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细诉缘由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19章 细诉缘由

尉迟俊峰并不认识张元,但是他既然替尉迟春霞出头,那就应该是自己这一面的人,虽然之前张元很短的时间内就解决了十余名的打手,但是他的神情依然严峻,后来纹身男逃出来那丹药的时候,他的脸色直接难看了起来。因为他没有想到,纹身男竟然上来就掏出这个东西。 “小子要是不想死的话,就赶紧跑”尉迟俊峰冲着张元大声的叫道。 尉迟俊峰从小就跟着尉迟寸山一起修武,而且他还在青帮混了这么多年,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这东西叫颠茄丹,对这颠茄丹的功效他是太了解了,那就是可以提升本身两三倍的实力。不过药效过后,吃药的人得有很长时间起不来床,说白了,就和兴奋剂差不多。那个纹身男的修为本来就已经高出自己很多了,如果再使用颠茄丹的话,那么张元就只有死路一条。 纹身男服下颠茄丹后,信心倒是十足,他满不在乎的看着张元。“我不相信,就凭你那两把刷子,能从我虎哥的手下跑掉。” 纹身男的话音刚落,他的身形直接画出一道白光向张元战立的方向冲去。 尉迟俊峰眼睛一闭,昆仑派的移形换影独步古武界,别看张元刚才打翻了十余个小混混,可是这他怎么可能躲的过这么流辟的身法。 砰一声闷响,没有多久之后就是就是一个物体摔在地上的声音。 尉迟俊峰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心中暗暗的替张元可惜,挺好的一个小伙子,进门的时候也能看出来有一定实力,就这样毁在这里了,从刚才着地的那一声来判断,他至少要被摔的骨断筋折 “难道说昆仑派的高手就这两下子么?”一个满不在乎的声音在尉迟俊峰的耳边响起。 尉迟俊峰忙的睁开了眼睛,当他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张元的时候,他的眼睛简直惊讶的要从自己的眼眶里面掉出来。此时此刻语言都无法形容自己心里的莫名惊骇了。这小子是人吗,能把一个吃了颠茄的高手给打倒,这简直逆天了。 此时张元哪里有一点受伤的迹象,反观那个纹身男,此时趴在地上,看来刚才那声闷响,应该是张元一脚把他踹飞了才是,此时纹身男虽然想从地上趴起来,但是他身上的骨头已经被打散了,没有了支撑,他怎么可能站起来。 张元现在已经是元婴期的修为,他才不在乎纹身男是不是服用颠茄丹,虽然那个纹身男的修为应该是个刚刚才进入超级高手行列人,就算是他服用了颠茄丹也不过就是个中等的超级高手,这种级别的武者,还难为不到张元的。 “你你到底是谁”纹身男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服用了颠茄丹还能被人打成现在的这副模样,在他的思维里,只要是服用了颠茄丹,那可就是天下无敌的存在了,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对方轻描淡写的一脚就给收拾了。 元这个时候也懒得理会这个纹身男,自己来西京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处理,哪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他在这废话。 张元随手祭出一个火球,那个火球直接冲向纹身男带来的十几个人,后者惨叫了一声,顿时火球所过之处,一片灰飞烟灭 此时尉迟俊峰看的眼睛都已经直了,他也算是见识过古武界里面的狠人,可是能凭空召唤出来火球的狠人,那还从来都没有见识过 张元收拾完了那个纹身男带来的人,大概没有用上五分钟,酒吧里面的事情,就已经全部都搞定了。 “现在该我问你了!”张元来到纹身男的身边,对着瘫软在地上的纹身男说道。 “哼,你什么也别想从爷的嘴里知道,你就等着我的人来为我报仇吧,到时有你哭的……”说着话,纹身男头一歪,竟然自断心脉而死了。 张元看着这个人,心里想着“边浩然,你在搞什么鬼,为什么你的门人宁死也不说你们的事呢。看来这件事一定要去查查了。” “你怎么样了”张元走到尉迟俊峰的面前。 “我还行,没什么大事。”尉迟俊峰强撑着身子,本来想坐去起来,可是谁知道他的伤势太重,他略一用力,一处伤口撑出了血水来,尉迟俊峰疼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张元用神识子啊尉迟俊峰身上扫了一遍,对方下手也是够黑的了,尉迟俊峰不仅皮肉受了很重的伤,就连他的内脏,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 张元用手搭在尉迟俊峰的身体上,然后用真气输入到了尉迟俊峰的身体内,大概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候,张元感觉尉迟俊峰的骨骼和筋络都已经恢复了,张元才停下手来。 “尉迟春霞还在外面,我去叫她进来”刚才里面拼斗,张元担心尉迟春霞进来有危险,所以就让她在外面等着的。 尉迟俊峰点了点头。