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 我的美女老婆

第218章 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尉迟春霞的二叔,叫做尉迟俊峰,她的二叔。在青帮做事,主要负责青帮在西京的生意。 她父亲排行老大,尉迟俊山,西京市常务副市长平时很忙,根本就没时间回来,尉迟春霞从小就是爷爷一手抚养长大,对于他们两兄弟倒是聚的少,离的多。 尉迟春霞的爷爷倒也没有隐瞒,将尉迟春霞二叔的她父亲的情况和张元说了出来,光从张元治病的手法就能看出来他不是寻常人,所以尉迟春霞的爷爷倒也不怕吓到张元。 “我家阿二帮着青帮做事,让他帮你打听事情倒是没有什么,那个人是西京本地的人么?” 张元缓缓的摇了摇头。“那个人不是苗疆的人,我有一个朋友摊上了官司,他是这件事情里面的关键人物,所以我必须要找到他。” 尉迟寸山点了点头。“那这样,明天的时候,就让尉迟春霞带着你去西京城里去找她阿叔,你就说是我让他帮你找的,到时候他一定会帮你的” 张元点了点头,这样以来事情就好办得多了,毕竟要靠自己来找那个人的话,那简直就和大海捞针一般。 “那就麻烦你们了” “这话是怎么说的呢,你救了我的尉迟春霞,又帮助村里人看病治伤,你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能只不过是做了一点而已”尉迟寸山笑着说道。 张元知道对方都是性情中人,所以感激的话也不再多说了,当天晚上就在村里休息,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尉迟春霞带着坐着去城里的三轮车向西京城里走去。 张元临走的时候给了尉迟寸山写了一个修炼心法,不过张元也没有说是自己写的,只说是之前那个古武前辈留给自己的。 这个心法是张元重生以来,根据古武的运功方法做出来的一个心法,这个运功的方法比起古武门运功的方法要有效直接的多,突破到超级高手的机会也更大。 尉迟春霞的爷爷光看了两眼就知道这个和自己古武修行有着重大的关系,当下他更加对张元感激起来,要知道一个武功心法,那可都是无价之宝啊,对方竟然这么慷慨的就送给了自己。 为了作为回报,尉迟春霞的爷爷送了一些种子给张元,张元拿过那些种子的时候也惊讶非常,尉迟春霞爷爷给自己的赫然都是灵芝草的种子。张元现在却的就是灵芝草的种子,到了元婴期中期的时候,张元就可以驾驭飞剑飞行了,所以这个时期的灵草很是重要。当下张元也就不客气,直接将这些种子全部都收了起来。 张元和尉迟春霞来到西京城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的样子,两个人找了一个地方吃了一些东西,然后直接在尉迟春霞的带路下,两个人去找尉迟春霞的二叔去了。 张元和尉迟春霞搭车来到了一个酒吧,这个酒吧光看规模就不小,张元目测了一下,这个酒吧就算是放到燕京的话,也是十分上档次的了,这里老板倒是舍得花钱。 不过张元他们刚走到门口,就被两个彪形大汉拦了下来。 “我要找我二叔尉迟俊峰,我是他的侄女,我叫尉迟春霞”这里尉迟春霞来了很多次,每次只要一报上名字,这里的人都会放她进去的。 不过这次尉迟春霞报上名字后,那两个人相识看了一眼。其中的一个人冲着尉迟春霞和张元说。“我进去给你找俊峰哥出来,你们两个就在这等着就好了”那个人说着转身就走进了酒吧。 之前这两个人神情的变化如何能够躲的过张元的眼睛,此时张元直接用神识跟了过去,张元现在已经是元婴期的修为,神识扫描百米之内的情况,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张元倒想看看这些人到底要玩什么把戏。 酒吧里面此时冷冷清清的,里面没有一个客人,在酒吧的吧台上,此时坐着一个人,在这个人的两侧,站着十多个人。 坐在吧台上的这个人脸色冰冷,他的胳膊之上有一条龙的纹身,此时在他面前,一个被打的浑身是血的男人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尉迟俊峰,青帮现在已经倒了,你还效什么忠,再说了其他青帮的兄弟也都投靠驹哥了,你塌玛的还装什么大头蒜!” 趴在地上的这个人正是尉迟俊峰,他强撑着身子向要站起来,可是最后他还是没有成功,趴起来一半后,再次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去/你/妈/的,那个哨牙驹就是想另开门派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这和让我做叛徒有什么区别,我宁肯做青帮的打手,也不做那个哨牙驹的狗!” 纹身男轻哼了一声。“没有看出来,你的嘴巴还挺硬,好,那今天我就在这里干掉你,别以为离开你,西京的事情我们就搞不定了!” 此时噔噔一阵脚步声,一个打手从外面走了进来,然后走到了纹身男的身旁。 “虎哥,外面来了一个对男女,那个女的说她是尉迟俊峰的侄女” 纹身男眼睛一亮。“呵呵呵这真是你愁什么就来什么,尉迟俊峰,你小子不是骨头硬么,我倒是要看看你侄女的骨头硬不硬去,把他侄女给我带进来!” “这件事和我侄女没有关系你不许动我侄女,有本事你冲我来!”