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重见兆雄 - 我的美女老婆

第106章重见兆雄

“张元!”当兆英从恶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和木罕已经回到了进入灵虚幻境时的那个古城了。此时只见那些土著都再次围在了二人的身边,不过这次他们却没有对二人发动攻击,在他们的记忆里,祖先的告诫是凡是进入幻境后能够再回来的,就不是外人了,是他们的族人,他们的勇士。 这些土著围着二人膜拜着,可是兆英此时却只想着张元。从清醒她就在找着张元,连从小到大的弟弟兆雄她都没有想起,只是那人沉默的张元却是让她记挂,可是木罕和她在古城的废墟里找了好几遍,最后终于确定张元没有出来。 一起去的是八个人,现在出来的只剩下木罕和自己了。兆英的心里苦的要命,从这时起她一直就浑浑噩噩的,她从土著的手里要了些酒,每天总是喝的醉熏熏的。木罕带着她离开了那座古城,二人从土著那里要来了骆驼,然后向着沙漠外走去。几天后他们二人就来到了当初进沙漠前的那个地图上没有标注的小城,此时的边城酒店已经装修好了。 兆英来到这里后,死活就不肯再走了。她先是带着木罕把客伍的酒店一顿砸,然后告诉客伍叫他重新再装修一遍等自己来砸。然后她就和木罕在小城里的一座国有招待所住了下来,她每天除了喝酒就是睡觉,就这样一天天的混着,木罕知道她这是在麻醉自己,可是他却没有去管她。自己何尝不想麻醉自己呢,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几个战友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了那个幻境里。到最后也没有搞明白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天天看着兆英买醉,他在边上照顾着,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就这样糊涂的混过了半个月后,一天早上起床后。木罕惊喜的发现兆英今天完全不一样了,她终于回复到了来的时候的样子,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了。看到木罕后,她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对着木罕说道:“爷爷今天来电话了,让我们先回燕京吧,张元并没有死,叫我们先回去等他!” 当听到张元没有死消息,木罕的心中也是狂喜,在幻境中要不是张元自己也早就死了,而且不是张元的话,他和兆英也不可能逃的出来。这时听到说张元没有死,二人立刻就向燕京返回了。 二人也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走了,这边客伍可就惨了,再次装修好了后,既不敢营业,也不敢关门,就这样勉强维持了半年后,关张大吉,客伍也是元气大伤,再也没有以往的嚣张劲了。 回到燕京后,木罕的身份特殊,经过征求他的同意后,再次给他组织了一支突击队,让他继续却做他爱做的事了。当了这么多年的兵了,让他复员的话,还真不如要了他的命了。再说木罕也不会别的什么技能了,除了替国家执行特殊任务。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干点什么了。 兆英再次跟在了兆映辉的身后,每天四处忙碌着。就这样又过了几天,一天兆映辉说道:“小英啊,我说了张元不会死的吧,你看昨天晚上特勤局接到了一个验证电话,证明他在神农山的神农镇好像是在那里杀了几个罪犯,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回来的。” 听着爷爷的话,兆英的心里也是大喜,不知道为什么张元的影子在兆英的心里总是挥之不去,或许这就是爱情? 兆映辉接着说道:“小英啊,在张元回来之前我觉得你似乎可以为他准备一份大礼啊!” 兆英听着兆映辉的话疑惑的看着他,兆映辉看着她的样子不由得哈哈笑了两声。然后他拍着兆英的肩膀说道:“你看当初张元为他妹妹争那个家主的时候,他们不是站了个条件吗,要在半年内把他们张家的利润提高百分之五十,这转眼间可就过去了一个月了,张元的功夫是厉害,可是他恐怕不会赚钱吧,你要是帮了他这个忙,他妹妹以后坐实了这个张家家主的位置,他以后还不得感激你啊。到时你再让他怎么样他还不听你的吗?” 听着爷爷的话,兆英的眼里也是一亮,可是马上就又暗了下去:“可是他们家的生意那么大,北方几个省的经济都在他的家族生意里把持着,我那有那么大的能量来帮他把利润提高那么多啊?” 兆映辉却没有说话,只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兆英笑,兆英一下就明白了。她一下抱住了兆映辉的手臂摇晃着:“爷爷,爷爷好爷爷,你是说你可以帮他对吗?” 兆映辉轻轻的拍了拍兆英的脑袋说道:“你这个小脑袋瓜子还不笨啊,放心吧,到时就说是你帮他的,不就得了。你好不容易看上的白马王子,爷爷怎么也得帮你给他套上缰绳啊……” 兆英的脸上一下就红了,她低着头害羞的跑了出去嘴里喊着:“臭爷爷,净欺负人,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看着远去的兆英,兆映辉的眼里满满的全是慈爱。