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任老的请求 - 我的美女老婆

第13章任老的请求

任老很是歉意的冲着张元一笑,张元倒是没有在意,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酒店经理来到了包房,紧接着几位身材高挑的服务员,端着各种美味佳肴摆在了餐桌上。 “小李,去把我存在这的茅台拿来,我要与这位小兄弟好好喝几杯。”任老很阔气的说道。 李经理用余光瞄了一眼张元,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年纪轻轻就能受到任老如此盛情的款待,看来此人有着很深的家世。 任老紧接着对着张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很是客气的说道,“小兄弟,不知这些菜合不合你的口味?” 张元看了看桌上的佳肴,大多数都是海鲜之类的,中间还摆着一个大大的龙虾。张元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些东西好是好,但也吃不饱啊,张元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任老看了看张元的神情,察觉出了这些佳肴不和张元的胃口,然后说道,“小兄弟,如果这些不合你的胃口,想吃什么尽管点,可千万不要跟老朽客气。” 本来就是任老请自己吃饭,那还跟他客气什么,张元回头对着身后的服务员说道,“给我来盘红烧肉。” 张元的这句话,可真让身后的服务员有些为难,这可是全市最高档的酒楼,像这种平常菜馆做的红烧肉,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啊。 服务员有些为难的回道,“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您点的这个菜,我们这里没有。” 任老身旁的孙女一听,差点没笑了出来,这个臭小子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啊,这种地方哪有什么红烧肉啊。 张元可是任老的贵客,要是惹任老不高兴的话,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这时李经理赶紧走了过来,瞪了一眼服务员后,赶紧迎着笑脸对张元说道。 “这是我们酒店新来的服务员,您别见怪,红烧肉马上就来。” 李经理赶紧离开了包房,不知他用的什么办法,没过一会,一盘热气腾腾的红烧肉就端了上来。 任老拿起了酒杯,很是敬重的说道,“老朽不才,没想到小兄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的修为,来,老朽先敬你一杯。” 张元拿起酒杯,二话没说,直接一饮而尽。 熟话说的好,九品看人品么。任老平生最喜欢这样爽快之人,见张元一饮而尽,自己也干了次杯。 任老捋了一下胡须,脸上有些红了起来,很是高兴的说道,“老朽任天,不知可否能与小兄弟交个朋友。” 张元倒也很是欣赏这位任老,没想到老者这么德高望重的身份,竟然肯跟宿主这样的年轻人交朋友,看来也是一个不拘一格的人。 张元点了点头,“那好吧。” 任老呵呵一笑,“没想到张兄弟不但修为高深莫测,而且为人还很爽快,老朽在敬你一杯。” 说完。任老端起了酒杯又干了下去。坐在一旁的孙女任风儿很是不悦,爷爷真是老糊涂了吧,一杯酒下肚,竟然跟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臭小子,称兄道弟的。 “好……” 张元直接拿起了还剩多半瓶的茅台,直接对瓶一饮而尽。 张元将空酒瓶一放,直接拿起了筷子,大口的吃起了摆在眼前的红烧肉,没过一会儿的功夫,这盘红烧肉就见了盘底。 任老微微笑道,“张兄弟,尽管吃,不够的话,在来一盘。” 张元倒是不客气,一口气又吃下了五盘的红烧肉,喝了两瓶茅台。 古代就有吃下五斤牛肉,十坛白酒的英雄豪杰,以张元高深莫测的修为,任老倒也不足为奇。 “张兄弟,真乃英雄也,以后要是有用得着老朽的时候,尽管说。” 任老情不自禁的称赞道,紧接着任老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张元。 张接过任老手中的名片,看都没看,直接揣进了兜里。 