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武林大会 - 我的美女老婆

第112章 武林大会

静虚对着方冉说道:“张元没和你说过吗,我是他和赵芬的朋友啊!”说着话,又慢慢的向着方冉走了过来。看出静虚在欺骗方冉,静因又吐了一口鲜血张口对方冉说道:“不要相信她,她会伤害你的,你快跑,我帮你挡着她。回去告诉那个张元,静虚会对他不利的,叫他一定要小心。”说是她要挡住静虚,可是静因的伤实在是很重了,嘴里还一直吐着血。 此时静虚也慢慢的来到了方冉的面前,她现在只想把静因和方冉全都灭口了。要不然自己刚才对静因所说的话,自己的所有秘密就会变的一文不值。到那时别说峨嵋会对自己不力。就是六大派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可是刚才和方冉对了一掌后,静虚却是十分忌惮方冉的那种力量,那种和张元如出一辙的力量。她知道自己的内力在那种力量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同,看上去方冉的岁数还很小,这个岁数的女子都是幻想着自己的白马王子的时候。看上去方冉仿佛就是这么想张元的,所以静虚投其所好的哄着方冉,然后慢慢来到了方冉的面前。 趁着方冉发呆的时候,静虚运起了十二分的力量对着方的心口就是一掌拍了下去。‘嘭’方冉体内的灵力怎敢自然而然的反弹出一种力量防御着静虚的掌力。只见静虚惨叫着被弹飞了出去,而方冉却也不好受,毕竟不是有备而来。方冉做为聚灵之体,前一阵子还和张元双修过,一时间已经达到了修真之人的炼气士级别了。她的护体功力要是由方冉自已运做起来的话,静虚还真就不是主冉的对手。不过静虚趁着方冉走神的时候打的这一掌,去也震伤了方冉的心脉。 方冉也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反观静虚却也是狼狈不堪。不过方冉却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此时自己也受了伤,马上扶起静因二人就向着方冉家的方向跑去。静虚看着逃跑的二人,心里却怎么也不想放掉二人。虽然自己也受了伤,内脏也被方冉的反弹之力给震伤了。可是比方冉和静因比起来到是强了不少,当下一边运功疗伤,一边奋起直追。 方冉也是让静虚给吓坏了,本是向着自己家的方向地、逃跑的,可是一紧张却是向着边上的高速公路上跑去,二人一边躲着车子,一边还要注意着紧追不舍的静虚。方冉看着越来越近的静虚,心中也是怕的狠了,竟然带着静因就上了高速公路,一个不小心方冉和静因就被一辆集装箱货车给撞飞了出去,好死不死的正好被撞飞出高速公路掉进了路边上的大海之中。 肇事的司机当时就被吓傻了,那么大的冲击力撞上去,二人都被撞飞了出去,肯定是活不了了,他下了车子向着公路边上方冉二人掉下去的地方向下望着,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紧追在后面的静虚眼看着二人被撞飞,掉下了高速公路边上和海里,由于这时边上围着的人越来越多,她也不好太张扬。只是站在边上向下看去,高速公路边上近千米落差的悬崖看下去到真的是让人炫晕。静虚在边上运起目力看了半天却没有再看到静因和方冉的影子。心里想着,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铁铁的是被摔死了,当下也没有再想什么。只是一返身就去找周敏去了。 张元的几巴掌把马力打成内伤,从今往后再也不能干坏事了,马力却是不知道。此时他屁颠屁颠的跟着沙副局长走了,而沙副局长也以为能把张元给骗了过去。这边可以带着马力去向他那当一把手的爸爸邀功,另一边还可以不得罪国安特种部队,这真是一石二鸟之计啊。想到这里他不禁都有点佩服自己了。可惜的是他却不知道张元已经对着马力下了重手,马力以后基本上就是个废物了。 张元对着马力说道:“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欺负人,小心你的狗命。”说完后转身带着车红离开了候车室。 看着和张元远去的车红,马力艰难的吞了口口水然后也只能看着二人远去。他不知道张元是何方神圣,不过他看得出来,如果自己还想把车红给留下来的话,那么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所以当下也只能看着张元带着车红离开了自己的这一行人,当下几个人都被沙副局长带回了警局。依着沙副局长的心思,只要一会马家来人了,自己和他们一说张元的事,他们还不得好好谢谢自己啊。 梦想到是很丰满,可是现实却很骨感。一进警局,还没等沙副局长有所作为呢。马力一口鲜血就先喷了出去,紧接着就到在了地上。 沙副局长连忙叫人马力送到医院,检查过后,发现在马力从今往后就是一个废人了,再也不能做那羞羞的事了。这下到好,马家的人不敢去找张元算账,却一下全都算在了沙副局长的身上!就这样本来是想着借者这个机会巴结一下马家的,没有想到最后却变成了被马家的人给怨恨上了。几个月后,终于还是被马家的人先是给把工作搞没了,后来又把他也给打废了,终生不能自理了。 