不过他嘴里却还在喃喃自语着:“臭小子,兆英看上你真是你的福气,要不是上面说要笼住你,我才不用费这么大心思呢!” 此时远在神农镇的张元突然凭空打了个喷嚏,他抬头看看天心里想着,为什么会打喷嚏呢,是不是那里有人在说自己啊。 从兆映辉处跑了出来的兆英心里全是幸福感,她心里想着张元,低头恍惚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本来她是有车的。可是兆映辉的话让她的心里有如小鹿乱撞,一时间她只想一个人走走,她知道自己对张元已经是放不下了。不管怎么样,她总是时时刻刻的想起张元,就像现在,当她知道张元在神农山时,她恨不得马上就赶到他的身边去,她不知道张元是怎么想的,会不会接受自己,可是她就是无法控制的想张元。 突然间一个身影挡在了兆英的身前,只顾想着自己心事的兆英头都没有抬就向着边上躲了一下,可是那个身影紧跟着又挡在了她的身前。 兆英抬起头来刚想要对着挡路的人发火,却看到了挡住自己的人的脸,那是兆雄!兆英揉了揉眼睛,仔细的一看,真是兆雄,是她以为已经死在了灵虚幻境里的兆雄。 一时间兆英高兴的差点就昏了过去,她毕竟是从小和兆雄一起长大的,当从灵虚幻境里刚出来的时候,除了想张元就是想这个弟弟了。本以为他都死掉了,没想到他不但没有死,看上去比那时还结实了! “兆雄,你是兆雄啊,你没有死啊!”兆英的眼泪止不住的向下流了出来,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她拍打着兆雄的胸膛,终于还是号淘大哭起来。 兆雄也是忍不住的搂住了兆英的肩膀,眼泪也止不住的向下流淌着,谁说男儿不流泪,只是没到动情处罢了。这时走过两个人边上的行人都忍不住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二人。 良久,兆英推开搂着自己的兆雄说道:“你个死兆雄,怎么才来找我啊,这些天你跑到那里去了?” 兆雄笑道:“怎么不想见到我啊,真想让我死在外面啊!”一句话说的兆英的眼圈又是一红,差点又流下眼泪。 看着兆英的样子,兆雄连忙说道:“好了好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那个幻境,只是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在相隔千里的一个小城市。不过我受了很重的伤,昏迷了好久,是一家好心人收留了我,一直照顾我直到我的伤势好了以后,才让我走的。这不我回来的路费还是他们给我的呢。” 听着兆雄的话,兆英忍不住轻轻的拍了拍兆雄的肩膀说道:“你受苦了,回来就好,你没事最重要,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报答那家人!你去看爷爷了吗,自从我回来后,爷爷虽然没有说,可是我看的出来,他也特别的想你。好几次我看到他对着你的相片发呆!” 兆雄说道:“还没有去看爷爷,这不刚下火车往家里来,走到这里就碰到你了,你在想什么啊,想的这么聚精会神的。也不看着路,我是故意让你撞的,这要是别的人让你给撞了,还得了啊!也是奇怪,你不是有车子吗,怎么不开车,要走路啊。” 兆雄以前可不是这么多话的,兆英也没有多想,只以为兆雄可能是死里逃生后,看见自己有些兴奋。尤其是兆雄问的是自己在想的什么的事,这可不能和他说,不过心里想起刚才所想的事,不禁脸上又红了起来。 兆雄看到兆英的脸红,马上就说道:“我知道了,你是在想情郎。快告诉我,是那家的少爷进了我姐姐的法眼!” 兆英听兆雄这么说一下子脸红到了耳朵后,她伸手就向兆雄打去:“臭兆雄叫你胡说,看我不撕碎你的臭嘴。” 兆雄哈哈笑着向前跑了两步,兆英一正脸色说道:“好了不闹了,走吧,咱们去看爷爷去,他看到你肯定会高兴的不得了。” 听到兆英这么说,兆雄怔了一下,马上说道:“好啊,咱们去看爷爷!” 于是二人一前一后向着兆映辉的住处,兆英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兆映辉在里面说道:“进来!” 二人走进了房间,兆映辉抬头一看到兆强,不由的一呆,嘴唇颤抖地看着兆雄,兆雄慢慢的走到了兆映辉的身边,兆映辉狠狠的抱住了兆雄,大力的拍了拍兆雄的后背。 兆英在边上看着这爷孙二人,眼泪再一次流到了脸上,这次却是喜极而泣了。 良久,兆映辉才放开了兆雄,他平复了一下心情问道:“快跟爷爷说说,你是怎么回来的。他们说你死了的时候我就不相信,我兆映辉的孙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掉。” 兆雄把刚才和兆英说的话和兆映辉又说了一遍,听的兆映辉唏嘘不已,最后兆雄问道:“张元呢,他那去了,这次要不是他,我们恐怕得全军覆没了。” 兆英马上答道:“他就快回来了,一开始我以为他也死了呢,不过后来才知道他被传送到了神农山那边去了,前两天他那边的一个森林武警打过电话回来证实张元的身份,爷爷现在把张元的对外的身份说成是国安特种部队的总教习。不管他赴美以那里,军政都得给他亮绿灯!” 兆雄不禁羡慕的说道:“呀,那他可牛了。不过我看他本来好像也不在乎这些东西。”

下一篇   第107章方冉拜师