坐在任老旁边孙女嘴角一撇,这个张元也太不识抬举了吧,爷爷的名片那可是一般人想要都要不到的,爷爷跟你称兄道弟不假,最起码你接过名片,也该看两眼吧。 任老轻抚了一下胡须,慢慢的站了起来,双手抱拳,以武者的气度对着张元说道。 “张兄弟,老朽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张兄务必答应。” 任老的这句话,一直候着的李经理可很是惊讶,任老在凤凰市可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他怎么能屈尊去求一个年轻人呢。这个让任老称兄道弟的年轻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呢,难道他的家世比任老还牛逼。 “咳咳……” 任老刚要说话,忍不住的深咳了两声。 一旁的任风儿赶紧起身扶住了任老的胳膊,很是埋怨的说道。 “爷爷,你喝这么多酒干什么,老毛病又犯了吧。” 任老慢慢的坐了下来,轻抚了一下胡须,看了一眼张元,然后满不在乎的说道。 “爷爷今天有幸能与张兄弟见面,心里高兴,我这是老毛病了,无妨,无妨。” 这么大的年纪,而且能不顾自己的身份,跟一个年轻称兄道弟,张元很是钦佩任老的为人。 “有什么事,尽管说。” “咳咳……老朽想请张兄弟回寒舍小住一晚,多赐教老朽几招……咳咳……” 任老一阵阵深咳,一旁的任风儿,赶紧从包里掏出了一颗药丸,任老服下后,慢慢的调节了一下气息,刚才止不住的深咳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任老伯,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内伤?” 张元随口的问了一句。 任老微微的笑了笑,想到自己的内伤,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声痴迷武学的他,再一次练功的时候,由于太过着急走火入魔,幸亏遇到一位宗师,自己才逃过此劫,最终却烙下了不可治愈的内伤。 一般宗师级别的人物,对医学都率懂一二,像张元这种级别的,能看出自己受了内伤,那也不足为奇了。 “呵呵,不瞒张兄弟,老朽一声痴迷武学,练功时急于求成,不小心走火入魔,受了很重的内伤。” 张元用神识在任老的体内探测了一番,虽然任老的内伤已成顽疾,但对于上一世一代邪尊的张元,倒也不难治愈。 “你的内伤能有二十年了吧。” 张元喝了一口,桌上的茶水,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 任老一听,一阵惊讶,自知张元的功力深不可测,可没想到他也太牛逼了吧,连自己受了多少年的内伤都能看出来,任老慢慢的坐直了身板,满脸疑惑的看着张元。 “张兄弟,难道你有什么良药?让老朽摆脱这多年来内伤的困扰。” 张元收回了神识,很是肯定的说道。 “你的内伤倒也不难治。” 一旁的任风儿,很是不屑的看着张元,这么多年来,爷爷走访过天下的名医,都没有办法将爷爷的内伤治愈,你修为高深不假,但也不能这么骄傲自大吧。 张元没有在意任风儿不屑的眼神,既然任老跟自己这么投脾气,自己遇见了,也不好袖手旁观,于是决定给任老炼丹治病。 宁梦琪像往常一样,做好了晚饭,见张元迟迟没有回来,她莫名其妙的开始有些担心起来。 张元该不会又犯疯病了吧,难道出了什么意外?想到这宁梦琪有些焦虑。 可这不是自己正想要的结果么,要是张元真出什么意外的话,那自己不就可以解脱了么。可是宁梦琪脑海里突然又浮现了,张元从王城那个混蛋手里救自己的场景,还有上次自己犯心脏病张元救了自己,反倒自己还误会了他。 想到自从张元从精神病院出来到现在,有了翻天腹地的变化,宁梦琪不禁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宁梦琪现在脑子里全是张元救自己的身影,以往对自己非打即骂的恶毒身影,渐渐的消失了。 宁梦琪狠狠的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冲到卫生间,用凉水不断的冲洗着,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不会的,宁梦琪你想多了,张元还是那个疯子,还是那个对你非打即骂的混蛋,宁梦琪你赶紧醒醒吧……”

上一篇   第12章凤凰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