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教宗恨天生 - 我的美女老婆

第119章 教宗恨天生

在方冉的连声催促中,张元给静因把了脉,然后,张元把空间手镯里的金针拿了出来,要说静因的内力还真是强,方冉是天生的聚灵之体自不必说,可是静因却以自己的一已之力也修炼到了相比炼气期修士的实力,张元不禁佩服起地球的修武之法…… 此时的静因只是凭着自己的深厚内力在那里苟延残喘而已,当时她和方冉同时掉下悬崖,可是由于悬崖下就是大海二人却是正好掉到了海水里,海水阻挡了二人的冲力,另外静因在掉入海里之前,拚命的护住了方冉,所以方冉受的伤要比静因的伤势轻些,等静虚走远后,二人才从悬崖下找了一条路走了上来,最后回到了方冉家里。 静因好不容易熬到了方冉家里,却也因为是伤上加伤终于在方冉的家里一放松后昏了过去,方冉用自身的灵气所真气帮助静因护住了心脉,然而由于自己也补静虚给打了一掌,后来又被告车给撞飞,所受的伤也不比静因轻多少,这个时候方冉想起了张元,于是给张元打了无数个电话,可是张元宝却一直都没有接,最后方冉只好给张元发了几个短信息后,昏迷在自己的家里…… 这要是张元再晚几日拿出电话,恐怕方冉和静因就不在人世了。张元用金针给静因治好内伤后,打坐修行了一小会,这时的张元和刚认识方冉时可不一样了。那时他刚达到炼气士而已,而且还要靠着方冉的聚灵之体为自己积聚灵气,这时的张元可是比那时候要强的多了。此时的张元已经可以凭借着地球上少的可怜的灵气修炼了,要说也不是修炼,可是维持自身的真气循环却也将就可以用…… 等张元打坐了一小会后,精神稍微强了那么一点。然后睁开了眼睛,一直在边上的方冉急忙上前关切的问张元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 看着方冉关心的眼神和焦急的语气,刚刚才有点血色的俏脸,张元还真是看着心疼。 当下张元问起了方冉和静因受伤的经过,当听说是个静虚给打的时候,张元不禁有此吃惊了,要知道静虚的功力全都被自己给废了啊,怎么这么快就回复了呢。 听静因二人所说,静虚不但武功没有被废,好像还比以前要好呢,张元不禁有些奇怪了。现在他看不到静虚无法知道到底她是怎么回复的武功,不过不管怎么样,被废了的武功能够再次复原,这本身就有些不可思议…… 此时静因也是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了,短短的几天里,她也经历了两次死劫,而且要不是有方冉她根本早就死了。 此时看着这个张元,静因深知张元并不是自愿要救自己的。只是因为方冉说要救张元才救的,不过不管是为什么,张元救了自己的是事实,所以她还是按照古礼对着张元一揖到底,要知道救命之恩即使是跪地上叩头都不为过…… 可是静因只拜到了一半就拜不下去了,静因只觉得一股大力托着自己,怎么也弯不下腰去…… 静因心中的惊讶可以说是无法形容的,看着张元的年纪恐怕也只有二十几岁而已,可是实力之强却是罕见,即使是武林盟主边浩然想不让自己下拜也是不可能的…… 可是这个张元却能做到,而且静因说不清楚,托住自己的这股力却也不是内力,内力的发放总不是有迹可寻的,可是张元的这种力却看上去和张元无关一样,这越发的让静因觉得张元不简单了,看着张元,静因心中有了一个想法,此时江湖上正是多事之秋,静虚绝不会是突然发难的,她肯定是和幽冥魔教有了默契,这个时候张元的出现或许是对魔教的一个威胁也不一定呢!不过张元这人一看上去就是桀骜不驯,怎么样才能让他为自己所用呢? 这一揖是拜不下去了,静因一边站直了身体,一边想着怎么样能让张元帮自己,就在这时方冉终于忍不住扑到了张元的怀里哭泣着说道:“张大哥,这些日子你到那里去了。我和闪电以为你不要它了呢!” 看着方冉,张元的心中也感受到方冉心中的悲伤,要知道当初为了救自己,方冉不惜为他输送了那么多的鲜血,要不是方冉张元也不会也拥有了聚灵之血,只时看着憔悴的方冉,张元心中对静虚的恨意简直是比海都深,此时的张元心中暗下决心,下次只要见到静虚,自己肯定要杀了她,只因为自己当时的心软,却害的方冉受了这么重的伤,张元心中实在是有些懊悔了…… 静因看着张元对方冉的态度,心中想着只要自己能把方冉收为自己的徒弟,方冉成为峨嵋的弟子,峨嵋有事,方冉一定要管,那么只要方冉伸手,一旦受挫折,张元必定会管,那这个张元以后就是峨嵋最有力后援了,心里想着一定要尽快坐实收方冉为徒的想法…… 方冉可没有静因的那么多想法,此时只是在张元的怀里哭泣了一会后,看到张元把静因给治好了,而静因此时正在含笑看着自己。猛然间想起自己还在张元的怀里,不由得一下羞红了脸,赶紧从张元的怀里挣了出一米对着静因说道:“师傅,你干嘛笑我,你真是的。坏死了,以后不再理你了!”这一句师傅叫的静因心里高兴的是不要不要的,要知道这就等于告诉静因,刚才所想的不费半点力气就都成了。 