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可怜的小孩 - 我的美女老婆

第154章 可怜的小孩

张元点完饭菜,在等饭菜上桌的时候,让方冉带着那个孩子去洗漱了一下,洗漱完回来再看那个孩子,洗干净后倒是长的挺好的,也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 这时饭菜也都上来了,那孩子风卷残云一般吃了个干净,等他吃饱了,张元也把刚才的事情向着方冉和朱轩雨说了一遍。 这一下方冉和朱轩雨都被那孩子的爸爸给气了个半死,三人商量着怎么才能想法子让那个男人对孩子好一点的时候。 那孩子看着三人,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对着张元说道:“叔叔,你救救我们吧,那个人不是我们的爸爸,我们还有七八个这样的孩子呢。” 张元三人听了吃了一惊看着那孩子说道:“你说什么,怎么还会有七八个?那个人不是你爸爸,你干咳跟着他???” 那孩子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跟着他了,我本来是有家的,可是却不知道自己的家在那里,只还模糊记得我有一个很疼我的爸爸妈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被现在这个爸爸给带到这里来了。” 顿了一下,那孩子仿佛在想着很久以前的事一样,接着说道:“这个爸爸有好几个我这样的儿子,我们每天都去给他要钱,他还有几个爸爸住在一起,每天换一个爸爸带着我们,只要我们要着钱,就不会打我们,有时也给我们一点吃的,要是要不到,他们就会不让我们睡觉,不给我们饭吃,有时候还叫我们去别人家里拿别人的钱。只要不听话就会挨打。叔叔,你救救我们好不好,前几天我们还有一个姐姐被他们给带到一个小屋里给教训了,那个姐姐都流血了。” 三人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这是一个团伙偷孩子来为他们要钱的啊。 于是张元马上叫那个孩子带着三人向着那个男人走去,三人的心里都是憋着火呢,尤其是听那个孩子说还有一个姐姐的事的时候。 来到刚才那个地方,只见那里围了一堆人,来到近前一看,却原来是好多人在看着被张元点了穴道的那个男人。 “看看这人真是了不得,这么半天在这里一动都不动,也不累,真是了不起!” “你知道什么啊,这叫行为艺术,他是在那里模仿雕塑呢。” “要说现在什么人都有啊,还有人装雕塑的。” 边上围观的人都在议论着这个男人,大家都以为这个人是在这里表演呢,甚至还有人在那个男人的面前放下十元五元的纸币。 张元也不说话,离的远远的就弹过去了一颗弹珠,替那男人解了穴道,那个人马上哎呀一声倒在了地上,要知道一动不动的站了近三个小时,这男人还能站住的话,那才不正常了!张元上前一把扶住了那个男人,并且扣住那个男人的手臂。 朱轩雨上前叫道:“今天的表演结束了,谢谢大家了,如果觉得我们这位演员表演的好,就请大家给点掌声吧。” 一时间围观的人们都鼓掌起来,而朱轩雨在那里向着众人鞠躬,然后,三人带着那男人和那个孩子来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巷子里。 张元上来也没有说话,只是把真气对着那人的筋脉就送过去了,一时间那人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难党受的不得了。 又痒又痛,就好像是有几万只蚂蚁在身上爬一样,那感觉到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过了好一会,张元才收了真气,那人一下就瘫软在墙边,看着张元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张元对着他说道:“你只问你一遍,不说实话的话,我绝不会问第二遍,说吧,你们把孩子们关在那里。” 那男人还想抵赖,刚一张嘴,张元的手就向前一伸,吓得那男人连声说道:“我说我说,可别再折磨我了,什么都说……。” 张元把手慢慢的放了下来,冷冷的听着那个男人招供着。 原来,这个人属于一个叫做“拍花党”的组织,他们专门上那些偏僻的地方去偷五六岁的小孩子,并且还拐骗那些中学都没有念完的姑娘说是去城里打工,五六岁的孩子什么都还是懵懂的,他们连打带吓逼供着这些孩子去给他们要钱……。 至于那些拐出来的少女,他们都给想办法卖到了偏远地区去了,而且都是卖给了那些都四五十岁了还没有娶老婆的人,每个人都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这时听到这个男人的招供,三人真是气的肺都要炸了,张元更是什么都不说,再次把真气送到那货的筋脉里,而且下手还极重。 那男人当时就“哏喽”一声倒在了地上,当时就难过的晕了过去。 可是张元却没有放过他,真气一转,那人又醒了过来,看着张元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用求饶的眼神看着张元。 张元冷森森的对着他说道:“带我们去你们老窝,我的耐心有限,别让我对你再动手,小心你活不过去。” 