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飞剑,飞剑!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22章 飞剑,飞剑!

左尊者冷冷的说道。“看来不让你们出点血,你们是不能乖乖的听话的事。” 左尊者的话音刚落,任天就大步的向着他们走了过来,直到近前,任天的一脚便已经飞了起来,那一脚直接踹到了尉迟寸山的后臀上,尉迟寸山的身体瞬间就被踹飞出去十余米远。 尉迟寸山重重的摔在地上,任天的大脚牢牢的踩在尉迟寸山的身上,使得他根本就动弹不得。 尉迟俊峰刚想要向老爹的方向跑去的时候,刘阳这个时候就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滚!”尉迟俊峰怒吼了一声,然后一脚踹了出去,这一脚裹着风声,威势十足的扫向刘阳的脖颈。 砰就在尉迟俊峰的脚还没有踹到刘阳脖颈的时候,刘阳早就已经一手抓住了尉迟俊峰的脚脖子。 “要不是尊者不让杀你,你现在早就已经死一百个来回了”刘阳手上一用力,尉迟俊峰直直的被扔出去了五六米远。 尉迟俊峰身后的众多兄弟见有变故,刚想要上的时候,左尊者一摆手,瞬间一股飓风吹起,七八个人顿时全都被吹倒在地。 “尉迟俊峰如果不想看着你老爹被窝折磨的话,你就应带带着西京所有的青帮弟子投奔我们幽冥圣教”左尊者一脸阴沉的说道。 尉迟寸山此时艰难的趴在地上,刚才被任的一脚踹的太狠了,此时他根本就站不起来了。“左尊者,你做梦,我们尉迟家的人,宁肯玉碎也不为瓦全你想都别想。” 左尊者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放心,我不会一下杀了你,我会慢慢的折磨你,我倒是要想看看你儿子能不能看下去” 左尊者的声音刚落,他再次的念动咒语,任天闻声而动,砰……一声闷响,尉迟寸山再次被任天踢的飞了起来,而此时任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站在尉迟寸山的身后了。 噗通 尉迟寸山又被踹飞了十余米,然后才重重的摔倒在地,这一下更是严重,尉迟寸山此时两眼翻着白眼,眼看是不行了。 “尉迟俊峰,你是想替一个现在四分五裂的青帮卖命?还是想救你父亲的命?你如果现在带领西京青帮弟子投奔到我幽冥圣教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父子的人身安全” 尉迟俊峰这个时候从地上趴了起来,刚才他被刘阳摔的也不轻,他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我尉迟俊峰从小就知道忠义二字,我绝对不会把青帮在西京的基业交给你的” 左尊者的眼睛眯缝成一条线。“尉迟俊峰,我想告诉你的是,人多的是,你们死了,还有很多人顶上来,如果你这么希望亲眼看见你爹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 左尊者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念动咒语,任天向尉迟寸山躺着的地方走去。 “当他走到你老爹身边的时候,你如果还不想投降的话,就一脚把你阿爹踹成齑粉!” “我给你拼了!”尉迟俊峰狠狠的咬着牙。 尉迟俊峰的身形揉身就要往前冲,这个时候,刘阳再次的出现在了尉迟俊峰的面前,尉迟俊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又被刘阳给踹翻在地。 刘阳指着尉迟俊峰的鼻子。“你现在只有看的份,你唯一能救你阿爹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向幽冥圣教投降!” “投泥玛降!”尉迟俊峰双拳撑地刚想站起来的时候,刘阳过去一脚踩在了刘阳的后背上,顿时尉迟俊峰连动也动弹不了了。 “尉迟俊峰,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左尊者对着尉迟俊峰说话的时候,任天就站在尉迟寸山的面前,面无表情,他没有看尉迟寸山,但是他离着尉迟寸山距离足够他一脚踢上去的,巨大的身形看上去十分的可怖。 “告诉你,不会的!我绝对不会投诚的,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老爹不是青帮的人,你要是英雄的话,你就放了我阿爹!”尉迟俊峰喘着粗气说道,这时的他也站不起来了。 左尊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这么说的话,我也就成全你好了我让你亲眼看着你阿爹死!” 左尊者嘴里念念有词,驱动任天。 任天高高的抬起了脚,那姿势就和足球运动员射门一样,任天那巨大的腿脚看上去就像是在眼里就像一辆小汽车一样,这一脚要是踢上了的话,那尉迟寸山必死无疑…… “老爹”尉迟俊峰眼睛忙的闭上,大声的哭喊着。 呼。 任天一脚发出全力,向尉迟寸山的脑袋踹去。可是就当所有的人都认为尉迟寸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个奇迹发生了,一个身影陡然的出现在了尉迟寸山的面前,在任天这一脚踹来的时候,那个身影早就已经抱着尉迟寸山远远的躲开了。 “你是,张元……!” 任天一脚踢空,左尊者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作为一代宗师,他杀死尉迟寸山的方法至少几十种,他之所以想要任天踢死尉迟寸山,那就是造成强大的视觉冲击,然后震摄住青帮的人。