方冉说完话,连忙低着头害羞的冲出了房间,边上的闪电觉得好奇看看张元,然后紧跟着方冉冲了出去…… 静因和张元看着方冉冲出去后,张元对着静因说道:“我希望你是真心的收方冉为徒,如果让我知道你对她有什么不好的想法,那么我分分钟灭了你们峨嵋!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你打算怎么办!” 静因看着张元叹了口气说道:“你放心,方冉我是真心想要收她为弟子的,只要我没死,我一定扶持她为本门下一代掌门!其实静虚也是个可怜之人,我和她师姐妹好多年,真不希望她走进歪道,要知道幽冥教宗恨天生也是个枭雄,可是却不知道会不会真心对静虚。” 已经知道静虚是恨天生的人了,张元也对这个恨天生感觉到好奇,他忍不住对静因问道:“这个恨天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听到张元的问话,静因不禁陷入了对以往的回忆之中,她沉思了一会对张元说道:“要说这个恨天生也是个奇人了,当年倭奴侵略我华夏,政府军队只顾着内斗,完全不顾百姓的死活!在这样的情况下,现今国家的领袖们成立了政党联合各派人士一至打击倭奴。 当时我们古武门派还没有分为两派,武林中人也有自己的江湖,大家都还是不太过问政事的,可是随着战局越来越惨烈,最后政府军和抵抗军领袖们达成一致打击来犯倭奴的决定。而此时倭奴乘机利用前期两派内斗机会,半个华夏都落到了他们手里。 当时的抵抗军领袖们也就是后来建国的元勋们出面请各古武门派出山帮忙打击倭奴,当时的盟主昆仑边浩然也同意叫各大门派前去抗击倭奴。他当时在清凉山组织了一场武林大会,叫各个门派掌门和门人前去集会…… 本意是要统一战线,让各门派中派出好手来组成一支队伍,由边浩然统一指挥,其实也有组织一支由武林人士组成的军队来加入到国家争斗中去的意思…… 可是幽冥魔教的教主天蝎上人完全不理那个茬,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还说什么继统一指挥,天蝎上人根本就没有来,当时还是幽冥魔教外宗的恨天生带着他的外宗嫡系也不去理会边浩然的统筹,不听号令,自己组织了一支小型军队,打的倭奴无还手之力,其他的门派一看之下,也就各自为政,都以本派为小集体,各自杀敌…… 在武林人的参与下,倭奴被打的是节节败退,很快就被压制到了边境地区。这其中可以说恨天生的队伍最是强悍,倭奴只要是听到恨天生的名字都肝颤。可是这恨天生偏偏就是狂傲,不管是那一方的指挥者他都不给面子,我行我素似乎天下只有他一个宗派似的……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了一件事情,终于让恨天生的面目暴露无遗,也是一支武林人物组成的队伍在阻击倭奴的时候,和恨天生的队伍相逢。本来都是打击侵略者的,可是两边却不知道为什么就大打出手,一时间是打的血肉横飞。 本来呢这也没有什么,武林中人好勇斗狠是正常的,死几个人也是常事,可是那支武林部队回来后却向盟主浩然报告说恨天生的队伍吃人还用鲜血练功,这下可就捅了马蜂窝了…… 由边浩然带领的六大派趁着恨天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失踪了的时候,悄悄的上了幽冥山,把毫无防备的幽冥教众杀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山上的教众死伤惨重,可是即使是这样,教主天蝎上人也还是没有出现。关键时刻还是恨天生如从天降般杀上了山,而且来的只是他自己一个人…… 恨天生凭着个人的力量,竟然杀的六派丢盔弃甲,人仰马翻。六大派的门中高手在他手中死伤无数,最后恨天生竟然还能带着幽冥魔教剩下的教众一起撤退了!而六大派为首的名门正派一时间也是元气大伤,本来倭奴都被打到了边界线,可是因为这件事,倭奴竟然又挺了两年,最后还是边浩然暗杀了对方的上皇,倭奴在无人带领之下,而且同时世界联盟也对倭奴的国家施以打击在双重的压力下,倭奴终于结束了为期十年的侵略战争,投降了…… 倭奴投降后,没用的政府军还想把翻盘,可是抵抗军政/治清明,很得民心,终于政府军在倭奴投降后不久败逃海外,抵抗军成立新政府,下通牒让各古武门派不得再私斗,六大派纷纷归于江湖隐世不出,幽冥魔教也从此消声匿迹不知所终,可是却也有人传说恨天生的外宗在国外很多国家发展,据说国外很有名的‘八百龙’杀手集团就是幽冥魔教所创……”说了半天的话,静因缓了一下接着说道:“不过却真是没有想到,静虚竟然会和恨天生有了孩子,而且我想不明白的是,静虚为什么还会有武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