尉迟俊峰想要从地上趴起来。 此时站在两旁的打手,冲过去就是一顿飞脚,尉迟俊峰被打的再次的蜷缩在地上,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咳咳你们不许动我的侄女”虽然说是身体让他们打的在不停的颤抖着,可是尉迟俊峰却知道,不管怎么样也不能让自己的宝贝侄女儿进来,要不然的话可就是害了她了,所以他一直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那些人对他下手极狠,他挣扎了半天也没能站起来。 纹身男从吧台上跳了下来。“一会我看看你这个二叔骨头还硬不硬如果你那么不顾及亲情的话,我不介意当着你的面,干/你的宝贝侄女” 两旁的众人发出一阵的奸/笑,尉迟俊峰狠狠的握着拳头,眼睛死死的盯着一旁的纹身男。“你塌玛的是畜生!” 纹身男冲着一旁的人摆了摆手。“还塌玛的傻站着干什么,快点去把南木大哥的侄女带上来” “不用了,我们已经来了” 噗通一个冰冷的声音刚从门口方向传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就被扔了过来,那个纹身男吓了一跳,那个黑影正是砸向自己的,他忙的就地一滚,这才堪堪的躲了过去。 等着纹身男从地上趴起来的时候,门口的方向,一个男人正倚在门口上,一脸满不在乎的在那轻笑着。 “你塌玛的是谁,跑这来装大尾巴狼,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纹身男刚才那一下虽然躲过去了,不过却十分的狼狈,他心里一阵阵的无名火起。 站在门口的人,正是张元,刚才那个通报的人进去找纹身男的时候,张元就用神识知道了里面的情况,当下张元也没有迟疑,一脚直接将那个看门的那个人踹飞了,那个黑影就是被张元踹飞的人。 屋里的打手虽然有十五六人之多,但是这些人都是一些普通混混而已,自己一根手指头收拾他们就足矣了,不过那个领头的纹身男却是古武门人,而且这个人的感觉竟然是昆仑派的人。没有想到昆仑派失踪了这么长时间,这次又蹦出来了。而且竟然跑到这里来做这种事情,这不应该是名门正派应该做的事啊。难道说是自己看错了? “你留下剩下的人不想死的话,可以滚了”张元用手指指着那个纹身男一脸冰冷的说道。 “你是不是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呢,这里全都是我的人,你塌玛的就一个人,就你那副小身板,我塌玛的打死你都白打你信不信!”纹身男满是彪悍的冲着张元说道。 张元一脸不屑的看了一眼纹身男。“我向来对你们昆仑派的人都没有什么好感,一个个都神经兮兮的,既然你想留下这些人给你垫背,我也没有关系!” 张元一边说着,一边向活动着手腕,向纹身男走去。 纹身男见对方竟然识破自己昆仑派的身份,他的心里莫名的涌上来一种惧意,那是毫无来由的一种惧意,张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甚至让他有一种十分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纹身男十分不满意自己的表现,自己刚刚才提升了自己的实力,现在正好是自己要表现的时候,自己带着这么多人怎么可能怕这么一个人。 “给我上,一人一拳也打死这个晓壁养的了!”纹身男嚣张的叫嚣着。 纹身男的话音一落,身旁十余人,纷纷的向张元冲了上去,张元嘴角抹过一丝轻蔑,要不是考虑这里是闹市的话,张元早就抽出飞剑,只需要一剑,包括那个臭屁的纹身男,顷刻之间就全都得死! 不过即便不用飞剑,张元还是只要有一百种以上的方法,将这些打手全都打翻。 一阵阵急促的拳头飞出,拳头咬肉的声音砰砰传来,十余打手,不过一转眼的功夫,就全都被张元打翻在地。纹身男算了一下,打翻十几个人,竟然连三十秒都没有用上。 “现在我们两个可以好好谈谈了吧,还是你也想让我给你松松筋骨?”张元一脸阴沉的看着对面的那个纹身男。 纹身男的额头不觉有汗,他没有想到眼前的人武技如此的逆天,即便是自己,想要全力打翻这些人,恐怕也要在一分钟以上,而这个人竟然只用了短短半分钟的时间 纹身男虽然外表粗狂,但是他心思却缜密,他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他直接从自己的怀兜里面掏出来了一枚丹药来,宁肯自己遭点罪,也要把这个张元打翻。他这可是代表昆仑重出山来第一次出来办事,如果第一个事情就办砸了,那以后,那自己以后还怎么在昆仑立足,在手下们面前自己还怎么立威,边浩然也许就再也不会让自己负责了! 昆仑派韬光养晦这么久,自己刚出来就碰到了这么个逆天的货,是自己流年不利还是怎么的。不管如何,自己一定要把张元打到在这里,要不然以后可就完了。 纹身男缓缓的吞下倍元丹。“小子你现在跑还来得及,我就当你没有出现过,要是不听话的话,我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下一篇   第219章 细诉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