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从他的脚下将人给救走了,这个世界上能从任天,手里夺走人的,不过两三人,教宗恨天生,峨嵋老祖宗渡厄也能算一个。可是眼前站着的人,眉宇间英气逼人,看年纪也不过二十刚出头,他都不由心生赞叹,张元是经以前要厉害的多了。 此时一旁的刘阳看的真切,左尊者的脚刚要落下的时候,张元人陡然的出现在左尊者的脚下,然后带着人躲开,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那身法简直堪称鬼魅。 救下尉迟寸山的人缓缓的将老爷子放在地上,张元看了一眼尉迟老爷子的伤,然后慢慢的看向了左尊者。 “张元你怎么又回来了,你快点走,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快走”尉迟俊峰看的清楚,救下自己阿爹的人,不是张元又是谁。 张元?左尊者的眉头微微的一皱,幽冥圣教在神农架的拍卖行就是他张元所为,以幽冥圣教的实力,想知道谁覆灭了他们的拍卖行,这还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张元早就成为幽冥圣教追杀的主要对象了。 “张元,这么长时间不见,我和任天都很想你啊,怎么样,你手上的蝎子可有长大,你是不是没有想到还能再看到我吧。你为什么毁了我拍卖行?”左尊者眼睛直直的盯着一旁的张元。 张元此时知道也躲不过去了。“小爷我一百年不见你这个怪物也不会想,看你们那德行,多看两眼都会吐,那什么破拍卖行,小爷我愿意砸,怎么样你有意见?” “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既然如此今天你我又相遇了,咱们新帐老帐一起算吧”左尊者双眼放着蓝光,狠狠的盯着张元说道。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张元冷冷的说完,直接从空间手镯里面把飞剑召了出来。 这个世界上有几人敢小看他左尊者,虽然他不知道张元已经是元婴期了,看着张元的飞剑,想起以前的种种,左尊者此时已经下定决心,今天必须杀了这个张元 张元虽然嘴上说的满不在乎,但是他也知道对方的实力,以前的几次自己都占了对方不知虚实的便宜,虽然自己是元婴期了,可是看上去左尊者和以前的实力也不一样了,在地球之上,自己遇到的级别最高的对手,就应该是他了,看上去他好像也到魔婴期了 此时张元的脑海中猛然的想起了毛翠,凤潇潇就是打着这个老恶魔的话旗号,才让司南在拍卖行遭了那么多的罪。张元单手捏法诀,自己的飞剑缓缓的飞了起来。 飞剑?左尊者的眼睛一亮,想起第一次就是吃了这把飞剑的亏,原本都准备叫任天攻击的他也停下了念咒,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张元手中的飞剑。 “你你手里的是古仙剑?”左尊者一肃然的说道。吃了这把剑两次亏了,今天看得仔细了。 张元一怔,不过随即就明白了,什么古仙剑,多数也是一把飞剑。这里是地球,以前肯定是有人炼成过的,尤其这一把底子里还是虚元子的呢。当下张元也不多说,手诀一指,那飞剑猛然的向左尊者砍杀而去。 左尊者见那飞剑来势颇快,当下他也不敢小视,嘴里又开始念念有词,就在那飞剑快要近身的时候,任天的身形才瞬间的移动了过来,现在的任天,自己是一点意识也没有了,完全听从左尊者的指示办事,他已经是一具极具威力的行尸了,不知道疼痛,不怕生死。 此时趴在地上的尉迟俊峰眼睛都看直了,他虽然也算是古武门人,但是什么时候,他看见过这么流壁的飞剑,这东西貌似在场人都第一次见。 此时尉迟寸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紧紧的盯着张元驱使的飞剑,一时间他的神情激动了起来,这飞剑似曾相识,当年和虚元子学徒的时候,他也看到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再次看到有人会用飞剑。 张元和左尊者打了起来,左尊者果然不愧是超级高手里面的高手,这次相见他的实力也比以前高的太多,这全都依仗恨天生的缘故。 张元仗着手中的飞剑,才和任天打了一个不胜不负的局面,此时的任天,被飞剑刺伤后马上就能复原,怎么打也不会倒下,如果此时没有这把飞剑的话,自己多数是很难坚持到现在。而左尊者在边上不是单纯的念咒了,他一边念咒驱使任天和张元相斗,一边在旁边向张元施放暗器。 左尊者原本以为张元所持的也就是有飞剑傍身,可是后来左尊者的几次偷袭,张元竟然都用瞬间转移化解,而且他的瞬间移动,比自己的更加高明,一点残影都没有。 左尊者上次被张元打伤后,恨天生救他的时候,二人研究发明了一种幻影步,不过幻影步需要的内力巨大,所以左尊者也没有传给手下们,可是此时看见张元的瞬间移动,身法比自己的不要好太多。 他越发的下定决心要将张元除掉,现在张元才二十刚出头,要是等着张元成长起来,此消彼长,那么到时候自己不是只有挨欺负的份了? 而更让左尊者惊讶的是,张元的武技,张元使用的招数每次都有不同,就拿飞剑来说也和上次的感觉不一样了。他可不知道这把剑不是那把剑了,这剑是被龙头老大毁了一次,是张元重新炼制的了。 此时尉迟寸山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张元使用的飞剑,感觉和虚元子的竟然一样! “难道说,张元是恩师的关门弟子?要是那样的话,他可太幸运了” 尉迟寸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恩师的剑法,自己跟了恩师十余年都没有学过的剑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