他见张元走出酒吧,这他才再次的活动起来,这次让尉迟俊峰更加的惊讶,之前自己动一动,那都要疼的要死要活的,可是现在自己非但能够自己坐起来了,而且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也不见了 “二叔你没有事情吧”这个时候,尉迟春霞从外面走了进来,她一看见里面乱七八遭的场面,顿时着急的跑到了尉迟俊峰的面前。 “我没有事情的,刚才来了一些人捣乱,多亏你的这个好朋友”尉迟俊峰此时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冲着张元点了点头。 “张大哥你没有受伤吧”尉迟春霞听说张元动手打架了,也不去管自己的二叔了,忙的转身过去看起张元的伤势了。 张元淡淡的笑了笑。“我没有事的”尉迟春霞确认张元身上没有受伤后,这才放下心来站在张元的一边。 “尉迟前辈,我能问下,你怎么和昆仑派的人扯上关系了”昆仑派的人最近深居简出,自己和朱轩寸找都找不到,他们为什么会选择在这跳出来。 尉迟俊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起这个事情来,我就恼火,前一阵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青帮的大哥王怀东胳膊被人给撕了下来后,他一直就在总坛修养,可是后来突然死了,后来当上我们青帮大哥的人,每一个都过不了多久,就离奇死亡,一时间青帮上下乱哄哄的,所有人都盯着青帮的这块蛋糕打着歪主意。后来有人直闯青帮总坛,以武力慑服了青帮的头头们,大家慑于他的武力,推他当了我们青帮的头,听说是叫什么边浩然。本就是昆仑派的掌门。最近西京来了一个叫做哨牙驹的人,他好像和昆仑派的人有什么关联,他们来就是想收编我们这些青帮的旧部” 张元一旁暗暗无语,不知道对方如果知道王怀东是自己打伤的以后,会作何感想 哨牙驹张元想到这个名字轻轻的笑了笑,这个哨牙驹又是什么人呢?此人跑到这里来收编这些青帮余党做什么呢,为什么昆仑派现在的行为这么诡异,好好的名门正派不做了,跑来收编小混混这可是有些好笑。不过江浩然能一直藏到现在,不闻不问,隐忍不发,这个人应该很是不简单。 “二叔,张大哥这次来西京,主要是想打听一个人,二叔你在西京这人脉比较的广,消息也比较的灵通,你能不能帮着张大哥打听下这个人的下落啊”尉迟春霞一旁说道。 “打听人?不知道你想要打听谁,这个人是我们西京的人么?”尉迟俊峰一旁问道。 张元摇了摇头。“这个人不是西京的人,现在应该是避祸在西京,他来这里应该有一个多月了因为他涉及到我一个朋友的案子,所以我必须要找到他。” 尉迟俊峰点了点头。“你放心,就冲你刚才救了我一命,救了我们西京的青帮一脉,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肯定也帮你把这个人找到。” 张元十分感激的道了声谢谢,尉迟家的人都比较的豪爽,这倒是十分投张元的脾气。“这就是那个人的照片,还麻烦尉迟大哥多帮忙.” 尉迟俊峰接过了照片,看了两眼,然后点了点头。“这样,我一会就安排下去,让我这的小弟下去找找这个人,现在这比较乱,你先找个地方住下,等着我们这有消息了以后,我马上就过来通知你” 张元想想也是,现在的情况这么的复杂,自己留在这也解决不了什么事情,毕竟自己也不过就是有姚国庆的照片而已,如果没有神识标记,就靠一个人的力量想在茫茫的人海找到姚国庆,那简直就和大海捞针一样。 张元和尉迟春霞在附近找了一个旅店,因为要方便和尉迟俊峰联络,所以这个旅店找的也不远,和那个夜总会也就隔着一个胡同。 尉迟春霞父亲去外省市考察学习去了,要不然的话,二人完全可不住旅店,由于尉迟俊山的政绩斐然,所以上边叫他四处学习一下,看样子是有心想要再提他一下,不过由于工作的关系,尉迟俊山是从来不和尉迟俊峰来往的。 此时旅店客满,找了好几家,最后才找到这间。却是只剩下一间房了,没有办法二人只好住在了一个房间里。尉迟春霞此时累了一天了,她倒是很想冲个澡,可是看到张元在这里,尉迟春霞当然就不好意思。 张元察觉出来了尉迟春霞的想法,反正现在也没有事情,正好可以趁着尉迟春霞洗澡的时间,自己可以在周围溜达溜达,看看周围的情况。 张元在外面买了一些水果和干果,预计尉迟春霞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洗的差不多了,张元才拎着这些东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过等着张元一进房间的时候,就听见了一阵阵沉吟的声音从浴室里面传出来了。 那个声音是尉迟春霞的,她的声音显得很是痛快,张元此时也不敢贸然冲进浴室,张元用神识扫了过去,原来这个时候,尉迟春霞摔倒在地,脚踝肿起老大一个包,看样子摔的不轻。 张元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其他了,放下手里的水果,然后直接走了进去。尉迟春霞这个时候耷拉着脑袋,她的脸色煞白,张元刚出门没有多久,她就摔倒了,一直坐在冰凉的地上,她的脸色肯定好看不了。 让张元觉得奇怪的是,她怎么会摔倒的呢?

下一篇   第220章 满室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