那个男人什么都不敢说,只是点点头,头前带路就向着前方走去。 张元抱着那个孩子,方冉和朱轩雨紧跟在后面,那男人带头,一行人走出火车站也不过就是不到两公里的样子,就来到了一个小区里。 这时天早就黑了下来,不过离张元他们的火车出发的时间却还有不少的时间。 那男人带着三人来到那其中的一个单元,指着一楼的一扇门却还是说不出话来。 张元只是对着他说道:“敲门!”声音里全是寒意。 那个男人连忙敲门,过了许久,里面才传来拖拖拉拉的声音,而且一个声音传来:“来啦,敲什么敲什么,急着投胎啊。” 张元此时早就等不及了,尤其是他用神识看到里面的情景,当时就气的要死了……。 只听的“嗵”的一声,张元一脚把门给踢开了,向着里面就冲了过去。 只听着里面叫着“你是谁啊,哎哟,”“哎哟”…… 惨叫声不绝,却原来是张元冲进去后手脚不停,几下就把屋里的五六个汉子都给打趴下了。 方冉和朱轩雨紧跟着走了进去,看到里面的情况,方冉当时就捂住了嘴,哭了出来,而朱轩雨也一下就懵了。 只见里面地上蜷缩着七八个孩子,每个人都岁数很小,最小的那个看上去大概只有不到四岁的样子,他们就那么躺在地上,身上什么都没有盖,而身下就是冰凉的地面。每个人都是衣衫褴褛,面带菜色,瘦小的让人可怜。 最可怕的是,厕所里面竟然还有一个什么都没穿的十一二岁的女孩子,看着她的那个样子,就知道这帮人渣对她都做了什么…… 当看到那个女孩子的时候,朱轩雨马上就怒了,她几乎是对着每个男人的两腿之间都踢上了重重的两脚。 本来就被张元给打的七荤八素的男人们,这下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惨叫起来。 张元逼着那几个汉子来到墙角,然后一一给他们点了穴道。 然后间方冉和朱轩雨安慰了一下那些看上去都有些木然的孩子们。 这些孩子都没有哭叫,明显的是被这些人给折磨的都习惯了。 最后才带着二女离开了那个屋子,不过在走之前张元叫方冉打了一个报警电话,毕竟这几个孩子自己三人不能带着啊。 看着鸣着警笛的警车呼啸着开进了这个小区,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了那个单元住宅里。 张元三人又等着他们把那些罪犯都抬进了警车后,因为每个罪犯都被张元点了穴道,所以只好抬着他们上了车子。 虽然这些罪犯的穴道几个小时后会自然解/开,可是他们这辈子也不能人道了。 在张元看来,这样朱轩雨下手都太轻了,敢对孩子们做出这种事,这些人死不足惜。 看着这边的事情解决完了,张元三人向着火车站走了回去。 来到火车站的候车室,正好看到候车室里的大屏幕上正直播着刚才的事情,看着那里面的孩子们都被送到了救助站,每个孩子都受到了妥帖的照顾,三人的心情也就好了一点。 火车向着西彊帕得米城飞快的驰去,张元自从上了车后,就一直没有说过话,在他的心里此时还在想着那些可怜的孩子和那些可恶的人。 真的是想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竟然可以利用那么可爱的孩子来为自己赚取利益。 张元买的是卧铺,不过这时候去西彊的人并不多,加上旅游季节刚刚过去,此时车上并没有坐满。 方冉看着张元,很想和他聊聊天,可是张元却慢慢进入了胎息的假死状态,原来张元现在可以随时进入到胎息的修炼状态。 朱轩雨看着张元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捅了捅方冉,嘴巴向着张元呶了一下,然后低声的问道:“你和他在一个城市生活,他一直是这样的吗。看上去水火不进的。” 方冉笑着说道:“张大哥就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只要是他的朋友和家人,他都会为了他们去拚命,这个人从来不太爱说话。不过却又心细的很,什么事都装在他的心里。” 朱轩雨又偷看了张元一眼然后说道:“你说的到也没错,可是就是看着平时冷冰冰的,让人不想亲近。” 此时此刻的张元虽然在胎息修炼,可是外界的声音却也还是听得到,这时听得二女在讨论自己,却也不由得一笑。 看来还是方冉对自己懂得多些,心里不禁又想起了宁梦琪,宁梦琪和方冉比起来,一个婉约,一个俏丽,但是两人都是淑女型的。 说实话,要是自己没有先和宁梦琪有了婚姻的话,自己再早点碰到方冉,说不定自己就会喜欢上方冉呢。 就是现在,张元对方冉也不是一点感觉没有。毕竟二人有过肌肤的接触,当初方冉以为张元死了,竟然思郎成疾,差点就香消玉殒了。 张元为了救方冉,曾经在方冉的家里用灵气引导方冉,张元的手心贴着方冉的前胸,现在想起那一片温软,张元竟然有些心猿意马。 张元连忙收起心神,专心修炼起来,一时间他和外界全部断绝,张元在胎息的境界里潜心修炼,慢慢进入到物我两忘的境界……。 而方冉此时也手托香腮,想着心事。 朱轩雨自言自语着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前天我们下山开始,我师傅的电话就打不通了,不过到也是常事,我们那里常常没有信号,希望只是信号断了吧。

下一篇   第155章 参加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