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武林大会儿(三) - 我的美女老婆

第128章 武林大会儿(三)

边浩然没有想到的龙头老大竟然也会来,本以他早就死了呢!看着龙头老大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边浩然的脸上不禁有些挂不住,却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此时那些向着龙头老大攻击的人们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这些人本来都不可一世。自以为天老大,自己老二呢,却没有想到这次连人家的身体都没摸到就被弹飞了出去。一时间整个会场的气氛都有些尴尬了! 要说姜还老的辣,边浩然再次说道:“这次召开武林大会,是有一件事情要和大家商量,魔教最近有一个后起之辈,叫做张元的,此人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做了几件大事,先是杀了青帮‘锄奸团’几名高手,后来又伤了青帮帮主王怀东,现在峨嵋掌门静虚师太前来和我说起,也是这个张元竟然勾/搭峨嵋弟子,杀死了峨嵋派前掌门静因师太,静虚师太现在的意思是想请各位英雄帮忙,杀了这个魔教弟子,替静因师太报仇!” 话音刚落,就听的一个少女的声音说道:“你们胡说八道,明明想杀静因的是就是静虚,这真是贼喊捉贼啊。而且静虚现在也不是什么峨嵋掌门了,几分钟前,峨嵋已发出通告,宣布静虚为峨嵋叛徒,你们还在这里傻呼呼的呢。”大家都向说话的少女看去,只见她俏生生的站在那里,正是方冉来了,她边上是张元和戴着头纱的静因。 当方冉的声音一响起来的时候,静虚的脸色就变了,再听说自己被宣布免除掌门,变成了峨嵋的叛徒。当时静虚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大叫道:“胡说八道!这个人就是在那里胡说八道,快点来人把她们给撵出去。”看着静虚现在的样子,那里还有几分钟前那个道貌岸然的掌门模样!! 虽然静因戴着头纱,可是静虚已经看出来那就是静因了。毕竟和静因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了,两个都对彼此熟悉的不得了。看外形就能认出来了。 静因慢慢的拿下来了自已的面纱,对着静虚说道:“师姐,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要在这里兴风作浪吗?跟我回峨嵋吧。我会向长老替你说情,不伤害你的。” “放你的屁,我要你替我说情,你算什么东西,我告诉你,这个什么破掌门我还不愿意当呢。峨嵋当我是叛徒,我也没把峨嵋当回事,早在二十年前我就不想在这个峨嵋呆着了。”静虚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个要吃人的怪物一样。 当静因的面纱一拿下来,边浩然就有点懵了,要知道他是见过静因的,在静虚的嘴里听来他真以为静因死了呢。虽然他对这个静因没有什么交往,可是毕竟都是一派掌门,所以当静虚对自己说让自己替峨嵋报仇的时候,为了再为自己多拉点人脉,他还是答应了。可是这时候看来,好像自己站错了边了。 静因远远的对着边浩然作了个揖,然后再次对着静虚说道:“师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听我一句吧,忘了恨天生吧。和我回峨嵋,向长老请罪,看在你这些年也为峨嵋做了那么多贡献的份上,长老不会对你作太重的惩罚的。到时我会和你一起领受责罚。” “少在那里假腥腥的了,从小到大你就是这样表面上什么都不争,可是心里却看不得别人比你好,我不会管你的,回峨嵋!回什么峨嵋,今天这里的人就全都不得好死!”静虚再次显现出来那种歇斯底里的样子。 边浩然此时终于反应了过来,尤其是当听到静因说到让静虚离开恨天生的时候,他不禁问道:“两位师太,请等等再说,刚才静因掌门说的离开恨天生是怎么回事,还请详细的说一下。” 静虚大笑道:“你个二货,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怕告诉你,恨天生早就到了这里,你们也早就中了他的毒。现在一切都晚了,只要你们不听话,随时倒地。” 此话一出,别说边浩然了,就是静因和张元也是一愣,本来以为只要静因在武林大会上一现身,那么所有的问题应该就迎刃而解了。可是这时听静虚的意思,好象是恨天生也来到了这里了,而且应该还用了什么手段一样。 边浩然最先反应过来,急忙地运功检查,这一查不要紧,竟然发现自己的内力一点也没有了。几乎是同时,吴青山和付泰兴也都是脸色一变,武功高强的高手们都发现自己的功力全无了。 全场此时一下变的非常的安静,几乎可以说是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到了。边浩然问静虚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什么时候下的毒?我们什么时候中的毒?” 静虚说道:“死到临头了还那么多问题,幽冥圣教的散功香岂是你们所能知道的。怎么样都很难受吧,一会就让你们知道一下什么叫生不如死。”