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参加婚礼 - 我的美女老婆

第155章 参加婚礼

火车终于进了帕得米城,经过了这三天二夜的疾驰,张元倒是没什么,朱轩雨更是常常的坐火车出去。 倒是方冉从来就很少长途旅行,这三天下来,方冉真有些晕头转向的感觉。 朱轩雨从峨嵋下山来,就一直联系着边浩然,可是那电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打不通,开始的时候是打通了没有人接,后来却连电话都关了,朱轩雨的心里真是担心的不得了。 当晚三人来到帕得米城里,找了个旅店先休息一夜,因为三人吃过了晚上走山路的亏,这次决定还是先在帕得米城里住上一宿。 因为上昆仑派的路不好走,而且还要走上一天,所以朱轩雨就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先住下了。 方冉和朱轩雨住一个房间,看着朱轩雨心情不太好,当下就陪着朱轩雨说着话。 可是看着朱轩雨却是心神不定,于是方冉就拉着朱轩雨心想着拉着她出去散散心。 由于人生地不熟的,所以方冉还是叫着张元和她们一起出去。 本来张元是不想出去的,可是一想这个地方和中原不同,风俗习惯都不相同,虽说朱轩雨是这里的常客,可是她毕竟还是太小,怕她二人出点什么事,当下,就只好陪着二女出去了。 三人上街走着,这里虽然说是西彊,可是却也挺热闹的,三人正走着,却碰到一帮人,他们簇拥着一对新人向着张元他们走了过来。 却原来是一对结婚的新人,朱轩雨笑着说道:“咱们有口福了,这里只要是结婚的这一天碰到的都是客人,他们会拉我们去新人的家里作客,一对新人接受我们的祝福。” 喘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要是我们不去的话,会被看成是很没有礼貌,会让这里的人把我们当成没礼貌的客人,以后再也不欢迎了……。” 听着朱轩雨的话,方冉不由笑道:“这倒是挺好的,还可以看看少数民族的婚礼。” 三人随着参加婚礼的众人一起来到了那对新人的新房外。 那里早早就烧起了篝火,地上铺着毛毯,毛毯上面铺着桌子,每个桌子上面都放着一只烤好的全羊,边上还摆着哈密瓜和葡萄。 来参加婚礼的人们都聚在一起,大家跳着舞,唱着歌,好像是联欢一样,真是看得三人心中畅快不已……。 此时,朱轩雨借着高兴,喝了好几碗酒,倒是看不出来,这小姑娘的酒量还挺好的,竟然显得一点事都没有。 方冉相比较起来就不那么好了,被新人的家人强灌了两大碗酒后,就有点晕了,只是强撑着坐在那里,看谁都傻笑。 张元问朱轩雨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呢?” 朱轩雨笑眯眯的看着那边的新郎官说道:“你看到他了吧,只要一会摔跤的时候,你把他摔倒,咱们就可以走了,随时走。” 就在这时那个新郎官走上了场中央,对着所有人用本地话说着什么。 张元是真听不懂他说的是啥,只好问朱轩雨,可是此时的朱轩雨酒劲上头,有点昏昏欲睡了。 看着朱轩雨的样子,张元没有办法,只好用真气帮助她把身体里的酒给逼出来了一些……。 可是朱轩雨喝的太多了,很多酒都吸收了。不过勉强还是清醒了一点点。 张元问她道:“你听他们说的是不是你刚才说的那个意思。” 朱轩雨半醉半醒之间,也不管听清楚没有,就点了点头。 当下张元就看向了和新郎摔跤的几个人,只见那个新郎官倒是挺厉害的,上去了好几个人都被他给摔倒了。 张元看着醉倒的方冉和朱轩雨,摇了摇头,站起来其实是想扶二女走…… 可是那个新郎大概是误会了,以为张元是想要摔跤呢,于是就向着张元走了过来……。 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新郎,张元心里想着,这里的风俗还真是奇怪,人家想走还非得先摔倒新郎……。 此时,那个新郎走到了张元的面前,张元一米七五的个子,还得仰头才能看得到他。 只听得那新郎大声的问自己什么。张元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以为就是向自己示威,也就没有吱声……。 那新郎看张元不吱声,就又大声的问了一遍。 张元听不懂啊,就还是没吱声,就在这时边上的一个人用生硬的的汉语问张元:“他问你是不是真的要下场和他摔跤。” 张元只好点了点头,那个用汉语问张元的人向着周围用本地的语言说了句什么,大家都哄笑了起来……。 那新郎却好像有点不太高兴了,他直接就向着张元冲了过来。 看着他那巨大的身躯向着自己扑了过来,张元只好向着后面退了一步,他一退,那些围观的人就哄的一声。似乎在那里嘲笑着张元。 当张元退了几次后,刚才来问张元话的那个人又过来用生硬的汉语说道:“小伙子,既然想好了就出手啊,你这样老向后躲闪着,别人是会生气的……。” 听着那人的话语,张元点了点头,此时那新郎经过这几次出手,力气明显的有些跟不上了脚下显得有些轻浮起来。 普通人那里能够受得了这么折/腾啊,都摔了半天了,不过张元始终觉得前面那些人有的显然是故意输的,就是瞎子也能看出来,不想走就不要上去摔啊。 