着。 张元因为被刘阳迟延了一下,左尊者早已经借着这个空档,几个瞬间移动术,逃进了紫竹山庄。 左尊者一逃,任天可就倒霉了,他身上的骷髅盔甲向下掉了下来,历史惊人的相像,任天再次的被打血肉横飞,不过他却只是护住了自己的头颅向着山庄外一跳,这一跳足有十几米高,一下子就跳了出去,然后任天大踏步的跑掉了。 此时四名看门的壮汉一起向着张元冲了进来,原来这守在门外门里的事情他们并不知道,左尊者逃到门口却叫他们四人进来送死,想先挡一下张元。 四人听命冲了进来,他们的修为不过勉强能挤身超级高手而已,张元也懒得和他们墨迹,飞剑一过,四个人的尸体瞬间全都倒在了地上。 干掉了那四个人的时候,张元没有去追左尊者,紫竹山庄里面的情况比较的复杂。尉迟父子两个又都有伤,所以张元才没有追进去。 张元简单的给在场洪门的众人医疗了一下,大家都能动弹了以后,张元才压住后脚,众人缓缓的离开紫竹山庄的门口。 张元带着众人走到了没有多远,在马路上便有一辆白色的小面包等在那里了,张元直接招呼着大家上车。 尉迟父子上车以后,才返现,开车的竟然是自己的宝贝孙女尉迟春霞。 “张元,你们怎么没有走怎么又回来了”尉迟寸山刚才被张元简单的治疗了一下,现在简单的动作还是可以做的。 尉迟春霞坐在驾驶的位置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爷爷。“你们撵我们走,我们出去后,张大哥说这里面有事情,然后我们就找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在后面跟着你们” 尉迟寸山见识了刚才张元和左尊者之间的过招,他知道张元绝对是个高人。“张元你几次三番的救我尉迟一家,我们实在欠你太多了” 张元一旁摆了摆手。“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老爷子,你身上还有不少瘀伤,一会我帮你看看” 尉迟寸山现在对张元五体投地,试问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人打退左尊者,此时联系到昨天张元给姜婶看病的手法,尉迟寸山相信,张元的医术肯定也是十分的流辟。 “那就麻烦张元了”尉迟寸山也不反抗老老实实的坐在那,让张元帮着检查伤口。 “还是张大哥有面子啊,我爷爷从来都看大夫的,他从来都不相信外面的医生,他总说外面的医生是骗子,今天他竟然能在张大哥你给看病,太稀奇了。”尉迟春霞一旁说道。 尉迟寸山苦苦的笑了笑。“怎么能说是张元有面子呢,能被张元这样的世外高人相救,那应该是我的荣幸才对” 张元一旁冲着尉迟寸山笑了笑,然后他用单手捏指诀,另一只手直接点在了尉迟寸山的肩头。 没有一会的功夫,尉迟寸山就觉的胸口一闷,然后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张元拍了拍手,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完工” 一旁的尉迟俊峰捂着伤口问自己的老爹。“爹,你觉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好点!” 尉迟寸山点了点头。“感觉胸口没有那么闷了,身上似乎轻松了不少张元果然神医啊” 尉迟春霞用观后镜一脸得意看了一眼张元。“那是,大宇哥是最厉害的。” 虽然自己的阿叔和爷爷都受伤了,但是在尉迟春霞的心里,只要张元在的话,那么什么事情都不会有问题的。 车子没用多长时间就回到了城里,众人纷纷的落脚在尉迟俊峰的那个酒吧里,张元索性做好人做到底了,他直接用自己的真气,将酒吧里受伤的这些人全都给治疗好了。 尉迟寸山别看年纪虽然大了,但是看上去定力却是十分不错的,之前张元又给他疗过伤,所以他基本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尉迟俊峰身上的伤,张元也帮他治疗了一下,尉迟俊峰身上的伤本来就没有尉迟寸山的伤重,所以张元在尉迟俊峰的身上布了一遍针,尉迟俊峰身上的伤,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就在这时,尉迟俊山打来了电话,也是知道了他们父子事情后,由于人回不来,就连忙打电话过来问问是怎么回事,虽然弟弟是混江湖的,可是却同一个爹啊。表面上是不太关心,毕竟是血浓于水,当知道了他们都平安也就放心了。 不过在给尉迟俊峰看病的时候,张元却意外的发现了尉迟俊峰身上的一块玉牌,上面用一种不知名的文字刻着什么。而那个文字竟然朱轩雨后背上的纹身很是想象。自己的身上还有一块石头上也有那种文字。 “你这个玉佩是从什么地方买的”张元给尉迟俊峰看好病了以后,问着尉迟俊峰说道。 尉迟俊峰一旁笑了笑。“这个玉佩是我们尉迟家的传家宝,阿爹说了,凡是尉迟家的男孩子,以后都要记住这上面的字” 张元眼睛一亮。“你是说,你认识这玉佩上面的字?” 尉迟俊峰点了点头。“是啊,很小的时候,阿爹就叫我们牢牢地记住这个‘忠’字,人生在世,一定要做到这个忠字.” 张元看了一眼那个很是奇怪的义字,然后他接着问道。“不知道尉迟老先生,还认识别的这样的古文吗?” 尉迟俊峰一旁得意的笑了笑。“那有什么难的,告诉你,我爹知道很多的古文的还有尉迟春霞也认识不少” 张元点了点头,朱轩雨背上的图和文字应该是一个藏宝图,可是那上面文字自己却是不认识,这下倒得向他们讨教一下了。 “你们说什么东西我认识很多”此时尉迟寸山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身上的伤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爹,刚才张元兄弟是问您老认识不认识古文”尉迟俊峰一旁说道。 尉迟寸山点了点头。“古文我可是认识很多,想当年我跟着我恩师的时候,可是学了不少的古学那些古学可都是古文 张元一旁眼睛一亮。“我这有一些古文,不知道能不能帮我看看。” 张元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空间手镯里面的那块石头拿了出来,虽然凭空拿出来石头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尉迟寸山父子都是忠义之士,他倒也不在意。 这块石头上的文字和朱轩雨背上的一样,是张元在拍卖会上买来的。 张元石头递到了尉迟寸山的面前。“就是这个” 尉迟寸山看见那石头的时候,眼睛都已经看的直了。 “这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