说完话静虚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随着静虚的话音刚落,也就是刚才边浩然说话的时候那个一直提问题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哈哈哈,各位高手,请到最近的出口领取自己的解药,如果想就此以后不再回复功力的,可以不用领取。不过话说回来,今日吃了我们圣教的解药,那么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都要领取哦,不过要知道这个解药也是我们圣教用花钱造的。所以每位高手可都要用钱来买哦。价钱吗,就先定在三万一粒吧。”话音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为了不要浪费解药,凡是内力没有十年以上的就不要来取了,直接就回去吧。不过有钱的话想买多少都可以哦。没有钱的可以帮我们圣教做事来换取解药。” 一时间整个体育馆的人都炸了锅了,大家运功发现都是内力尽失,要知道练武的人努力多少年才能练就内力,很多人更是穷其一生都无法练就内力。这时就这样被幽冥圣教给毁了,大家是真的都怒了,可是却又都一点脾气也发不出来。尤其是边浩然几位老资格的掌门人。他们对这个散功香是早有耳闻,这个东西严格的来说,并不能算是毒药,把它点着之后,凡是修习武功的人都会武功尽失。可是只要吃了幽冥圣教的解药,失去的功力不但会回来,而且还会比以前还要高出一截,可是只要不吃解药你的功力立马就会消失。 百多年前,幽冥圣教曾经用这个东西控制了一大批的江湖人士替自己的圣教卖命,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药随着天蝎上人的失踪,也失去了踪影。 现在这种药竟然又出现在江湖上了,恐怕以后江湖上又要再次的被幽冥圣教给统治了。 静因却发现自己并不没有被这种散功香的所伤,方冉和张元更是没有一点事,要知道张元是修炼仙道的,而且都修到了胎息期的初期了,所以这种散功香对他是不起作用的。而方冉就更别提了,方冉是聚灵之体,这种散功香对她也是没有作用的,而静因,她两次分别为方冉和张元所救,体质和普通人当然就不同了,所以说这三个人根本就没有影响。 可是静虚却不知道,她还在那里叫嚣着:“静因,这么多年我受你们的压迫,这次你还不俯首就擒吗?以后只要你听我的话,你的解药我可以不要你的钱。哈哈……” 看着静虚那种歇斯底里的样子,静因轻轻的说了句:“师姐,回头是岸啊。” “去你的岸吧,还有那些清规戒律,从今后我静虚再也不受你们的气了,终于到了可以扬眉吐气的时候了。”静虚高兴的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不管怎么看,静虚的样子都像是刺激过度了。 张元这时说道:“静虚,我看你还是别高兴的太早了,别忘了还有我在这里呢,我看你的武功恢复的不错啊,要不今天我再给你废一次吧。” “张元你少嚣张,这散功香即使是神仙也得被散了功,再说你也不是神仙,少在那里装了,就你现在的样子,还想再次废我武功,我看你是作梦吧。来吧,本尊今天要先废了你的手脚,以报你对我的厚待。”静虚看着张元叫道。 “不必急在一时,你看现在大家都中了毒了,你是不是可以和我说一下为什么要杀静因,杀赵芬,栽赃陷害给我,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啊。”张元的声音还是那么的不疾不徐,看上去也还是那么出尘脱俗,仿佛这一切不过是别人的事情一样。 看着张元的样子,静虚心里也有些发虚了,不过一想这散功香可是第一霸道的药了,当年那么多的绝世高手无不中招,这次不知道恨天生从那里找了出来。他们特意在一群出世高手里做了试验,中毒人里面甚至还有比恨天生这种存在实力都要高出好多的人,照样无法抵抗。 想到这里,静虚脸上再次回复了原样,她哈哈大笑道:“为什么对你这样,谁让你当初替赵芬强出头,要不是因为她,我怎么会被你这个混蛋废了武功。要不是恨天生,我这后半生的可就全毁在你手里了。此仇不报,我怎能心甘,我恨不得把你挫骨扬灰,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张元对着静虚说道:“看来你这个人真是心黑啊,当初你要杀赵芬,赵芬不但没有记恨你还替你求情,让我放了你,看看你现在作的,真不如当初一掌拍死你了。再说你什么时候加入幽冥教了,真是有奶就是娘啊。” 静虚大怒道:“放你的屁,我本来就是恨天生的人,什么加入幽冥教,当初恨天生要不是为了我,怎么会受了这些所谓的正派人士这么多年的气!到是你不知道从那里蹦出来的小混蛋,原来不过是个精神病人,可是却突然就成了精了。就你这种人,就算是跪在地上就求我们,我们也不会收你的。” 边上的人一时间大哗,刚才边浩然还言词凿凿的说张元是什么魔教的人。可现在听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啊,不过现在每个人都是泥菩萨过河,那里还有那心情去管张元的事啊。 此时方冉在边上说道::“按你这么说,我张大哥根本就不是你们幽冥教的人喽,那为什么要说张大哥替你们杀了人,替你们办了那么些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