这边张元带着车红上了离开这里的火车,二人坐在火车上心里却都在想着心事。张元的心里面现在想的是回到燕京后怎么帮助妹妹张莹坐稳家主之位后,自己就回凤凰城找个地方继续修真的路。车红的心里此时却是有些不甘,她这次和杨肖来到神农镇,本意是想来看看杨肖的家的。可是却实在是没有想到,这杨肖竟然会染上赌博恶习。还把自己给输了出去,要不是碰上了张元的话,这时候,恐怕这时候的自己就只能被那个叫海龙的给祸害了。想想自己和杨肖几年的对像关系,最后却是这样的收场,一时间二人都没有说话,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想到此时自己能够逃出生天,这全是碰到了张元才能有的事。想到这里,车红不禁偷偷的看了看张元。此时的张元显得很是飘逸,给人一种出尘的感觉。他就那样安静的坐在那里,可是却让人有无穷的安全感。要是张元能够接受自己的话,车红一定会投入到张元的怀抱里的。 张元此时却是被另一个声音给把注意力给拖了过去,原来张元他们是坐的软卧车。在张元他们的隔壁车厢里却是有几个壮汉在那里聊天,张元就是被那几个人说的话把注意力给拖了过去。 以张元现在的神识,只不过是一层隔板,虽然那几个人刻意的把声音放的很低,可是张元还是听到了。 “大哥你说这次我们去参加的这次武林大会,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啊?”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对着边上另一个壮汉说道。 被叫为大哥的是北腿门的当代掌门谭振岭,做为北方的一个小门派,这次能够去参加武林大会到真生他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是收到了昆仑掌门边浩然的邀请前去的,他们北腿门又叫做谭腿门,六十四路腿法在江湖上到也不是无名之辈。他这一门是传男不传女的,是一个家族门派,每个弟子都是家族内部的子弟。不过这次也能收到以六大派具名的邀请去燕京开会却也是心情格外的好。要知道他这一派并不是什么大派,在六大派这样的大宗门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地位可言,这次也能在武林大会这样重要的场合有一席之地让谭振岭也觉得脸上有光。 此时听到自己的三弟谭振林问自己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谭振岭不禁笑了笑却没有说话,边上二弟谭振河拍了一下谭振林说道:“你个傻碧,那里会有什么危险,要是真的想对我们怎么样,还用得着巴巴的让我们去燕京啊,派两个人就能灭了咱满门!听说是为了幽冥魔教重现江湖的事才组织的这次武林大会,很多隐居的中小门派都接到了邀请。” 张元听到他们说道幽冥魔教不禁也多注意听起来,自己当初为了帮助任老而杀掉了幽冥圣教的弟子,废了任天的一只手臂。自己也因此受到了幽冥教的诅咒,看看自己手臂上的蝎子现在也一天比一天大,虽然是自己并不怕这个,可是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解咒。这时候听到谭家兄弟的交谈,张元不禁就注意了些。 “我听说在南省有一个叫什么张元的幽冥魔教的弟子把他们那里的一个省级领导给杀害了,而且这个魔教弟子还在凤凰城打伤了峨嵋的静虚师太!这个魔教隐忍了几个十年了,这次再次出现一定会再次掀起腥风血雨了。”谭振河继续说道。 张元听着却是一愣,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了幽冥圣教的人了。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打伤静虚是因为静虚做的事情,如果不是静虚要杀赵芬的话自己也不会打伤她啊,怎么就变成了自已是魔教的人了呢。张元似乎感觉到了无形中一个圈套向着自己套了过来,他忍不住更仔细的听着谭家兄弟的交谈了。 “江湖中的名门正派和幽冥魔教的争斗进行了几十年了,好不容易上次在幽冥山顶重创了魔教,这几十年魔教的人还算是老实没有再出来搞事情,不过这次看来一场大战是在所难免了。就是不知道魔教这些年来有没有什么起色,他们的教宗恨天生听说是天生的大魔头。也不知道这次是不是他又回来了。当年的争斗我们谭家是没有参于的,要是这次边浩然叫我们去和他们打头阵,咱们可是要好好的想想了。”谭振岭对着两个弟弟说道。 听着大哥这么说,谭振林说道:“匡扶正义是我们正派中人所要做的第一要义,魔教子弟人人得而诛之,难道大哥对这种事还有什么犹豫不决的吗?” 谭振河上去又拍了谭振林一巴掌说道:“匡扶正义和你有屁关系,魔教子弟也不是我们谭家可以对付的了的,要是让我们打头阵,不给好处我们才不能答应呢,咱家的子弟本来就少,去给别人当炮灰我们才不做这种事情呢!” “好了,你俩别瞎比比了,不知道隔墙有耳啊。不要再说这件事了。明天到了燕京再说吧,在这之前千万莫再提好处和炮灰的事了。大家快睡吧。”一直都没有说过什么时候话的谭振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