新郎此时对着张元又说了一句什么,张元以为是让他快点出手,于是只好无奈的向着新郎人一伸手……。 要知道张元可不是普通人,他出手别人那里受得了,那个新郎直接就飞了出去。 围观的人们哄的又一波声浪过来,大家都在那笑那个新郎。 新郎的脸上可就挂不住了,他再次冲了上来,可是他那里会是张元的对手,张元只是抓住他的手一挥,他就再次飞了出去……。 新郎的眼泪都出来了,大吼着向着张元冲了过来,那样子就像是要杀了张元似的,弄的张元好生纳闷,心想这些人怎么这么客气啊。他只要倒下认输,自己不就可以走了啊。 眨眼间那新郎就冲到了张元的身前,边向着张元冲过来,嘴里还说着什么,张元一伸手,顶住了他们向前冲的势头。 就在这时,刚才对着张元说话的那个人,操着不太流利的汉语再次对着张元喊道:”行了小伙子,他在求你了,你要是真的打算把新娘子带走的话,只要再把他摔倒就可以了。” 听到这里,张元却是一惊,“什么啊!带走新娘子?” 不对啊,这里有什么不对,当下也就是一愣神的功夫,他就觉得整个天空向着自己飞了过来,然后接着地面也向着自己飞速的撞了过来,他被那新郎给摔倒了……! 张元躺在地上,想着刚才那个人说的话,还好自己反应快,看样子恐怕是朱轩雨在恶搞自己……。 那个新郎带着一脸的兴奋对着围观的人们举起手欢呼着。 最后,那新郎跑过来抱着张元大叫着,终于这一场地摔跤就这样过去了。 等着新郎进入了自己的房子里后,张元找到那个会说汉语的汉子,原来他叫买凡提,张元向他打听刚才的事,才知道,自己差点就毁了这个婚事。 原来他们的婚礼习俗的最后一个仪式是让喜欢过新娘子的男人们上去和新郎摔跤,要是谁摔赢了,谁就把新娘子带回家。 这个习俗到现在只是个形式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自由恋爱的,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真的谁赢了谁就把新娘子带走了。 不过大家也会上去和新郎摔上一会,显示新郎的强大。刚才张元听不懂新郎的话,还以为就是不上自己走呢。 其实在他们这里,吃完喝完,随时都可以走的。 张元听着买凡提的话,心里对朱轩雨真是气的不行,这小丫头,差点就把自己给害了,不过看着她趴在桌子上的样子,也就没和她计较了。 当下他告别了买凡提,然后背着朱轩雨,扶着方冉回到了宾馆。 他把方冉和朱轩雨送回到了她们自己的房间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打坐修炼了。 转眼间天就亮了,这一夜再也没有出什么事情。 就在天亮了的时候,一声尖叫响彻整个宾馆,声音是从方冉她们的房间里传来的,张元也在第一时间用瞬间移动就进入到了她们的房间里。 他一出现,方冉和朱轩雨几乎是同时的尖叫起来,不过看到是张元又同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原来她们二人昨晚后来都醒过来过,自己都把衣服脱了。此时都是只穿着内衣,而朱轩雨就连内衣的上衣都没有穿。那真是春光外泄啊……。 张元一看不好,连忙把身子转了过去,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方冉答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朱轩雨的身上出现了一幅像是地图的画,是红色的,可是她之前是没有的啊。” 张元冲口而出奇怪的问道:“画!?什么画?在那里我怎么没有看到,让我看看……” 朱轩雨又惊双羞的说道:“不行,不能让你看,你快出去!” 就在此时,门外也传来了宾馆保安敲门的声音,接着外面问道:“里面的客人,你们没事吧,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把门打开让我走去看一下好吗?” “看!看什么看!都想看什么?不用了,我们没有什么事,就是刚才看到一个蟑螂……”朱轩雨回答道。 门外的保安说道“蟑螂?我们这里怎么会有蟑螂!客人,你还是开一下门让我看看好吗?”看来这个保安还挺负责的。 方冉抬头焦急的看了看张元,张元一个瞬间移动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这边方冉穿上了衣服,给保安打开了门,堵在了门口对着他说道:“没事了,真的,只是看到了一个蟑螂,谢谢你了。” 那保安疑惑的看了一眼方冉半掩着的房门,接着说道:“请你们小点声好么,这样会打扰到别的客人的。”边说着话,边向着保安值班室走去。 等着那保安走了后,方冉进了房间,过了半晌,她再次走了出来,来到了张元的房间门外,轻轻敲了敲门,然后对着里面说道:“张大哥你在吗?我有事找你。” 张元把门打开后,请方冉进入到自己的房间后,看着方冉对她说道:“什么事啊?你说吧。” 看着张元有些帅气的脸颊,想起昨晚喝醉后的窘态,方冉的脸上不禁一下红了,她的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的说道:“小雨出事了,你能不能过去给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